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eve、Nick、Amos和雞泡魚找遍半棟興輝樓,也找不到白鴿派的辦事處,卻無意中找著兩個白鴿派強者,又巧遇兩個禮義廉派高手。

白鴿派中的肥佬說道:「讓我們自我介紹。我是白鴿派首領—-鐵頭勇者。這位戴高達頭盔的,無錯就叫做高達。」全文

Amos意外習得『醫治的大能』,總算醫好重傷的Nick。只是大家都疲累不堪,四人便隨便截架的士,直駛屯門大興村,白鴿派的屯門辦事處。

幸而一路上再無敵人,Amos可以在車程中醫治Steve和雞泡魚。期間,雞泡魚不斷轟炸說:「我條野和屎忽都受重創了,求你也醫好我!」Steve大笑道:「哈哈!別理他,他在開玩笑而已!」事實上,Amos新招初成,大部分能量都用了來醫治Nick和Steve,至於雞泡魚,暫時就由得他吧。全文

五年前 XX中學 音樂室

正讀中三的Steve,正隨意地彈結他,鼓佬坐在套鼓中小休,Bass佬則在伸個大懶腰。

這裡是一間中學的音樂室:門旁有一座琴、另一邊擺著幾支電結他、一套擴音器,對面又放著一套鼓—以前的音樂室就只會擺一座鋼琴,課堂亦只會教沉悶的古典音樂。雖然現在也一樣,但至少會提供現代樂器,學生可以參加音樂學會,學習不同的樂器,夾Band絕對不成問題。全文

列車到了荃灣西站。

終極港鐵俠燒到渣都無得剩,火勢開始蔓延至車廂,造成極大混亂。四人深知列車必會停駛,便在荃灣西站乘亂逃去—-混亂雖大,會注意的卻不多。反正在這年代,港鐵列車延誤,已是家常便飯。全文

另一邊,雞泡魚正在招呼港鐵俠E和F。從兩俠剛才大餐的份量、肌肉的澎湃程度來推斷,他們絕對比港鐵俠C強得多。

兩俠曉得自己速度佔優,是以靠『八達通』在車廂中亂彈,先擾亂雞泡魚視線,再伺機攻擊。但雞泡魚一於好少理,反正都睇到頭暈,不如索性咪鬼睇,先睡一覺,順手伸入褲襠騷癢。如此動作實在挑釁,兩俠明知有詐,也斷然按捺不住,港鐵俠E率先發難:「變態佬…竟敢睇少我?看我的!『唔好意思』!」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