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0-俠侶戰禿鷹#3

禿鷹突然殺出,絕招『黑警霸拳』強勢出擊。Amos和佩珊走避不及,唯有以『洪水滅世』合掌硬撼。兩招相拚,爆出「轟!」一聲巨響,使周遭石屎橫飛,塵土飛揚。一雙俠侶亦受不住衝擊,齊齊飛退十餘呎倒地。

過了半分鐘,Amos終於定神,拚力撐起身。忽地喉頭一甜,吐出一口鮮血—-很明顯,剛才一拚已令他受創:「嗚….腳傷….令我剛才出招時…慢了十分一秒,以致威力只得七成……咦,佩珊呢?」四處掃視,終見愛人倒在十呎外,奄奄一息,便緊張地大叫:「佩珊!~~~~」但正欲上前,禿鷹又閃出攔路,騎騎笑道:

「騎騎騎騎!細路!想去哪裡了?我們還未比完棍法啊!」一邊說,一邊揪出警棍,狂舞一輪,便一棍扑落Amos頭上。看其動作猛如疾風,似乎剛才那一拚,並未令他受創啊。

Amos心裡大驚:「糟!」本能地舉棍迎擊。可是一拚,棍已被打至脫手,飛到九丈遠去矣。禿鷹一招得手,得意地笑道:「哈哈哈哈!就只得這樣了?咁渣就咪學人玩棍啦!」得勢不饒人,便繼續揮棍狂扑。Amos失棍之下,只得節節敗退。不出十招,已經被逼埋牆角。

Set好snooker,禿鷹大喝一聲:「細路,看你還走得到哪裡?」右臂猛地聚勁,準備施以最後一擊。Amos退無可退,左腳卻絆著什麼。一瞄,原來是一支鐵桶:「呀….有了!」用後腳挑起之,接住,然後揮棍迎擊!

「『十誡 之 不可偷盜』!」

Amos深明禿鷹力大,是以並未硬拚,而是使招轟其臂側,盡力卸開來招,然後拚力避開。左手同時執起另一支鐵桶,使出另一招:

「『十誡 之 不可姦淫』!」

繼『十災』之後,『十誡』亦被Amos吸納,成其棍法之一部分。禿鷹不料對手反擊,不禁為之一愕:「㗅~~~~~」右腕硬食一記,警棍亦被打到甩手。若非他肉體夠硬淨,莫說甩棍,甩骨都有份啊。

禿鷹滿以為能一招殺敵,卻反被將一軍,連警棍也被打甩,對他來說,那簡直是奇恥大辱!是以他怒吼一聲:「㗅!…..你這死𡃁仔……看我一拳打死你!哇~~~~~~~」右手轟出一記『警拳無敵』。只是其右臂受創,令招式慢了半拍。Amos把握機會,彎低身避開重拳,再越其跨下脫困。如此又一大辱,令禿鷹火上加火:「噫!X你老母!」轉身又一招『黑影拳』,但Amos早已退到七呎外。

若然是Nick,就必然會踢禿鷹春袋,然後施以重招。而Amos選擇拉遠距離,一來他打法保守,二來一望手上兩支鐵桶,原來都已經扭彎:「普通的鐵棍,果然遠不及亞當夏娃!」鐵桶一下就扭壞,足見其之不中用,和禿鷹肉體之硬淨。投鼠忌器之下,自然不敢貿然進攻。

但那邊,禿鷹已經回氣,大吼:「你這死𡃁仔!成隻曱甴般走來走去!」又飛身撲向Amos。Amos早料此著,急急退後一步,然後掟棍回擊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血災』!」

一雙鐵桶畫出兩度紅光,直取禿鷹頭和頸。禿鷹騎騎笑道:「雕蟲小技!」一手就撥開之。但正要衝前,卻見Amos已在視線中消失。衝入轉角,再掃視四方,還是不見人影,於是便抓頭道:「咦?死曱甴,走了去哪裡呢?」

將對手形容為曱甴,卻不去翻櫃搜罅,自然什麼都找不到。其實只要細心找,就知道他口中的曱甴,其實只是透過天花板的洞口,跑了上上層而已。

趁過個空檔,Amos亦好運功調息,確認周遭狀況:「好,雙腿已經沒事!但佩珊她…..」從洞口窺落一層,只見佩珊倒在遠處,雖還在昏迷,但剛才甩手的夏娃卻在她身邊,正努力為她醫治,傷勢正緩緩好轉。

原來,剛才Amos故意被打甩棍,為的是為夏娃製造機會,令牠能醫治佩珊。若然高調放蛇,必會被禿鷹發現,故此要藉故令棍脫手,才能引開其注意。

此種技倆,Amos曾在立法會用過一次,只是現在更加高章。若不慎被打斷手,就真的命可休矣。

幸好,Amos這一搏總算成功,女友能得治療,自己也暫時安全,有空間思量對策:「很好!看來她無生命危險,但這禿鷹強得變態,令人感覺像在玩Bio Hazard,不斷躲避喪屍追擊…..為安全計,還是趁機抱她離開吧!」

另一邊

禿鷹正在周圍踱,始終找不著一對俠侶。但見沿途有多人倒地,有死的,有傷的,有自己人,也有工人。但見部下屍身孭晒武器,忽地又靈機一觸:「呀!有了!那兩隻曱甴不現身…..唯有用黑旋風,逼他們出來吧!」從部下身上摷出手槍、散彈槍、催淚彈、胡椒噴霧……應有盡有,之後大喜道:「哈哈哈哈哈哈!出來吧死曱甴!看你還躲藏多久?」

執齊架生,禿鷹正要動身,忽地聽後身後有一下聲響,於是回頭一看,只見有條人影立於走廊,一見禿鷹,便立即縮入牆角。

天啊!他駭然就是剛才獲救的暴徒B!

「暴徒!」禿鷹一見暴徒B,便立即拔步狂追。但他手上的AR-15,告訴他根本就不用追,只要趁其縮入牆角前…….

「砰!」

開槍掃低佢便行。

暴徒B走遲半步,被禿鷹一槍射中,慘叫一聲:「嗚!」倒地。禿鷹斯斯然上前,將之成件揪起。其之力旺強橫,暴徒B怎樣掙扎,也是徒勞無功。

「騎騎騎…..一隻生猛曱甴,就好過成副裝備呀騎騎騎騎…….」禿鷹仰天大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