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48-俠侶戰禿鷹

三樓

Amos和佩珊在蛇—夏娃的引導下,正跑向大廈的出口。

由於大門高手雲集,基本上已是死路。幸好,三樓接駁住一條行人天橋,可通往一期的大廈,繼而逃出市中心。

兩人隨蛇快跑,將快到達出口。逃生在望時,卻想起重要的事:

Amos:「佩珊等等,我們是否….遺留了Agnes?」

佩珊:「嘿,再造人她力量超凡,又有成班觀音兵,用得著你擔心嗎?…..哦!難道是你…..捨不得她的S形身材、36H級大胸、瓜子形的臉頰、雪白的肌膚、還有……」數之不盡的形容詞,聽到Amos都怕怕:「嘻,得啦得啦!我只想妳一個,OK?」

「嘻嘻,咁就差唔多!再說,我們趕快幫她找回夢中情人,她感激我們也來不及啊!」

「嘻嘻…是吧!」Amos抹把汗道。他拖住女朋友的手,又怎會想像得到,這位和藹可親、純真善良、熱心事奉、教會和敬拜隊的乖乖女,也會有妒忌和任性的一面。

只是她這個樣子,卻又十分之可愛。Amos近距離看著,不禁微微一笑:「她這是在緊張我吧?嘻嘻,沒錯,那個Agnes雖然很索,但同時又十分可怕,我又怎夠膽去招惹她了?對我來說,佩珊才是真正的女神啊!」

這就是所謂的情趣吧。

但正所謂「日頭唔好講人,夜晚唔好講鬼」,一講曹操,曹操就到了:

「嘻嘻,哥哥仔妹妹仔,咁急走做什麼了?趕住去開房嗎?」

一把女聲從天而降。兩人抬頭一看,果見是Agnes從四樓躍下,隨後還有新收納的兵—-職安真漢子。Amos驟見Agnes平安無事,大喜之餘,心裡卻有歉意:「對…對不起,我們不應該丟下妳的。」佩珊卻笑著說:「我就說了,你看?她還不是好端端站著?還有個兵護駕,又怎會有事了?」

「哈哈哈哈!姐姐仔妳說得對!所以本小姐都說,增值自己,何時都有著數!一場相識,不如就給妳一個八折…..半價又如何?讓妳加大兩寸,保証…..」Agnes再度借機推銷,得到的答案依舊一樣:「得得得,我現在很幸福。」

其時,夏娃卻原路折返,溜回Amos手上狂顫。Amos怪叫道:「有危險,大家小心!」說時遲那時快,地面忽然爆出「轟呀!」巨響,炸穿一個大洞。有一條人影從洞口躍出,大喝:

「𡃁仔,想走?問過老子的警棍未?」

一看,果然又是禿鷹揮棍而至。其之狠勁快速,果真有如鷹犬捕食。同一時間,又有聲音從天而降,笑道:「哈哈哈哈!禿鷹你一條友,食到咁多女嗎?再造人就給我吃吧!」一看,原來御峯亦已駕天而臨。

隨後又有班長、光頭基、奧柏和奧朗殺到。如此六大高手包抄,眾人插翼都難飛矣。

「又被包圍了!」佩珊驚叫道。相較之下,同為女人的Agnes就冷靜得多:「嘻,執生吧!」說畢轉身迎向市建一家,真漢子留下一句:「築動俠侶,你們要小心!」亦緊隨女神股後。

如此,Amos和佩珊這對俠侶,便要應付剩下的暴警軍團。

禿鷹一邊大喝:「𡃁仔,我們再來比棍法!」同時大步衝前,警棍「啪!」一聲伸至一米,一下扑落Amos頭上。但Amos反應亦快,及時揮棍擋住,只是亦被轟到手臂發麻,連退幾步。

