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3-禿鷹下台

Amos吸收佩珊的『復興之火』,同時揮棍使出最強絕技『紅海分開』。人未到,火舌便焫著禿鷹屎窟,使其熱上加熱,難受過難受。

「嗚…..這曱甴的棍招,竟有如此威力…….若被打中的話…….不….不行,不可以!一定要避開!…..對了,用這一招!」禿鷹畢竟為一代強者,雖受灼熱之苦,還能拚力掙扎,啟動分身絕招:

「『黑影門究極奧義 光明磊落 暗角打鑊』!」

分身成功,不但能避開重擊,還可以轉守為攻,反將對手一軍。七個禿鷹七隻拳頭,Amos眼花撩亂間,強橫一擊打著空氣,更要連食七擊,當場吐血。

禿鷹逃過大難,當當成身鬆晒,咧笑道:「嘻,想贏老子?你還未夠班啊…..咦?等等,剛才揮空的一棍…..是虛招?那麼……」

不愧為一代強者,單憑本能已感覺到不妥。可惜已經太遲,就在他察覺有異的剎那,眼前的熊熊火光,已變成白茫茫一片,再來便是頭、頸、胸、腹、背、腰、臀七個部位,同時間傳來灼熱的劇痛。

「嗚…..連續七擊…..你這招是…..」禿鷹怪叫道。

「『以牙還牙』、『以眼還眼』,還有『復興之火』!」Amos邊揮棍,一邊回應。

原來Amos正要用『紅海分開』之際,卻見禿鷹使出分身絕招,心想與其胡亂出擊,倒不如臨陣變招,用『以牙還牙』和『以眼還眼』反擊,便肯定百發百中。

當然,若對方不出招,反擊技便無法使出。但看禿鷹急到瀨的眼神,他就知道對方一定會中計。

如此,禿鷹硬食自己絕招之餘,還要承受佩珊的『復興之火』,可謂雙倍奉還。他本已處於高溫狀態,再中多七下加料反擊,傷勢已無法控制,溫度立時突破四百,觸發體內催淚煙的化學反應,釋出大量二噁英和山埃。嗚呼,人又傷,又著火,又中毒,任你有幾強橫,都只得一忿慘叫:「嗚…..竟然裁在曱甴手上……老子不甘心……不甘心…….」倒地後氣絕身亡。

禿鷹難得一身好武功,本應足以應付一對俠侶。但為了方便應敵,竟孭上一身次貨裝備,及後反被其所累,令自己受傷發熱兼中毒,最終氣絕身亡,可謂捉蟲入屎窟。

香港警隊 九龍區總督察 禿鷹警長,下台。

總算擊敗強敵,Amos總算鬆一口氣,終告不支倒地。佩珊急急上前叫道:「Amos!你沒事吧?」Amos回應:「沒事…..但若非禿鷹受創,絕招威力大減,我的命就係咁大!」

佩珊得知男友沒事,當堂高興得淚流滿面:「太…..太好了!」兩人禁不住互相緊抱,為能生還而感動。

良久,兩人終於定過神,望著禿鷹的屍體,見其噴著熾熱煙霧,人卻毫無動靜,才意識到這恐怖的高手,會不會已經死亡。

「我….我們…..殺死了他嗎?」佩珊大驚道。

「看來是了…..嚴格來說,下殺手的是我而已,他並非死在妳手上。」Amos邊撫著臉上疤痕,邊說。那度疤痕,是他在花園街大戰,第一次殺人的時候,敵人給自己留下的。他心想,反正自己已滿手血腥,孭多一條殺人罪也沒什麼分別。但佩珊處女未下海,就繼續留她清白吧。

如果可以的話。

判罪與否,當然不由他們話事—-若然可以的話,就不用審判了。但Amos始終疑惑:「禿鷹人雖賤格,但好歹乃一代高手,足以和市建部的玄牛看齊。這種強橫傢伙,理應沒那麼容易死掉。但是為什麼…..」

事實上,兩人始終都算漏了一個因素。而那個因素,立即就會向他們浮現。

只見禿鷹屍骸還在熱哄哄,散發出陣陣白煙,伴隨著無比劇臭。佩珊見狀便叫道:「那禿鷹身上有毒…..而且正在散發出來,快逃!」說畢,便扶起重創的Amos,急急起步就走。只是你走得快,毒氣散發得更快,不消一會已覆蓋全場。這時,又是排洪掌出場的時候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 洪水滅世』!」

煙霧遇洪水即散,但沒幾秒又再瀰漫。佩珊再連揮兩掌,煙霧飄散又飛來,始終揮之不去。到第四掌時,人就開始呼吸困難,未幾已支持不住,和男友雙雙倒地。就算夏娃在場,但經歷連番戰鬥,醫治能量已經耗盡,有心無力了。

更要命的是,煙霧中冒出數條人影。雖然看不清楚,但隱約見到其手持槍械,高聲呼叫:「狗男女在這裡!快追!」便知是防暴警殺到。再走近點,原來其中兩個,是剛才被打走,現在又再回來的:

「班長、光頭基!」

今次仆街了!若只是逃出毒煙,兩人拚盡畢生功力,還能有一線生機。但再加上暴警追擊,就真的插翼難飛矣。佩珊氣弱道:「咳….咳…..就算打倒了禿鷹…..我們還是要…..死在…….這裡….嗎……..」相比之下,Amos狀態便更差,想要郁動也不能:「佩珊…..別理我…..妳一個….應該可以逃出…….」

「不……我怎可以拋下你…不理……」

「有一個生還……總好過……雙雙……送死……」

「要死就一齊死!沒有你,我生存還有什麼……意義…..」

「…….咳……佩珊…..」

兩人互相依偎,只管享受生命中的最後一刻。雖然拍拖的日子不長,但能一齊上天家,見天父,這大概是最好的結局吧?

Amos憶起常夢見的天堂。他去過那裡無數次,但每次都原路折返。今次,應該會直達天庭吧?

還是,會因殺過人而被轟到地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