插水王和曉珀正在對峙,雙方都未敢貿然出手。

突然,近處傳來曉珀「呀!」一聲慘叫。一望,只見其倒卧在地,滿身是傷,明顯敗象已呈。他的對手—-Nick則擺個金雞獨立的姿勢——欣賞眼前的美味食物。

仇人無助的狼狽相,實在太好看,太美味了。

曉尚本來打算穩守突擊,先以小技試探,待插水王露出破綻,便以『截水拳』或『截電拳』一舉擊殺。但若曉珀敗亡,他便要以一敵二,形勢大大不妙。

是以,他只有一個選擇,便是盡快打低眼前這個死差佬,然後會全文

雞泡魚、Joe和Amos先後跳落花園街地面。還在天台的,有Nick、插水王、Steve、畜牲集團的曉尚和曉珀,還有十個瞓直的手下。

現在是二對二的局面︰Nick和插水王 對 曉尚和曉珀。雙方對恃於四米距離, Steve則在旁戒備。

「嘻,你剛才…..說我們是…….垃圾?」曉珀叫囂道。

「嘿,你以畜牲為傲,竟然在意被稱為垃圾?」Nick譏笑全文

Nick細心打量,天台上突然出現的人有十二個。他們手上並無玻璃樽和打火機,當中兩個更是肌肉澎湃,雙拳啪啪作響。一看就知,他們並不打算放火,而是用拳頭殺敵。

那兩個人,正正是和他們交過手,畜牲集團的曉尚和曉珀。

Nick一眾的第一個戰場,鐵定是在這裡了。

「哈哈哈,認得我們嗎?小子們!」曉珀上前一步,笑道。

「嘿,手下敗將,又來送死嗎?」Nick回以一笑。

「是誰送死,要打過才知道!」曉尚也跟著上前,嬉笑道。全文

凌晨一點 大廈天台

三個縱火徒出現之後的夜晚,也是花園街實施高度戒備的第二個晚上,在花園街大廈天台上看守著的,依然是Amos、Nick、Steve、Joe和雞泡魚五人—-之不過雞泡魚仍然睡得香甜,至今已經連續睡了近廿四小時。

不單止雞泡魚,其他人也一樣在睡︰Steve和Joe卧著睡覺,Nick以打坐的姿勢睡著。他自己說,這種睡姿可以令自己維持高戒備狀態,萬一有事發生,他都可以立即反應。

昨晚他們通了一晚頂,這晚不得全文

花園街 地面

縱火徒看著排檔著火,確定任務已了,而下一件最重要的事,便是……

「走!」

只三步,縱火徒便鑽入冷巷。看其步法清脆利落,便知他武功不俗。但看其驚惶失措,卻無半點高手風範。此刻他眼裡除了逃跑,便只有自己那戰慄的影子。

突然,縱火徒發現自己那戰慄的影子,被另一個影子重疊。「糟!被發現了!」心知不妙,回頭一看,果然見到Nick正飛撲而來。大驚之下,唯有運起『併購神功 兩成併購』迎戰。但運全文

凌晨三點 花園街 大廈天台

這裡比平時熱鬧,因為這裡多了幾個人:Amos、Nick、Steve、Joe和雞泡魚。由於阿魏要負責其他工作,所以Steve就成為這棟大廈的總指揮。至於Joe,他正在練習使用iBelt—-這一役,Steve決定將iBelt交給他,希望他能比自己用得更好。

但Joe沒有用iBelt變身,卻是用來打機。

「呀!輸了!」Joe慘叫道。Steve見狀,便罵道全文

會議開始,柴叔拿出一個公文袋,打開,拿出一疊文件,將第一張紙展示給眾人。眾人只見紙上印著幾行電腦字,從格式來看,應該是一封信。

待眾人都看過那幾行字,柴叔續道︰「各位,這便是畜牲集團的挑戰書,內容大概是:如果三日內不賣出舊樓單位,他們便絕不客氣!」說完,便將紙收起。阿魏等人不以為然,但插水王出於好奇,想要借信來看,但臭口全卻搭其膊頭,示意他不要做多餘動作。

柴叔從文件中揪出另一張紙,展示給眾人︰「這張是花園街的地圖。這邊是太子道西,這邊是旺角道。作全文

「咦?還差幾個?那幾個是什麼人?」阿魏問任伯。

「三個警察。」

「警察?你們報警了嗎?」

「嗯……….算是吧。」

阿魏聽完,立即就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氣—一種很熟悉,卻又陌生的氣。這種氣息十分獨特,以前十分普遍,現在卻和戲院魷魚一樣,已幾近絕跡。

「這是……皇氣?」阿魏望向氣的來源全文

任伯一行人沿樓梯上了二樓,轉個彎,到了一個單位門口。

這裡通道狹窄焗熱,所以只上兩層,沒有練武的Steve已出汗兼氣喘。

任伯一邊拿鎖匙,一邊對Steve說︰「嘻嘻,後生仔,走幾步就氣喘了?」Steve拚命抖順氣,才能勉強回應︰「你們食過夜粥,當然有氣有力啦!」

任伯打開門,但門卻是卡住:「這單位分成四個劏房,裡面走廊窄,卡住了這全文

弼街 茶餐廳門外

Amos一行人在這間餐廳吃午飯。這裡最有名的是蛋撻和波蘿油,是以除了正常的午餐外,大家都品嚐了這兩樣美食。

良久,一行人終於從餐廳走出,個個都食得飽足。

任伯道︰「沒介紹錯吧?」雞泡魚立即回應︰「是呀!太X好味啦!」Joe也附和道︰「牛油在固態與液態之間,簡直是絕佳狀態!」

任伯再轉頭問Steve︰「你呢?你沒出聲,是不好吃了?」Steve回應︰「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