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4-皇家警察貨櫃強

Amos和佩珊幾經辛苦,竟能擊殺功力高超的禿鷹,但其屍身噴出的毒煙,薰到周遭煙霧瀰漫。兩人受毒煙侵襲,再遇暴警追擊,難道會就此喪命?

很可惜,現在還未到時候。

班長、光頭基率暴警追上,將兩人牢牢包圍,用槍指嚇道:「狗男女!還不捉到你們?」有暴警洶湧而上,正要揮棍猛扑,忽地卻轟來凌厲拳風。其中兩暴警未及應應,已被拳風狠狠轟中,慘叫一聲:「嗚….」已然氣絕身亡。

眾暴警大驚:「誰?」一看,只見一條巨大身影正殺埋身,雙拳絕招出擊:

「『學警出更 第六集 獵鯊行動拳』!」

雙拳猛轟,眾暴警未及轉身,已個個中招飛退,倒地時已撻成一塊,瓜柴了。唯有光頭基反應快,及時舉散彈槍指嚇:「停止衝擊!否則使用武力!」但來者卻絲毫不受嚇,更以『爭分奪秒』身法繞近,然後大喝一聲:

「同我講武力?死番去大灣區吧!看招!『學警出更 第六集 轟天砲拳』!」

光頭基身形高大,但挨一記上勾拳,竟然也成件轟上半空,沿大洞飛上頂樓,之後不知所終。也許真的飛到去大灣區,與家人一同睇樓了。

光頭基 下台。

大班暴警來勢洶洶,瞬間卻只剩一件。生還的班長暗自慶幸,自己並未如光頭基般出擊,而是退後兩步自保,免得被轟去大灣區。但看手下瞬間變屍骸,他不禁心裡顫抖:避得了一招,下一招會逃得掉嗎?

只是來人上前,卻未像剛才閃電出招,而是對他說:「你是大名鼎鼎的班長是吧?」班長剛才係威係勢, 而且有炮揸手,但對著眼前這位一身綠色警服,頭戴軍帽,散發無比皇氣的巨人,也不禁嚇到X都縮:「你這…..你這…..是什麼人?竟敢穿著…..警察制服?」

「是皇家警隊制服!我是皇家警察,現在命令你,立即攜手下離開,否則後果自負!」皇家警察說畢,便往地一踩,將暴警屍骸踩爆—-若不撒退,下場就會和這屍體一樣!

訊息如此強而有力,強而有力,班長哪能不瀨尿了?他腳軟叫道:「得….得…..我立立立…..立即走……立即走!」殊即棄械狂奔。

打發眾暴警,皇家警便轉身,伸出一雙強大臂彎,將Amos和佩珊盡攬腰間,然後叫道:「坐穩了!」便如火箭往前直奔。

一路上滿是障礙,但皇家警直線盤球,遇牆撞牆,遇柱拆柱。一切的障礙對他來說,都彷佛紙紥一般。

Amos在迷糊中,只感抱著他的那位皇家警,氣勢竟是似曾相識:「….他到底是什麼人?他的氣勁…….是皇氣!他是….皇家警察…..插水王?但那種身形…….」

撞破無數障礙,迎來的是一大塊落地玻璃。皇家警一躍而起,使出一記雙飛腿絕招:

「『學警出更 第五集 雷霆掃毒腿』!」

絕招一出,玻璃立即應聲爆碎。皇家警便擕一對俠侶跳出窗外,同時間,一陣強風吹來,將煙霧盡地驅散,現出一片淡藍的天空。皇家警乘著風勢,再運個獨門輕功,從二樓凌空著地,無穿無爛。

著地後,皇家警除去面罩,三人終於能呼吸新鮮空氣——我都知,香港的空氣並不新鮮,但相對大廈內的殺人犯毒氣,有氣你抖已經好過無。

只是皇家警見俠侶未醒,不禁有點擔心:「不行,他們已經傷重,而且又中了毒…..幸好還不算深,要先將他們體內毒素逼出,才能事半功倍!」說畢,便將手按在兩人身上,然後內勁源源輸出。不出八周天,兩人氣色已逐漸回復,神智亦回復清醒。

醒來後,Amos率先道謝說:「多謝皇家警察相救,若非有你,我們早已死掉!」豈料皇家警回應:「那麼見外呀蛇王周?我們很久沒見了啊!」

對方竟然認識自己,令Amos不禁一愕:「等等!你怎麼會….會認識我的?」皇家警一聽,卻是連連大笑:「看樣子,你果然是不認得我了?我們曾在花園街並肩作戰,你一點記憶都沒有了?」

「花園街!」Amos一怔,拚命摷出花園街大戰的回憶。花園街大戰,他當然印象深刻。記得在大戰之前,他曾在那裡的劏房開會,開到一半,便有三個叫皇家警察的傢伙進場。其中一個是玩到熟晒的插水王,有一個好像叫臭口全…….還有一個…….

