擊退兩屍後,阿魏再次問候眾人:「Amos、Nick,你們都在啊?」Nick回以點頭,Amos則緊張地說道:「阿魏,雙蛇的醫術又進步了,讓牠們再試一下!」同時放出雙蛇。

「嘿,沒用的,除非你將醫術練至和我一樣程度,否則是沒可能醫好我。」

「不試試又怎知道不行?」

「不,別浪費力量了。你看你的蛇,牠們比你更明智啊!」經阿魏一提,Amos才驚覺雙蛇根本就無出手,便呆道:「亞當夏娃,怎麼了?連你

全文

眾人聽到葉佩珊的聲音,但望向門口,見到的卻不是佩珊,而是一架輪椅。

坐在輪椅上的,是一個中年男人。那人身材略肥,一身裇衫西褲,表情蒼松,卻又帶點淫賊的微笑。他抬頭望見Amos等人時,蒼松的臉又立時回復生氣更:「今晚真人齊啊?」

「爸!」Steve叫道。

「阿魏!」Amos笑道,心裡想:「但剛才明明聽到佩珊的聲音……」

坐著輪椅的,駭然就是Steve的父親,教會前傳道人

全文

新蒲崗 工業區

處理好善後工作,Amos、Nick和咖喱飯便和插水王道別,然後到附近的醫局街,上了架70號小巴,小巴便沿著砵蘭街、界限街直駛,到了新蒲崗的彩虹道車站,三人便一同下車。

下車後,三人穿過天橋,然後走到內街的工業區。這裡和觀塘工業區一樣,都是工廈林立。雖已入夜,但Amos仍感受得到,工廈內正傳出強烈的生命能量,絕不下於之前的觀塘工廈。

「呀?新的大本營…..就在這裡

全文

禿鷹警長逃去後,一眾皇家警察便開始善後,照料受傷的露宿者和禿鷹手下。有皇家警察對禿鷹手下說:「你看你現在像什麼?你有面目告訴別人,你剛才正在對付手無寸鐵的露宿者嗎?離開警隊,加入我們吧!」

其他皇家警察見狀,亦相繼展開遊說工作。只是除了幾個願意加入外,其他警員調息過後,便呆呆緩步離開。皇家警察的遊說,不知他們能否聽進耳裡了。

這樣一來,照顧傷者的人手便大減。但不要緊,這種工作,交給擅長醫療的人就好。

附近有人大叫:「蛇……蛇呀!救命…….」回頭一看,果然見到有

全文

「你們欺凌弱小,還算是差人嗎?」Amos話口未完,又有兩個警員左右夾攻:「小子,你涉嫌普通襲擊,現在已被拘捕!」Amos見狀,即雙棍往地一刮,刮出兩道血紅色光芒,沿地面直取兩警。兩警反應不及,已慘被血光擊中。

Amos這一招,是『十災棍法』中的『血災』。兩警中招,立即鮮血狂噴,果真是血災啊。
露宿者們見狀,便齊聲大叫:「孩子,打得好!」相比之下,四個手足打… 全文

大角嘴 天橋底

這裡是通州街公園旁邊的天橋底。這裡雖就近公園,卻是氣氛陰森,在夜色底下,令人不寒而慄。

這裡以前是通州街臨時街市,2005年改為玉石市場,以安置當時在深水埗鴨寮街營業的玉石小販。

這裡有很多人。他們卻買不起玉石,甚至連家都沒有。

他們是露宿者。

這裡是露宿者的集中地,也是癮君子的天堂:據說有愛心團… 全文

日光之下,有一班人在公園裡耍功夫。

人中有男有女,有青有幼。他們個個身穿功夫衫,也就是典型的白衫黑褲那種。他們耍的,並非超武鬥組那些會飛天的神功,而是遠古時期的太極…..我不太記得這是太極還是詠春,總之就是以前公園裡常見的那種。

不過,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。現在還耍這些功夫,你會被一招打瓜。

不是說太極功夫無X用。任何練武之人,

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