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68-沒有舊,哪有新

沒有舊 哪有新

Nick始終無法接受泓景變節的事實,上前狂搖泓景膊頭︰「柴叔,你……為什麼和他們一起?是不是他們對你做了什麼?」同時間,其他保衛隊員也一同上前,大喝︰

「二五仔!」

「仆街!」

「你收了什麼好處?」

………………….

………………….

但無論Nick怎樣搖晃,泓景始終都沒有回應。玄牛見狀,便對泓景說︰「你不妨解釋一下吧。」

泓景悶哼一聲,一手撥開Nick雙手,然後開口說道︰「再說一次,請叫我做泓景,我已不再是你們的柴叔。你說我為了個人利益而出賣你們,但事實顯然不是!你看!我們這麼多街坊,差不多有三成業權了吧?」泓景身後的變節保衛隊員一同叫好。

十秒後,泓景打個手勢,著眾人靜下來,然後再道︰「大家請聽我講。其實大家有沒有想過,我們這裡的樓宇都已經殘舊,有他們專業收購舊樓,不是正好為我們解決困憂嗎?收回的錢可以用來在別處另覓居所,過更好的生活嗎?」

一個保衛隊員站前,聲嘶力竭叫道︰「你痴孖筋了嗎?你不是不知道現在樓價有多貴吧?這班死畜牲出價這麼低,怎夠在外面買另一層樓?你叫我們搬去哪裡了?」

這時,玄牛再開聲︰「這我可給你們保証。如果你們今晚肯賣,我們願意送每人五萬元,機會只限今晚!」變節者們同聲叫道︰「玄牛大人一諾千金,俾我地好大信心!」

保衛隊陣營中有一人豎起中指,叫道︰「送你老母!好X有誠意,好X專業,好X滿意呀!」有幾個人也做出相同的動作,叫道︰「X!」叫囂了一陣,泓景又再叫道︰「大家先靜一靜!」說話時竟然氣勢逼人,令眾人不禁安靜。

泓景續道︰「這總好過待在這等爛樓,等它價值白白蒸發,還要每晚和老鼠曱甴為伍,擔心被人截水截電吧?」

又有一個保衛隊員上前叫道︰「沒錯,這裡雖然殘舊,但始終是我們的家,我們的回憶!」他指住畜牲集團高手罵道︰「死畜牲的廣告不是也說『沒有舊,哪有新』嗎?難道在你的心目中,是沒有家,沒有回憶的嗎?」

泓景聽完,卻是搖頭嘆氣︰「唉,你畢竟讀書太少,連一個廣告也看不明白。那廣告是在說『不去舊,哪來新』呀白痴!」他續道︰「舊了的東西,當然就要替換!舊了的樓,當然也要折了重建,對吧?難道要白白等它倒塌壓死人嗎?拆了重建,也只不過是促進香港繁榮發展了吧!」

「為了發展,就要截水截電、殺人放火,還有靠嚇?」又有一個保衛隊員叫道。

泓景再道︰「為了世界的進步,有時是需要某程度的武力,這也是沒有辦法。例如有些阻住地球轉的釘子戶,故意不賣掉手上單位,阻礙收購和重建,為的只是令自己的樓賣得貴一些。」

又有個保衛隊員道︰「你這…..是說…..我們是阻住地球轉了?」

泓景沒有回答,繼續自己的論述︰「畜牲集團的存在,只不過是要除掉這些口裡說什麼懷舊,實則還是自私自利的搞屎棍,令香港發展不落後於人,讓更多市民有安樂居所。你想想,政界中不也是有很多人為了大局著想,不顧個人榮辱,做盡污穢的事。你們明白嗎?」

這時,又有一把聲音在Nick身後叫道︰「用卑鄙手段掠奪別人家園,殺人放火,也算是進步嗎?這是蠻荒才會做的事,不是進步,而是倒退呀!」Nick回頭一看,說話竟然是Amos。

「耶能,你…..」Amos只是初次參加事奉的新手,和花園街也沒有什麼關連。連他也為自己說話,Nick不禁為之感動。

泓景搖頭,道︰「小子,你年紀還小,不會明白的了。這世界……」話未說完,卻被Nick的大叫打斷︰「我就是不明白。」

「德力,你……..」泓景轉頭看著Nick。他預計Nick會和其他人一樣對他爆粗,殊不知Nick眼裡,卻是一絲淚光,令泓景也為之一窒。

「就算你們多想賣樓,也不用站在他們陣營中吧?你們想要錢,也不用出賣我們,反過來對付我們吧?柴叔,你是我很尊敬的長輩。以前我經常被爸爸虐待,你會幫我醫傷;爸爸要我餓,你會請我吃食物;我有功課不懂,你會教我怎樣做…………我實在很感激,你一直以來的照顧…….」Nick一邊說,兩行眼淚再禁不住,如缺堤般傾湧而出。

「Nick………」泓景想要上前安撫Nick,但Nick再抬起頭時,眼神竟又變得銳利如鷹,洪洪淚水立時被熊熊烈火蒸發,嚇得泓景連退兩步,更差點站不穩跌倒。

「但!」Nick高聲叫道︰「他們殺了我爸爸,也殺了你老友!你不會忘記了吧?」

「老友?」泓景卻是不屑的竊笑。如此反應,大出Nick意料之外。

泓景再道︰「那死老鬼,恃著自己輩份高,阻住地球轉。我們想賣樓改善生活,死老鬼偏偏要阻住地球轉,死不肯賣,令併購不成,我們無法得到應得的那筆錢,無法安居樂業……..」

「這裡可是我們的家園呀!住了幾十年的地方,你就捨得賤價賣出去?」

「剛才不是說過了嗎?舊的不去,新的如何來?這叫做進‧步‧呀!」

「我什麼都不明白。而我只明白一件事,就是他們殺了我爸爸,我雷德力今日就要報仇雪恨!」

保衛隊員們一同和應︰「講得好!不愧為雷伯之子!」Nick情緒便越加激動︰「有任何人想要阻止我,我便要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,將他們全部轟下去,包括你在內!」

