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說民主男神乃一代元老,但大會會讓一個人發表十幾分鐘演說,足見其地位之重要。

男神演說完畢,台下又再群起歡呼:

「退得好!」

「早就應該退黨啦!」

「男神好嘢!」

當然,亦有反對的聲音:

「叛徒!」

「行開啦!」

而男神演講的同時,各方人馬都已經到場。司儀果然中立,沒有花時間評論,轉… 全文

民主男神將聲線提高八度,開始演說:

眾所周知,三獸拳,也就是拳頭教的癲狗、大嚿猩,和獨立的長毛象三人,一直以來都對白鴿派大肆批評。對於三人的激憤和上心,我曾為白鴿派一員,我亦是痛在心頭。

作為白鴿黨創黨黨員,我希望透過這次發言,表白我與白鴿派的些微分別。不過,正是這些微的… 全文

東大堂 地面層

咖喱飯、Nick和Amos從扶手電梯走下,到達東大堂的地面層。在那裡,他們總算追回正在談笑的民主男神,和長毛象。

男神見到一行人,便對他們說:「你們終於來了嗎?為師還以爲你們去了哪裡?」長毛則笑道:「喂阿哥,我抬住咁重的棺材,都行得快過你們!」說完,便走過不遠處的圍欄,走入長長的大道,很多選手也跟著走入。

眾人抬頭一看,大道左邊原來是博覽館Hall 2的入口,右邊則通往Hall 1,有很多鐵馬… 全文

一樓東大堂

通過驗身,民主男神一行人走到博覽館的東大堂。這裡現在是選手的等候區,有幾間餐廳可供飲食。但現在人口密集,要進餐,不免又要排長龍。

當然,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想要免卻排隊的麻煩,是可以的。

你夠勁就可以了。

說時遲那時快。未幾,已有人在餐廳裡,為爭位置而發生爭執。先是口角,後來動武,再來便是群毆。

變相外圍賽,引來群眾圍觀。但Nick和Amos卻無心情理會,他們在討論剛才過關時的事。

「我們明明都『基本法… 全文

一樓

男神率眾人上了一樓,只見中間是長長的走廊,兩邊是各個展館:左邊是11、9、7、5號展館,右邊是10、8、6、3號展館。走廊滿是介紹博覽館的壁報,沿途有電梯和升降機,可以落到地面層。一路上,都可見到高手在視察環境,或是做熱身運動。

差不多走到盡頭,可見有一條人龍,是高手正在排隊,等待做參賽手續。

「這邊!」男神領眾人走入隊尾。

手續看來並不簡易,是以人龍久久才動半分。趁等待的時間,Amos… 全文

機場博覽館 西面入口

和拳頭教暫別後,民主男神率咖喱飯、Nick、Amos和雞泡魚走出停車場,再過一條馬路,便到了博覽館的西面入口。

男神抬頭,一望外牆釘著巨大的文字:

Asia World Expo
亞洲國際博覽館

再望旁邊豎立的三枝旗:中國國旗、香港區旗、博覽館的旗—他自不會為三碌旗感動。他心中所思,就只有一件事。

「我要努力!將徒弟送入義士軍團!」

男神滿懷鬥志,便轉身對眾人說:「我們進去… 全文

眾人到達武術大會會場,一同跑出貨車,呼吸新鮮空氣。

「咦?這裡不就是…..機場博覽館?」Nick一邊叫,一邊狂伸懶腰。咖喱飯也隨後下車,笑道:「無錯。近幾屆的武術大會,都是在這裡舉行。」

……….

亞洲國際博覽館(英語:AsiaWorld-Expo,又叫機場博覽館)位於香港新界離島區,… 全文

兩星期後 停車場

武術大會的日子到了。拳頭教一眾、民主男神、咖喱飯、Amos和雞泡魚都齊集於此,準備全軍出戰。

但他們還未可以出發。因為有兩個人還未到達。

癲狗和Nick。

在等待的期間,慢必上前,問那奇跡地醒著的雞泡魚:「雞大俠你勇猛無匹,真的不打算參加武術大會?」雞泡魚猛地搖頭,叫道:「呢咩撚屌野,贏撚左又無女獎,參加嚟把撚咩?」

慢必微笑一聲,在雞泡魚耳邊道:「嘻,不是這樣啊!若雞大俠肯參加,必定大殺四方。說不定….有… 全文

兩星期後 拳頭教大本營 停車場

男神和咖喱飯正在鑽研武功,有慢必和大嚿跟到實一實。而Amos在近處讀經,雞泡魚則在抱頭大睡。

「所以你說,癲狗將Nick的『民主神功』和『基本法』同時廢去,然後一切重練嗎?」男神問咖喱飯。

「沒錯,」咖喱飯答:「這樣,Nick之內力反噬總算解決。但他被癲狗帶去閉關,之後如何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」

「嗯。最終無事就好了。」男神回應:「砍掉一切重練……這確是癲狗的… 全文

練功室

「哈哈!守?守你老母!白鴿派敢攻過來,我癲狗,」癲狗大吼間,右臂揮出亮麗金光,所經之處,物品皆切開兩半。金光停在十呎外的牆上,細看,原來是一把金色回力鏢!

回力鏢嵌入牆身,畫出無數裂縫。不到半秒,牆身已支持不住,石屎倒塌,連同回力鏢跌落地面。

這回力鏢,能斬斷玄牛雙臂,卻無法洩癲狗心頭之憤:「你白鴿派有春袋,便放馬過來!不用我等到武術大會,我便將你斬開十八碌!」

Nick離金光軌跡不到半呎,只感回力鏢寒氣逼人。他當然知道癲狗… 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