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57-Metal Church醫療日誌#4

阿魏和Amos每日忙於治療,雖然十分辛苦,但卻甚有意義。而且兩人互相扶持,技術上亦漸趨成熟。除了像黃生那樣的不明癌症,要出動雞泡魚和大量物資外,其餘大部分個案,他們都能夠應付。

說到要動用雞泡魚的個案,還有這樣一個。

那人叫Simon,正值黃金的20歲,和Amos差不多。他為人好動,足球籃球網球等運動樣樣精,武功亦算不俗。只是一次旅行時,卻無端端下身癱瘓。當下立即送返香港治療,可惜求盡中外名醫,個個都束手無策。無計可施之下,他唯一的寄望,就是傳說裡的兩位神醫—-魏文進(阿魏)與周允諾(Amos)。

這兩個大名,他晨早就聽過。因為這兩個人,都曾是他的會友。

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咀堂魏會友。

他當然也知道,這兩個已人先後叛教,而且被列入黑名單。其中魏文進膽大妄為,竟然在講道時講出「X你老母我真係好X想打X爆你地個頭!」的粗口;Amos更是色膽包天,連凌子健教練的心上人—葉佩珊也敢搶走。他們連同一班壞蛋,走去建立叫什麼Metal Church的邪教,宣揚邪惡的信仰。教會派了不少教友偵察,竟然有大半也叛教了。可想而知,他們是多麼的可怕。

傳聞是這樣說的,但無人証實(Fact Check)過。

如果….傳聞是假的呢?

「Fact Check?我現在便來做Fact Check吧!」

懷著一絲希望,Simon毅然做出叛教的事情—-試圖向傳說中的兩位叛教者求醫。只是教會多有監視,更常派人往Metal Church偵察,若貿然前往,則很容易被發覺。是以他搭通天地線,透過葉佩珊的好朋友—-還留在教會的沈嘉瑤做中間人,終於成功聯絡Metal Church。

但除了教會的障礙,Metal Church一方亦甚有戒心:Simon會不會是教會派來的?究竟有何目的?最多人相信的版本,是教會特意派個殘疾病人來,消耗兩位神醫功力,然後乘虛突襲。是以有極多人反對為Simon就醫。但在Amos、佩珊等舊會友人格擔保下,再加上阿魏極力遊說,終於說服大半成員,促成治療一事。

好了,理念一致,但技術層面又如何?要如何將Simon送入Metal Church呢?其實答案很簡單,就是:

讓Simon成為教會的偵察兵,便能輕易進場了。

當然,Simon身患殘疾,不便行動,教會自然不會贊成。但嘉瑤在會議中的一句話,便扭轉了整個形勢:

「放Simon進去,讓魏文進他們耗力醫治,我們不就可以乘機進攻嗎?」

於是,教牧同工靈機一觸,就策劃起進攻Metal Church的大計,並採納嘉瑤的建議…..咦?嘉瑤這一著,豈不是將事情推到最壞方向,引晒成班豺狼入室?難道嘉瑤其實是「鬼」,這次要出賣好友了?

不!

她和佩珊雖然分開一段日子,但至少還是好朋友,決不會做出出賣的事。若非情急,若非要送Simon去治療,她也不會這樣做。暗叫大鑊的她,只好將事情告知佩珊,然後通知Metal Church一眾。幸得阿魏飽讀詩書,熟悉三國謀略,很快便訂出應對之策。

治療當日,阿魏刻意使走一眾手足,政務屍、財政屍和其他人員一律撤離,就連Steve和Nick也不例外。留下的就只有參與治療的阿魏、Amos和雞泡魚,還有負責聯絡的佩珊;接受治療的一方,亦只有Simon和嘉瑤而已。

此刻全場冷清,靜如無物,猶如諸葛亮的空城計。

教會眾牧遠處監視,暗叫大驚:「這種格局….擺明就是佈滿埋伏,引誘我們中計!」他們成班中計黨,左不中計,右不中計,偏偏就中了計。就地召開緊急會議,不久就有了共識:「撤退!」至於那個偵察兵Simon,就祈禱交給天父吧。

如此花了六個小時,七間餐廳的美食,還有阿魏、Amos和雞泡魚傾力相助,治療便順利完成。但結果怎樣?無人知。

直到幾個月後。

某日,佩珊收到嘉瑤的短訊,一看便歡喜大叫:「嘩?嘉瑤妳鬼馬啦!Amos你看看?」Amos火速趕到,一看又是哈哈大叫:「嘩?竟然?他們…」再叫阿魏過來看,更是笑聲拆天:「哈哈哈!好恩愛啊!及得上你們啦哈哈哈…..」

那個短訊,是Simon和沈嘉瑤手拖手,在哪個國家的陽光海灘上,漫步飛揚的照片,附上訊息道:

「多謝天父!感謝你們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