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1-光明磊落 暗角打鑊

禿鷹欲捉Amos和佩珊,可是遍地搜索,始終都尋之不著。但無意中捉到暴徒B,又不同玩法了。

「喂𡃁仔、𡃁妹,快出來!老子數三聲,若不出來,我便……」禿鷹一手揪起暴徒B,邊走邊叫,再使兩分力,使其慘叫震天:「呀…….呀…….」用到人質逼人現身。禿鷹都還真夠絕。

「一!」

「二!」

……..

「我在這裡!」

將要數到三的時候,Amos終於現身了。

禿鷹仰天大笑道:「騎騎騎騎…….終於肯出來了嗎?死曱甴!」反之,被挾住的暴徒B,卻是萬分痛苦:「不…..不用理我……快走…….」

「我已在這裡!快放了他!」

「放了他?…..喂,那另外一個呢?她出來了沒有?」

「!」

Amos縱然宅心仁厚,也不會推女朋友出來送死,是以一怔:「不可能!若是自己的命,那還可以犧牲,但連佩珊都要的話,那就絕不可能!只是暴徒A……」

思索未了,禿鷹又再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!不要緊!你不肯就範!老子也有辦法!」同時舉槍就射。但Amos亦早料此著,及時避開之餘,還能趁勢衝前。只是禿鷹手一撥,拿暴徒B作人肉盾,又令Amos無計可施:「卑鄙!」只好退後再作打算。

禿鷹繼續大笑道:「別想要反抗啊!一動,老子立即扭爆他的頭!」子彈繼續狂淝。Amos投鼠忌器,又無法用『信德的藤牌』擋彈,只好用護身勁硬食。幸而『救恩的全副軍裝』夠硬淨,子彈傷不入肉,但受傷出血總難免。禿鷹見狀,便越發狂:「哈哈哈哈!死曱甴,咁硬淨?」剛好AR-15子彈耗盡,又換了支雷明登,一淝,兩淝,在Amos身上開出數十彈孔,終於將其轟倒。

「你…..你這禿鷹…..快……放了他……」Amos想拚命撐起,可是傷重之下,已是有心無力。

「哈哈哈哈哈哈……放了他?你是不是傻了啦?隨便捉隻曱甴,就逼到你現身!倒是你條女聰明,早就丟下你,晨早就逃去了啦哈哈哈哈哈!既然如此,再留這人質亦無意思!」禿鷹笑聲震天,同時用力一捏,暴徒B頭顱「啵!」一聲,如西瓜般整個爆碎,鮮血連殘骸爆射,濺到一地都係。

「……!」突如其來的撕票,Amos完全無法反應,只能如冰塊僵著,動也不動。了結一個,禿鷹走前兩步,大笑道:「騎騎…到你了!」順手向Amos開多槍。Amos本已重創,若再食一記蓮子羹,就勢必一命嗚呼。

百發散彈直轟Amos,豈料卻有支黑棍飛來,一邊急轉成盾。這下駭然蛇棍夏娃的絕技:

「『信德的藤牌』!」

棍網將百發散彈全數轟開,更反彈回禿鷹身上,射爆其身上架生,「轟轟轟!」聲連橫爆炸,猶如煙花匯演。禿鷹被炸到周身痕,連連怪叫:「嘩!嘩!好痛呀…..」急急解除武裝。但同時間,身前又傳來陣陣火熱。一看,原來又有救兵:

「佩珊!」

佩珊運起最高功力,護在Amos身邊,同時轟出火球絕招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 復興之火』!」

禿鷹本已一身蟻,再受一記火攻,可謂火上加油,全身爆完又著火,令其燒到呱呱叫:「嘩!…..救命呀!~~~~~~好熱呀~~~~~熟啦~~~~~~」

總算解圍,佩珊立即跑到男友身邊,緊張叫道:「Amos!你沒事吧?喂!」剛才擋彈的黑棍亦化身為蛇,趕到為Amos醫治—-牠正正就是蛇棍夏娃!牠醫治好佩珊後,便和她一同趕來,總算救駕及時。

搶救一輪,Amos性命總算保住,他一見佩珊,便大喜道:「佩珊,妳沒事便太好了!」佩珊回應「全靠你和夏娃….像上次立法會一樣,你們又救了我。」

「還有神的拯救…..只是…..暴徒B……..」

「……唔,節哀順變,走吧。」

佩珊望著暴徒B屍身,亦不禁黯然。Amos又望向全身著火的禿鷹—-他和警隊不盡職責,反過來欺負窮人,打壓市民,剛才更殺害人質。現在被獄火焚身,也算是報應吧?

由得他獄火焚身,應該足夠了吧?

……

未。

兩人正欲離開,禿鷹卻怪叫道:「想走?……㗅…….沒那麼容易!」拚死運功七周天,再大喝一聲:「哈!」竟能將火勁逼開。槍械殘骸連同火舌四射,散落一地。幸好此處並無易燃物品,否則必釀成火災矣。

「禿鷹他……竟然還有戰鬥力!」兩人怪叫。

「嘻嘻嘻!死曱甴,還未完的啊!呵呵….原來條𡃁妹都在這裡嗎?好呀好呀,男殺女姦,雙重享受呀哈哈哈哈哈……」說畢,同時間竟然一分為七,自各路猛衝而來。這一絕招,乃是禿鷹最強絕技…..

「看老子的最強絕技!『黑影門究極奧義 光明磊落,暗角打鑊』!」

這一招『光明磊落,暗角打鑊』,乃禿鷹的最強絕技。出招時身形一分為七,施以全方位攻擊,令人防不勝防。而這一招對速度要求甚高,而禿鷹面積大,噸位厚,而且上身嚴重燒焦,竟也能使出這招,足見其功力還未見底。

「糟!」Amos不料禿鷹如斯強橫,反應慢了半拍。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推開佩珊,運盡畢生功力,然後……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 救恩的全副軍裝』!」

硬挨。

七聲爆響,Amos尚能持棍擋住兩擊,已算是畢生造化。但其餘五擊便只得照單全收,吐血飛退倒地後,已不支暈倒。

「Amos!」佩珊見男友勢危,欲加拯救。但她自己也好不了多少,因為禿鷹已經攔在前面,除定褲等著完成他媽的盤問儀式:

「哈哈哈哈!搞掂一個,剩下個女的…..哈哈哈哈,嬌小玲瓏,雖遠不及Agnes,但勝在就手,正呀!」

面對禿鷹施襲,佩珊嚇到花容失色,只能祈求上天:「神阿,求你救我們!」

「哈哈哈哈!死到臨頭還在祈禱?神若存在,祂怎麼不下來了?叫祂來見我吧!」

「你!」

祈求天父,天父卻未有來臨。難道佩珊的貞操性命,會就此毀於一旦?

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