泓景面對Nick怒目相向,竟驚恐得不知所措。

重傷的任伯見狀,也不禁開聲說道︰「阿柴…….你看…….這……….孩子………比你…..更有骨氣呀………….」

泓景也開始激動起來,失聲叫道︰「你…..你們…….不要那麼天真好嗎?憑你們這丁點力量,真的以為可以對付畜牲集團?就算嬴了,他們背後的勢力,你們鬥得過他們嗎?倒不如順應時勢,至少還可以安樂地生活………」

Nick沒有理會,只一步一步逼近泓景,同時暗自催運功力。

看著正在起大火的排檔,如地獄一樣的花園街,Nick想起了父親在他年少時說過的話︰

「孩子,為何一定要和別人一樣呢?如果你和他們像倒模一樣,到這裡變成地獄後,你就要和他們一起滅亡了!」

「爸爸,你說得沒錯,這時代已經變成地獄。爸爸,雖然你已仙遊,但我的中學同學Steve、那怪怪傳道人阿魏、還有那耶能的眼神…….都告訴我,你的靈魂尚在人間,而且還不斷透過他們來教導我、鞭策我,令我能在亂世中不失正直。爸爸在天之靈保佑,讓我可以為你和花園街親友報仇,為世間除去畜牲,還有背叛你的二五仔!」

默想過後,Nick再盯住泓景:「柴叔……..不,泓景,你的心早已被畜牲徹底蠶食。從今以後,你便再不是我們的柴叔,只是一條廢柴而已!廢柴,受死吧!」說完,Nick即高速衝向泓景,踢出雙飛腿絕招︰

『一人兩票』!

泓景叫道︰「冥頑不靈!」也跟著運功迎戰。其他人也跟著Nick上前,畜牲集團陣營亦同時上前迎擊。

花園街戰役中的總攻擊,現在開始。

1-67-變節#2

不,還有一個人可以阻止柴叔。

Amos。

Amos雙掌一記『洪水滅世』,竟能後發先至,重重轟中柴叔胸膛。柴叔飛退十餘呎。任伯總算免去一劫。

任伯幸免一死,連忙對Amos道謝︰「謝….謝謝……你!」身邊的保衛隊員大感疑惑,問柴叔︰「喂,阿柴,你在做什麼?」

阿魏看著,心裡似乎想到了什麼︰「怪不得……他們會那麼清楚我們的部署,還知道我和Amos會行醫,更派專人來招呼我們!原來就是這內鬼……」幸好任伯無事,他總算鬆一口氣。他再問Amos︰「幸好有你擋住!但你怎知道阿柴會……」

Amos回望插水王,答道︰「開戰前,插水王說過柴叔可能是內鬼,雖然我不太相信,但有意無意還是有所防範……..」插水王回以一笑,和姆指豎起的手勢:「Good.」

但插水王身邊的Nick,卻感到難以置信︰「柴叔,你……你在……做什麼?」他激動地上前質問,卻發現柴叔身後又冒出四人。其中三個氣勢逼人,是突破了『強拍門檻』的畜牲集團戰士。但相較之下,第四個人更是可怕︰他身高兩米,雙目透出紅光,一身XXXXL西裝,西裝各處裝上銀色裝甲,頭戴附有兩隻牛角的頭盔,氣勢比三個強拍戰士強三倍以上。

「那個人……..是……..玄牛?」Nick認得出那牛角人,即時怒髮衝冠。

「什麼?難道他就是………」插水王問。

「沒錯,他是畜牲集團的首領………….也是…….殺死我爸爸的仆街陷家鏟!」

這戴著牛角的人,正正是畜牲集團的首領——玄牛。

Nick一見玄牛,立時激動叫道︰「殺父仇人,今日我就要宰掉你!」二話不說就衝上前,卻遭插水王從後扣住︰「喂,cool down! 你想送死嗎?」但不止Nick,正在接受醫治的任伯,情緒一樣激動︰「玄……..玄牛……..你……..終於…….肯……….出來…………了嗎?」

玄牛在人群中發現了任伯,開口說道︰「任老伯,你看來氣色不太好啊?」任伯縱是盛怒,奈何卻是動彈不得︰「你……!」一開口,口裡更隨即吐血。阿魏見狀,連忙勸戒道︰「別激動,會影響傷勢的!」

玄牛再道︰「這又何必呢?只要將大廈賣給我們,不就大家Happy了嗎?泓景先生,你說是嗎?」玄牛呼叫的是泓景,答的人卻是柴叔︰「沒錯,交託畜牲,業主安心!」

各保衛隊成員聽見,簡直怒不可遏。任伯叫道︰「你……..弗上腦了嗎?我們……的困憂……不就是……他們……….造成……的嗎?」又吐一大口血。一個保衛隊成員叫道︰「柴叔,你這算是什麼意思?」另一個成員也跟著叫囂︰「你….竟然變節?你還是人來嗎?」隨後又有成員附和道︰「你就為了個人利益,就聯同畜牲集團對付我們?」

柴叔答道︰「慢著!大家請別再叫我做柴叔,我已有個新名字—–泓景!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!」說話中,還引用了聖經經文。

這時,約有廿個保衛隊員走來。他們之中,除了花園街街坊外,也有皇家警察同盟的臭口全和貨櫃強,還有白鴿派的鐵頭勇者和高達。只是,他們都往外邊張望,卻是戰戰兢兢。

「你終於肯出現了嗎?」臭口全一見插水王,便問道。

「喂,形勢….好像不太好啊?」插水王道。

「何止如此,簡直非常不妙!你看,我們被包圍了!」

插水王往外一看,只見約五六十個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,從四方八面走來,包圍著保衛隊陣營。

「啊?他們……」插水王在人群中發現了異樣,指示給對Nick道看︰「喂,你看看?」

Nick看著,簡直呆若木雞。

畜牲集團的人群中,竟混有不少花園街保衛隊員,有不少更是Nick在花園街的鄰居,還有樓上樓下的親友,數數看…..沒有二十,也有十幾啊。

插水王對Nick說︰「我沒看錯了吧?我早就說這傢伙是二五仔!你看,他連說話也像這班畜牲的代言人…….」未等插水王講完,Nick便大喝︰「收聲!」插水王明白Nick心情,只好收口。

