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邊,Nick被颱風派天鴿擄走;這邊廂,Steve、雞泡魚和插水王,一同被颱風吹到轉角的康寧道。敵方的吳牧師和凌子健也隨後吹來。

眾人都食過夜粥,就算風勢猛烈,亦很快便重整陣式。當中以吳牧師和子健狀態最佳;相反,雞泡魚和插水王雖然強橫,但之前的戰鬥,已令他們消耗不少。

之不過,他們還有個Steve,和手上的極臭手機:「豈有此理!上次立法會一戰放生他們,現在又來搞屎棍全文

Nick被市建三傑圍攻,絕望之際,卻殺出個颱風戰士,將三人一氣擊殺。

Nick撿回一命,但心裡卻沒半點喜悅。因為眼前這個叫天鴿的傢伙,肯定比市建三傑更惡搞….不,即使玄牛在他面前,也只是個細路哥而已。若天鴿要對自己不利,那都是死路一條。尤其是天鴿才剛說過:「…我都要這小子。….」看來可能性極高。

只是死在颱風手上,會轟烈一點,壯烈一點而已。

「這樣….全文

Nick正趕去救Steve,卻感到背後殺氣騰騰,暗忖:「頂!又來三件!」一望,果見市建三傑:喜築、喜點、津匯來犯,有如餓狗搶屎。但自知狀態大跌,不宜硬碰,唯有一躍起身,順著颱風刮起,望能飄到Steve那處。順著颱風之勢,他速度竟能快三倍,簡直勁過紅彗星。

只是三傑功力高,運盡『樓按神功 九成半按揭』,還是能迎頭趕上,瞬間就把Nick包抄。Nick亦早料如此,咧嘴叫道:「看招!」同… 全文

平台

雞泡魚憑著一招『爆旋陀螺』,由天台「鑽呀鑽,磨呀磨,婆你呀磨」,一口氣鑽到平台層。途經各層,也不見半條人影,想必是因颱風而疏散了。

Steve和插水王沿著破洞,也很快便跟著到達。

之不過你快人都快,林公公和眾手下亦緊隨其後,很快又追到埋身。林公公下令道:「快上!全文

Nick成功擊殺玄牛,但自己亦身受重傷,不支倒地。

「雖然成功了,但現在九號風球……以我現在狀態,要離開亦非易事!若有耶能在的話…..!」

他突然想起那在武術大會中,和他出生入死的Amos。

「為什麼…..又要想起他……我到底……從何時開始…..會變全文

時間回到現在

Nick和玄牛的決鬥進入尾聲。Nick以『全民普選拳』將玄牛重創,但玄牛同時亦端出秘密武器—-一雙真正的拳頭,以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反將一軍。

好個玄牛,重創下仍能苦苦撐起,但Nick被烙上十一隻大字,已是動彈不得。

雖然一直處下風,但玄牛憑著林公公所賜,清朝高手的一雙強橫手臂,終於反敗為勝。

這位勝者總算鬆一口氣。他舉起移植的雙臂,感受著它們的無窮威力:「哈哈哈!這對手臂果然有料到!也許我真應該『遞補』整副軀體…全文

四個月前 黑暗的房間

大門打開,白光射入,有兩個人從白光走入黑暗裡。其中一人牛高馬大,一雙強而有力的機械臂。

玄牛。

另一人則一身深藍清朝官服,胸口掛著卡式帶的錄音機。

林公公。

兩人走進房間,大門隨即關上,房間又再次變暗。之後林公公在錄音機上按掣,播帶說:「我先全文

Nick將玄牛轟落地面,然後一躍至半空,準備施以殺著。玄牛身陷地板,已是束手無策,如同待宰羔羊。堂堂一代高手,他現在能做的,便只有仰天叫「NO」,和求天憐憫矣。

但上天果真在大發慈悲?忽然間一度疾風吹來,將Nick整個人吹歪,令其一腳落空:「仆街!」玄牛死裡逃生,不勝自喜:「哈哈!看來上天對我不薄啊!」趁機將左臂甩開,然後引爆之。不過一秒,左臂「轟隆!」爆炸,自己則趁勢脫身。

只是爆炸引發沙石橫飛,煙霧瀰漫,令他看不清狀況。但這對玄牛來說,反全文

玄牛以為Nick從後偷襲,豈料回身一腳,竟然踢中沙包!

環觀全場,不止沙包,場中所有物體,包括木塊、磚、鋸、推車、電纜、工字鐵、頭盔、鏟、鐵筆……不分輕重,都在隨風飛舞,情境好不駭人。

「嘩!連沙包都吹得郁…..這到底是什麼颱風?」玄牛一看手機,不禁大驚:「什麼?九號……十號風球?但即使十號風球,風勢也未免太大了吧?」

同一時間,近處傳來一聲怪叫:「嘩!」一看,原來是一堆木板全被吹飛,Nick躲在其後,便立即現全文

Nick被玄牛擒住,正處於危急關頭。但藉著啟動『五區公投』,終於成功脫困。

這裡又要岔開一下。所謂『五區公投』,乃是由三獸拳和大狀黨共同開發,以強化『民主神功』的戰技。戰技原理是散去五個穴道(五席)的內力,以在短時間內增強戰力。Nick曾在武術大賽用過一次,結果是橫掃千軍,即使面對高幾班的林公公,亦一點不失禮。

只是要啟動『公投』,便需散去五席功力。力一過,戰力便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