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十一時 觀塘綫 港鐵車廂

「下一站,彩虹。沙依爭,柴空。Next station, Choi Hung。」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響著。

Steve、Nick和雞泡魚三人正在搭港鐵。他們打算由觀塘去太子,再轉荃灣綫直去荃灣辦事處,一共十八個站。但直到此刻,他們還未到達路程的第三個站。全文

天堂入口

Amos又再來到這裡。這次他也在雪白的天空,金碧輝煌的路上行走。

但這次迎接Amos的,卻非美麗的城門和發光人,而是個分岔路口。

分岔路分左右兩邊。左路闊過六線行車的高速公路。只見很多人正擠入那條路,情景有若2003年的五十萬人大遊行。全文

Steve說:「Nick是我的舊同學。他和父親都是花園街街坊,而他們的家從前年開始,成為了畜牲集團的收購對象。只是他們死不就範,於是集團便開始截水截電、放蛇淋血,但他們和一眾花園街街坊極力頑抗,多次擊退畜生。最後,這班畜牲決定放火,發動大規模進攻……..」全文

禿鷹警長率眾警撤退,Rock Church小勝一仗。

只是現場亂得一塌糊塗,主辦人見狀,只得宣佈音樂會終止,觀眾只得失望離開,亦有好心者幫忙收拾。

阿魏則負責照顧傷者。只見他手按住傷者,手心發出白光。傷者被光照住,傷口即迅速癒合。Amos身在近處,看得格外出神︰「這是…..什麼醫術?難道…..他昨晚就用這招醫好我?」於是走到阿魏身邊,問:「不好意思。想問一下…..你這一招…….是不是傳說中的…….」全文

曉尚打不過Amos,索性轉移目標,飛向舞台打觀眾。Amos欲以攔截,卻是慢了一步。

曉尚隨手捉來一個觀眾,緊箍其頸,以其作人肉盾牌。觀眾痛苦叫道:「救命…..」卻是無力掙扎。其他觀眾不知所措,連律政屍也停止了鼓擊。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