「你…..你們!你們在做什麼?為什麼……….」Nick上前,欲加追問。

既Nick惹不得,插水王只好換個說話對象︰「臭口全,我一早估到泓景是內鬼,但絕沒想到,內鬼數目竟然會這麼多!」臭口全回應︰「沒錯!這些內鬼突然發難,我們毫無防備之下,有不少死傷…….」未說完,自己也吐一口血。

保衛隊陣營約三十人,被畜牲集團、泓景等變節者加起來的六十人包圍。

1-66-變節

變節

「阿魏!」Amos叫道。

來人正正是阿魏。他對Amos說︰「麻煩你….我受傷不少,想要你給我醫治……」但他望著Amos雙手時,便大吃一驚︰「你的手….怎樣了?」

Amos道︰「剛才遇上了『突破強拍門檻』的戰士,我為了擊退他…….」

阿魏沒有等Amos講完,便搶白叫道︰「擊退他?…….柴叔不是叫你避免直接參戰嗎?你沒了雙手,叫其他等著你去醫的人怎樣?」阿魏氣憤地對Amos叫道。Amos沒想到會挨罵,一時間完全呆著。

但結果已定,多罵也無用,阿魏只好對Amos說︰「算了!………來,給我看看你的手!」

Amos雙手已廢,無法提起。阿魏見狀,只好自己蹲下探查︰「幸好…….這程度的傷還難不到我,要是再爛一點,就神仙都難救!」一邊說,他雙手分別按在Amos手上。未過一分鐘,破爛不堪的一對手,已神奇地回復原狀。

若非Amos剛才一拚時全力貫注雙手,他的手必定會傷得更嚴重,甚至全手粉碎。

待Amos雙手復完,就輪到Amos幫阿魏醫治。

這時,附近有人聲說道︰「你……..不要……怪……他……….」

「任伯!」兩人回頭一看,只見任伯由兩個保衛隊的手足扶住,說道︰「這…….孩子………是……….為了………..保…….護我……….才……..」

「任伯?你怎樣了?」阿魏問。

「他…….替我……擋………住…….那……..畜牲……….」任伯答道。

阿魏見任伯狀態不妥,便說︰「你別說話。讓我看,你怎樣了?」

兩人查看任伯傷勢。阿魏觀察著任伯身上被烙印的文字,道︰「搞什麼?誰個在你身上寫那麼多大字?」Amos答︰「那個『強拍戰士』在他身上打出那個什麼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的拳術,除非有強大功力為他解鎖,否則三小時內就會因內贓衰竭而死!」

「嗯,我看得到,都寫在他身上了。」阿魏再觀察任伯,說︰「看來要我運功一輪才能醫得好他,這段期間…..你們三個來幫我護法!」Amos點頭道︰「我明白了。」兩個保衛隊員也回應︰「放心,交給我們吧!」

阿魏再對Amos說︰「Amos,對不起,我錯怪了你。」

Amos說道︰「不,你說得對,我確是太魯莽了。」

阿魏再對兩個保衛隊員道︰「你們兩個….可以使他坐下嗎?」兩人小心翼翼使任伯安坐,阿魏便坐在他後面,兩手按在任伯背部,源源輸出內力,就像武俠片中的傳功一樣。

未幾,又有三人在火海中出現。他們是畜生集團的螻囉︰「看到嗎?那個是他們的首領,趁他重傷,快宰了他領功!」但三人未埋任伯身,遠處又飛來兩人,將三個螻囉全數擊敗。

眾人一看,他們原來是Nick和插水王。Nick一見任伯重傷,甚是擔憂:「任伯!任伯!你沒事吧?」正在醫治他的阿魏回應:「他暫時沒事,但如果他再被攻擊……..」

Nick一聽,立即就明白:「放心!我會誓死保護你的!」

任伯沒氣地說:「乖…….乖孩子……..小心…….」

未幾,又來了近十個螻囉。

插水王叫道:「怎麼又是敵人?我們的人都死光了嗎?」同一時間,又有一團巨大的東西從插水理身邊經過,這團東西竟在開口說話:「同伴?X你老母這裡就有一個!」

插水王一望,原來是雞泡魚像陀螺一樣狂轉,於是問道:「就只得你一pet野嗎?」雞泡魚正在旋轉,卻還能對答如流:「有我一pet,鑽X爆千萬畜牲!」說完,就繼續轉向十個螻囉,螻囉無不被撞得人仰馬翻,大叫救命。

到十個螻囉都不知飛到哪裡,雞泡魚終於停止自轉。

插水王見此奇觀,嘩然:「……你這招叫做……..」雞泡魚滿意地說:「這招叫『爆旋陀螺』,鑽X爆你老母,想學嗎?」插水王卻是連連搖頭,雞泡魚只得無奈說道:「唔X想學嗎?真可惜!」

Amos好奇地問:「你……..你是……..由剛才……..一直轉到現在?」雞泡魚點頭笑道:「大概鑽X死…….有一百人吧?」

Amos愕然道:「一……一百個?」插水王更是『O』嘴:「一百個?那你為什麼不繼續轉下去?」雞泡魚怒道:「X你老母你自己試試,會暈的!」說完,竟真的暈得眼冒金星,倒地了。

Nick看著,額上冒出一滴大汗:「痴…….痴孖筋!」

一下子變得人才濟濟,任伯暫時安全了。

此時,又有三個人冒出,他們是柴叔和兩個保衛隊隊員。

「柴叔!」Nick叫道。

柴叔飛身走到任伯身邊,對他說︰「老鬼!」又多一個同伴,眾人本應更加放心。但任伯卻感到心寒:「阿柴…..」

因為,柴叔平時是稱呼自己做『任兄』或者『阿任』,但今日,他竟然改口叫自己做『老鬼』。再看柴叔冷冰一樣的表情,任伯立時恍然大悟︰「阿……阿柴…….果…….然……真…….真的….是你………」

只見柴叔嘴角露出咧笑,笑了近半分鐘,他才開口說道︰「沒錯,是我!現在你便受死吧!」重拳直轟任伯。

柴叔向自己揮拳,任伯既怒且驚︰「你這叛徒!」醫治他的阿魏更大為驚訝︰「什麼?」卻因為正在行醫,無法及時撒手擋架。負責護衛的兩個保衛隊員,也料不到如此狀況,根本反應不及。

眼見拳頭離任伯只餘一呎,任伯就只得眼白白中招?

