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78-戰後(第一章完)

玄牛、眾畜牲,還有背叛的花園街街坊已經逃去無蹤,花園街保衛隊宣告勝利。

只不過,保衛隊成員的工作還未完,他們要想辦法救熄排檔大火,和拯救受傷的同伴。幸而排檔間的空檔比年前大得多,火燒連橫檔已不再復見,被牽連的大廈也為數不多。

這當然也是保衛隊員早有準備,及早救火的結果。

另一邊,阿魏憑他過人修為,終於衝破了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的枷鎖。恢復活動能力後,阿魏第一件事,就是衝去救治重傷的Amos和Nick。兩人倒地的位置不遠,阿魏可以同時伸手觀察兩人傷勢。檢查過後,他訝異道:「嘩!竟然傷得這麼厲害!」

「那……..那麼…….他們有得救嗎?」Steve焦急地問阿魏。

「如果我有足夠功力的話…….」阿魏搖頭道。

「什…….什麼?你這是說……..他們……….」

阿魏再搖一搖頭,嘆氣道:「如果雞泡魚能傳一點功力給我的話,救多幾個人都沒問題。但你看他……..」雞泡魚卻說:「這唔X係問題呀,只要有得食就乜X問題都無,任伯你說是吧?」

任伯立即明白雞泡魚用意,笑道:「哈哈!沒錯沒錯!任某懂得如何做!」接著隨口叫個保衛隊員過來,對他說:「麻煩你去叫幾個人,盡量找些食物回來,有幾多要幾多,快!」

在食物到達之前,阿魏只好先用身上剩餘功力救治兩人。過了幾分鐘,第一個保衛隊隊員,已拖著幾杯已加了熱水的杯麵回來。

這當然不足以餵飽雞泡魚的肚,是以雞泡魚不滿叫道:「X你老母,得咁少?」雞泡魚毫不禮貌,Steve自然看不過眼,一拳打在雞泡魚頭上:「人家給你食物,你還給人看臉色?真過份!」雞泡魚抱頭叫道:「你也不用打人吧?好X痛呀師父!」

保衛隊員說:「效心吧雞生,任伯吩咐,食物陸續有來,多多都有!你就先吃完這將杯杯麵吧!」說完,又有一個隊員拿著兩大袋食物過來,雞泡魚隨即大喜。

「雞生慢慢吃,我們再找多點食物過來!」保衛隊員說完,轉身就離開。但走了幾步,他又回頭問任伯︰「有幾個背叛者被我們捉住了,應該如何處置?」

任伯回應道︰「待會我會處理…….記住,大家一場街坊,對他們好一點。」保衛隊員聽過指示,便離開了。

不久,果然如保衛隊員所說,不斷有食物送過來。雞泡魚不斷吃呀,吃呀,體重迅速增加至二百八十五磅。旁人看著,無不咄咄稱奇。

「好了,暫時別吃,先傳功給我!」阿魏對雞泡魚叫道。

「X你老母都要等消化好才行吧!」雞泡魚不耐煩地回應。

雞泡魚運起了他改良了的『襌食法』,運了七個周天,將體內的食物消化得七七八八,再對阿魏說:「X你老味我來了!」阿魏回以一句:「快點!別囉嗦!」

於是,雞泡魚雙掌按在阿魏背部,將功力全部傳給阿魏。傳完功,雞泡魚又轉頭再吃,而阿魏則繼續救人。

如此過了十數分鐘,阿魏站了起身。

「喂,他們還未醒來啊,你這就走啦?」Steve見狀,於是問阿魏。

「他們沒事的了,我還要去救其他人嘛!」阿魏回應道。

「那你何不救醒Amos,讓他幫手救人?」

「嗯…….我也有想過,但…….讓他們休息一下吧。」

「你對他們還真有優惠…….對了,你打算叫他正式加入我們嗎?」

阿魏想了想,嘆口氣,卻是無言。Steve欲再追問,怎料阿魏又岔開話題︰「等等,你還不快去,看看周圍有沒有事幫忙?」說完,就走去別處醫治傷者。

Steve「超!」了父親一聲,但心想待在這裡確是無事可做,於是望了Amos和Nick一眼,便轉身離開。

才剛起步,他看見鐵頭勇者和高達的死屍在地上,便嘆氣道︰「想不到請他們幫手,他們這就死了,真是太對不起他們…….」

「啪裂!」

突然,有聲音從兩條死屍身上發出,吸引了Steve注意。回頭一看,兩條死屍竟然像殭屍般彈起身,還若無其事地潑走身上污垢。

「嘩!屍變呀!」兩人竟然未死,嚇得Steve差點跌倒。但他定過神來,冷靜想想,便知這是之前見識過,白鴿派的『詐死』絕技。

Steve上前,向兩人道︰「你們詐死的功夫可真到家啊!不單止我們,就連玄牛也給你們騙倒!」

高達不忿回應︰「我們這不是詐死!抱觀望態度,待適當時機再出擊,是冷靜的表現!」鐵頭勇者跟著說︰「再說,我們也打倒了兩個強拍戰士,無功都有勞!」

「唔,你們也說得對,先在此謝過!」Steve懶得再和他們糾纏,說句多謝後便走了。

Steve又見到三個皇家警察︰臭口全、插水王和貨櫃強。他們雖然都中了玄牛的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,但幸有『法治精神』,他們沒有被封住動作。經一番調息後,已能站立起來。

「三位警察先生,辛苦你們了!」Steve上前問候他們。

「喂!你看見了嗎?那個用回力鏢斬斷玄牛雙臂的高手!他究竟是什麼人?」插水王回應道。

「我也看到,但未看得清楚,他便已不見了。」

「哦….是嗎?真可惜未能宰掉玄牛…..」

「哈哈!你能撿回性命已是萬幸了,還想和人打?」臭口全插嘴道。

寒喧了幾句,三個皇家警察說要找回其他同伴。道別後,Steve又繼續走往別處。

走不了幾步,Steve又看到地上有一大灘血漿,和人體的殘肢——那是泓景……柴叔爆體而亡後剩下來的。這種恐佈場面和濃濃血腥,任誰見到也會忍不住作嘔。

「嘩!好嘔心!」Steve嘔完,稍為舒服了一點,又聽到有人談論死去的泓景︰「真想不到,原來副隊長竟是內鬼!」另外一人則指住地上的血漿道︰「死二五仔,我們還差點裁在他手上,他真是死有餘辜!」

Steve聽著他們對話,心中滿是疑問。

「柴叔和其他所謂背叛者,賣了自己物業,換取金錢和更強的力量,讓自己過幸福一點的生活,其實又有什麼錯?」

「他的錯是在攻擊昔日街坊,還有……過分追求力量,導致爆煲吧?」

「但在這超武鬥組的年代,不追求力量…..還可以自保嗎?」

「像我這樣不練武、只想玩音樂的人,遲早都會被社會淘汰吧?為何人人都被逼盲目追求力量,不能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,追求自己的夢想?」

「要是沒有超武鬥組,人人就可以做喜歡做的事,追求自己的夢想。超武鬥組……..終有一日,會在香港消失嗎?」

一切問題,Steve都找不到答案,只好將視線轉到神秘人出現的天台處。但新的問題又在他腦裡浮出︰

「那個一擊就扭轉局勢的神秘人,究竟是誰?」

第一章 完

1-77-神秘高手

眾人環顧四周,只見玄牛和兩三個手下,被十多個花園街保衛隊員包圍。人數上,保衛隊已佔盡優勢,但卻無一個敢上前攻擊。

因為,畜牲集團的首領——玄牛實力是多麼的強橫,多麼的霸道。他先後擊倒狀態大減的阿魏、三個皇家警察、還有兩個白鴿派戰士。眾保衛隊員眼見玄牛之強橫,哪敢胡亂進攻?

