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45-觀塘大混戰

Agnes、佩珊和Amos被市建部和防暴警追捕,但追到二三期工程大廈,卻有職安真漢子和一班工人護駕。

雙方僵持不下。

市建部首領—御峯上前,說:「真漢子,這就是無面俾了嗎?」禿鷹亦上前吼道:「什麼編號委任證,警服設計無位擺啫?又有什麼大不了?」但真漢子始終企硬,硬過全場:「一句話,安全帽,編號、委任證!否則免問!」

御峯暗忖:「對我們來說,只是戴個安全帽而已,反正地盤周街都係,隨手執就有。」頭盔就話易搞,但委任證、號碼卻非話有就有,是以禿鷹便拍枱叫道:「頂你個掣!規則規則,老子講的就是規則!兄弟,上!」談不合攏,眾警隨即一湧而上。御峯礙於面子,亦只得二仔底死跟,下令眾戰士一同出擊。

如此,大廈便上演另一場大混戰。

這邊,防暴警摷出警棍,伸長,起勢就扑;那邊工人亦不缺架生,隨手執,就有鐵筆鐵鏟、手推車,絕不比警棍遜色。但防暴警舉盾排陣,任你扑任你鏟,卻是滴水不漏,勁過岡本安全套。

之不過,真漢子一聲令下:「兄弟,電鋸!」前排工人大呼:「是!」隨即讓出中路,輪到兩位電鋸工人補上。但見電鋸成個人咁高,轟隆作響,便知絕非惹小。前排警員未及驚訝,工人已大喝一聲:「上呀!」電鋸一劈而下。警員慌忙用盾擋,但「嗞嗞嗞~~~~」聲響兩秒,盾牌已被一分為二。電鋸去勢未停,兩警慘叫一聲:「呀~~~~~」亦慘遭左右分屍,鮮血連五臟飛射,實在嘔心。

其餘警員見同僚死狀恐怖,不禁退後三分。的確,如此持盾擺陣,便只有分屍的份。禿鷹見狀,亦知道要變陣了:「散開!發射催淚彈!」眾警立即棄盾退開,後排三警員上前一步,各自摷出催淚彈,齊齊拋向工人陣營。

眾工人見狀,既驚且怒地叫:「你老味!竟然在這裡掟野?」

室內掟催淚彈,後果可大可小。根據中大呼吸系統科教授表示,在室內投擲催淚彈,可令空氣中的催淚煙濃度大增,令吸入者氣管水腫,阻塞呼吸道,引起呼吸衰竭,嚴重者可導致死亡。

工人雖注意安全,卻未至於時刻戴口罩,還要是豬嘴的型號,是以個個一紛紛走避。幸而真漢子反應快,飛身執起鐵鏟,一揮,將三枚催淚彈盡數轟走,反彈回警察陣營。但眾警掟得催淚彈,自然早有準備,晨早就戴好眼罩豬嘴,當然不會受影響。但催淚彈「嗞,嗞!」聲響,噴出瀰漫煙霧。又有警員拋多三枚催淚彈,令全場置身雲海之中,伸手不見五指。

眾工人置身雲海,雙目極是難受:「嗚!好辛苦….」所幸他們神功護體,運功五周天,總算免了吸入浪煙。但內息才剛平服,忽地又感到身後殺氣騰騰,未及回頭,便已經中招,只能憑中招的感覺,推斷出這是…..

「這是槍擊!兄弟小心!」

「什麼?槍擊?班警狗係咪痴X左?」

對。正如古語有云:好仔唔當差。在超武鬥組年代,還想要當警察的,大都是唔夠人打,又想要出人頭地者。毅進者只要考入警隊,便有機會學得絕世神功,即使天資平庸,至少亦可獲絕世神兵,令戰鬥力瞬間提升。

所謂絕世神兵,就是槍械。

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人人一身好武功,一拳可劃破天空,一腳可震碎大地。在這個氛圍之下,你用槍?你用砲?唔X係下化?當日Amos執雙棍作戰,也要克服心理障礙,幾乎要心理輔導。又說當日,禮義廉的西鐵男沉迷槍械,更用威力極猛的Tree Gun作戰,亦為無我大師不悅。

這年代,人人講口又講手。無料扮四條者,才會想要依仗槍械,躲在槍械後面。而這類人,大都為警隊吸納。

回說現在。兩工人無端中槍,血濺倒地。其中一個谷盡功力,「啵!」一聲逼出彈殻—-幸好,原來只是布袋彈,只損皮肉,未傷及骨。但另一個就慘了,左眼中彈爆血,痛苦怪叫:「呀!我的眼呀~~~~~」真漢子上前施救,卻是大驚:「糟!他的眼傷得很重,恐怕會…..」

與此同時,工人再感到殺氣騰騰,暗叫不妙:「糟!那班毅進仔又要開槍了!」但他們置身煙霧之中,既難受,視野又模糊,根本防不勝防。幸好,正要中槍,近處忽然有聲音叫道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+第二十二章 洪水滅世』x2!」

又是那招排洪掌,來者自然是Amos和佩珊了。但見洪水一出,煙霧立即消散於無形,正躲於暗角的防暴警,亦被沖得人仰馬翻,開槍全部撻晒Q。工人逃過大難,大叫:「好機會,兄弟,上!」大好機會,還不打狗趁熱?齊齊擸晒架生,上前扑呀,扑,扑到眾警大叫救命,個個落荒而逃,死的死,傷的傷。

暫時擊退暴警,真漢子便趁機向救星道謝:「兩位俊男美女,多謝你們相助!」有工人附和道:「幸好有你們相救,否則我們真的兇多吉少!」又有工人讚嘆道:「你們兩個,簡直是我們的築動俠侶!」

「築….築動俠侶?」Amos抓頭道。佩珊則挽其臂彎,嬉笑回應:「嘻,你說我們是俠侶,那還勉強講得通,但我們又不是建築界…..」

「那便加入我們吧!你們天生一對,俠義勇為,堪稱築動俠侶!你們的同伴都說,會考慮加入啊!所以我們便封她為築動女神!」真漢子回應時,竟然面紅耳赤,有若關公上身。

佩珊微著回應道:「嘻,考慮,好好考慮。」然後再微聲對Amos說:「你看!那個職安真漢子,已被再造人電到暈晒浪!你猜猜,若他知道Agnes暗戀雞泡魚的話,不知會怎麼樣呢?」

「等等!妳說Agnes暗戀雞泡魚….那是妳瞎猜而已,有什麼証據?」

「証據?我的直覺,便是最佳証據!」

「嘻嘻…怕了妳,妳贏了。但這樣的話,千萬不要給他知道!」

「這當然了,我是很識趣的!」

戰場上說是道非,又無話唔得,但現在的確不是時候。

這時,有聲音在上方叫道:「哈哈哈哈!你們這班白痴仔,竟還有時間傾閒偈,就讓老子來拘捕你們!」眾人抬頭一望,果然有敵來襲!

「禿鷹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