1-65-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

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

Amos和林生正在對恃。

Amos難得才回復狀態,若不慎再中『截電拳』或『截水拳』,就再難有翻身機會。是以,他沒有採取主動,只盡量閃避林生攻勢。

「怎樣了,小子?看你能避多久?」林生笑道。但Amos不受挑釁,只盡量回避,尋找空隙再攻之。

奈何林生速度實在奇快,不消幾步,已將Amos逼至牆邊。林生見時機成熟,又來個『截水截電拳』,務求一舉替Amos埋單。

這時,任伯又飛身到林生背後,大喝︰「你的對手是我!」,將『退休保障法 三大支柱』內力融匯貫通,轟出…………

「死老野,別阻住晒!」任伯谷盡內力,林生還是不屑一顧,手一揚就破了任伯攻勢︰「你的什麼三大支柱殘缺不堪,怎和我對抗?怎·和·我·對·抗?」說完,林生收起『截水截電』架式,雙拳卻閃出紅光,連橫不知幾多拳快拳,全數轟中任伯。

「這…..這是……什麼拳法?」任伯狀態只得七成,再中如此快拳,傷上加傷。倒地後,任伯只感到全身劇痛,想低頭觀察,卻發現全無法動彈:「怎麼了?我的身體…..」

Amos急忙跑到任伯身前,只見他身體由上而下地被烙有上十一隻血紅色的字,寫道︰「此…..單……位……已……由…….畜………」

「嘻,我這招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如何呢?」

「什麼?」Amos回頭問道。

林生續道︰「此乃本集團最強奧義,名字你已讀了大半,正正就是『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』。中此拳者動作大受限制。死老鬼功力太弱,基本上已完全不能動。除非有強大外力衝破封鎖,吾則死老鬼三小時之內,必五贓衰竭而死!」

「你……好狠毒!」Amos叫罵道。

「狠毒?嘿,不狠毒,又怎能稱為畜牲了?」

少了任伯,Amos只得單對單對林生︰「照目前形勢來看,我的勝算大概不足三成,應該要….怎樣做才好?」

「不!我還有三成勝算!不能放棄!」

有了樂觀思想,人才有起碼的勝算。Amos精神一振,將什麼勝算都拋諸腦後,只管盡全力去打!

林生感到Amos鬥志激昂,亦不禁一愕︰「你好像很有信心啊!但你還是忌憚我的『截水截電拳』,我可以硬挨你兩三記重擊,相反,你只要一中我『截水截電拳』任何一拳,就等於已經輸了!」

Amos無言。他心裡道︰「他說得對。要贏,就必須封住那傢伙的『截電拳』和『截水拳』,還有那名字長得無法記得住的什麼『已被畜牲收購』,應該怎樣做……..只有這樣!機會只得一次!」

擬定戰略,Amos沒有退縮,反而再上前兩步,慢慢逼近林生。

「咦?這麼大膽?你不是已經放棄了吧?」林生笑道,雙拳運足勁力,全力出擊!

林生速度奇快,但Amos也不慢—–Amos功力不差,只輸在作戰經驗不足。是以面對『突破強拍門檻』的戰士時,開首會被嚇得驚惶失措。但經歷幾番戰鬥,Amos總算適應了『突破強拍門檻』的速度,只要不做無謂動作,靠他的『恩典之路』身法,應可避得一陣。

林生見Amos依舊走避,便譏笑道︰「哈哈哈!幹什麼了?還以為你有什麼鬥志,原來還不是一味逃跑?」

論實力,始終是林生高一籌。Amos拚盡力閃避,避不了廿步,還是被逼到牆角。大好機會,林生殺招出擊!左手『截電』,右手『截水』,封死Amos左右兩邊生路,加上地鋪門口封住後路,Amos無路可走,大概註定被屈死了。

不,這正是Amos等待的唯一機會。Amos孤注一擲,全身內力貫注雙臂,和林生一樣雙拳出擊︰

『以眼還眼x2』!

「什….什麼?」林生雙拳揮到半途,眼前卻變得一片空白。林生知道Amos想要硬拚,但自信功力無敵,一於奉陪到底!

轟隆!

………

………

………

四拳相拚,巨響一聲後,兩人雙雙彈開,林生飛離十呎後倒地,Amos則撞在地鋪大閘,整個人陷入地鋪裡面。

之後,兩人都沒有動作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過了大約一分鐘,林生首先有所郁動。

但他想要起身,雙手卻毫無知覺︰「搞…搞什麼鬼?」一看,才發覺雙手不斷流血:「我的手……..搞什麼鬼?不能動的?…..搞什麼鬼了?……………..我的手………快動,快動呀~~~~~~~~~~!」林生仰天哀叫,但雙手已全無反應,彷彿已不再屬於他。

林生的一雙手,在剛才一拚中已被廢掉。

這時,他在正在打鬥的人群中,看到Amos從地鋪中走出。

「小子……..你!」林生聲嘶力竭地叫道。

Amos步出地鋪,雙手垂下,血流不斷。

「你…..你……犧牲………自己雙手…..來廢掉……..我雙手………..?」林生愕然道。

「是的。現在,我們再來吧!」

「再……..來……..你…….認真的嗎?」林生驚叫道︰「你……..雙手……..和我一樣……都廢…….了啊!」

「我們……不是….還……有……..雙腳嗎…….有…..有什麼…..問……問題了?」Amos叫道。

林生看著Amos銳利的眼神,當堂為之一慄︰「沒有了雙手,所有絕招都不能用,這………」林生為人果斷,猶豫了幾秒鐘,便有了決定︰

撤退!

