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魏和Amos每日忙於治療,雖然十分辛苦,但卻甚有意義。而且兩人互相扶持,技術上亦漸趨成熟。除了像黃生那樣的不明癌症,要出動雞泡魚和大量物資外,其餘大部分個案,他們都能夠應付。

說到要動用雞泡魚的個案,還有這樣一個。

那人叫Simon,正值黃金的20歲,和Amos差不多。他為人好動,足球籃球網球等運動樣樣精,武功亦算不俗。只全文

Case 2 (續)

病人:黃生
醫師:Amos、阿魏
病症:癌症(本位未確定)

話說這位黃生,之前因患上不明癌症,而前來這裡求診。這種癌症前所未見,是以極之棘手。單憑阿魏和Amos兩個,根本無可能醫好。要成事,他們還要重禮請雞泡魚相助,還要預訂四十間餐廳的外賣。

做法不外乎這樣:阿魏和Amos用『醫治的大能』秘術醫治,但這全文

若一個人有傷、有病,還有亞當夏娃醫治。但要怎樣做,才能醫好這個香港,令其回復昔日光輝?

Amos自學得『醫治的大能』,便開始思考這個問題。自開展醫療事奉後,這問題更不斷纏繞著他。

也許,他在Metal Church的一些治療經歷,可以幫助他尋找答案吧。

也許…..

Case 3

病人:肥仔德
醫師:-
病症:肥胖

話說這位肥仔德姓麥,體重高達七百磅,來到的時候,正處於昏迷狀態全文

Amos和佩珊打出超水準,成功擊殺功力高超的禿鷹,但同時又再遇暴警追擊。兩人功力耗盡,蛇棍也用完醫治大能。無力反抗之下,難道會就此喪命?

很可惜,現在還未到時候。

班長、光頭基率暴警追上,將兩人牢牢包圍,用槍指嚇道:「狗男女!還不捉到你們?」有暴警洶湧而上,正要揮棍猛扑,忽地卻飛來兩度寒風,如利刀橫飛而至。其中兩警未及應應,已被刀風一分為二,慘叫也來不及,就已氣絕身亡。

眾暴警大驚:「誰?」一看全文

回到現實

禿鷹擺平Amos後,便欲對佩珊下手。佩珊面臨蹂躪,完全不知所措。

「騎騎騎騎…..要先做什麼呢?應該是除褲吧?騎騎騎……」禿鷹笑淫淫,剝晒衫褲剝晒鞋,準備進行強暴大業。但正要伸出淫手,卻被什麼硬物攔住。那物體硬得出奇,竟能一下轟穿其掌心,令其痛苦怪叫:「嘩!那是什麼鬼東西?哇~~~~~~」

「縮開你的臭手!」

「你….是你?…..你竟全文

又是天堂門口

Amos被禿鷹打暈後,又來到了天堂門口。這次他沒有遇上闊路窄路,沒有死蔭幽谷,沒有無盡劏房,更沒有倒橋塌路,一來就直達大門。

也許,他已行過一生的路,現在已經到達終點。

這一次,也許要真的踏入天堂大門……

或是要送到陰間?

答案即將揭曉,他實在緊張萬分。尤其是發光人打開大門,半隱半現的時全文

禿鷹欲捉Amos和佩珊,可是遍地搜索,始終都尋之不著。但無意中捉到暴徒B,又不同玩法了。

「喂𡃁仔、𡃁妹,快出來!老子數三聲,若不出來,我便……」禿鷹一手揪起暴徒B,邊走邊叫,再使兩分力,使其慘叫震天:「呀…….呀…….」用到人質逼人現身。禿鷹都還真夠絕。

「一!」

「二!」

……..

「我在這裡!」

將要數到三的全文

禿鷹突然殺出,絕招『黑警霸拳』強勢出擊。Amos和佩珊走避不及,唯有以『洪水滅世』合掌硬撼。兩招相拚,爆出「轟!」一聲巨響,使周遭石屎橫飛,塵土飛揚。一雙俠侶亦受不住衝擊,齊齊飛退十餘呎倒地。

過了半分鐘,Amos終於定神,拚力撐起身。忽地喉頭一甜,吐出一口鮮血—-很明顯,剛才一拚已令他受創:「嗚….腳傷….令我全文

Amos一行被困二三期大廈,但正要從天橋逃走,又遭暴警和市建部包抄。Amos和佩珊為避禿鷹,使計逃往下層。但避得大佬,又有手下狂射彈。難道兩人就要硬食蓮子羹?

無咁易。

子彈亂射而至,Amos護在佩珊前面,亦無打算以身硬擋。反之他舉棍狂轉,織成一層防禦網,「噹,噹,噹!」連橫聲響,竟能將子彈全數擋下。其中兩發更原粒反彈,擊中兩個開槍警員。兩警怪叫一聲:「呀~~~~~~」,應聲倒地,自作自受是也。

眾警見Amos棍技如神,不禁為之震懾:「什麼?!這傢伙…全文

三樓

Amos和佩珊在蛇—夏娃的引導下,正跑向大廈出口。

由於大門高手雲集,基本上已是死路。幸好,三樓接駁住一條行人天橋,可通往一期的大廈,繼而逃出市中心。

兩人隨蛇快跑,將快到達出口。逃生在望時,卻想起重要的事:

Amos:「佩珊等等,我們是否….遺留了Agnes?」

佩珊:「嘿,再造人她力量超凡,又有成班觀音兵,用得著你擔心嗎?…..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