玄牛再望向阿魏,繼續以低沉的聲音說道︰「眾人中,我唯一在意的是魏生你。」

阿魏竭力運功逼出體內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內勁,一邊說道︰「真俾面啊。」

一直目無表情的玄牛,嘴角不禁竊笑︰「可惜,你竟為了那任老頭而白白浪費功力。你可有想過,你這愚蠢的行為不單救不了他,更連累大家一同陪葬?」

阿魏無言。他的確沒想到那麼多。身為教徒,他深信有需要的人在面前,你便應該去幫助。救人之後會產生的後果,他是不會去計算。

阿魏說道︰「多謝玄牛兄對小弟賞識。經玄牛兄一語,小弟彷如茅塞頓開。畜牲集團此戰損失不少,應該有需要吸納新血吧?」

玄牛聽見,亦為之一愕︰「你這樣說,是想加入我們?」

任伯聽見,即對阿魏叫道︰「什麼?連你也……..想……..」Steve也對阿魏罵道︰「爸爸,你!……..」可是他一看到父親表情,便沒再說下去。

玄牛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,立時就明白了︰「原來想拖延時間。」他隨即大喝一聲︰「休想!~~~~~」說罷,立即衝前撲向阿魏。

阿魏自言自語地說︰「給他識穿了!」

任伯一聽,才知道怪錯好人︰「原來你是想假投降,然後乘機發難?」只是玄牛將至,阿魏沒空回應。於是Steve搶白道︰「可是給他識穿了!」

玄牛一邊大叫︰「你們就齊齊給我收購吧!」雙拳泛起紅色閃光,絕招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如無數紅色光線向眾人齊射。玄牛攻勢凌厲,眾人眼見束手無策。阿魏未來得及衝破枷鎖,只得向天上的神祈禱︰「神呀!救我們!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幸運之神再度降臨。

紅色光線將要射到眾人身上,忽然有一度金光從天而降,將紅色光線全部擊散。

眾人無不嘩然。

阿魏望著那度光,自言自語道︰「神….真的聽禱告啊!感謝主!」

Steve叫道︰「嘩!爸爸…..這真是…..你的神……顯靈了嗎?」

阿魏連連搖頭,道︰「我…..也不知道!」

狀況有異,玄牛亦不禁一愕。他望見金光擊潰自己的絕招後,竟轉頭返回天上,飛到附近一座五層高的大廈天台,然後消失不見。

「那是!…….」玄牛驚訝道。他看見金光消失之處,竟站著一個人。

「你們看!那裡有人!」Joe亦望到那人,驚訝道。

「真的有人!他是誰?」Steve叫道。

「黑過X頭,睇唔X到呀!」雞泡魚回應道。

阿魏還是動彈不得,無法回頭看,只得靠任伯幫手移動身軀。弄到合適角度,阿魏終於看得見了︰「那個神秘人………是誰呢?」

另一邊,玄牛也對神秘人叫道︰「來者何人?有膽就別躲在那裡,下來和我一戰!」

神秘人卻沒有回應,只雙目緊盯玄牛。只見他右手拿著一大柄約半米長、V字型的物體。三秒後,神秘人雙目閃出駭人紅光,手上V字物體亦隨即泛出閃閃金光。

「那是……回力鏢!」玄牛驚叫。

金光瞬即變得耀眼如太陽,強如玄牛也要掩目擋光。就在這瞬間,神秘人右手一揮,回力鏢隨即脫手而出,直瞄玄牛而飛。回力鏢所經之處,畫出了一度金黃色亮光。玄牛錯愕叫道︰「呀!」不用想也知道,剛才神秘人用來攻擊他的,肯定就是這回力鏢。

金光自屋頂飛射下來,玄牛本能地舉手擋架。但回力鏢光芒劃過玄牛雙臂,竟一舉將之斬下,鮮血隨即自玄牛雙臂亂噴。玄牛不料他強勁雙臂,竟然擋不住一記回力鏢。呆了半响,劇痛自雙手而至,他才曉得雙手已斷︰「呀!~~~~~我的手呀~~~~~~~」

斷開的雙手,隨著玄牛痛苦狂叫,連同鮮血一同散落在地。

金光再飛回神秘人身邊,神秘人一手接住,之後就再沒有動作,只是站著不動。

看著這情景的眾人,無一不感到驚訝。Joe叫道︰「連阿魏也不敵的傢伙,竟然一招就俾人收皮?」Steve亦不禁叫道︰「絕世高手!」

回說玄牛。失去雙手臂的他正痛苦地掙扎,他望向遠處的神秘人,自言自語地說︰「沒…..沒可能!……..我已經穩操勝劵………為何……..會殺出……個……..高手………..」戰果大出意料,玄牛方寸已失。再打嗎?沒有雙手,還能打得成嗎?逃走嗎?那籌備多時的奪取花園街計劃,就要化為烏有。

苦思了半分鐘,玄牛還是不知所措。但當他望到神秘人那雙紅如魔鬼的眼睛,終於有了明智決定︰「留……留得……..青山在………哪……怕……..無柴燒………今日……暫且……..撤退…….他……..日…….捲土重來………」

既有決定,玄牛轉身就走,話也不留半句。剩下幾個手下呆了半刻,之後也相繼逃去。

畜牲集團逃走後,一個保衛隊員大聲叫道︰「嬴了!我們嬴了啦!」眾隊員也跟著歡呼。

這場花園街大戰,出現了戲劇性結局,勝利者是花園街保衛隊。

「終…..終於…..完了嗎?」Steve在阿魏身邊道。

「是….是吧。」阿魏回應道。他再望向天台,但那裡已再無一人。

神秘人已經離開。

1-76-玄牛

幾經艱辛,Amos和Nick終於將二五仔泓景擊殺,但二人亦告力盡暈倒。

阿魏當然想上前醫治他們,但他同時也要顧著他的病人,任伯的性命。

任伯中了強拍戰士林生的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,動彈不得,而且拖延三小時以上的話,性命隨時不保。要醫治這種症狀,只能以強大功力貫注其身,將其身上封鎖衝破。經十數分鐘的治療,任伯身上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字樣已然消失,他總算從鬼門關口回來了。

剛治好的任伯對阿魏道︰「真不知要怎樣多謝你。你去看看那兩個孩子吧!」阿魏自然第一時間上前,希望第一時間治療他們。

但阿魏才上前幾步,就發覺身前有股極強的氣向:「X,玄牛!」阿魏身為教徒,也不禁說了句粗話。極強的氣的主人,便只會是畜牲集團的首領——玄牛。

一直沒有出手的玄牛,現在終於要出手了。他右拳以閃電一樣的速度擊出『截電拳』,幸虧阿魏反應快,急停,退後步避開。

「終於出手了嗎?玄牛!」阿魏叫道。

「對!受刑吧!」說罷,玄牛左手又揮出『截電拳』。近距離發拳還是難不到阿魏,一個側身就避開。乘此機會,阿魏運起『十架恩典』武功,打出絕技︰

『天父創世拳』!

『天父創世拳』名字聽來像是『十架恩典』的招式,其實不然。此招其實是雞泡魚看過本地著名漫畫『海虎』之後,再教授阿魏的。『天父創世拳』共有七式,但漫畫中除了第一式『創光』和七式合一的『創世』之外,其餘六式都沒有記載,要靠雞泡魚領悟過後,再教阿魏。

面對玄牛,阿魏毫不保留,一出手就是七式合一的『創世』。此舉確實大出玄牛意料,來不及反應下,七擊全部命中玄牛左胸、左腰、和左腳大腿。

一擊得手,但阿魏卻絲毫沒有滿意的神色︰「不妙!剛才醫治任伯消耗巨大,現在只剩廿二章功力!先退為妙!」他已第一時間退後,但還是太遲了。

玄牛身中多招,卻好像若無其事一樣︰「聞說你是很厲害的,但看來是言過其實了。」只見玄牛雙拳已閃出紅光。

「這……..這是?」阿魏驚叫。

「沒錯,本集團最強奧義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,現在輪到你來嘗嘗吧!」說罷,連橫不知幾多拳快拳,全數轟中阿魏。阿魏雖知此招中不得,已有所防備,但玄牛速度實在太快,強如阿魏亦避不開,照單全收之後,彈個老遠倒地。

倒地後,阿魏想要站起身,奈何已動彈不得,身上更傀來一陣劇痛。他拚盡力低頭望,果然見到身上已烙上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字眼︰「這傢伙…竟然進步了這麼多!至少有九成…..不!只會是『十成併購』功力!」