「有賭未為輸,用不著和這小子鬥瘋!」林生心想。他話也不留半句,便急急逃走。

其實若繼續硬拚,林生未必會輸給Amos,只是林生盤算過後,覺得代價實在太大,『止蝕』才是上策。

看著林生逃去無蹤,Amos終告鬆一口氣︰「任伯……..任伯呢?」往四周望了一圈,始終未找到任伯,卻又感覺到有人從火海中冒出。

1-64-突破強拍門檻#2

有鐵頭勇者和高達擋住嚴生和史生,Amos總算免了一死,連忙向上帝道謝︰「神呀,感謝你派兩個戰士來救我!難得拾回性命,我自當更加珍惜,也要珍惜醫治別人的機會!」Amos一邊走,繼續尋找傷者。

戰鬥持續,死傷者越來越多,Amos隨隨便便,已能在十步距離內找到四五個傷者。傷者之多,他怎樣也醫不完,只好先醫治距離最近的,有時傷者距離近,他可以同時醫治兩個。

有部分傷者因失救而死,又有些醫好後,立即又死在第二個敵人手上。Amos發現即使他怎樣醫治,敵人的數量還是多過同伴時,心裡頓感無奈。

Amos正在醫治第十個傷者時,又有兩個高手逼近。

抬頭一望,那兩個高手正在他頭上飛過,打得難分難解——一個是花園街保衛隊長任伯,另一個單憑氣勢,便知是另一個突破了『強拍門檻』的畜牲集團戰士。

兩人在Amos近處著地。只見任伯受傷不輕,上氣不接下氣;反觀他的對手,雖亦受傷不輕,呼吸卻是暢順。

「任隊長,別死撐了,投降吧!識時務者為俊傑啊!」強拍戰士道。

「嘿,林生……!你不是第一日……..認識我吧?投降?呸!…….咳!」任伯說到『呸!』時,不禁咳出一大口血。

「不知好歹!死吧!」林生大喝。但同一時間,又有四保衛隊員飛身撲向林生︰「要殺任伯,先過我們這關!」難得有隊友相救,任伯卻是大驚︰「不要!你們不是他的對手!」

四人阻攔,林生卻不以為然,只報以一個恥笑︰「嘿,不自量力!」連橫揮出四拳,四個保衛隊員身體同時被轟穿,還未著地,已一命嗚呼。

「阿篤、白老兄、爪佬、眼鏡成…….!」任伯叫得再激動,也無法令四個兄弟起死回生,Amos想要醫治他們,也是愛莫能助。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……..」笑到差點氣咳,林生再道︰「任隊長,不用傷心,現在就輪到你了!」說完,即揮拳直轟任伯。

任伯重傷下,已再無活動能力,只好心裡無奈道︰「我命休矣!」千鈞一髮間,Amos卻飛步攔在任伯面前:「不要!」

「你在做什麼?不要!你還要醫人的!」任伯叫道。

「但我怎能眼白白看著你被殺?」Amos回應道。

林生大招將至,Amos嚴陣以待。他雖還受『截水拳』影響實力,幸而雙臂所受的『截電拳』效果已消退,雙臂已可以活動。

一拚之下,「砰!」一聲,竟然是林生被震退。

林生站穩身形,驚愕道︰「好小子,你功力竟然比這老人更高,我實在小看你了!」林生一拳本用來了斷任伯,不單沒有用『截電拳』或『截水拳』,更只使出了『四成併購』功力,未盡全力下,自然被只得七成狀態的Amos震退。

此刻,林生再不能輕敵,運起『併購神功 八成併購』最高功力,叫道︰「別怪我,是你自己趕住投胎的!」

「少講廢話,再來!」說著挑釁的句子,Amos卻另有打算。趁著震退林生的機會,他飛身攬起任伯,和他一同隱身於火海之中。

「哈哈哈!你們以為這樣就能逃去?」果然,林生周圍打量了一番,就看到兩人在排檔後面:「呀!那裡!」正欲上前,卻又有兩個保衛隊員攔路:「我來做你對手!」

「送死!」林生沒將二人放在眼內,隨手一揮,便叫兩人截水截電。但經兩人一阻,又不見了Amos和任伯。

「呀呀呀,不見了啊?難道已經逃去無蹤?」林生隨手執起一個被他打倒的保衛隊員,手掐其頸,叫道:「你們捨得丟下他,自己逃去嗎?你們連爛樓都不捨得賣,不可能會捨得他吧?」人質被挾,Amos和任伯無奈下,只得排檔後面走出。只見Amos正對任伯施以『醫治的大能』,令他狀態回復不少。

「肯出來了嗎?」林生叫道,心裡卻是在想︰「真失策,讓這小子有機會醫他……但這又如何?就算兩人聯手,我還是穩操勝劵!」調整好思緒,林生手一使勁,人質連慘叫也來不及,便已頭身分家。拋下人質屍首,林生再運起『併購神功 八成併購』功力,衝前作第二輪攻勢。

「卑鄙!我們都出來了,你還要殺人質!」任伯怒道,隨即運起『退休保障法』內功—被Amos醫治過後,任伯迅即已回復七成狀態。

『退休保障法』是專為老人家而創的武術。它的構成十分複雜,主要由三種內力組成,是為『三大支柱』。

『第一支柱』由政府提供秘笈,內力分儲『生果金』及『綜合援助』穴道,容易修練,但到了某境界後便難以突破。最近政府正開發新的『長生津』和『全民退保』穴道,以求增強力量,但到此刻還未完成開發工作。

『第二支柱』將內力儲於『強積金』穴,需同時自行修練和有外力貫注,效率極低之餘,習得的功力會無故蒸發,效果往往只得八折。但問題是這部分屬強制修練,如不練者必爆體而亡。有人認為,想辦法將此部分廢除,才是正宗之道。

『第三支柱』屬自願修練,內力所儲的穴道也可自行選擇,例如『儲蓄』、『保險』、『定期』、『基金』、『樓宇』、『黃金』和『股票』等穴道都很受市民歡迎。相比前兩條支柱,『第三支柱』能修練更高功力。只是『第三支柱』又和『第一支柱』相沖,這部分內力練得太高,『第一支柱』的內力又會有所流失。

任伯的『退休保障法』氣勢如虹,但林生卻不以為然︰「你已敗了一次,還要來送死嗎?」任伯叫道︰「我還未敗,再來!」一拳擊中林生左臉,但林生亦還以一記『截電拳』,將其轟到到十呎過外。

