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1-信德藤牌擋子彈

禿鷹欲捉Amos和佩珊,可是遍地搜索,始終都尋之不著,於是便施放催淚彈,逼使曱甴現身。為免重傷的佩珊聞到毒氣,Amos只得乖乖就範,使出絕招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洪水滅世』!」

雙掌如巨浪擊出,目標卻不是禿鷹,而是周遭的催淚毒煙。一如既往,煙霧一遇神掌,即時驅散於無形。禿鷹見狀便譏笑道:「哈哈哈哈!死曱甴,終於出來了嗎?」同時舉槍就射—-他雖功力強橫,但同時面積大、速度慢,難以捉人,故此弄來無數槍械,一於見人就射,追都費X事追。

這一招果然有效。Amos無棍在手,無法使出『信德的藤牌』,只好退入轉角躲避。禿鷹得勢不饒人,笑騎騎道:「仲走?」順手掟個催淚彈入角。但Amos再來一招『洪水滅世』,連彈帶煙齊轟走。

「豈有此理,黑旋風都無效?好,就試試這個!」禿鷹咧叫一聲,又掟多兩個彈入角。Amos想照樣轟走,但見其不冒煙,形狀又大有不同,便暗叫大鑊:「咦,等等,那不是催淚彈,是菠蘿…..手榴彈!」大鑊!若不幸吸入催淚煙,你還有時間慢慢死,但若被手榴彈炸中,就勢必係咁大。

幸好Amos曾經歷槍戰,總算臨危不懼,急急用腳踢開。但手榴彈在半空爆炸,「轟,轟!」兩聲,終究還是無得避。Amos舉雙臂掩護,仍難免被炸到飛起,彈到牆邊倒地。

幸好剛才踢開榴彈,爆炸距離拉遠,再加上他本身護身勁了得,否則他命早休矣。但現在也好不了多少,因為挨過菠蘿,禿鷹又已殺到。他左手一支雷明登,右手一支AR-15,雙炮齊發,「轟呀!轟呀!」聲連響,將四周牆壁轟個粉碎。Amos置身其中,勢必硬食蓮子羹,唯有谷盡『救恩的全副軍裝』,頂得幾多得幾多。但正要運功的剎那,手上卻好像拿著什麼,感覺是多麼似曾相識。

「咦?這是什麼….是夏娃?但妳怎會….」

手上的觸感,和其傳來靈感閃光,肯定是自己的蛇棍無誤。但夏娃理應還在照顧佩珊,怎會在這裡出現?不理了,棍既在手,第一時間便是轉棍,使出絕招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信德的藤牌』!」

雖則只有一棍在手,無法全方位防禦,但相比無野揸手,已經好太多矣。只需盡量俯低身,減少被攻擊面積,還是能擋住大部分子彈。順勢還可以反彈幾發,射爆禿鷹手上雙槍,連同身上架生「轟轟轟!」聲爆炸,猶如煙花匯演。禿鷹欲以槍殺人,結果卻弄巧反拙,被炸到周身痕,連連怪叫:「嘩!嘩!好痛呀…..」急急解除武裝,看來都有排搞了。

大好機會,但爆炸溢出濃濃煙霧,並不利於追擊。而Amos亦無意久留,稍稍調息便動身走人。有蛇棍夏娃引導,相信很快便找回佩珊,然後雙雙走人。

「夏娃,謝謝妳相助!但妳遺下佩珊,她….」

答案其實很簡單。醫者離開病人,只會是兩個原因:病人已醫好,或是是病人已不治。

幸好,這一次是前者。

跑不了幾步,便聽到佩珊的聲音叫道:「喂!Amos你在那裡?」Amos聞聲,便以輕力的『洪水滅世』排走煙霧。一見女友脫霧而出,便飛身迎上說:「我在這裡!」終於尋著對方,兩人便互相擁抱,喜極而泣。周遭一切的煙霧,都識趣地退避三舍。

「佩珊,妳沒事便太好了!」

「全靠你和夏娃….像上次立法會一樣,你們又救了我。」

「還有神……但我們要快走,那隻禿鷹可能還未死!」

「嗯!」

於是,兩人便急急動身。但正所謂『好嘅唔靈醜嘅靈』,話口未完,身旁牆壁「啵!」一聲爆碎,一看,果然是禿鷹破壁而出:

「嘻嘻嘻!死曱甴,還未完的啊!呵呵….原來條𡃁妹都在這裡嗎?好呀好呀,男的殺女的姦,雙重享受呀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禿鷹死纏爛打,這對俠侶到底能否脫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