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os發覺自己身處在一個房間中。房間無窗,只有四面淺綠色的牆,其中一面是門。

他正睡在牆邊的梳化上。正要起身,卻感到胸口劇痛。查探一下,原來胸口被繃帶緊緊包住。細看之下,原來全身都包著繃帶︰「這滿身傷痕,看來我昨晚被襲擊…..並不是夢啊。」

仔細檢查全身,卻發覺所傷並不太重:「究竟……我昏迷了多少時全文

天堂入口

Amos又再來到這裡。和之前一樣,這次他也在雪白的天空,金碧輝煌的路上行走。

很快,他又跑到天堂門口。和之前無數次一樣,這次門口也有發光人守住。

發光人一見Amos,便說:「你為什麼急著來這裡呢?現在還不是你來的時候。」他的對白,就和之前無數次一模一樣。

「這………世人都在問,為什麼世間這麼多不公義的事發生,你都不現身相助?那些時候,你都去了哪裡?」

「這是你自己全文

現在是黑夜,但Nick眼裡卻是一片白色,耳邊是一片靜寂。

過了不知多久。

他好像聽到一點聲音。聲音很小很小,若是平日,他一定不會察覺得到。但在一片靜寂下,他聽到了。

那聲音,是音樂。

一首歌。

但他神志還未清醒,即使怎麼留心聽,始終無法聽得清楚。

幾秒後,歌聲停止了。

定過神,眼前景象開始由白轉黑。他看見了,黑色的天空,還有工業大廈。

「原來我….暈倒了嗎?我全文

Amos與Nick硬拚一招,結果旗鼓相當。

Nick大叫︰「再來!」,再用『用腳投票』邊踢邊埋身。連橫快腿逼得Amos只能防守,但擋到第七腳,還是守不住。Nick趁此機會,使出絕招『一人兩票』。

『一人兩票』除了雙飛腿之外,還可以分兩腿使出。連橫兩腳的『一人兩票』較適合埋身使用,任你是什麼高手,也難以同時抵擋兩腳。Amos腹部露出空檔,難免要硬食了。

第一腳命中腹部,可是Amos感到怪異︰「這腳…毫無威力?」但未到半秒,第二腳已從下方轟至,狠狠踢全文

在Amos面前,正站著剛剛行兇的連橫殺人犯。

這個叫Nick的傢伙年約二十,雖然長髮遮住半邊臉,但Amos卻清楚見到,那副獵鷹一般的銳利眼神,正死盯住自己不放。

即使是超武鬥組年代,Amos也沒想過會親眼目睹兇殺案。他除了呆站之外,心裡就只懂得祈禱:「主耶穌,我應該怎樣做?」

耶穌未有答案,但Nick已給他另一個提問:「怎麼了?又有一隻畜牲嗎?」

「你………你在做……..什麼?」Amos慌張地問道。換了是全文

夜 觀塘

「嘟!」

Amos乘地鐵到這裡—雖然地鐵早已和九鐵合併,但很多人還是改不了口,將兩者分開稱呼。

他通過閘口離開車站,正前往觀塘工業區——每個星期五晚,他都會來到這裡學打鼓。

觀塘工業區早已沒有工業,那裡有的是搖滾樂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,香港經濟轉型,加上地價高昂,香港的工業為了節省成本,早就將工廠遷往內全文

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 禮堂

「各位早晨!」

「請大家站立,願我們在七天的頭一天,用詩歌讚美神!」

領詩在台上說著,教會祟拜正式開始,禮堂隨即響起節奏強勁的音樂。電結他、低音結他、鼓、鋼琴,還有歌唱聲音不絕……這是一首現代詩歌。

所謂現代詩歌,就是指有現代流行曲、搖滾樂、爵士樂等元素的詩歌。現代詩全文

星期日 早上七點四十七分。

Amos是個廿一歲的基督徒,星期日早上都會返教會崇拜。今天他和往常一樣,正乘小巴前往尖沙嘴教會。

小巴上,他正在用手機看新聞。今天的頭條是︰

宰畜牲 一腳爆頭 近月第四宗

……..一名男子暴屍深水埗一座唐樓內。死者南昌一絕,年約三十,是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。他懷疑在前往該唐樓四樓的單位,準備『執行任務』全文

天堂 入口

這裡周圍都潔白如雪,沒有高樓大廈,只有一片雪白的天空。地上白裡透光,鋪滿七彩繽紛的花草樹木。

周允諾—Amos已來過這裡不知幾多次。這次他還是和以前一樣,在金碧輝煌的路上行走。他並沒有像保羅般『向著標竿直跑』,卻是一邊行,一邊張望四周。他並非在看風景—天堂景色固然美麗,但他來過這裡無數次,什麼風景都看夠了。

他正在找同伴。

Amos的感覺告訴他,應該會有全文

夜 深水埗 露天停車場

一名西裝骨骨的男子,剛泊好車,正準備離開車場。這人身材高大,即使穿著西裝,也難掩一身澎湃肌肉。他的步伐充滿自信,有若模特兒行天橋。

但他嘴角,卻是一副怒意:「X你!枉我遊說了他半年,本來他已經應承,怎知今日突然反口,害我又要多花功夫!」因為突如其來的任務,本來想早點回家休息的他,今夜還是要外出公幹。

是以,任務需要的道具,之如蛇、屎、尿、火水等,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