任伯被截電,戰鬥力暫失,幸好還有個Amos。他繞到林生背後,打出絕招『洪水滅世』。林生剛擊退任伯,來不及揮拳還擊,只能舉臂擋架。『洪水滅世』雖為猛招,奈何為『截水拳』所困,只得七成威力,雖然成功命中,卻反被林生護身勁震退。

「小子!你在給我搔癢嗎?」七成狀態的Amos同樣無法威脅林生。林生乘勝追擊,雙手架起『截水截電』架式,主動出擊。Amos知道不能硬碰,先退為妙。反正他的目的,只在轉移林生視線而已。

林生速度奇快,先來一記『截水拳』,Amos拗盡身形,才僅僅避過。再來右拳『截電拳』,Amos避無可避,本能地來個四両撥千斤,一手撥開林生右拳。

「呀?這力度…..怎可能?」Amos這一撥力度之大,大出林生預料。林生右拳被撥,中門大開,Amos還不趁此機會,更待何時?左拳一記『純良像鴿子』,直轟林生胸膛。若非林生已突破『強拍門檻』,胸口勢必被一拳轟穿。

但林生已突破『強拍門檻』,只受輕傷。但Amos功力突然增強,林生不禁疑惑︰「小子,你怎麼……突然變強了?」

「還不是被你同事的『截水拳』所害?」

「哦?是嗎…?看來你截水效果已消,狀態已回復十足!」

「嗯,再來!現在才是來真的!」

Amos雖這樣說,人卻沒有急攻,只和林生保持兩米距離。

1-63-突破強拍門檻

突破強拍門檻

「廢話少講!受死啦!」嚴生話未說完,就已拳轟Amos。他突破『強拍門檻』之後,取得了『併購神功 八成併購』功力,力量果然非同小可,速度更快得肉眼難辨。

「消失了!他去了哪裡?」Amos突然覺到背後一陣怪風,立時轉身迎架。誰知還未看清楚,雙臂已一陣劇痛。Amos曾和畜牲集團對招,知道這是被『截電拳』擊中,幸好及時擋住,否則勢必全身乏力,任人魚肉。

這時,嚴生的聲音從四方八面說道︰「哈,竟然擋住了,這一擊又如何?」但人還是不見蹤影。突然,Amos感到上方閃過一陣怪風,但雙臂剛中了『截電拳』,無力迎架,只好側身一閃,果然有勁風從上而下,在自己身邊擦過。

「又避過了?看你避得多少拳?」嚴生未說完,Amos又感到左邊一涼,急忙向後一拗,左腰僅給嚴生拳勁擦中。Amos提腳還擊,又是落空。嚴生趁Amos破綻大露,順勢回以一記『截水拳』,Amos終於都避不過,右腰中拳。

「小子,我贏了…..咦?」」一擊得手,但嚴生如擊中感覺鋼鐵,一愕之際,眼前更突然變成一片空白,下腹更傳來劇烈痛楚。

嚴生無故失利,暗叫:「呀!我….中了招?」驚魂未定,只得先退後五米再算。摸探下腹,竟觸發腹部劇痛,吐出一大口血:「沒可能!剛才中那一招,竟然如此強橫?」

吐了血,嚴生內息總算暢順。定過神來,嚴生第一件要做的事,便是找到Amos:「若那小子現在攻來,後果可大可小!」但他擔心又是多餘,只見Amos蹲在他面前六七米處,一邊吐血,一邊苦苦支撐,遲遲未站得起身。

Amos剛才中招的瞬間,用腳打出了一次『以牙還牙』反擊技,擊中嚴生下腹。

『以牙還牙』是『十架恩典』武術中的反擊技,可以在中招的瞬間,將自己所受傷害一次過還給對手,只是無論是『以牙還牙』,還是『以眼還眼』,都無法將截水截電等特殊放果一併償還。

嚴生縱有『突破強拍門檻』功力,中此強勁反擊,也得坐下調息,但另邊廂,Amos亦中了嚴生的『截水拳』,受傷不比嚴生輕之餘,也受截水力量影響,實力只餘七成左右。若非有『救恩的全副軍裝』護身,他早就已魂歸天國。

但只要嚴生調息完畢,再進攻的話,Amos還是兇多吉少。

「咦?聽說你醫術了得,為什麼不醫治自己呢?」嚴生問Amos︰「難道……你這個醫生……能醫不自醫?」

嚴生沒猜錯,『醫治的大能』只能醫人,卻無法自醫。

「不回答,就是默認了吧?」嚴生笑道︰「小子,你還真厲害。身為醫生,功力竟不下於我們大部分戰士,但也該到此為此了!」

正欲出招,又有一條人影在嚴生身後出現︰「嚴生,你今日搞什麼鬼了?對付這麼一個小子,也這麼狼狽了?」

「呀……史生,你來這裡幹什麼?」嚴生問道。

「看看有沒有需要幫手而已。」史生回答說。

「才不要!那小子我一個就能應付!」

「一個也這麼難搞,現在又來一個!」Amos感覺到,這位史生和嚴生一樣,都是突破了『強拍門檻』的戰士,心知不妙:「原本只有一個嚴生的話,還有少許逃走的機會,但現在……恐怕插翼難飛了!」眼見嚴生又來殺招,Amos拚命撐起身,但傷勢影響下,始終無法如常郁動。

眼見大限將至,Amos毫無辦法,只得向神祈禱︰「神呀!救我!」

別說不信教的人,就連基督徒本身,也常常覺得他們的神不聽禱告,經常走數。向這樣的神祈禱,會得救嗎?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至少這一次,是有用的。

突然,有一條肥大的人影閃到嚴生史生身後,說︰「兩位大叔,你們你年紀都不小,還要兩個人欺負一個小子?什麼『專業併購 畜牲優秀』,會不會笑死人了?」

嚴生驚道︰「你……你是……」

Amos也看到這人的肥大身影,愕然道︰「是….阿魏?不!他是……」看清楚,原來來人是他們曾千辛萬苦才找到的外援……..

