佩珊和Amos大顯身手,將數十市建戰士打到落花流水。但要成功逃脫,至少還要過奧柏、奧朗的關。

環觀一看,只見前面有奧柏、奧朗,和廿來個市建戰士。當中還有一個昂然而立,一身長長灰色西裝,一頭長髮的中年男子,其內歛的氣勢,便遠在奧柏、奧朗之上。這個神祕人物,很可能才是市建戰士的首領。全文

觀塘 裕民坊

幾經辛苦波折,佩珊和Amos終於到達。

只見這裡凌亂不堪,屍骸遍地,明顯經歷過戰鬥。

還有一場颱風。

Amos略略檢視屍體,很快便得到線索:「死者都是市建部房奴,大都死在腿招之下…..肯定是Nick!」那邊,佩珊亦有所得著:「嘩!很恐怖!屍體都只有一截,…..應該是是雞泡魚的『龜波氣功』!」全文

Metal Church 房內

「呀!~~~~」

腿上一下劇痛,令Amos從天堂夢中醒來。

花了幾分鐘令自己清醒,才發現自己的右腳,正被一條黑蛇咬住。

「嘩!夏娃,妳在做什麼了?怎麼無端端咬人…..」Amos常用蛇叫醒雞泡魚,如今反嚐蛇咬滋味,可謂報應。只是他想到蛇咬必有因,便緊張地爬起身:「喂,夏娃,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….亞當呢?牠在哪裡?」… 全文

每個星期日下午,也就是崇拜之後,就是Metal Church的治療時間。

起初阿魏和Carcass3樂隊合租單位時,並未有替人診症的構想。只是一次偶然機會,阿魏醫好了一個誤闖的戰士。戰士將事蹟四處張揚,引來無數傷者求醫,阿魏自此便忙到甩碌。而為了有效分配時間,他劃一規定治療時間為星期日崇拜後的中午。全文

那邊,Nick被颱風派天鴿擄走;這邊廂,Steve、雞泡魚和插水王,一同被颱風吹到轉角的康寧道。敵方的吳牧師和凌子健也隨後吹來。

眾人都食過夜粥,就算風勢猛烈,亦很快便重整陣式。當中以吳牧師和子健狀態最佳;相反,雞泡魚和插水王雖然強橫,但之前的戰鬥,已令他們消耗不少。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