若先有插水王貫注『法治精神』,阿魏下場就不會如任伯一樣,受盡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折磨。但阿魏之前正救治任伯,不便接受外來功力,亦是非戰之罪。

阿魏暗忖︰「只好盡力運功逼出體內的奇怪內勁了。以我修為,可以自行將內功逼出,但到時我的功力還剩下多少……..再者,他會給我那時間嗎?」

當然不會!玄牛已一躍而上,準備乘勝追擊。只是,玄牛不給阿魏時間,也會有人替他拖延。只見皇家警察同盟的臭口全、插水王和貨櫃強,已解決了各自的對手,第一時間趕到增援。

插水王大叫︰「玄牛,給我受死吧!」有人幫拖,阿魏本應大喜,但他的反應卻是大驚︰「不要!你們不是他的對手!」

「蟻螻!」功力最高的阿魏亦受制,何況是層次較低的三個皇家警察?玄牛照樣打出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,拳如激光一樣向三人亂槍亂射。只一招,三人已被擊個潰不成軍。

三人全被擊倒,只有插水王能勉強站起︰「我們有…….『法治精神』內勁,不…….不怕你…..的……旁門左道…….」玄牛一望三人,他們果然未被烙上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字眼。但……..未站起身,插水王卻喉頭一甜,吐出一大口鮮血,雙腿隨即發軟倒下︰「What…….the……hell,屈機的!屈……」

「沒有刻上字嗎……但單憑我的拳力,已叫你們吃不消了。」玄牛道。

三個警察一擊就敗退,阿魏頓感無奈。

其後,玄牛再回望阿魏︰「來吧。」但正想出手,又有兩個人攔路。他們是白鴿派的鐵頭勇者和高達。他們擊殺了嚴生和史生,現在再來挑戰玄牛。

「嗯?是白鴿派?好像有點看頭啊!」玄牛道。

「鐵頭勇者現在向你宣戰!」鐵頭勇者大叫道,顯得百面威風。

「加我一份!」高達跟著叫道。

「歡迎之至。」玄牛回應道,卻是一如之前的冷淡。

大戰隨即展開。一時間,三人打得難分難解。

另一邊廂,剛才被阿魏所救的任伯上前,扶起阿魏說︰「對不起,是我連累了你!」

「別說這個了。情況怎樣?」阿魏回應說。

「雖然死傷不少,但我們總算控制了大局。」

阿魏環顧四周,情況果然如任伯所言。站著的人雖然不多,但多數是保衛隊員,剩下有部分畜牲集團戰士已經逃走,有些已被捉住。

這時,Steve和Joe亦已趕到。Steve一見父親慘況,便大叫:「爸爸!」立即走上前抱著倒地的父親。

「爸爸怎樣了?他身上的文字……」Steve問阿魏身邊的任伯。

「Steve,你爸爸他…..為了救我而損耗功力,剛中了玄牛的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……」任伯羞愧地回應道。

「別說這個…..雞泡魚呢?」阿魏發現還少了一個人,問道。

「我在這裡!」

阿魏回頭一望,只見雞泡魚全身赤裸、瘦得如人乾一樣。之前還是死肥仔的他,現在竟要右手依著拐杖,才能勉強站立。

「喂!雞泡魚?你幹嗎搞成這樣子?」阿魏大驚。

「咦?你…….是…….那個……一口氣吃了四碗沙爹牛肉麵、五十個波蘿油和近百個蛋撻的肥仔?」任伯對雞泡魚印象深刻,此刻見他骨瘦如柴,差點認不得他。

「無X錯,不過脂肪已燒X晒了!你會再請我吃大餐補充的吧?」

「呀!………這…..當然會!當然會啦!哈哈哈……」任伯起初還為了連累阿魏而內疚,但雞泡魚的說話,令任伯稍為放鬆。

「你看來好高興啊,打倒多少人了?」阿魏轉個話題問道。雞泡魚聽完,竟豎起雙手數手指,自言自語道︰「唔唔…….強拍戰士……..三、四、五、六……..普通戰士……………唔X好叫我數吧?」

「死變態佬!竟以一人之力宰掉了三分一畜牲!」Steve插嘴道。

「但…..看你瘦成這樣,也不能叫你再打了吧?」阿魏道。

忽然,眾人聽到兩下「啪,啪!」的聲音。

眾人一望,只見鐵頭勇者和高達二人倒在地上,雙眼反白,看來已經死亡。剛剛擊敗他們的玄牛站在不遠處,雖然看來也受了點傷,但他的從容淡定,彷如未傷一樣。

「什…..什麼?那兩個傢伙……這麼快便….敗陣了?」任伯大驚。

「難道……即使只剩下玄牛一人,我們還是…..嬴不了?」阿魏呆道。

1-75-爆煲#2

正當泓景想要了結Nick,Nick卻看到Amos在泓景身後,正要施展攻擊︰「停手呀~~~~~~~~!」

此刻的Amos,身上散發著一種無形威勢。他的力量沒有增加,但感覺卻似強了幾倍。

「你!你還未死嗎?」泓景匆匆回望,只見Amos合上雙手,手刀從上而下一劈。來招強猛非常,泓景想要避開。但Amos身上的威勢,竟掀起周遭氣流,窒礙了泓景動作。窒礙雖只有一剎,但已足夠令他乖乖挨招。既避不得,泓景只好逆著氣流,強行出拳。而受氣流所影響,他只能打出『一按拳』迎擊。但他心想:「以小子現在狀態,中這一拳,應該死定了吧?」

「哇哇哇哇哇!」Amos大叫,雙手的手刀從泓景頭上,往下直劈。只見手刀所到之處,即血如泉湧。與此同時,泓景的『一按拳』亦劃過Amos左邊臉,鮮血亦自傷口四射。

泓景的『一按拳』打空氣,只僅僅擦過Amos左臉—若非Amos的『紅海分開』先擊中泓景,結果絕對大大不同。

「這種氣勢,難道是……『紅海分開』?Amos那小子……要替天行道了嗎?」阿魏暗忖:「泓景剛才說過:『你的神那麼正義,為什麼不出來主持公道?……….若祂存在的話,就他媽的來懲罰我吧!』也許這個,就是泓景想要的答案!」

手刀在泓景身上,畫下一條血紅色直線。鮮血不斷自血線流出,果真是『紅海分開』啊。

『紅海分開』是『十架恩典』中殺招之一,威力就只會比『洪水滅世』更強更猛。『洪水滅世』招意是給對手留一線,所以往往都不致命。但『紅海分開』則是毫無保留,將全身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一招,不將敵人擊殺,誓不罷休。

因為此招威力太恐怖,所以即使在決鬥時,基督徒都會避免使用此招,以免無謂的殺戮。而在很多教會的比賽,『紅海分開』更是禁招之一,一旦使用,立即取消比賽資格。但為了以防萬一,教會還是會教授信徒此招,以在必要時防身。

而此刻,正是那必要的時候。為了防Nick快要被泓景殺掉的身,他只好破戒。

「好傢伙,竟然還留有一手!」Nick訝異道。

「怎可能的?教徒!你……..!…..你是………」泓景料想不到會出現這種結局。他望著剛收式的Amos,竟然被嚇得退後幾步,驚慌地叫道︰「你………..是………….誰?……………不!……..不可能……..不………….可………能………………」

說著莫名奇妙的話,鮮血不斷在從泓景體內流出。其中一大灘血濺到自己臉上,令他原本驚恐的表情更加嚇人。看著泓景落得如斯失態,誰也曉得,泓景已經敗陣。

「不…..不可能!我……….我…….不……不可以死………我還有……..很多…….事…….未做………怎可以……..死………」

雖然泓景是個二五仔,但Nick看著多年親友之敗相,亦不禁神傷。

「我……還未…….敗………還未敗………加……….按……….加按……….」泓景似乎仍未肯放棄。他像喪屍一樣狂吼,身上力量竟還有上升之勢。距離較近的Nick,首先感受到這股氣︰「不……不是吧?……九成半…….按揭…….之後……豈不是……..」

阿魏也感受到這股氣,反應和Nick一樣震憾︰「難道……這是…….傳說中的………但怎可能?…………」

泓景邊叫道︰「加按!加按!……..」身上的氣不斷增加。要是『加按』完成的話,他的實力將會是前所未有。

但……..

