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5-再造人大顯神威

幸得皇家警察—-貨櫃強相救,Amos和佩珊總算逃過死劫。而送走貨櫃強後,兩人的首要任務,便是離開這裡,然後尋找失蹤的Nick、雞泡魚和Steve…..搭上貨櫃強的單,現在還要加多個插水王。

只是離開之前,他們先要會合同行的Agnes。

但聽附近打鬥聲依然,至少可以推斷,戰鬥尚未結束,Agnes應該還未被七擒七縱吧。

果然,只見Agnes從大門跑出,有新收的兵—-職安真漢子緊隨其後。後面又有一班市建戰士、防暴警追趕而至,但看其速度之慢,看來只有食塵的份。

但當中有兩個速度快絕,竟能一躍而起,飛身攔住Agnes和真漢子。看清楚,這兩人是市建部的奧柏和奧朗,快不得速度過人了。

怎樣看,都是Agnes逃走失敗的畫面。是以Amos見狀,便急著想上前幫拖:「Agnes!」但佩珊卻攔住他說:「等等!你全身傷勢未復,怎樣去幫人了?」

「但是….」

「看清楚點吧!那個再造人英姿凜凜,怎會在處於劣勢了?」

Amos再細看,果見Agnes以S型姿勢挺立。經歷連番戰鬥的她,全身竟然還滑溜發光,絲毫無損。相對之下,她的真漢子就傷痕處處,雖未至於重創,但肯定已有疲態。

這當然了,做觀音兵,就預左為女神上刀山,落油鑊。

看清事態,Amos總算放心,一邊靜觀其變,一邊努力調息。夏娃醫治能量耗盡,要靠自己調息,便得花多少功夫。

回看大門。

成功攔截的奧朗上前,譏笑道:「再造人小姐,妳想去哪裡了啊?」奧柏亦同時上前,竊笑道:「玄牛是你們殺的,是不是?快講!」

兩兄弟車輪質問,但Agnes卻愛理不理,只顧著仰天大笑:「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…..」笑聲尖銳如利刃,兩兄弟感覺猶如刀割,心裡不禁一寒,是以未敢貿然造次。

笑了成分鐘,Agnes終於開口了:「呵呵,你說玄牛?那不知情趣的傢伙?雖然他乞鬼我憎,但以本小姐些微本事,又怎殺得了他呢?你們查查他的仇家名單,才來這裡撒賴吧!」

「妳!….妳這….八婆!讓我來收拾妳!」奧朗立時氣冒三丈,衝入左路以絕招出擊:

「『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 三按拳』!」

同時間,奧柏亦從右包抄,以同一絕招進攻:

「『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 三按拳』!」

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講道理已沒有作用。只要意見不合,幾乎都要動武解決。古語有云:『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』,大概是這個意思吧。

你認同不認同也好,這年代不好好練武,就必定橫死街頭。Agnes身為美容界高手,自然深明此道。她一個S型轉身,雙臂生出肉刀,然後衝前迎擊。噢!這一招是美容界絕技:

「『火燄甩脂刀』!」

兩拳拚雙刀,並未爆出任何巨響。這一拚的結果,到底會是如何?

只見Agnes淡定依然,收起雙刀,便繼續以S型步法離開。但真漢子見奧柏奧朗依然屹立,便大驚道:「女神妳在做什麼?他們…..」

「他們已經死了啊!」

「什麼?」

但見奧柏奧柏雖然挺立,卻是絲毫不動。未幾,他們身上都出現一條火紅色刀痕,先是冒出黑煙,後有火舌洶湧爬出,然後將整個人燒著。兩人未及怪叫,便已經燒至人乾, 化為灰燼。

市建部高手 奧柏、奧朗 下台。

兩大高手死亡,最震驚的,莫過於其父親御峯:「怎…..怎會……擁有『九成半按揭』功力……的兒除,竟然這麼輕易便…….」無端喪子,仲要係打孖上,他幾乎要流下男兒淚。但其男子漢的尊嚴,便不容他示弱人前。是以用上畢生最高功力—-『樓按神功 九成九按揭』,也要把傷痛壓下,將男兒淚蒸乾。

『九成九按揭』可以壓下傷痛,但足夠他報殺子之仇嗎?

御峯抬頭一看,只見那個殺子仇人,剛好正向他厲視:「怎樣了?看著兒子被本小姐殺掉,你這父親要來報仇了嗎?」這隨便一問,令他不得不面對那要命的問題:

「我的『九成九按揭』,打得贏這個女人嗎?」

「若然練成終極的境界……的話……」

御峯畢竟乃老江湖,不用思索多秒,便能作出明智決定:「再造人,妳有種!君子報仇,十年未晚!我御峯一定會報仇雪恨,妳等著瞧!」說畢,便率手下一同撤退。眾暴警見狀,亦不禁膽顫心驚。剛巧被放生的班長回陣,下令道:「撤退!」暴警如獲至寶,有得走就趁早。

市建部與暴警撤離,如此,裕民坊一戰便告平息。只是大廈經歷連番大戰,已是殘破不堪,恐怕都有排修復,不如拆掉重建好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