4-39-一男兩女三人行#2

偉成工業大廈 外面的路邊

Agnes率Amos和佩珊,跑去路邊取車。

但街上凌亂得瘋狂:樹木、招牌倒塌,玻璃碎片、垃圾一地都係,車輛翻側、炒埋一碟,簡直就似打風一樣。

「我剛才來到的時候,還在打大風呢!這個不知什麼鬼颱風,來得快又去得快!」Agnes一邊帶路,一邊說。幸好,她那架血紅色開蓬車泊在路邊,並未受任何傷害,更和主人一樣美態萬千。說起來,當日武術大會後接走Metal Church一眾的,也是這架開蓬車。

Agnes飛身上車,撻匙,便轉頭對兩人叫道:「還不快點上車?」兩人隨即飛身上後座。所有人就坐,車便瞬即加速至二百,衝破地上障礙,如箭般駛離工廈。

據估計,Nick等三人的目標,是正在負責觀塘重建計劃,市區重建部的玄牛。是以開蓬車駛入太子道東,再轉入觀塘道。沿途雖有障礙,但Agnes單手摔軚,都能一一扭過,還有餘暇聽晨早新聞:

「凌晨兩點左右,跑馬地司徒拔道發生多宗交通意外,涉及多架車輛,同時於山下發現一架私家車、一架交通警用電單車和多具屍體。其中一名死者証實為2010年於同一地點醉酒駕駛,並掌摑交通警員的大法官姪女。她身上有多處傷痕,初步懷疑遭到襲擊致死…….」

Agnes聽著新聞,不屑說道:「唓!那婆娘經常醉酒駕駛,終於有今日了嗎?」Amos一聽,卻聯想起到姪女的天敵:「咦?大法官姪女….死了?不會是…..插水王做的吧?」

他估中了。

「另外,今晨有颱風突襲,天文台一度掛起十號風球。颱風對東九龍一帶造成嚴重破壞,但未幾又原路折返,估計為颱風派戰士…..」

「嘻,颱風派?怪不得街上如此混亂!但…..那又怎樣?難得倒本小姐麼?」Agnes說完,便一腳踩衡油,開蓬車瞬即加速,在觀塘道左穿右插,越過途上翻側死車、倒塌樹幹、石屎雜物,如入無人之境。她的駕車技術,比那大法官姪女不知厲害多少倍。

但公路飛車,拋到後座一對情侶死死下,要互相緊抱扶持,才不致拋出車外。Agne從倒後鏡看著,便失笑道:「你們兩個還真恩愛,真係睇到眼寃!」佩珊運足功力總算禁住嘔吐,便強裝笑顏道:「嘻嘻,妳天生麗質,應該不愁無人追,用不著羨慕我們吧!」

「嘿!天生麗質?妳識條鐵!」

「!」佩珊這才憶起,Agnes之所以被稱為再造人,乃因為她全身都經過後天改造。美容、整容、隆胸、激光去斑、負離子、肉毒桿菌……如此後天努力,哪裡是天生麗質?

她又感到,只要講錯半句話,都會惹怒這可怕女人,是以沒再講下去。Agnes見對方收口,就隨即發表偉論:

「無錯,本小姐的確不是天生麗質,所以才不斷努力,將自己改造成你們口中的再造人。這等於世人讀課程考牌學樂器奧數跳舞游泳,都是增值的手段而已,有什麼不對?我從不怨天尤人,而我的努力,亦得到了應有的回報,為我人生帶來成功!之不過…..」

「但雞泡魚騷都唔騷妳,令妳感到挫折吧?」

佩珊不想多話,但無意間爆一句,又刺中Agnes痛處,令其無名火起,手一摔,車便瘋狂失控,幾乎撞著死車。幸好她的技術並非白練,腳一踏,又將愛車馴服。狀況穩定,佩珊又問一句:

「妳…..愛上了雞泡魚是吧?」

她武功不算太高,但說話字字見血,句句入骨。Agnes才剛冷靜,殊即又再谷爆,暗叫一句:「你老味!」車又再次失控,左撞右撞,撞到生車變死車,途上司機響鞍洩慣。Amos見狀,便在佩珊耳邊輕聲道:

「喂,妳說話小心點吧!否則我們未找到人,自己就撞車死了!」

「知道了!這女人不知搞什麼鬼,說什麼都會著火!」

兩人甚恐撞車,唯有先封住把口。但這時,車卻停下不動。佩珊見狀,又禁不住問道:「喂Agnes,妳要不亡命快車,要不完全停車,到底是怎麼了?」Agnes卻搖頭嘆氣道:「妳看看前面吧!塞車呀!」

兩人抬頭一看,只見車輛塞滿路面,絲毫無法前進,果真大塞車是也。

佩珊訝異道:「或許是颱風突襲,令前面產生交通意外!」Agnes回應:「看來都似了,早知如此,便該駕電單車。」突然靈感一觸,便瞬即飛身下車。

兩人見狀,便訝異問道:「妳想去哪裡?」Agnes只一味四處掃視,似是想找什麼。未幾,她便凜然一笑,將一架迎面而來的電單車截停,然後擺幾個性感姿勢,騷盡長腿大波後,再挨近司機,以嬌俏聲線問他:「唉呀!對不起啊哥哥仔,小妹正在趕時間呀,不知先生能否借架電單車一用?」司機立時暈晒大浪,二話不說便拱手相讓:「美女有難,自當拔車相助!」

佩珊和Amos齊聲呆道:「嘩!好強的媚功!」Agnes換上電單車,轉頭催促道:「還等什麼?快上來吧!」其飄逸柔順的長髮,又電到全場暈晒浪,在塞車返唔到工,怨氣沖天的路上,竟然出現了歡呼聲。

電單屬大牛龜類型,坐幾個人不成問題……你說超載犯法?你道超武鬥組的年代,還會有法律嗎?硬要說有法律的話,拳頭便是第一法律,至於第二法律,應該是…..美色吧。

佩珊、Amos急於尋人,自然不會計較犯不犯法。佩珊和Amos先後坐上去,大牛龜「轟隆!轟隆!」炸響,繼續在車群中穿插,途中歡呼聲不斷:

「嘩!美女,妳好型呀!」

「靚仔你就好啦!一皇兩后咁浪漫!」

「靚女,坐多個得唔得呀?」

Agnes浸淫於歡呼聲中,顯得格外受用,但佩珊聽到『一皇兩后』的字眼,簡直氣得七孔生煙,Amos坐在最後,感受著女友溫度急升,亦是不知所措。

至於遺下的開蓬車,自然就歸電單車主所有。但得著被困的車,美女卻早已遠去,又有什麼意思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