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前 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 禮堂

現在是講道時間,禮堂中坐滿了會眾。這間教會雖是大教會,然而這日禮堂滿座,原因就只有一個。

這日講道的人是林牧師,他又被稱為棟篤牧師。

這位人稱棟篤牧師的牧師,講道中加插不少搞笑Gag自然不在話下。他的笑話雖然遠不及黃子華先生,但在… 全文

「原來……是Joe嗎?」阿魏向周圍張望道。

「Joe不在這裡呀!其實…….爸爸你也不能怪他啊!人生中經歷了重要時刻,總會想將之拍下,與人分享吧?」Steve在阿魏身後說。

「我明白…..換了是我也會拍照留念。但這輯相確是令教會中人找到我。我才一直避開教會追蹤,殊不知,天意始終是天意………」

Steve聽罷,打趣說道:「哦!〜〜〜〜〜〜〜為了避開教會,連美少女主動全文

阿魏一見佩珊,竟然站著發呆。呆了一會,才自言自語道:「要來的……..還是要來嗎?」佩珊也是同樣愕然,良久才能開口:「魏傳道…..自你離開教會以來,就一直避開我們,現在…….終於……..能…….找到你了!」一邊說話,佩珊情緒亦開始激動。

Amos聽著兩人對話,心中滿是疑惑,於是問道:

「等等,剛才起我就覺得奇怪,不單阿魏… 全文

佩珊走到鍵琴位置,測試幾下,就開始彈奏。Amos隨後坐進套鼓裡,從鼓袋中拿出兩支棍,然後細聽佩珊彈奏。佩珊彈的是Amos熟悉不過的詩歌,不複雜也不快速,是以Amos一聽就明,看準機會,數著「1,2,3,4…入吧!」,起手就打。

「不錯!」佩珊回頭笑道。

兩人就這樣開始了合奏。Amos本身技術不算太好,再加上有整個月未碰過鼓棍,動作顯得有點生硬,但至少能維持到節奏速度,沒有甩拍。

如此過了十幾個小節,Amos開始冷靜下來,動作… 全文

佩珊轉頭問Amos:「那個人說你救過他……讓我猜猜,你一定是為了救他而……..」

Amos答道:「這…….算是吧。那時他快要被害,我情急之下……」

佩珊回應道:「哦!我早應該知道是這樣!」

佩珊望著Nick的背影,忽然記起Nick曾來過教會武術班,還打… 全文

三個地產界超武鬥員捉走了佩珊。但走得不遠,Nick卻從旁殺出,踢中其中一人頭顱。超武鬥員只中一腳,已被彈飛十餘呎。

「Nick!」Amos大喜道。

兩個挾住佩珊的人發現身後有異,轉身叫道:「搞什麼鬼?」Nick卻是譏笑道:「你問我搞什麼嗎?」

其中一人大力扭住佩珊,大喊道:「小子,你敢過來,我就…….」話口未完,Nick已運足『最低工資法 三十工層天』最高功力,飛身使出『一人兩票』,雙腳分別… 全文

尖東 麼地道

從尖東到觀塘,最直接省錢的方法,是在漆咸道乘坐215X巴士。但Amos和佩珊兩人快快吃完早餐,卻走到麼地道。一路上,佩珊都四圍張望,似是防備著什麼。佩珊隨手截了架的士,就上了車。Amos不明白為何要乘搭價錢較貴的的士,但車既截,也只好跟著上車。

兩人不語,等到司機問:「兩位想去哪裡?」之後,Amos才曉得要講出目的地:「觀塘…..成業街!」

的士離開了尖沙嘴,兩人還是沒有再傾… 全文

Amos不明所以,問佩珊:「你說『好險』,是指什麼?」佩珊一聽,卻是愕然:「吓?原來你不知道?」想了半刻,再說:「現在沒時間解釋,先離開這裡再講吧!」

「什麼?現在?妳待會不是還要彈散會詩嗎?」

「這很容易解決,Send個短訊叫李傳道或者子健頂替就行,現在先離開這裡要緊。」

Amos大惑不解。為何自己被棟篤牧師問候幾句之後,佩珊便急著要拉自己離開,連司琴工… 全文

Amos步出禮堂,想要找個無人的地方靜一下。他不知道哪裡可以令自己安靜,只肯定那地方不在教會裡面。

他走到地面層的教會大堂,正要步出大門,卻被一把聲音叫住︰「允諾弟兄!」Amos為免失態,用五秒時間去冷靜自己,才慢慢轉頭回應:「林…..林牧師!你…….不是應該在禮堂裡的嗎?」

站在Amos面前的林牧師,是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的牧師之一。這位林牧師外表平凡不過,實則一點也不普通。他除… 全文

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 地下大堂

Amos到達教會大堂,時間是上午八時三十四分。

「遲了幾分鐘,崇拜應該已開始了!」Amos本來可以早一點到達,只是他心中那股阻止他返教會的無形力量,令他每一步也走得甚艱難,有如在泥沼中行走。

好不容易到達教會,Amos沿著樓梯,上去一樓禮堂。

未上到半層樓梯,Amos便已隱約聽到澎湃的音樂,和敬拜隊唱詩的聲音—崇拜沒錯已經開始了。

穿過門口,就是禮堂的後排,音樂也能聽得更清楚。Amos先聽到一段快速的… 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