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達使出絕招『民主三步曲』,三連擊打倒了西鐵男。

但勝利的表情沒有在高達臉上出現。因為他感覺得到,三拳雖全部擊中,但感覺有如打中橡皮膠,毫不著力。他可以肯定,『民主三步曲』並未能發揮應有威力。

果然,西鐵男倒地後,立即就彈起身,看來只受輕傷,沒大礙。

Steve一眾大叫驚訝。這時,無我亦學鐵頭勇者,充當解說員一職︰「此乃本派絕技之一,名為『橡皮圖章』。練就此法者,就算被絕招擊中,也有如泥牛入海全文

屯門 鄧肇堅運動場

鄧肇堅運動場位於大興邨旁邊,是屯門區內首座大型運動場。運動場以香港慈善家鄧肇堅命名,可以容納二千二百位觀眾。運動場主要用來舉行足球比賽,或者租給學校或團體作陸運會。

一行人現正在足球場中間。Steve、Nick、Amos和雞泡魚四人正坐在中圈外觀戰—-因為之前大戰港鐵俠,他們都十分疲累,是以都趁機坐下休息。他們身邊還有無我大師和鐵頭勇者,兩人為顯示高手風範,都挺身而立。

無我對Steve道︰「現在的年輕人呀……真不像樣,只走了幾步,就要坐下休全文

Steve、Nick、Amos和雞泡魚找遍半棟興輝樓,也找不到白鴿派的辦事處,卻無意中找著兩個白鴿派強者,又巧遇兩個禮義廉派高手。

白鴿派中的肥佬說道:「讓我們自我介紹。我是白鴿派首領—-鐵頭勇者。這位戴高達頭盔的,無錯就叫做高達。」

「敢問…..你們的領袖,不是民主之父和民主老人兩個嗎?」Steve問。

「他們兩人已經退隱,現在接棒的是我們。」鐵頭答道。

「原來如此!」Steve一邊全文

Amos意外習得『醫治的大能』,總算醫好重傷的Nick。只是大家都疲累不堪,四人便隨便截架的士,直駛屯門大興村,白鴿派的屯門辦事處。

幸而一路上再無敵人,Amos可以在車程中醫治Steve和雞泡魚。期間,雞泡魚不斷轟炸說:「我條野和屎忽都全文

講完中學時軼事,Steve再說:「其實自那次之後,我們還是沒有混熟,不過我們已再不敢欺負他,還不時請他吃東西……」

「這樣看來,阿Nick其實也是個好人啊!」

「如果他喜歡報復,我們幾個這樣欺負他,早就被他踢死了……..無論怎樣,都希望他能痊癒,求求你。」

「嗯!讓我再試試!」Amos回望暈倒的Nick—-這個人雖差點令自己喪命,理論上應該恨之入骨全文

五年前 XX中學 音樂室

正讀中三的Steve,正隨意地彈結他,鼓佬坐在套鼓中小休,Bass佬則在伸個大懶腰。

這裡是一間中學的音樂室:門旁有一座琴、另一邊擺著幾支電結他、一套擴音器,對面又放著一套鼓—以前的音樂室就只會擺一座鋼琴,課堂亦只會教沉悶的古典音樂。雖然現在也一樣,但至少會提供現代樂器,學生可以參加音樂學會,學習不同的樂器,夾Band絕對不成問題。

Steve和三個同學組成樂隊,參加全文

列車到了荃灣西站。

終極港鐵俠燒到渣都無得剩,火勢開始蔓延至車廂,造成極大混亂。四人深知列車必會停駛,便在荃灣西站乘亂逃去—-混亂雖大,會注意的卻不多。反正在這年代,港鐵列車延誤,已是家常便飯。

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。

四人中,Steve和雞泡魚重傷,所幸並無生命危險。相比之下,Nick傷得最重,要由狀態最好的Amos背著。

才剛走出車站,Nick突然觸動傷口,吐口全文

Amos和雞泡魚繼續和終極港鐵俠周旋,希望為Nick製造機會,將打火機塞進他口中,燃燒他體內的可燃性脂肪。可是終極港鐵俠實在太頑強,Nick一直都未有機會。

拚了幾招,終極港鐵俠雙拳齊發,Amos和雞泡魚齊齊中拳,吐血飛退。

「機會!」Nick暗忖,瞬間已飛躍上前,趁終極港鐵俠出招破碇,先來一記『一人兩票』雙飛腿,踢到他全文

那隻被Nick和雞泡魚刮穿喉嚨,本該已死的終極港鐵俠,竟然又再活生生出現,叫人哪能不驚?

他身軀比又大了一個碼,車廂也幾乎容之不下,以致他撞入車廂時,不單壓爛車門和扶手,更壓死兩個無辜乘客。

終極港鐵俠吼道︰「哈…..咕咕….哈哈,我…..們….咕咕…..又見….面了!現…..咕咕…..現在是…….射….咕咕…….射十……十二碼……時間……咕咕…….」因咽全文

怪物港鐵俠在四人面前停下。四人看著這龐然巨物,不知該如何反應。

Nick首先開口道:「這隻…….真是港鐵俠?那副身軀……他究竟吃掉了多少個人?」

怪物港鐵俠一邊吃人,一邊叫道︰「咕咕咕…..吃掉?能成為我的乘客,是他們的光榮才對呀哇哈哈哈哈哈哈!」生吞乘客之後,他的身體又再澎漲。

「這怪物…..就是港鐵俠?」Amos問。

「大概……..是鯨吞天下的…̷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