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車到了長沙灣站。

Nick和Steve正圍攻港鐵俠C—那傢伙剛中Nick五腳,口裡說不痛不癢,但畢竟都有傷,故未敢輕舉妄動。Nick見對手未有動作,也索性坐下調息,望能盡量回復狀態。

「糟!若給他回復狀態,我豈不是蝕大本?」港鐵俠C呻笨後,終於主動出擊︰「小子!已經無力了嗎?看我的!唔好意思!」高速向Nick直衝。大敵當前,Nick已無暇調息,只好起身迎戰︰「喂,又是這一招?」

港鐵俠C竊笑一聲︰「試試這個又如何?『唔好意思,阻住你上街』!」突然變招,滑腳直鏟Nick下全文

列車到了深水埗站,Steve掛在腰間的iBelt正在響著。

Steve接聽電話,道︰「是Amos嗎?對不起,我們在太子站遇襲,被敵人逼入列車。不如這樣,你先乘下一班車,我們在深水埗站…….不!還是在美孚會合吧!」話未說完,列車已到達深水埗站。車門打開,又有一個港鐵D俠從月台闖入。

Steve只好再以薯仔堵住門口。港鐵俠D叫道︰「真麻全文

「什麼?兩鐵合併?這樣說,他們豈不是變成…….港鐵俠了?」Nick問。

「原來,他地鐵俠升格成港鐵俠的方法,就是要吃掉九鐵俠?」Steve道。

Steve說得對,港鐵俠是靠吃而生的超武鬥員。

當年地鐵收購九鐵後,地鐵俠們也陸續領悟到升格的方法︰吃掉九鐵俠,吸取他們的線路,就能像金庸小說的武俠般,『打通任督二脈』,大大提升戰鬥力。

三個港鐵俠完成『合併』後,突然從視線中消失。

「什麼?他們全文

列車到了九龍塘站。車門一開,又來了四個地鐵俠。

「媽的!還陸續有來?」Steve暗忖︰「等等…..他們……這四個新來的…有三個……是九鐵俠?」

以前除了地下鐵路之外,還有九廣鐵路;地鐵有地鐵俠,九鐵也有九鐵俠。兩者外型和性能大致一樣,分別就只有嘴上的標誌—地鐵俠是紅色米字型圖案,九鐵俠則像兩個移了位的箭嘴。

不,細看之下,九鐵俠身體若隱若現的線,更和地鐵俠全文

「列車正在到站,請小心車門……………..」列車廣播正在響著。

Steve打倒地鐵俠後,驚覺四圍還有更多地鐵俠……一共六個,正在向他們進逼。

列車到了鑽石山站。車門打開,又有三個地鐵俠走入,和之前的加起來,一共有九個。其他乘客見狀,已紛紛逃走—-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逃走絕對是生命中之必修課啊。

未幾,車廂內就只剩下Steve、Nick和九個地鐵俠全文

上午十一時 觀塘綫 港鐵車廂

「下一站,彩虹。沙依爭,柴空。Next station, Choi Hung。」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響著。

Steve、Nick和雞泡魚三人正在搭港鐵。他們打算由觀塘去太子,再轉荃灣綫直去荃灣辦事處,一共十八個站。但直到此刻,他們還未到達路程的第三個站。

這是因為將到車站前,雞泡魚竟嚷著要吃早餐。兩人奈佢唔何,只好隨意找一間餐廳,一齊吃個飽,再繼續上路。

仗著阿魏的額外『零用錢』,雞泡魚在餐廳裡不停食,全文

Rock Church

阿魏和Amos通話後,轉身對Steve和Nick道:「好!我和Joe現在出發去沙田和上水,你們好自為之了!」

「這你是要我們去屯門和荃灣了?你真奸茅!將麼遠的地方留給我們!」Steve不滿叫道。

阿魏笑著回應:「誰叫你們的雞泡魚睡如死豬?這是遲起步的徵罰!」說罷,全文

天堂入口

Amos又再來到這裡。這次他也在雪白的天空,金碧輝煌的路上行走。

但這次迎接Amos的,卻非美麗的城門和發光人,而是個分岔路口。

分岔路分左右兩邊。左路闊過六線行車的高速公路。只見很多人正擠入那條路,情景有若2003年的五十萬人大遊行。

不,不是這樣。那次五十萬人大遊行人雖多,卻是有秩序得出全文

天台

一如Steve預料,Nick果然走了上工廈天台。現在的他沒有心情做任何事,只雙目眺望遠方。

他在望天,卻不是在看風景,也不是在望天上的雲。他的目光,在更遙遠的他方。

但他視力再好,目光再銳利,也不可能望得到那個地方。然而從雲彩裡,他可以看到父親和藹而慈祥的樣子。父親這個樣子,他見得不多,卻都記得很清楚。

往事的片段,在他的腦海中,一幕一幕浮現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全文

阿魏父子互相對望,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。兩人竊竊私語半分鐘,才總算有了共識。

「你的意思是,你想參加我們的事奉?」阿魏問Amos。

「你不是說,可以先看一看的嗎?」Amos回應道。

「沒錯,」阿魏道:「就如之前所說,前期的籌備工作應該不太危險,你可以先看一下,跟我來……Steve,你叫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