禿鷹突然殺出,絕招『黑警霸拳』強勢出擊。Amos和佩珊走避不及,唯有以『洪水滅世』合掌硬撼。兩招相拚,爆出「轟!」一聲巨響,使周遭石屎橫飛,塵土飛揚。一雙俠侶亦受不住衝擊,齊齊飛退十餘呎倒地。

過了半分鐘,Amos終於定神,拚力撐起身。忽地喉頭一甜,吐出一口鮮血—-很明顯,剛才一拚已令他受創:「嗚….腳傷….令我全文

Amos一行被困二三期大廈,但正要從天橋逃走,又遭暴警和市建部包抄。Amos和佩珊為避禿鷹,使計逃往下層。但避得大佬,又有手下狂射彈。難道兩人就要硬食蓮子羹?

無咁易。

子彈亂射而至,Amos護在佩珊前面,亦無打算以身硬擋。反之他舉棍狂轉,織成一層防禦網,「噹,噹,噹!」連橫聲響,竟能將子彈全數擋下。其中兩發更原粒反彈,擊中兩個開槍警員。兩警怪叫一聲:「呀~~~~~~」,應聲倒地,自作自受是也。

眾警見Amos棍技如神,不禁為之震懾:「什麼?!這傢伙…全文

三樓

Amos和佩珊在蛇—夏娃的引導下,正跑向大廈出口。

由於大門高手雲集,基本上已是死路。幸好,三樓接駁住一條行人天橋,可通往一期的大廈,繼而逃出市中心。

兩人隨蛇快跑,將快到達出口。逃生在望時,卻想起重要的事:

Amos:「佩珊等等,我們是否….遺留了Agnes?」

佩珊:「嘿,再造人她力量超凡,又有成班觀音兵,用得著你擔心嗎?…..全文

職安真漢子認真夠朋友,才剛說要和Amos共同進退,隨即又率手下去護女神,遺下一對築動俠侶對抗禿鷹,還有班長光頭基。

「怎麼搞了?最難搞的都在這邊!」佩珊不忿道。

「算了吧!…..咦?剛才那個暴徒B呢?他不見了!」Amos回應。

「也許已經逃走了?希望是這樣吧!」

走了個暴徒B,兩人算少個顧慮,可以專心迎戰。只是對方人多架生多,硬拚並非上策。難兩人互打眼色:全文

禿鷹躍至半空,大吼:「死吧!」直拳居高而下。身後有大批防暴警開槍掩護。職安真漢子欲令手下散開,卻見Amos佩珊運足勁力,又是一招雙人排洪掌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十八章+第二十二章 洪水滅世』x2!」

兩人雖反應極快,這四掌還是出得蒼猝,只能轟走一半暴警,其餘則順利開槍,「砰!砰!」爆響,十個工人中槍,慘叫一聲:「嗚!」後,應聲倒地。幸而有部分找著暗角,或是執到水泥袋擋彈,否則傷亡必更多矣。

但比這要命的,還是禿鷹本人全文

Agnes、佩珊和Amos被防暴警追捕,但追到二三期工程大廈,卻有職安真漢子和工人護駕。

雙方僵持不下。

禿鷹上前吼道:「什麼編號委任證,警服設計無位擺啫?又有什麼大不了?」但真漢子始終企硬,硬過全場:「一句話,安全帽,編號、委任證!否則免問!」

頭盔就話易搞,反正地盤周街都係,隨手執就有。但委任證、號碼卻全文

二三期工程大廈 地面

這裡是觀塘重建的重要部分,進度和戰神渣古一樣,都是完成了百分之八十。只是經歷雞泡魚大戰職安真漢子、雷德力(Nick)大戰玄牛,再吹一陣颱風,工程又有排執矣。

Agnes率眾人走到中間,然後對當中的示威者說:「別說本小姐不提醒你們!三樓的東北面有個出口,通過天橋便能離開。要走便快點走!」

難得指點迷津,語氣卻差到無倫。但示威者求生要緊,也只得沉著氣,道謝一句便鬆人。只是A全文

佩珊和Amos大顯身手,將數十暴警打到落花流水。但要成功逃脫,至少還要過光頭基、班長的關。

環觀一看,前有班長和光頭基,後有禿鷹和暴警。禿鷹上前,擺出「正展二頭肌」的健美姿勢,洋洋得意道:「小伙子,還是束手就擒吧!」

如此,眾人又陷入前後包抄之勢。乘亂逃脫的戰略,宣告失敗。

但這樣就無路可逃了嗎?未必。

有示威者見左面是二三期工程,幾乎已建成的兩棟大廈,正處中門大開,便大叫道:「Come on,那邊!」示威者起初猶豫,因為逃入室內,形勢會更全文

佩珊和Amos終於到達裕民坊。只是未找到同伴,卻被由禿鷹率領,正要對付示威者的防暴警包圍。

禿鷹大步上前,對Amos吼道:「哈哈哈哈!原來又是你?小伙子!你這條廢柴,成X日阻頭阻勢!觀塘工廈如是,通州街公園如是!今日又參與暴動了?」

Amos並未參與堵路,但深明講乜都無用,倒不如暗自運功,準備隨時迎戰。

那邊,禿鷹見獵物在手,亦未急於下令進攻。他見場地滿是屍骸,便好奇掃全文

觀塘 裕民坊

這裡剛幾歷連番惡鬥,還有一場颱風,是以凌亂不堪,屍骸遍地。

但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。戰鬥完結,並不代表會變得平靜。相反,下一場戰鬥,隨時也會出現。

近處有十數人跑來,個個一身黑衣,手持盾牌、雨傘等,頭上戴著安全帽,眼罩豬嘴將面貌盡掩,卻掩不了其氣喘沖沖,焦急萬分的神色。

和平年代將逝,武鬥年代將臨的年間,香港曾發生歷時半年的大規模示威。當年政府為修訂『逃犯條例』,容許將香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