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47-暴警緝兇 之 鳩射

職安真漢子認真夠朋友,才剛說要和Amos共同進退,隨即又率手下去護女神,遺下一對築動俠侶對抗禿鷹。

禿鷹正要show off棍法,兩個手下—-光頭基和班長卻爭先湧上,誓要宰掉眼前這對狗男女,然後領功上位!

Amos佩珊見對方人多架生多,自然不會硬拚。兩人互打眼色:「走!」便一個箭步退開,然後從破洞躍上一層,再躲入樁柱後面。這裡地形複雜凌亂,躲藏就最好不過。

眾警欲追上去,豈料身上架生多、裝備重,負荷甚多。一跳,只跳到半層高,波皮也抓不著,便只得落回原地。當中有幾件白痴仔,更「砰!」一聲,成件撻生魚撻落地。班長和光頭基功力高,亦未敢實地測試。思前想後,還是決定繞道而行,踩樓梯上去,免得樣衰。

如此,Amos和佩珊便有幾秒空間,好思對策。

「對方人多槍多,絕對不能硬拚。比較好的做法是利用地形,拉長他們的陣線,然後逐個擊破!」Amos說道。

「嘩!Amos你好厲害!面對眾多槍手,也可以臨危不亂,還能如此有對策!」佩珊摟住Amos,笑意眯眯地說。

「哪….哪裡算呢?只是之前在天水圍,也面對過類似的槍戰,累積了點經驗而已。那時Nick和他師兄,都教了我許多….」

他所指的,是之前跟著白鴿派遠征天水圍,大破禮義廉西鐵男、和旗下槍手的戰鬥。可惜最後敗在三姓家奴和無我大師手上。其後又以行動過激的理由,反被己派擒住。幸得一雙蛇棍—亞當、夏娃相救,才能夠逃出生天。

「Nick、Steve、雞泡魚,還有亞當,你們都在哪裡?」Amos想到這裡,不禁流出男兒淚。佩珊安慰道:「沒事的,神會保守他們的,是吧?現在最重要的,是離開這裡,然後找到他們!」

「無錯!一定找到他們!」

簡單一句安慰,Amos情緒立即平復,信心都返晒嚟!有個女朋友,果然係大X晒。

這時,近處傳來沉重的腳步聲。稍稍伸出頭,一窺,果然是防暴警從樓梯衝來。領先的光頭基一上樓,舉起散彈槍就淝,「轟呀!」一聲,人影都無,自然就轟著空氣。光頭基騎騎笑道:「有得開真槍,真係爽到爆廠呀!」有牌爛仔持槍,是多麼的恐怖矣。

「Clear!上呀!」班長見前路安全,便率手下前衝。誰知眾警搜索四方,還是不見半條人影。班長見狀,便下令道:「分頭搜!」眾警領命後,便分成兩人一組,散往四處搜查。未幾,便找到了線索:

「嗚哇!嗚哇!」

近處傳來兩下慘叫。從聲音聽來,應該屬於暴警一方。於是光頭基下令道:「那裡!追!」同時不忘開兩槍。眾警架起手槍,逐個穿入窄巷。豈料過了幾秒,另一邊又有兩聲慘叫:「呀!救命…..」如此這般,慘叫復慘叫,去的人多,返來的卻沒幾個。

這下,班長和光頭基互望,總於意識到事態嚴重:「這樣子….分明是在分散我們兵力,然後逐個擊破!」現在才想得到,莫說屁屁偵探級,連布朗級也望塵莫及。

但後知後覺,總好過不知不覺。班長說:「我們一起上吧!」,便親自率領部下,一同衝入走廊。

走廊盡頭

在班長和光頭基大隊以先,有兩名警員應著同僚慘叫,衝到走廊轉角。轉角分左右兩邊,兩人恐防有伏,不敢貿然前進,便互數三聲:「一,二,三!去!」舉槍轉出左右兩路,連淝三槍,卻只擊中牆壁和空氣。

「又無人?他們究竟去了哪裡?….呀!」警員A疑惑間,左腳忽地劇痛。一望,原來他的左腳,正被一條黑蛇咬住不放!警員B聞聲回望,見同僚被蛇咬,不禁怪叫:「蛇?這會怎會有蛇的?」正欲上前拔蛇,卻見頂上一黑,然後有聲音叫道:

「看招!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第十八章 洪水滅世』x2 !」

「什麼?」兩警抬頭一看,驟見Amos和佩珊兩人,正從天花板的破洞撲出,四掌直轟頭頂。兩警這才知道中伏,急急舉槍迎擊,卻是遲了半步,頭顱被排洪猛掌轟中,立時頭破血流,連慘叫也來不及,便已倒地不起。

擊倒兩警,Amos和佩珊安然著地。他們用類似手法,拉開暴警防線,已成功擊倒十幾個警員。只是他倆宅心得戈仁厚,都沒有擊殺他們,只是打暈而已。若對手是Nick,他們已死了九世。

Amos撿起兩支掉落的槍,難道是打算做士啤?不,他的動作,是……..

「啪裂!啪裂!」

揸爆。

槍械的東西,他不會用,也不懂得用,但置之不理,又恐為不義者所用,是以銷毀它們,應該是最好的處理吧。

但你毀滅兩支槍,還有千千萬萬的砲等著你。才剛棄掉揸爆的零件,走廊又湧來一大班暴警,領前的光頭基大喊:「還捉不到你們?」舉散彈槍又淝。

Amos暗叫:「追來了!快走!」幸好兩人身處轉角,身一縮就能避開。光頭基乘勢衝入左路,舉槍道:「死吧!」卻是不見一人。那邊班長攻右路,結果也是一樣。

「明明見到他們的!怎麼….」光頭基怪叫道。

「左右都無人,難道…..上面呀!」

班長這下聰明了。他抬頭一望,只見天花板上有破洞,有沙石緩緩落下,便知目標必定往上逃去。二人同時向天開槍,射呀射,射它吧,射了半百發,換了幾排子彈,將成副天花板擊落,換來的卻只得沙石橫飛,反亂了自己視線。擾攘一輪,到逃出石灰塵時,已經是分半鐘後。人?自然是捉不到了。

但很奇怪,這段時間裡,暴警並未像之前一樣,在落單時受到偷襲。

那對築動俠侶到底在哪裡?

地面層

只見Agnes和真漢子一夥,正和市建戰士、防暴警打得激烈。Agnes實力非凡,憑著『肉毒悍菌拳』、『冷凍甩脂刀』等驚世絕技,將敵人殺個片甲不留。再加上工人幫拖,還有主場之利,任你有『九成按揭』、成身孭晒槍砲,催淚實彈齊齊發,都難佔半點優勢。

Agnes見場面混亂,亦不想糾纏下去。趁現在乘亂逃去,實在最好不過。她對真漢子說:「哥哥仔,小妹有要務在身,告辭了!」臨別贈個飛吻,電得真漢子頭暈暈:「呀…..女神,妳…..要走了?」失魂得忘了接招。左挨市建佬一拳,右挨防暴警一棍。到擺平兩隻野時,女神早已遠去矣。

場面混亂至極,但Agnes乘亂逃走的動作,卻逃不過兩對法眼。

禿鷹和御峯。

這兩個頭領,正站在後方觀察形勢。看著手下表現,兩人都不禁搖頭嘆息。

這邊御峯大叫:「喂!奧柏、奧朗!再造人要逃跑了啦!還不快追?」那邊禿鷹亦大喝:「喂呀!班長、光頭基!他們逃去了啦!」一輪催促之下,兩邊人馬才恍然大悟,親率人手追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