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伯一行人沿樓梯上了二樓,轉個彎,到了一個單位門口。

這裡通道狹窄焗熱,所以只上兩層,沒有練武的Steve已出汗兼氣喘。

任伯一邊拿鎖匙,一邊對Steve說︰「嘻嘻,後生仔,走幾步就氣喘了?」Steve拚命抖順氣,才能勉強回應︰「你們食過夜粥,當然有氣有力啦!」全文

星期六 中午 太子花園街

Amos身處花園街與太子道西交界,一個生果檔旁邊。

花園街是香港油尖旺區的一條著名道路,位於旺角東部,北至界限街,南至登打士街。亞皆老街以南的一段是『波鞋街』,有五十多間售賣運動鞋和運動用品的店舖;而旺角道至太子道西一段則是排檔區,專門售賣成衣、蔬菜和水果等。全文

大門自己打開,原來是阿魏回來︰「舒服晒!」隨行的還有剛剛離開的Nick。

Steve上前問道︰「爸爸你去哪裡了?」阿魏回應︰「嘻嘻,辦大事也不行嗎?」同時遞上一卷廁紙,以茲證明。Steve一手推開之,叫道:「噫!拿開!」全文

星期五 晚上 Rock Church

Steve依舊坐在舞台邊彈結他,雞泡魚則睡死在舞台側邊。

舞台中間有一個iSoldier在練習,Nick則坐在一角—他被『復興之火』燒傷的右臂已經痊癒—-不消說,必定是阿魏的作為了。他正看著iSoldier練習,只是心有所思,視線並沒有集中在他身上。全文

Nick右臂被凌子健的『復興之火』擊中,燒得熊熊火熱。但他竟無視傷勢,大喝一聲:「𡃁仔,周圍望做乜野?上堂專心點吧!」起勢就往前直衝。

如此帶烈焰進攻,氣勢有若火鳳凰飛翔。子健不料其冒傷進攻,不禁錯愕:「這傢伙………..他……是瘋的嗎?」一瞬間,雙腳已被其纏住。全文

Nick站於球場一角,終於被教友發現。

教友不禁議論紛紛:「這傢伙究竟是誰帶來的?竟敢在這裡指三道四?」但和他吵架又有失身份,只好派個代表,極力以禮貌的口吻問道:「這位先生不知是誰帶來?何以不出來示人,而要躲在暗處呢?」全文

高達和西鐵男比試完畢。兩人各有所傷,都要坐下調息。

比試結果是平手。但難題就來了:原本眾人商議,哪一派的代表勝出,Steve等人就會找那一派幫忙。但他們沒有想過,若比試平手收場,他們要怎樣處理。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