「怎…..怎麼會…….呀!……不要呀~~~~~~~~」突然,泓景轉了對白,表情突變為驚恐,全身上下隨即裂開,不到半秒,「砰!」一聲,整個人竟像氣球般爆開,鮮血隨著內臟和肢體一同散落在地。兩秒前還擁有『九成半按揭』力量的泓景,現在已屍骨無存,變成一無所有。

「還是….走火入魔,爆…….爆煲了嗎?」阿魏道。

Nick和Amos逃過一劫,總算鬆一口氣,不支暈倒。

1-74-爆煲

泓景突然感到不安。但不安的原因,連他自己也不知道。他只可以肯定,那種感覺是來自Amos︰「這教徒……..有古怪!」回頭一看,卻不見了Amos蹤影。

「上面!」

泓景往上一看,果然見到Amos已跳到頭上,合掌打出絕技『洪水滅世』。再細心觀察,Amos和之前並沒有分別,力量和招式也和之前一X樣的悶。只是那種不安的感覺仍在泓景心中,一直揮之不去。

「你媽的……果然留不得!」要驅除不安的感覺,最直接就是將來源消滅。於是他運起最高功力,務求一舉擊殺Amos。Amos本已傷重,再中一招『P按拳x二按拳』,自然傷上加傷。但同一時間,Amos雙掌亦如打摏一樣,結實地印在泓景臉上。

「小子……看你挨得幾多拳!」泓景越感不安,也理不得自己傷勢,一於再加把勁,右拳再來『P按拳x二按拳』,擊中Amos腰側,痛得Amos叫苦連天。『P按拳x二按拳』威力本已極大,再加上其打在Amos身上的『罰息』勁力連橫爆發,終於將他擊倒。

「應該已…..殺了他吧?」泓景見Amos倒地不起,不安感頓時消退不少。但他自然不會見好就收,一於左拳再來一記,好替Amos埋單。只是拳未打出,Nick又已殺到,『一人兩票』雙飛腿踢中泓景背部︰「廢柴,你的對手是我!」

「又是你!你配嗎?」泓景吼叫道。但他背對Nick,未及轉身,又中一腳。Nick「哇,哇,哇…….」的咆吼,一腳、兩腳……..泓景瞬間便已中了不知幾多腳。

這是Nick剛才未踢完的『地區直選拳』。泓景中了十腳,整個人被釘死在地面,完全無法逃走。Nick趁此機會,一口氣將其餘十腳踢出去,泓景一樣照單全收,苦不堪言。

超越Nick極限的『分區直選拳』三十腳分兩段全部踢出。殺招使畢,Nick體力亦告用盡,雙腳發軟,非坐著調息不可。他看著泓景倒在地上,動也不動,暗忖︰「應該…..已殺掉他了吧?」他對自己的絕招充滿信心,中全套三十腳而不死之人是絕無僅有。

只有這一次,他總是不太放心。

這時,他看見Amos又再站起,緩緩地向前走。於是他對Amos叫道︰「耶能!快了結他!快!」Amos不禁愕然︰「什……什麼?了結他…….即是要…..殺……了他嗎?」他從未想過要給已無力反抗的人最後一擊。從未殺人的他,也沒想到要像個冷血殺手,非置人於死地不可。

所以,他停住了,沒有再前進一步。

Nick見狀,只得連加催促︰「你這仆街幹什麼了?快宰掉他!沒時間了!」但怎樣叫也沒用,Amos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。

在接受治療的任伯,見到Nick的反應,不禁說道︰「Nick…..不要…..今日留一線…….」正施以治療的阿魏亦覺奇怪︰「泓景雖是二五仔,好歹也曾是花園街的親友。Nick雖報仇心切,也不至於連親友也不放過吧?…………但是……..『沒時間了』………等等!大事不妙!」想到這裡,他也感覺到不妥,於是對Amos大叫:「Amos!快殺掉他!快!」

Amos望著阿魏,第一個反應是:「要我殺人?怎麼連你都…….」但阿魏不斷重覆叫道:「快!沒時間了!」Amos亦不得不去想,阿魏叫他這樣做,或許有什麼原因也說不定。想到這裡,他開始將視線轉向倒地的泓景。

但Amos望到泓景,卻是大吃一驚︰「什….什麼?」

只見應該倒地不起的泓景,竟又再彎著腰站著。他僵硬地伸直腰,雙目盯緊Amos。他無疑已傷重,面容亦已扭曲。而在這種狀態下竟仍能站立走路的,大概就只有生化危機中的喪屍而已。沒錯,泓景走路時的姿態,和喪屍簡直一模一樣。

這姿態,令Amos想起之前交過手的終極港鐵俠。

「沒…..沒可能…….他中了Nick全套『地區直選拳』,怎….怎可能……」Amos還未來得及反應,胸部已中了泓景兩擊——這是泓景一拳兩擊的絕招『二按拳』。Amos中拳,彈開五呎倒地。

泓景欲上前追擊,但Nick的聲音又令他停住︰「你!…..果然….又再加按…….」泓景回望,只見他仍在苦苦掙扎,但既已力盡,始終無法站起。

「你…..透過中途加按,陣前提升力量嗎?」遠處阿魏驚訝道。

「沒錯,原本我也以為必死。但求生意志令我功力再度突破,到達『九成半按揭』的境界了!多得這力量,我心裡的不安已經全消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」

「你…..瘋了嗎?你瘋狂加按,不怕走火入魔嗎?」Nick大叫。

「哈哈,我也未怕,你就怕了嗎?」泓景以沙啞的聲音譏笑道。他緩緩走向Nick,對他說道︰「現在就由你來試試,『九成半按揭』的力量吧!」九成半按揭狀態的泓景,已不再對Nick留情。說罷,便舉起右拳,準備替Nick埋單。

Nick見狀,哪能不驚?但他的震驚,並非來自泓景。

而是來自他背後。

「什….什麼?」泓景再次感到不安,而且比之前更加強烈。

1-73-生存為何

泓景看著重傷倒地的Nick和Amos,開始放聲大笑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.」

Nick眼白白看著二五仔洋洋得意,心裡實在不甘。附近的Amos也是一樣—他雖然有『醫治的大能』,但不能用來醫治自己,唯一可以做的是,竭力接近Nick,將他醫好。但問題是,泓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。Amos才剛勉強站起,泓景便在他背後狠狠踩一腳,令他又再趴在地上。

「小子,你的武功雖然不值一晒,但你的醫術始終會令我們很麻煩,不能放著不管。小子,別怪我心狠手辣了!」說罷,雙拳準備打出『P按拳x二按拳』,一口氣了結Amos。

但泓景正要下手,忽然感到身旁有股極大的熱力。轉頭一看,果然,有一個大火球正向他狂飆。

「這……快閃!」泓景極力退避,總算避過熊熊烈火,但上衣被火舌沾上少許,竟立即整件燃燒。泓景見狀,氣急敗壞撕開上衣,棄之。上衣剛脫手,竟在瞬間燒成灰燼。同一時間,泓景胸口突然隱隱灼痛,一看,原來已被灼傷。

「好霸道的火球!是誰?」泓景又撿回一命,失聲叫道。幸好他拳未打出,否則必定避不開火球,被燒成灰了。

但泓景的問題實在多餘。是誰使出火球,他其實心裡有數。

他朝火球的方向一望。果然,視線內有垂死的任伯,和……正為他施救的阿魏。阿魏右手按著任伯,左手舉掌對準泓景,掌心散發著餘煙。他剛使出了『十架恩典』絕技『復興之火』——這一招教會中的凌子健也懂得,但威力自然和阿魏相去甚遠了。