「貨……貨櫃強!」

終於想出答案,但Amos再望眼前這個貨櫃強,他之高大魁悟,功力之高,比當日可謂判若兩人。若非有齊貼士,根本就無可能認出對方啊。

貨櫃強笑道:「哈哈哈哈!終記起我了嗎?」Amos尷尬回應:「對….對不起,因為你變得實在太強,所以….」

「哈哈哈哈!哪裡及得上你們了?你們連禿鷹也能擊殺,我都只能望塵莫及啊!」

兩人當堂一怔。

雖則皇家警察同盟只是個超武鬥組,但其成員如插水王、貨櫃強、臭口全等,都散發著無比皇氣,更自忖為真正的警察。而同盟的目標,正是取締腐敗的警隊,尋回皇家警察的精神。是故兩人被貨櫃強一問,都不禁懾於其皇氣,心想:這次就算不用終身監禁,也要坐個十碌八碌吧?

豈料貨櫃強仰天大笑,卻是讚嘆不絕:「哈哈哈哈哈哈!插水王經常對我說,你們多厲害多把炮,老實說,我都只信五分。但過了今日,你們竟然替我們完成了同盟一大目標—-殺死禿鷹,貨某絕對要寫個服字!」

Amos連連搖頭道:「不…..我們哪有這麼厲害?這次饒倖打贏,除了我們兩個合力之外,那個禿鷹看來亦中了自己催淚彈的毒,所以…..」

貨櫃強再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!據我所知,禿鷹自恃武功了得,通常都不用武器。但你逼到他孭上成身架生,可謂致勝的關鍵。怪不得插水王經常說,你們夫婦同心,其利斷金了啦!看來那傢伙真羨慕你們呢!哈哈哈哈哈…….」這傢伙每講一句,都喜歡哈哈大笑,以展其豪邁氣魄。未知是否因功力大進,而使其充滿自信所致。只是兩人被這一說,又不禁要含羞面紅了。

這時,又有兩人正向這邊走近。只見他們一身皇家警服,應該是貨櫃強的手下。他們推著一個巨型的銀色大箱,跑到貨櫃強面前,放下,說:「貨物已經收好。」貨櫃強點頭回應:「好,你們先將他運回去總部,小心別被發現,我要繼續去找插水王。」

兩手下望著那銀色大箱,卻是又驚又慄:「但首領,只得我們運送……萬一遇到襲擊,恐怕……..」貨櫃強低頭思索,不用半秒,便想到了對策:「好,你們等等。」然後轉身問Amos:「對了,你們來這裡,也是要找插水王嗎?」Amos驚訝回應:「插水王他…..也來了這裡嗎?」

「嗯,他昨晚接到order後,便一直失去蹤影。我起初以為他執勤時出意外,但我向同事查詢過,原來他又接了另一個order,來到這裡做事。至於他的任務,是……」貨櫃強未講完,佩珊已經猜出所以,搶白回應:「是借助他的『法治精神』內勁,協助Nick、雞泡魚和Steve他們,抵抗玄牛的各種統招吧?」

「啊?真聰明!不愧為蛇王嫂,哈哈哈哈…..」貨櫃強笑了一輪,又再道:「剛才那箱,是你們打倒了的禿鷹屍體…..其實我們懷疑,禿鷹之所以死亡,除了你們的攻擊,和中了催淚彈的毒外,也許本身也中了更強橫毒。」

兩人一怔,表示完全不明白。

「這樣嗎?…..其實…..」貨櫃強本想開課解釋,但兩手下一再催促,他唯有放棄念頭:「已沒時間解釋清楚。總之我們本來是要找插水王,殊不知剛來到,卻找著禿鷹屍體。由於事關重大,所以我要親自運走屍體,以作詳細調查,是以無法處理這場打鬥。反正那班暴警經我一嚇,應該會撤退了吧。至於插水王…..」未講完,佩珊已知其所思,回應:「你是想我們幫你找插水王吧?」

「哈哈哈哈!真不愧為蛇王嫂!蛇王周呀蛇王周,你能得如此女友,真是幾生修到了,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什麼蛇王嫂,講到我好像經常偷懶……這沒問題,我們也在找同伴。既然他們正和插水王合作,相信只要找到同伴,自然也會找到他。這只是順水人情而已。」

「麻煩你們,我們要先行告退。告辭了!」貨櫃強拱手謝畢,就轉個身抬起大箱。但正要動身,忽地又想起什麼,又回頭對兩人說:「對了。忘了告訴你們。我剛才替你們療傷時,同時為你們貫注了『法治精神』內勁。你們今日之內,都會百毒不侵。」

「謝….謝謝貨先生相救。」

「不….不,我想說的是,這個地方已經病入膏肓,處處毒患。你們行走江湖,必須好好防範啊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」貨櫃強隨便一句,卻惹來Amos疑惑,只是欲加追問:「等等,係說的病入膏肓,是指……」其人已隨笑聲一同消失,只得無語問蒼天:

「這個地方…..已經病入膏肓了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