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全港……不,全亞太最強的人,Nick竟然不知好歹,大喝一聲:「竟敢偷襲大本營,看我的!」正欲上前,卻發覺兩個同伴都踝足不前,還一人一邊拉住他:「不行!對手是超人,即使我們三人聯手……不,就算再加上蛇王周、阿魏和雞泡魚,也決不是他的對手!」… 全文

觀塘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

一架藍色警車高速駛到觀塘工業區—嚴格來說,那是一架貼上警笛的私家車。車上的警笛響著,但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警察響笛也會有人不理,更何況他們只是自稱皇家警察的同盟組織?… 全文

嘉瑤得知子健的意中人不是自己,不禁傷心欲絕。但自樓頂跌下一大塊破璃的碎裂聲,令她不得不收起個人情感,先解決眼前生死悠關的問題再算。

「但……你們不要打了好嗎?你們怎樣爭執也好,也先離開這裡再說吧!」嘉瑤伴著受傷暈倒的佩珊,對子健和Amos道。… 全文

立法會 會議廳

這裡正在燃燒。雖然此刻火勢還未算很大,但周遭的座位都已起火。座位上的文件、掉在地上的鹹書、倚著座位的示威旗杆亦遭火舌波及。恰巧又有一陣怪風,從那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切口吹來,吹得文件鹹書等東西四散,又將火勢蔓延開去。… 全文

添馬公園舞台的顯示屏上,正顯示著魏文進講道的畫面—嚴格來說,那是三年前的阿魏。

畫面上的阿魏開口說話:

感謝主,讓我有勇氣站出來講以下的說話。大家都知道,我是這間教會的傳道人,敬拜隊的導師,還有數之不盡的崗位。我一直以為,在這麼多的事奉崗位中,我是多麼的虔誠,多麼的愛神,我又一直以為,我多年的努力,很快便會升到更高的位置。… 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