阿魏怒目對泓景說:「你膽敢動他一條毛,我不和你客氣!」

泓景心知阿魏惹不得,但仍要不輸氣勢。他撥撥身上灰塵,說︰「差點忘了,這裡還有個絕世高手!怎樣?你要來打我嗎?但那老頭…….」

泓景明言挑釁,實則要制止阿魏出手。阿魏也深明泓景意圖,出手的話,任伯就死定;但若不出手,死的便會是Amos和Nick。此刻,他猶豫了。

任伯當然也知道形勢,便對阿魏說︰「快…..快去吧!我……..已…….一把年紀……死……就一世……..唔死…….大半世……..但他們…….他們………還………年青……..」

阿魏思索良久,終於有所決定︰「任伯,你保重,我很快便回來。」於是將視線轉向泓景。但準備起身,旁邊卻有聲音說︰「你不是說…..交給我們……應付嗎?你身為耶能,別出爾反爾啊!」

阿魏一看,只見Nick又再苦苦撐起,問泓景道︰「廢柴!……你……背叛……大家……難道…..就是為了『樓按神功』?」

「你也可以這樣說!」

「為….為什麼?」

「你好煩呀!你道現在是什麼年代?現在可是超武鬥組肆虐的年代呀!我們為了生存,不得不這樣做!」

「所以便要做畜牲集團的奴隸?」

「嚴格來說,我們並不是歸順畜牲集團,我們是……」

「我知道,是地產界吧?」阿魏插嘴說道。

「地產界……?」Nick疑惑問道。

阿魏答道︰「『樓按神功』是地產界武功,你沒理由不知道吧?Nick,你所憎恨的畜牲集團,其實只算是地產界的分支而已。」

泓景接著說道︰「你說得沒錯。你們也聽過地產界的超人吧?他的實力可是全香港…不,是全亞洲第一啊!我的新名字—泓景,也是他賜給我的!你們連我也打不過,要怎樣挑戰畜牲集團、甚至他們背後的地產界呀?」

「所以…….你就連自己『柴叔』這名號也放棄,歸附他們了?」Nick問道。

「為了在這亂世生存,我們不得不這樣做。」泓景再道︰「Nick啊,其實你明白,你父親為何會被殺嗎?」

「這還用問?他是被你們投靠的畜牲集團殺死的!我現在便要為他報仇。如果你硬要阻頭阻勢,我連你也殺掉。」對Nick的答案,泓景卻是連連搖頭︰「錯錯錯!你什麼都不明白。你父親被殺的唯一一個原因,就是……他不夠強。」

Nick無言。他絕對想不到泓景竟會這樣回答。

泓景再道︰「你父親和任老頭一樣頑固,有更強的武功不練,偏偏只練低賤的什麼『退休保障法』……」之後他指住任伯,叫道︰「你看那任老鬼,連一個強拍戰士都打不過,你看他像什麼樣?」

任伯被泓景一氣,口裡又吐出一口血︰「你…….你才不明白!在這個世界生存,並不是只能靠力量的!」原本已沒有麼力氣的他,聲線竟是那麼響亮,而且也不再氣促。

任伯高聲叫道︰「最重要的是行得正,企得正!你已經忘記了嗎?」

對於任伯的話,泓景自是十分不屑。他吐了一口口水,回應道︰「呸!廢話!你那麼正義,但正義可以當飯食嗎?可以令你打得嬴玄牛,還有比他厲害不知幾多倍的超人嗎?你們別那麼天真好嗎?」

「天真?」

眾人一望,說話的原來是Nick︰「你說得對…我們也許真的太天真…..」

「Nick…..你終於明白了嗎?….」

「不,我再說一次,我不明白。」

泓景愕然。

「如你所說,我實在太天真。而天真的我卻只明白一件事,就是他們殺了我爸爸。如果要我向殺父仇人卑躬屈膝,那做人又有什麼意義?」

泓景呆了。

「我就是那麼的天真。你這麼有大志,有種就來試試,能否打低天真的我吧。」說完,一步一步走向泓景。

泓景呆著。他心想:「這班人竟多像頑石一樣,竟連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!」面前這麼天真的人,他完全不懂得如何應對。

這時,Amos亦在他身後苦苦撐起︰「任伯說得沒錯。正如聖經也有講︰『人活著,不是單靠食物,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。』我們不應盲目追求力量和財富,這些都總會過去,唯有遵行神的話,才是永恆。」

「聽你口氣…..你是個教徒吧?我想問你,希特拉屠殺猶太人的時候、文革批鬥的時候、在天災人禍連連、在戰爭不斷的時候,你的神去了哪裡?你的神那麼正義,為什麼不出來主持公道?我告訴你!神根本就不存在……..若祂存在的話,就他媽的來懲罰我吧!」

Amos沒有回應——泓景也早料到這樣。他的問題,大部分基督徒都不懂答,即使你去問天主教的教宗,也不會得到答案。

只是,泓景突然感到不安。

1-72-九成按揭

泓景突然加速快衝︰「看招!」,『二按拳』雙拳齊發,一次過打出四擊!

攻勢凌厲,Amos和Nick縱早有準備,反應還是慢了半拍。泓景給兩人各一記『二按拳』,幸虧兩人已知此招奧秘,才勉強抵擋得住。

「嗚!」Amos縱有『救恩的全副軍裝』護身,也差點被硬生生轟破。另一邊,Nick也連連吐血︰「很重的拳!」他的護身勁不及Amos,為免硬食『二按拳』的雙重勁力,他只能借勢飛退,好盡量卸掉拳勁。

如此一來,距離泓景較近的,就只有Amos一人。單獨面對泓景,即使只是一瞬間,也是極之危險。泓景吸一口氣,再次轟出雙重『二按拳』。單拳的『二按拳』已極難抵擋,更何況是雙拳?Amos很勉強才擋到第一套四拳,但防守亦告崩潰。再來一套四擊,Amos已是無法招架,一拳、兩拳、三拳,全數轟中Amos胸口和腹部。連中三拳,Amos不得不傷重吐血。

但攻勢還未完結,還有第四擊。但第四擊擊中Amos的瞬間,泓景的眼前忽然一片空白。

「這是!….」泓景驚叫道。

「是…….那招反擊!」Nick見識過Amos這招『以眼還眼』,但泓景不熟基督教絕技,又豈知大難將至?就在第四拳轟中Amos的同時,泓景忽然感到胸部和腹部同時中招︰胸口兩拳,腹部兩拳,一共四拳。好個泓景,還能第一時間搞清楚情況,知道一共中了四拳,不禁大驚︰「這四拳……他是什麼時候打出的?」

大好時機卻連中四拳,強如泓景亦不能不傷。定過神來,他再望向周圍,心裡說︰「咦?那傢伙呢?…呀!在那裡!」原來,Amos已在他面前七米左右倒下。他在努力掙扎,卻始終未爬得起身。

他中了泓景四擊『二按拳』,重傷倒地,傷勢只會比泓景更重。

「好小子,嚇得我…..原來只是垂死掙扎!」泓景搞清楚形勢,總算鬆一口氣。現在,他只需幾秒時間回氣,之後便能替Amos埋單。

但這裡還有個Nick。他對Amos叫道:「做得好!」然後一躍而上,半空使出『用腳投票』邊踢邊埋身。泓景中了四拳『以眼還眼』,動作窒礙下,無法擋住Nick連踢,頭、胸、腹各中一腳。

「嘻,你的腿招就只得這樣嗎?」泓景身中多招仍能說話,可見『用腳投票』對他威脅不大。泓景叫道︰「我已看穿你的腳法,看我的!」但他的『二按拳』未打出,嘴角又吃多一腳。

「收了你的臭口!」Nick邊說邊變招,乘勢使出『民主三步曲』︰『和平』、『理性』、『非暴力』追擊。三腳全數命中泓景,但泓景卻好像若無其事一樣。

「你沒吃飯嗎?這三腳比剛才更弱雞啊?」泓景擋住三腳後,輕易取回主導權,左拳還以一記『二按拳』。Nick雖錯愕,但仍能保持冷靜,一個退後步,總算避開一拳兩擊。

暫時拉開了距離,Nick要花點時間反思︰「我太大意了!那套什麼『和平』、『理性』、『非暴力』,我竟完全無法掌握,只有其形,不得其實,踢起來完全沒有力量……」

反思間,泓景又再向Nick打出『二按拳』︰「讓叔叔來教你,什麼是有力量的拳吧!」但『二按拳』已被看穿,Nick避得一次比一次輕鬆。

「看你能逃到何時?」泓景拳頭一再落空,開始感到不忿。他欲快馬加鞭,但被Amos打中的傷口卻突然劇痛。Nick趁泓景身形一窒,再用腳踢出『民主三步曲』︰『簽名』、『遊行』、『絕食』,其中『簽名』、『遊行』兩擊轟中泓景膊頭和大腿。但要擊倒泓景,似乎還是不足夠。

「豈有此理!加上這一腳又如何?」Nick勢成騎虎,只好繼續打出第三擊『絕食』,希望可以再有斬獲。第三腳『絕食』直轟向泓景口部,但當疾風一腳到達泓景面前五寸距離,卻被泓景一手捉住。

泓景笑道︰「還不捉到你?這次看你怎樣逃?」左手抓緊Nick一腳,右拳儲足勁力,打出『樓按神功』另一絕技︰『優惠利率拳』!

