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4-勇闖龍潭

Amos和佩珊打出超水準,成功擊殺功力高超的禿鷹,但同時又再遇暴警追擊。兩人功力耗盡,蛇棍也用完醫治大能。無力反抗之下,難道會就此喪命?

很可惜,現在還未到時候。

班長、光頭基率暴警追上,將兩人牢牢包圍,用槍指嚇道:「狗男女!還不捉到你們?」有暴警洶湧而上,正要揮棍猛扑,忽地卻飛來兩度寒風,如利刀橫飛而至。其中兩警未及應應,已被刀風一分為二,慘叫也來不及,就已氣絕身亡。

眾暴警大驚:「誰?」一看,只見一條S型身軀正殺埋身,雙臂生出肉刀,飛劈出擊:

「『冷凍甩脂刀』!」

不用說,來者便是再造人Agnes了。眾暴警未及轉身,已被斬到一嚿嚿。唯有光頭基反應快,及時舉散彈槍指嚇:「哈哈哈哈!正呀!今晚吃定妳!」但Agnes竊笑一聲,理得你龜頭狗吠:「想吃本小姐?死番去大灣區吃海底撈吧!」瞬間繞到其身後,肉刀架其頸,一勾…..

「喳!」

光頭基件頭大,功力高,但相對Agnes來說,還是轉身慢,無速度,唔夠快。未知發生咩事,便已身首異處,一命嗚呼。

光頭基 下台。

大班暴警來勢洶洶,到頭來死剩一件。生還的班長暗自慶幸:「幸好剛才沒有出手,否則我就和光頭基一樣……再造人果然厲害!」還不有咁遠退咁遠?

Agnes就是如斯強橫。誰敢招惹她,都只會是死路一條。

擺平局勢後,Agnes掃視四周,只見地上通處是灰,便訝異問Amos和佩珊:「喂阿哥仔,那些……不是禿鷹的屍骸?是你們做的?」正如古語有云:「化灰都認得你」,原來一點不假。

兩人不語,是默認了。班長聞聲才後知後覺,摷一團灰上手,一看才知道不妙:「不…..不會吧!禿鷹警長…..竟然會………」

「呵呵呵呵呵呵呵!好厲害呀!連禿鷹也殺得到,本小姐對你們要另眼相看啦!班長你也看到吧?禿鷹、光頭基都已死,你們大勢已去!聰明的便快點撒退,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!」Agnes聲線嬌媚,訊息卻是強而有力,強而有力,班長哪能不瀨尿了?「得….得…..我立立立…..立即走……立即走!」立即棄械狂奔。

如此,裕民坊一戰便告完結。

Agnes見暴警撤退,便轉身對Amos和佩珊說:「喂,起身吧!要走了!」但Amos重創下,連站起也覺吃力,只能由佩珊扶持。即使有夏娃醫治,但其力量用盡下,也幫不了多少。

Agnes見狀,便笑著對Amos說:「殺禿鷹換來的傷嗎?坦白說,呵呵!以你們的能耐,竟能全身而退,實在令人難以置信!」佩珊反駁道:「什麼?他傷成這樣子,也算全身而退?」

「呵呵!姐姐仔妳可知道,被禿鷹和手下捉住,會有什麼下場嗎?」

佩珊一怔。

關於暴警的所作所為,她當然知道不少:縱容權貴犯法,對市民則嚴刊峻法,鳩衝、鳩拉、鳩扑、鳩射等無日無之;若被暴警生擒,輕則毒打侮辱,重則女姦男殺,然後棄之大海,或者丟落高樓。

想到這裡,她只覺和Amos能宰殺禿鷹,簡直就是三生大幸。待Amos恢復功力,就能施展『醫治的大能』,醫好大家的傷了。

「只是一時三刻,又如何能恢復功力呢?他又不是雞泡魚,無法迅速消化營養……」

「呵呵,只要營養是嗎?你夠運了,本小姐有點存貨!」

Agnes說畢,便轉身,拉開上衣拉鍊,然後伸手入胸中,想要摷著什麼。佩珊見狀,便大驚道:「營….營養?難道妳想餵他飲…..人奶?」

「妳妄想!」Agnes咧嘴回應,同時已找著所需:「是這支了!這是本小姐秘藏,美容界秘寶—-膠原蛋白!」原來她摷出的,是一支細細樽,美容界常用的補健飲料,主要用作肌膚抗老化。

她將之遞給Amos,Amos看著,便只感甚是尷尬:「這….」佩珊更一手奪之,疑惑道:「嘩?這支東西…..這麼細支,會有幾多營養?」Agnes怒沖沖回應:「妳這麼多質疑,別飲就是了啊!」

「這….謝謝妳。」佩珊猶豫一下,但畢竟救命要緊,也只得讓Amos飲用。只是她想到飲品自Agnes胸間取出,不欲男友觸碰之,死要親自餵食。Agnes見狀,又只得咧嘴一聲:「唉!真服了你們!」

膠原蛋白能美容,但營養就絕對不足。Agnes只好摷出益生菌、魚油、維他命丸、茄紅素……十幾種食品濟濟一堂,才能令Amos回復一成功力;再沖多罐保健奶,就好得多了,能回復多一成功力,總算行得走得,但戰鬥則可免則免。

幸好有Agnes在場,安全方面還有點保障。而此地不宜久留,眾人亦是時候動身,繼續尋找同伴。

三人越過天橋,終於離開了工程大廈。

途上,佩珊揶揄Agnes說:「嘻,收到個好兵,何不帶他出來,為妳上刀山,落油鑊呢?」

「嘻,人多實在阻綻。事實上,本小姐也覺得妳這飛機場好礙眼,只是妳男朋友的蛇,能幫我找到猛男的下落,所以才容許你們同行!」

說時遲那時快,Agnes話未說畢,夏娃已從Amos手上甩出,往前滑行十餘米,然後停下。Amos驚訝道;「夏娃,妳知道他們在哪裡?」順著夏娃指示的方向,抬頭一望,便當堂一呆:「什麼?他們就在…..那裡?」佩珊跟著一望,也是同樣震驚:「那裡…..不就是……」

兩人之大驚大愕,令Agnes大惑不解:「搞什麼了你們?只是座新教堂而已,有什麼好驚訝?你們還要是教徒來的!」

但兩人還是大驚。因為他們都知道,這座教堂之所以落成,是因爲某些人奪去他們的陣地;這堂會的主事人,不單令阿魏下半身癱瘓,更將律政屍狠狠擊殺。

對常人來說,新教堂是敬拜之地,但對他們來說,那裡只會是龍潭虎穴。

但古語有云: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要救人,便要勇闖龍潭。

兩人互相對望,然後相擁祈禱:「神阿,求你賜我們力量,使我們能救回同伴,救回插水王。奉主名求,阿們。」

簡單祈禱過後,兩人竟立即回復鬥志,即使功力未復,信心都立即返曬嚟!旁觀的Agnes看著,不禁又再抓頭:「搞乜鬼呀?剛剛還怕到瀨屎,現在又突然充滿信心?」

兩人互望一笑,手拖手答道:「這是天父的力量,還有同心合一的力量!妳也想要嗎?」恩愛滿瀉,令Agnes起晒雞皮:「得得得…..你們慢慢….」

重整旗鼓後,武人便立即出發,前往下一個目的地。

香港基督教會 觀塘分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