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一點 大廈天台

三個縱火徒出現之後的夜晚,也是花園街實施高度戒備的第二個晚上,在花園街大廈天台上看守著的,依然是Amos、Nick、Steve、Joe和雞泡魚五人—-之不過雞泡魚仍然睡得香甜,至今已經連續睡了近廿四小時。全文

花園街 地面

縱火徒看著排檔著火,確定任務已了,而下一件最重要的事,便是……

「走!」

只三步,縱火徒便鑽入冷巷。看其步法清脆利落,便知他武功不俗。但看其驚惶失措,卻無半點高手風範。此刻他眼裡除了逃跑,便只有自己那戰慄的影子。全文

凌晨三點 花園街 大廈天台

這裡比平時熱鬧,因為這裡多了幾個人:Amos、Nick、Steve、Joe和雞泡魚。由於阿魏要負責其他工作,所以Steve就成為這棟大廈的總指揮。至於Joe,他正在練習使用iBelt—-這一役,Steve決定將iBelt交給他,希望他能比自己用得更好。全文

會議開始,柴叔拿出一個公文袋,打開,拿出一疊文件,將第一張紙展示給眾人。眾人只見紙上印著幾行電腦字,從格式來看,應該是一封信。

待眾人都看過那幾行字,柴叔續道︰「各位,這便是畜牲集團的挑戰書,內容大概是:如果三日內不賣出舊樓單位,他們便絕不客氣!」說完,便將紙收起。阿魏等人不以為然,但插水王出於好奇,想要借信來看,但臭口全卻搭其膊頭,示意他不要做多餘動作。全文

「咦?還差幾個?那幾個是什麼人?」阿魏問任伯。

「三個警察。」

「警察?你們報警了嗎?」

「嗯……….算是吧。」

阿魏聽完,立即就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氣—一種很熟悉,卻又陌生的氣。這種氣息十分獨特,以前十分普遍,現在卻和戲院魷魚一樣,已幾近絕跡。全文

任伯一行人沿樓梯上了二樓,轉個彎,到了一個單位門口。

這裡通道狹窄焗熱,所以只上兩層,沒有練武的Steve已出汗兼氣喘。

任伯一邊拿鎖匙,一邊對Steve說︰「嘻嘻,後生仔,走幾步就氣喘了?」Steve拚命抖順氣,才能勉強回應︰「你們食過夜粥,當然有氣有力啦!」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