『樓按神功』除了『一按拳』和『二按拳』之外,還有另外兩招︰『優惠利率拳』和『同業拆息拳』。『優惠利率拳』又稱『P按拳』,『同業拆息拳』又稱『H按拳』。兩者本質大同小異,除了本身拳勁之外,打在對手身上的『罰息』勁力會逐次爆發,進一步傷害對手。雖然每次爆發的威力都不大,但時間一長,後果絕不是說笑。兩者的不同之處,在於『P按拳』罰息威力輸出會較穩定,而『H按拳』罰息的威力則較受天地靈氣影響。

更厲害的地方,是『P按拳』和『H按拳』都可以和『二按拳』混合,成為一拳兩擊的凌厲招式。泓景這一拳,正正是『P按拳x二按拳』的混合拳。

Nick單憑感覺,便已知此招威猛絕倫。但他的腳被捉住,想避也不能。但既避無可避,唯有………用絕招硬拚!

『地區直選拳』!!

「好傢伙,竟然和我硬碰?」泓景驚訝道。

「廢柴,後悔了嗎?」Nick叫道。

「不知好歹!」

Nick連橫腿後發先至,竟然比泓景的『P按拳x二按拳』更快。泓景話未說完,就已中五、六腳。還未搞清楚六腳的先後次序,又再連中四腳。

只不過,這並不等於Nick已經嬴了。在連橫腳命中泓景之際,泓景的『P按拳x二按拳』亦同時打中Nick胸部。『P按拳x二按拳』果真厲害之極,兩擊威力已等同Nick十幾腳,打得Nick五臟翻騰,彈飛十餘呎後倒地。Nick的『地區直選拳』只踢出了十腳,其餘攻勢慘被瓦解。

倒算Nick硬淨,中了強猛的『P按拳x二按拳』,還想要站起身。但一動,五臟即劇痛,鮮血立即狂嘔。他只好先坐著調息,但傷勢才剛控制下來,體內一種奇怪的內勁又爆發,令Nick又再吐血。

「嗚?搞什麼…….這內勁好古怪?」Nick掩著嘴道。

這是『P按拳』的『罰息』內勁。這煩人的內勁每隔十數秒便在Nick體內爆發一次,令Nick苦不堪言。即使他體內有插水王貫注的『法治精神』內勁,還是無補於事。顯然,『罰息』內勁並不是『法治精神』能防禦的範圍。

另邊廂,泓景也不見得很好過。他中了Nick十腳,一樣叫苦連天。大難不死的他不禁抹一把汗︰「果真虎父無犬子,幸好我的『P按拳』及時擊潰他的攻勢,否則只要再慢十分一秒,我就凶多吉少…….」泓景身中多招,也得站立調息療傷。他將『樓按神功』運個七大周天,總算調整好內息。之後,他看著還未站得起身的Amos,和剛受重傷的Nick,就能確認一件事︰

「我嬴了。」

1-71-二按拳

Nick的『用腳投票』快如閃電,但在泓景眼中,卻彷如慢動作一樣,手一揚就輕鬆擋下。

泓景功力之高超,令Nick大感意外︰「幾個月不見,你竟強了這麼多?」泓景笑了幾聲,得意回應道︰「這便是識時務的成果了,知驚未?」他趁Nick攻勢已老,立即還以『一按拳』。Amos見狀,對Nick叫道︰「小心!他的拳法很古怪!」

Nick亦深明這一點,是以亦得先避其鋒,看清楚再說。Nick速度快,輕易避開一拳。但「砰!」一聲,左臉卻又無端端中拳,情形和之前Amos一模一樣。

「這是…….!」Nick已經極之謹慎,但還是防不了一拳,不禁大感困惑︰「沒可能!明明已經避開了,但…..」未及思考,泓景拳又殺到。Nick於是仰後閃避,拳風僅僅在胸膛上方劃過。Nick心想︰「這次應該避開了吧?」但腹部又中一拳:「又中?怎可能?」繼續不明不白地中拳,實在不妙。在未了解對手底蘊前,Nick只好和Amos一樣,先退為妙。

泓景先後擊退Amos和Nick,感到實在很有快感。只是他亦沒有急著追擊,而是希望說服Nick︰「德力,你畢竟是雷兄的兒子,如果可以的話,我也不想和你交手。」

Nick抹抹嘴角的汗,以鄙視的態度回應︰「廢話,想拖延時間嗎?」說畢,再度躍前,以雙飛腿『一人兩票』進攻。

『一人兩票』力度非同小可,泓景也不願硬碰,身一閃,僅僅避開。泓然後趁Nick背門大開,轉身打出『一按拳』反擊。不料Nick背對泓景,仍能向後蹬兩腳還擊。泓景冷不防之下,臉、胸連中兩腳,臉上更被刮出一條血絲。

只是泓景好像若無其事一樣,抹去臉上血絲,叫道︰「無大無細,你爸爸教你這樣對長輩的嗎?」說完,又向Nick揮拳。

「對不起,家父只教我:做人要正直,打二五仔唔駛留力!」Nick說罷,再打出高達的『民主三步曲』回敬。但Nick速度雖快,卻還比不上擁有『樓按神功』的泓景。泓景『一按拳』先轟中Nick胸膛,順道瓦解其攻勢。

「嗚!…..這是…..!」Nick中重招吐血,驚訝叫道。拳頭力度固然雄猛,但Nick之所以驚訝,卻是另有原因。「現在才看得出嗎?太遲了!」泓景得勢不饒人,左拳準備再打出『一按拳』。Nick避無可避,勢必再硬挨一記。

但在場還有個Amos︰「Nick!小心!」,飛身擋在Nick面前,以絕招『洪水滅世』迎架。同一時間,Nick也使出『一人兩票』迎擊。

『洪水滅世』和『一人兩票』同時與泓景的『一按拳』對撼,造成一聲巨響,三人互被震飛十餘呎。

硬拚結果,是平手。

「我們兩人聯手,竟然才和他打成平手,難道他…..一直都未盡全力?」Amos驚訝道。

Nick無言。他心裡也明白,泓景實力絕不比強拍戰士遜色。再加上泓景絕招的底蘊不明,他絕對比強拍戰士更難應付。

正接受阿魏醫治的任伯看著,不禁激動得咳出連連血絲。阿魏見狀,即對任伯道︰「不要激動,會礙了傷勢的!」任伯卻沒有理會,繼續說︰「那…..傢伙……竟然…….修練…..地產界的……..樓……按……神功……還……練成了……..」

阿魏再喝住任伯說︰「別說話!專心接受治療!」

任伯還是沒聽阿魏的話,再道︰「那…..那…..傢伙…..不…..易……對付…….魏兄……..你……..不用……….理我…….怏……去…..幫……他們…….」

阿魏沒回話,只望著Amos和Nick兩人。他比任何人都想想出手,但如此一來,任伯性命就危矣。看了幾秒鐘,還是決定不上前,回頭對任伯說道︰「放心吧!那兩個小子應付得來的!」