鐵頭勇者。

接著,又有一把聲音在樓宇平台上叫道︰「嘻,有種就和我們玩玩吧!」抬頭一看,果然見到一個戴著頭盔的人,昂然站在平台上。那個人頭盔上的V字型角,Amos一眼便認得出:

「高…..高達!」

高達從平台上躍下。Amos再細觀高達頭盔,自言自語道︰「這高達的頭盔…..和之前有點不同……呀!是Z高達!」

「哈哈!你看來也是高達迷呢!」高達聽見Amos的話,回應道。

「這個高達…..家中收藏了所有高達的頭盔,每次出街都會選一個來戴,就像選衣著一樣!哈哈哈哈哈哈!」鐵頭勇者在嚴生身後笑道。

「你們….終於都來了!」Amos道。

「沒錯!我們來了!這兩隻畜牲就由我們來應付!你專心去行醫吧!」鐵頭勇者道。

Amos點頭說道︰「我替花園街眾手足…..謝謝你們來臨!」他仍受傷害和『截水拳』影響,只能以緩慢的腳步離開。

突然來了兩個白鴿派戰士,形勢又再逆轉。

嚴生眼見待宰的肥羊跑去,非常不忿︰「我認得你們!你們兩個是白鴿派!…….等等!你們不是新界西區的嗎?來這裡幹什麼?」

「唔…..當然是來收拾你們這些畜牲!」鐵頭勇者答道。

「嘻,就憑你們?」史生回應道。

現在是二對二的局面——白鴿派的鐵頭勇者和高達,對畜牲集團的嚴生和史生。四人正在不足三米的距離對峙,大戰一觸即發!

1-62-地獄鬥士

又有六個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包圍著Amos。

「嘩!….六個人!…..」被Amos醫好的保衛隊員叫道。Amos則嚴陣以待,運足『十架恩典 第十五章』功力,準備迎戰。

六人中有一人氣勢不凡,大概是他們的頭領。這叫嚴生的人大叫︰「上呀!殺了他!」另外五人便一躍而上。

Amos暗忖︰「環觀六人,除了頭領之外,其他人都不難應付。但問題是他們同時進攻,若不慎中一記『截電拳』或『截水拳』,後果便不堪設想!」只是Amos也不會就此退縮:「好!與其等他們圍攻,不如主動出擊!」戰略擬定,Amos飛身撲向其中一人,打出絕招『洪水滅世』。

五人不料Amos竟如斯快速,一愕之下,Amos的『洪水滅世』已分兩掌轟出,左掌已擊中超武鬥員A的胸膛,右掌擊中超武鬥員B下腹。

兩人功力不高,中掌即吐血彈飛。超武鬥員A飛至燃燒的排檔中,被火勢波及,苦不堪言;超武鬥員B則倒地不起,看來短時間內都無法再戰。

突然,保衛隊員大叫︰「小心後面呀!」Amos隨即感到身後有人。這個超武鬥員C趁Amos擊退兩畜,繞到他身後打出『截電拳』。幸得保衛隊員提醒,Amos身形一拗,總算避過截電一拳,順勢來一記『馴良像鴿子』擊退之,趁機逃出包圍。

一瞬間就擊倒兩個,擊退一人,剩下四人無一不讚嘆對Amos功力。嚴生說道︰「好小子,年紀小小,竟有如此功力。」

待超武鬥員C起身,三個手下重整旗鼓,一躍而上。Amos這次採取守勢,並不急攻。因為,他看得出嚴生隨時會加入戰團,要小心為上。

「嗚!誰敢戰我?」保衛隊員見勢,也加入戰團,認投了超武鬥員C。Amos這便只需一對二,形勢輕鬆得多。

超武鬥員D和E夾攻Amos,卻忌憚Amos的絕勁掌擊,未敢埋身。Amos見勢,又突然主動出擊,以身法『恩典之路』繞到超武鬥員D背後,打出快拳『靈巧像蛇』。超武鬥員D謹慎有餘,功力還是不夠,逃也逃不了,背脊慘中多拳,飛退倒地。

收拾了超武鬥員D,還有個超武鬥員E。Amos人未到,只是盯著超武鬥員E,已嚇得他屎滾尿流。但Amos正要上前,卻感到有所異動。

「那頭領…..出手了!」

嚴生出手,Amos只好收回攻勢。但他看見嚴生動作,卻暗嘆估計錯誤:「什….什麼?他的目標難道是…..」嚴生的目標,竟是正和超武鬥員C戰鬥的保衛隊員。嚴生速度甚快,一瞬間已繞到保衛隊員背後,Amos拚命上前阻止,始終慢了半拍。

保衛隊員忙於和超武鬥員C戰鬥,哪有空理會嚴生在背後夾攻?背門大開之下,嚴生一爪抓住保衛隊員背脊,保衛隊員立時痛苦慘叫。

「糟!」Amos後悔也來不及。嚴生卻手一揚,將保衛隊員擋在面前,令他投鼠忌器。

但Amos不會就此放棄。他再以『恩典之路』身法高速繞到嚴生背後。嚴生雖然功力高,但抓住一個人,轉身總慢了一點,於是便向剩下的兩個手下大叫︰「你們做什麼?快上呀!」

超武鬥員C和E一臉猶豫,但嚴生下令,也不得不遵從︰「殺呀!~~~~」殊即從Amos前後一同撲上。但Amos側身一閃,輕鬆避過前後夾攻,順勢分掌打出『洪水滅世』,每人贈送一掌,兩人隨即吐血倒地。

兩人加起來,都只能拖住Amos三秒。

但這三秒對嚴生來說已很足夠。只見他手一緊,保衛隊員立即面容抽搐,狀甚痛苦︰「呀!!!~~~~~~」同時全身快速收縮,像是水份被抽乾一般。不消一會,保衛隊員已變成人乾。嚴生看來甚是滿意,拋下已被搾乾的保衛隊員。

Amos飛身接住保衛隊員,大叫︰「對不起…..我剛才只顧住自己…….」保衛隊員被抽乾,竟然還一息尚存︰「不……不要…..緊…………….剛才……..你…….已……救了…….我………一………命……..現在……只是………..只是………….」未說完,便已斷氣。

Amos邊叫道︰「你不要死呀!讓我來救你!」一邊再對他施以『醫治的大能』醫術。可是『醫治的大能』再厲害也好,也無法令死人復活。任你Amos再肉緊,怎樣叫「神呀!求你醫治他!」保衛隊員的屍首在火海中,還是漸變冰冷。

