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41-暴警緝兇

觀塘 裕民坊

幾經辛苦波折,佩珊和Amos終於到達。

只見這裡凌亂不堪,屍骸遍地,明顯經歷過戰鬥。

還有一場颱風。

Amos略略檢視屍體,很快便得到線索:「死者都是市建部房奴,大都死在腿招之下…..肯定是Nick!」那邊,佩珊亦有所得著:「嘩!很恐怖!屍體都只有一截,…..應該是是雞泡魚的『龜波氣功』!」

但兩人搜遍全場,始終都找不到熟悉的屍骸,也不見Agnes的蹤影。只有敵人屍骨,未見同伴遺骸,這代表仍有希望,但正所謂「生要見人,死要見屍」,一日未找到人,始終都無法安心。

再找一遍,還是找之不著,但Amos循例再搜康寧道時,卻有重大發現。

「這具屍骸…..嗚!是…….」

他發現街上有具異常巨大的屍體,血肉模糊,肢體散落一地,恐怕是由高處掉落。由於死狀太恐怖,Amos縱有不少經驗,也幾乎禁不住嘔吐。幸虧有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』,運功一輪,才總算平伏內息。再稍加細察,那具屍體莫說血肉模糊,即使化灰,也絕對可以認出。

「這個是…..玄牛!Nick他終於…..成功報仇了嗎?」

佩珊聽到Amos驚叫,第一時間趕來: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誰知一見地上遺骸,便禁不住狂嘔。Amos見狀大驚:「佩珊,妳沒事吧?」,立即為其運功鎮嘔,順道掂來一塊帆布,蓋住玄牛屍體。

幸好佩珊有點功力,很快便平復內息,然後訝異道:「剛才那個…..是玄牛嗎?Nick他們幾個,竟然真的做到了?」

「大概是了…..對他來說,憑著『五區公投』的力量,這是有可能做到。但問題是他力量會力盡,要是再遇到襲擊,恐怕…….」

同時間,身上的蛇—-夏娃顫震不停,正在告訴主人:「有危險!」抬頭一看,果然半百高手,正從兩邊街口湧入。

一邊個個身穿西裝,大概是市建部旗下的房奴;另一邊則是半百警察,排成前後兩排,前排架好防暴盾,後排則舉槍瞄準。陣型係威係勢,但比起中間的首領,還是相差幾皮啊。

只見那警察的首領,穿著兩袖破損的警服、一身黝黑的肌肉、光禿禿的頭部,一看便知是東九龍分部,人稱禿鷹的警長了。

原來,市建部收到裕民坊大戰的消息,以及玄牛的死訊,便率軍到場看個究竟,順便報警求助。但他們到達時,戰事早已了結,行兇者亦已不在,只遇上一對恩愛情侶。

這對恩愛情侶中,男的一下就被禿鷹認出:「哈哈哈哈」!原來又是你?小伙子!你這條廢柴,成X日阻頭阻勢!觀塘工廈如是,通州街公園如是!今日又來搞什麼鬼?」市建部則在另一邊回應:「禿鷹警長,這還用問?你看那人用布掩屍,分明是殺了人,還想毀屍滅跡!」

「好撞唔撞撞著禿鷹,今次有排頭痕!」Amos暗叫不幸,只得擺好架式,暗中運起『十架恩典』最高功力,然後微聲對佩珊說:「這禿鷹功力好高,不宜久戰,盡量找機會逃走!」

「什麼?我們又無殺人,為什麼要…..」

「但我有啊!而且我曾阻差辦公、襲警……」Amos邊撫著臉上疤痕,一邊苦笑道。經歷連番戰鬥,他已經接受臉上瘡疤,為保衛他人而勇武,但殺人犯的烙印,始終留在他的心底,揮之不去。

但禿鷹大喝一聲:「我話之你九七!死開!」一個箭步衝至,然後以右拳進攻。Amos忽然眼前一黑,便知來招非同小可:

「『黑影拳』!」

此乃禿鷹絕技之一:出招的同時,以巨大拳頭遮掩敵方視線,令其眼白白中招。幸好Amos意志堅,縱有瞬間猶豫,只需夏娃咬一口,便能回復戰意,勇敢迎敵。不單如此,夏娃更在黑暗中發出閃光,引領主人走出困境。

「『恩典之路』!」

因著蛇的引領,Amos及時看穿黑影拳軌跡,一手擁住佩珊,避開強橫一招。其之如風飄逸,在殺戮戰場上,又添一分浪漫。一步又一步,你愛你手引我路!

「竟然避開了?」禿鷹訝異道。只是他一招失手,卻未加以追擊。他剛才一招,目的只為趕開兩人,然後揭其裹屍布。

「什….什麼?真的是你?玄牛老兄?怎會這樣的?到底是誰有此能耐,竟能殺得到你?我禿鷹一定為你報仇!一定要報仇呀!~~~~~~~~」

堂堂香港警察,卻是滿口報仇,但對象呢?禿鷹第一個懷疑對象,自然就是在現場的Amos和佩珊了。市建部眾高手立即附和:「一定是他們!他們無神神在這裡,一定有鬼!」

禿鷹再打量眼前情侶,心裡道:「嗯,這兩個傢伙武功平平,怎樣看也殺不了玄牛,但…..先捉了再算,男的可以殺,女的……嘻嘻……」鹹濕的眼神,淫賤的笑意,誰都知道他在想什麼了。

「這兩人涉嫌非法集結、公眾地方行為不檢、還有謀殺!快去!拘捕他們!」

眾警聽命,即揮棍一湧而上。什麼罪名,幾多條罪,能否入罪,這些都不重要,最重要是捕獲他們,然後慢慢玩!

若是文明年代,你可以不作反抗,等律師到才講野,等夠四十八小時放人,但現在是超武鬥組年代啊!一旦被捕入差館,過幾日你就變浮屍了。

是以,佩珊和Amos會坐定粒六,任你逮捕嗎?斷然不會。他們運足功力,準備反抗到底。這正正是古語有云:不受傷,不被捕!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+第二十二章 洪水滅世』x2!」

這招四掌合壁,絕非單純的同時出招,而是在阿魏特訓之下,默契、節奏都處於頂峰的合一絕技。故威力豈止原來的兩倍,而是幾何級數大增,三倍….不,是三點五倍呀。

「轟呀!」

眾警如巨浪狂衝,豈料遇著大洪水,陣形立即就沖散,成個盾爛晒,成支棍甩晒,人更全部飛走晒……又未至於咁誇張,但三分一人被轟退,就肯肯定錯不了。

禿鷹在後排看著,亦不禁大大訝異:「這小伙子…..又進步了不少,竟然如此厲害!…..這樣的話,說不定玄牛………真的是被他們……..」

雖然高估了對手,而且結果不盡不實,但禿鷹推理一輪,得出的結果就是……

「好!就讓老子親自動手!….等等!」

禿鷹正要出手,卻見友方的市建部已搶先一步,群情洶湧:

「衝呀!殺呀!」

「殺死玄牛的傢伙,死吧!」

「『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』!」

還是先按兵不動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