「真….真的….沒問題?」

「放心,沒問題!」

阿魏又回望Amos和Nick。他推算兩人實力,應該是可以打得過泓景,只是需要一點忠告而已︰「你們兩個!小心他的拳法!他的拳不是『一按拳』,是『二按拳』!拳中有拳,一拳等於兩拳!」

「『二按拳』?」兩人同時叫道。Amos表情愕然,看來並不知道什麼是『二按拳』,Nick卻是恍然大悟:「果然是這樣!但要打出『二按拳』,必先練成『樓按神功』的『八成按揭』以上!這傢伙功力,至少有『八成按揭』以上!」

「『八成按揭』!」Amos叫道。

泓景的底牌被揭,卻還是不以為然︰「『八成按揭』?你會不會太小看我了?」泓景一言,阿魏一聽就明,但還是感到不可思議︰「什….什麼?難道……」

泓景踏前幾步,說道︰「給你們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實力!」然後開始催運功力。運勁的時候,他不斷唸著︰「加按,加按,加按……..」氣勢亦越加逼人,要不是Amos和Nick兩人功力不錯,必會被氣勁捲得人仰馬翻。

「這氣勁…..難道是……..『九成按揭』?」Nick掩面,驚訝叫道。

「倒算你有點見識!」泓景說完,運勁過程同告結束。『九成按揭』的他上前,預備下一輪攻勢。

面對如此高手,Amos和Nick不禁心想:「這傢伙…….我們贏得了嗎?」

1-70-樓按神功

另邊廂,Nick和黃生戰況也一樣激烈。

黃生雖已有『突破強拍門檻』力量,但面對功力比他稍低的Nick,竟然沾不到半點好處。黃生功力雖高,但速度卻有所不及,招式之靈活也遠不如Nick。

最最最要命的是,Nick有插水王貫注的『法治精神』內力,使黃生『截水拳』和『截電拳』全然失效,變成尋常的重拳。Nick無須顧慮『截水截電』,自然打得格外暢順。

話口未完,黃生背門又中一腳。未及轉身,面門又中兩腳。黃生貴為強拍戰士,卻被面前這小子如玩具一樣任踢,這口氣又怎吞得下?「臭小子,嗚~~~~~~!」

Nick竊笑道︰「嘿,大叫也無用!」黃生雖被狂攻,卻仍不失冷靜︰「既絕招無效,倒不如只打基本技,倒還省點氣力!」變招直拳一揮,竟意外地擊中Nick左胸。

Nick冷不防中一記,被轟得飛退幾步。黃生見勢,還不打蛇隨棍上?「小子,我已看穿你拳路,你的招式已對我無效!」立即飛身連打十拳追擊,但畢竟Nick速度快,身一轉就輕易避開。

「一朝得志,語無倫次了嗎?」Nick中一拳,卻是不以為然︰「那麼,這一招又如何?」只見Nick左腳一扭,踢向黃生右邊。黃生來不及反應,右腕已被踢中。

黃生錯愕叫道︰「這腿法……」未叫完,左腳又中一招,痛得黃生再站不起。未定神,眼前又一黑,Nick一腳又狠狠踢中口裡。

這一腳,踢得黃生牙都掉了幾隻,血從口裡傾流而出,叫苦連天。

「怎樣了?看得穿我這招嗎?」Nick對黃生笑道。

正在附近作戰的高達,剛好看到Nick打倒黃生時的情景,不禁訝異︰「這…..不就是我的『民主三步曲』︰『簽名』、『遊行』、『絕食』嗎?這小子……….不單能無師自通,一學就會,還將它改成腿招?」

全收一套『民主三步曲』後,黃生已是傷重,敗局已呈。Nick當然把握機會,趁黃生未回氣,再踢出︰

『一人兩票』!

猛招將至,黃生已無法應付,只懂失聲叫道︰「救….救命….」但兩腳已分別踢中頭顱和胸口,黃生當堂彈飛十餘呎,倒地後只叫了一聲︰「小子…….」,便已氣絕身亡。

Nick擊倒黃生的那一招,同樣映在高達眼裡,。他的反應,和剛才同樣震撼︰「這是我的…….『一人兩票』!」

只是Nick看來還不太滿意。收式後,Nick搖頭暗忖︰「不行,兩腳的威力還是相差太遠,不能像那個高達一樣兩拳皆猛……」

附近,Amos正和『突破強拍門檻』的張生對打。他同樣受惠於插水王的『法治精神』內力,不怕張生的『截水截電』,亦稍佔上風。

和黃生一樣,張生雖有強大功力,但『截水截電』無效,便等於無牙老虎。本來他們若有其他絕招,形勢亦不會因此而轉差。

問題是他們沒有。

「沒……沒可能!『截水截電拳』竟然完全無效?那唯有……」張生雙手運勁,嘗試打出畜牲集團最終絕技︰

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!

猛招殺到,Amos亦不敢怠慢,同時亦運起『十架恩典』最高功力,『洪水滅世』迎擊!互拚過後,兩人雙雙彈開,分別跌在兩個燃燒的排檔裡。

張生首先站起身,可是雙手亦被Amos震得麻痺。定過神來,他現在先要確定兩件事,第一件是找到Amos的位置,第二件是……

「他身上有沒有被烙上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的字眼?」

張生沒花多少時間,就確定Amos位置。只是張生看著他慢慢站起,卻大為慌張︰「那傢伙站得起身,這不就代表我的絕招……..已失效?」果然,Amos慢慢走近,張生看得清楚了︰「果然……沒有……沒有刻上字…….?怎可能………….?」

絕招失效,張生戰意已是全失。現在他就只有一個念頭︰「逃!」沒留半句話,轉身就走。但逃不了幾步,又有一個巨大的身影攔住。張生抬頭一望,才知道這次『大檸樂』︰「玄牛大人!」

在他面前的,正是他的首領玄牛。逃兵什麼地方也不去,偏偏跑到首領面前,可謂真不夠運。

「你要去哪裡了?」玄牛正常不過的提問,竟嚇得張生面容失色,無法對答。玄牛再道︰「你這傢伙,竟然想逃走?」更嚇得張生屎滾尿流。堂堂強拍戰士,竟然失禁,實在太醜怪。但他就是這麼驚恐,好不容易才開到口︰「我…….不敢…..了…….求……求你…..放過我……..」

「太遲了!」玄牛隨手一拳,竟一下就打穿張生腹部。「呀…….呀…….」張生死命求饒,換來卻是絕望,未叫得出半句話,就已經死亡。

玄牛右臂運勁,張生屍體即從手中甩出。細看之下,玄牛那才剛穿過人體的右臂,竟然不沾一滴血。收拾逃兵後,玄牛眼望擊退張生的Amos,對泓景說道︰「泓景先生,那小子就由你去幹掉吧!」泓景竟像個手下一樣回應︰「是!」

Amos看著張生被首領殺死,不禁一呆︰「對方的首領……竟然殺死自己同伴?」但他已沒時間無奈,因為泓景已應玄牛的order,殺氣騰騰朝自己進攻︰「小子,接招!」Amos不料泓景速度竟然快過強拍戰士,拚力向橫一閃,才僅僅避過重拳,衣衫仍難免被拳風撕裂。

「這….這功力,是……」Amos訝異道。但泓景左拳又同時殺到。幸而Amos反應不慢,右手撥開泓景左拳,趁空檔左拳連打三記『靈巧像蛇』。但泓景回防夠快,一個側身就輕易避開。Amos順著勢,右拳又來三記『靈巧像蛇』,逼得泓景連退三步。Amos一輪快拳雖全部落空,但總算逼開了泓景。

Amos望著泓景,不禁百感交集:「想不到,竟然要和這個花園街副隊長交手!」

泓景好整以暇,在距離Amos四呎左右的地方運功。Amos一看,不禁大感驚訝︰「他練的是…….『樓按神功!』」

泓景回應︰「這有什麼出奇呀小子?練『樓按神功』的人,隨便在街找都找到幾十個啦!哈哈哈!你們說是不是呀?」說罷,身後變節的保衛隊員一同叫道︰「是!」同一時間躍上前找對手。

其中兩個選中Amos為目標︰「泓景兄,這小子用不著你出手,讓我們來了結他!」同時運起『樓按神功 七成按揭』力量,打出︰

『一按拳』!