那邊廂,班長與光頭基亦同時上前,以鹹濕的眼神、淫賤的笑意撲向佩珊:「哈哈哈哈!靚女,你條仔陪唔到你,不如同我地玩下啦!」敵人來勢洶洶,但佩珊亦毫不示弱,回應道:「玩?你們沒聽過嗎?暴警開OT,警嫂玩3P,你們先顧好自己吧!」同時雙拳使出『十誡』中的兩誡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 不可姦淫 不可偷盜』!」

兩警為求玩3P,不欲開槍殺敵。豈料眼前小妹卻絕不好惹,一個雙拳出擊,便將兩警轟退七呎。一招得手,佩珊亦不戀戰,急急衝去助男友。兩警一時輕敵,大叫不忿:「停止衝擊,否則開槍!」話未說畢,便已舉起槍械,起勢又淝。佩珊暗叫:「又警告又開槍,兩條友痴左總掣!」只好退入柱後避彈。

Amos在近處,見佩珊狀況危急,便想上前相助:「佩珊!」奈何禿鷹又來攔路,騎騎笑道:「哈哈哈哈!走?想走去哪裡啦?」警棍猛地狂揮。這幾棍又快又狠,可惜角度未夠勻鑽。Amos橫身一閃,總算全數避開,更乘機換手握棍,同時還以兩災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蠅災、夜災』!」

好個Amos,不單神功大進,棍法亦玩到出神入化,換手再連出兩招,竟是行若流水。先以『蠅災』擾亂聽覺、再以『夜災』奪其雙目。禿鷹噸位厚,面積大,再加上收招不及,兩招只得照單全收,惟及時閉目擋招,否則必永久失明矣。

但這已經足夠。Amos趁禿鷹視聽暫失,使出『十災棍法』之中的殺著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滅頭生之災』!」

強橫一棍扑落禿鷹頭上,誓要一擊滅其頭。禿鷹視覺聽覺皆亂,已全然無法閃避,只好運勁灌頭頂,硬生生擋下強橫一擊。但他畢竟功力高,頭夠硬,硬擋一樣無事。Amos不料對方頭顱硬過X,竟硬生生被震飛,連人帶棍落在佩珊身旁。

佩珊見Amos撻生魚飛來,便大驚道:「咦,Amos你沒事吧?」Amos爬起身,說:「沒事….別說了,快走吧!」

「走?走去哪裡?兩邊都有防暴警,還有你那隻禿鷹….」

「沒有路的話,可以自己開一條!」Amos說畢,便運足功力,雙掌轟向地面:

「『洪水滅世』!」

一聲巨響,地面即炸開個洞口。佩珊大喜道:「原來是這樣?呀!你真係好叻呀!」Amos笑道:「冷靜點,下去吧!」一手攬住佩珊,便一同跳落下層。

佩珊被男友擁抱,只感無比溫暖,不禁要給他一吻:「有你一起,我實在無比幸福!」Amos苦笑回應:「我一點也不叻…..我只是不想…..再有人像傲雲和律政屍一樣犧牲而已。」

「放心!但有在你身邊,我不會有事的,是吧?」

「這當然了!」

無錯,為了保護身邊的人,為了將Nick等人救出,Amos便必須自強不息,拚死戰鬥。

這時,上層傳來「砰!砰!砰!」幾下槍聲。一看,果然是光頭基與班長開炮:「你們已被拘捕,乖乖束手就擒!」但隔著天花放槍,又怎會打得中?只是兩警互打眼色,已有另一方法:光頭基揪出一枚催淚彈,往洞口掟去,意圖將兩人焗死。但Amos反應甚快,棍一揮,便將催淚彈轟回上層,留返兩警慢慢受。

暫退兩警,但危機卻完全未解。一來那隻死禿鷹隨時會來犯,二來近處又有幾名防暴殺到,一邊狂叫:「別動!再走就開槍!」但未叫完,子彈已經放題射出。這裡路窄,根本避無可避,但Amos攔在佩珊前面,叫道:「小心!」難道想以身擋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