泓景看著,卻是一臉驚恐︰「等等!你們不是他的對手…..」可是這已經太遲,Amos面對兩人,還是面無懼色,看準兩人攻勢,絕招『純良像鴿子』後發先至,一人一拳,永不落空,已將兩人轟至老遠。兩人倒地後苦苦掙扎,已難以站起再戰。

眼見兩個兄弟被擊敗,泓景無奈對Amos說︰「好小子,『樓按神功 七成按揭』竟然也挨不到你一招!」

Amos並不是驕傲的人,只以禮貌言詞答道︰「過獎了!」但他的禮貌,在泓景聽來卻是礙耳︰「你別太放肆!我和他們是不同的!來吧!」說罷,又再揮拳進攻。泓景來勢洶洶,Amos決定先避其鋒︰「這我也知道,…….人人都練『樓按神功』,但都只有『七成按揭』功力,但這柴叔……不,泓景……..功力卻遠超『七成按揭』,他究竟將神功練到什麼程度?」

但泓景又怎會讓Amos有思想空間,猛招接踵而來。「『一按拳』,擋!」Amos看清拳路,舉臂迎架,擋得住。「好,機會!」正欲反攻,左臉竟無端端中一記重拳。Amos未及驚愕,泓景左拳又殺到,再舉右臂擋住,怎料右臉又挨一記。兩拳挨得不明不白,Amos不得不連退幾步,先穩定陣腳再算。

「怎…怎可能?明明擋住了的!」Amos百思不得其解。

泓景看見Amos大惑不解的表情,感到甚是滿意,大笑道︰「哈哈哈!怎樣?憑你也想打嬴我?」

的確,單憑Amos一個是難以擊敗泓景。

只是他卻絕不孤單。

這時,泓景身後出現了一個人影︰「加上我又如何?」泓景不需要回望,便知道身後的人是誰︰「是你嗎,德力?」

「沒錯,是我!」Nick二話不說,便提腿踢向泓景。

1-69-大會戰

大會戰

Nick大喝一聲:「受死吧泓景!」猛招『一人一票』直取泓景,為大會戰掀起序幕。

只是強絕一腳,卻被一人舉手擋住︰「泓景先生,就讓我們為您解決困憂吧!」

「黃生一諾千金,我對你很有信心!」泓景回應道。

黃生上前,運起『併購神功 八成併購功力』,暗忖︰「好!打孖來個『截水截電拳』,一擊殺死這小子,然後在玄牛大人面前領功!」

「畜牲,趕住去死嗎?」Nick叫道,卻深明『截水截電拳』碰之不得,只好急忙退後幾步。但這時背脊卻狠狠中一記︰「什麼?難道….又有內鬼?」只見身後果然有一人影閃出,原來是插水王︰「不,是我。」

「死差佬,你在….做什麼?難道你也是……」

「不,我這拳附帶『法治精神』內勁。今晚之內,你不用再怕他們的『截水截電拳』了!」

Nick疑惑。但這拳確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,反而有種特殊內勁從背脊湧到全身,令身體格外受用。他這才相信插水王的話︰「多….多謝你!」

「柴叔那二五仔就交給你吧!我去將『法治精神』分給其他人了!」插水王說完,便飛身離開。

「你先顧好自己吧!」Nick才剛忠告,胸口突然又中一拳。「大意!」Nick回頭一望,果然是黃生︰「陣前還東張西望,中了我的『截水拳』,可別怪我呀!哈哈哈哈!」

誰知Nick卻是回以竊笑︰「嘻!果然有效啊!」黃生笑道︰「『截水拳』果然很有效吧?手腳無力的滋味…..」未說完,卻突然眼前一黑,然後臉頰下腹各中一記,痛得黃生叫苦連天,飛退五呎。

「小子,怎麼中了『截水拳』還能有如此腳力……」黃生定過神來,疑惑道。

「白痴,有效是指剛才那死差佬的『法治精神』呀,你的什麼『截水截電拳』已對我無效了!」

「嘿…….就算我的『截水截電拳』無效,我的功力始終都高過你,你還是一樣要死!」

「看看如何?」Nick踢出一腳,又踢中黃生臉頰。

插水王退回任伯身邊,對Amos說︰「讓我也將『法治精神』分給你,這樣你也不用怕畜牲們的『截水截電拳』了!」未等Amos回應,插水王已一拳印在他身後。Amos便感到有種奇怪內功輸入體內︰「這樣…..我就不用怕他們截水截電了?」

「沒錯!好,我現在要去別處了!」插水王正要離去,但正在醫治任伯的阿魏又留住他︰「等等,警察先生,任伯中了畜牲集團的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,你能醫治他嗎?如果可以,我便不用白費氣力了!」插水王卻搖頭道︰「No,我這招只可以預防,不能治療,否則我早已出手!」

阿魏無奈回應︰「哦….是嗎?真可惜。」任伯則道︰「算……了…….吧,魏兄,你………不用…….理……我……去………幫……他……們……吧…….」

「不要說話,會治得好的!信我!」阿魏安慰任伯道。他抬頭一看,見Amos和插水王仍在,便對他們說︰「你們也不用理我們,放心去作戰吧!」

「但你們……」Amos猶豫,插水王卻說︰「放心,有魏先生在,任老伯沒事的,我們去吧!」Amos明白過後,兩人隨即上前作戰。

兩人第一個見到的情景,是十幾個畜牲集團戰士飛身撲向雞泡魚——這個死肥仔雖已擊倒近百人,但由於『爆旋陀螺』不需要用太多脂肪,是以體重仍維持在三百二十磅左右。

「留咁X多脂肪,現在是時候用X晒佢了!」雞泡魚笑著說,兩手在空氣中繪畫著,大叫:

「『天馬流星拳』!」

雞泡魚雙拳發出無數光芒,如流星直射十幾個畜牲戰士。眾畜未知發生什麼事,便已齊齊中拳,非死即傷。當中只有兩個強拍戰士勉強挨得住,但亦已無法再戰。

保衛隊人數只得畜牲集團三分一,本應形勢極劣,但見雞泡魚如斯勇猛,立時士氣大振︰

「肥仔好野!」

「我們還有勝望,加油呀!」

「殺呀!」

再回望雞泡魚,只見他已變回二百磅肌肉猛男,身上衣服亦已鬆脫。保衛隊員即嚇一跳︰「咦?肥仔你的極速減肥…….好厲害呀!」也有人見到雞泡魚露械,害羞得拎頭掩面。

被眾人擁戴,雞泡魚倍感受用,於是在眾人面前擺個『正展背闊肌』健美姿勢,以示答謝︰「多謝大家支持!我們去打X爆他們的X頭吧!」又再跳到畜牲群裡,眾人齊聲歡呼,也跟著湧去。

隨後又有鐵頭勇者和高達。高達對鐵頭勇者說︰「我們也去吧!怎可以讓那肥仔一個人威風?」但鐵頭勇者望著雞泡魚,卻是呆若木雞︰「極速減肥……..好……」高達便笑道︰「鐵頭……那傢伙的極速減肥,你……….很想要吧?」

鐵頭勇者叫道︰「別囉嗦!看我的—鐵‧頭‧撞!」立即飛身,『鐵頭撞 』像火箭般直射群畜。頭鎚撞中一個只得『三成併購』功力的畜牲戰士,畜牲戰士立即吐血身亡。

高達拍手叫好,也準備大展身手。怎料面前又有人攔路︰「我們還未分勝負,來吧!」高達回望那人,說︰「嚴生,你才剛撿回性命,現在又來送死了嗎?」說完,瞬即打出『民主三步曲』︰『和平』、『理性』、『非暴力』。

另一邊廂,鐵頭勇者剛用『鐵頭撞』轟殺一人,正欲尋找下一個目標,面前卻來一人攔路︰「你在找什麼?你的對手是我呀!」

鐵頭勇者笑道︰「來吧,史生!看你如何敵得過我的鐵頭?」說完,雙拳立即打出絕技『民主三步曲』︰『簽名』、『遊行』、『絕食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