良久,Amos才曉得保衛隊員已死,抱著其屍首痛哭︰「對不起,我害你送命……….對不起………」

「嘻嘻,其實你傷心什麼呢?很快你便和他一同去了!」

「喂!你對他做了什麼?」Amos站起身,怒道。

「嘻,小子你真夠運,能見識本派秘技,『突破強拍門檻』!」

「『突破強拍門檻』?難道就是阿魏講過的…….強拍戰士?」

「算你有點見識!」嚴生滿意地笑道。他原本已相當結實的身軀,還在不斷漲大,甚至逼爆了身上裇衫和外套,還散發著逼人氣勢。

「原來…..『突破強拍門檻』的方法,就是要吸收別人的力量?」

「沒錯!老實說 ,我原本只有『七成併購』力量,打起來也未能嬴你。但剛才吸收了那戰士的力量,我終於能突破『強拍門檻』,成為無敵的強拍戰士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.!」

「這不就是….和港鐵俠一樣?難道你們個個,都只會搶奪別人一生積蓄?」

1-61-地獄行醫

花園街 地面

在Nick和插水王在天台作戰時,Amos剛剛在天台跳下,安然著地。

他凌空時使出了一次『四十晝夜之雨』,希望能減輕火勢。但只得七秒的人工雨卻無甚幫助,他著地時,依然處身於火海之中。他看見有很多人在火海中戰鬥,又看見很多人已經倒地,有生人,也有死屍。

Amos打量四周情況,想要找到和他一同下地獄的雞泡魚和Joe,只是找之不著:「咦?雞泡魚呢?Joe呢?他們明明早過我下來的…..」

「呀!看見了!」只見變身成iSoldier的Joe,使出了厲害的『Candy Crush』絕技,尋常的超武鬥只員,根本不是他對手。再望遠一點,他又看見一個身型略肥的人被五六個人圍攻,但依然佔盡優勢。

「難道是雞泡魚?….不,是阿魏!咦?柴叔不是叫他專心醫人嗎?為什麼這麼搏命?」

突然,Amos感到身邊有煞氣。環顧四周,只見有六個人分別站在兩邊樓宇的平台上,沒有參與戰鬥,只雙眼緊盯住自己。單看他們一身西裝,散發出來的氣勢,便知道他們是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了。

「這六個人…..難道是….」Amos暗忖。同一時間,這六個人已一同躍起,從六個方向撲向Amos。

被六個超武鬥員包圍,Amos只有一條路可逃︰上方。但又有一團極大的黑影從天而降,封住他唯一的生路。

「又來一個?」Amos陣腳一亂,本能舉手迎架。「砰!」一聲後,他卻沒有感到任何衝撞,卻發現大黑影在兩米距離處著地,壓住六人中的其中一個。被壓著的那人慘叫︰「呀!~~~~」,身軀已被壓碎,內臟血漿爆射而出。其他超武鬥員見狀,慌忙退開三呎,先搞清楚狀況為妙。

「你是….雞泡魚!」再看清楚,那團黑影竟然就是死肥仔雞泡魚。他飛身以四百幾磅身軀壓住其中一人,那人只有『併購神功 三成併購』功力,自然一壓即碎。

「哈哈哈!我這招『爆旋陀螺』係咪好X勁呢?」雞泡魚趴在地上叫道。

「什…什麼?『爆旋陀螺』?」

另外五個超武鬥員,看見同伴被壓死,甚是氣憤︰「死肥仔,夠膽阻礙我們?」正要上前進攻,卻被另一個同伴攔住︰「你忘了嗎?我們的任務,是殺了那個會行醫的傢伙。」他一邊說,一邊伸手指住Amos。

「X你老母臭X,分明當我無到!」雞泡魚對Amos說︰「你死X開,你老味我要出絕招!」

「絕….絕招?」

「X你老味,我的『爆旋陀螺』,現在才開始呀!」雞泡魚連連爆粗,笑意卻像諸多鬼主意的小孩,令人不寒而慄。Amos知道雞泡魚有所搞作,便飛身退開。

「『爆旋陀螺』,轉X死你們!」雞泡魚吸了口大氣,大肚腩即如氣球般澎漲,跟著整個人如巨大陀螺般自轉,而且越轉越快。

去到不知幾千轉的轉速,『爆旋陀螺』突然高速閃動,眾超武鬥員從未見過如此奇招,大吃一驚。走避不及之下,齊齊中招。

「哈哈哈!我是不是好X勁呢?」雞泡魚滿意地大笑,陀螺繼續四處狂飆。所經之處,不論是花園街保衛隊成員也好,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也好,全都像保齡球樽一樣,被轟至排檔,或是彈至樓宇的外牆上,蔚為奇觀。附近的人被雞泡魚的奇的特招式吸引,不禁嘖嘖稱奇,不禁暫停了戰鬥——即使今晚就要戰死沙場,也得先欣賞完這奇招,再落地獄和兄弟分享。

「喂,連自己人都給你旋爆了啦!」可是雞泡魚早已轉到老遠,任Amos怎樣叫,他也聽不到了。

雞泡魚擊退五人,暫時解除Amos的危機。於是他放眼火海,希望能尋找受傷的人,給他們醫治。

他看見有不少人倒在地上呼喊,有保衛隊成員,當然亦有畜牲集團;有些已全無動作,相信已經死了,有一些卻無助地叫道︰「呀…..救我……」

離Amos最近的是一個保衛隊成員。Amos走上前去,問他︰「你沒事嗎?」同時則伸手探他腹部的傷口。

保衛隊員叫道︰「你……手上的…….是……什麼光?」他腹部的傷逐漸癒合,才曉得Amos正替他施行醫術。醫好後,保衛隊員立即彈起身道謝:「呀…..我的傷….醫好了!謝謝你,我還以為這次死定了!」保衛隊員逃過一死,激動得緊握Amos的手。

「別客氣。能拯救別人性命,我也十分高興。」Amos心裡想,比起直接加入戰鬥,天父賜給他這個醫人的工作,實在有意義得多。

保衛隊員大喜道︰「謝謝你,你去醫其他人吧!有很多兄弟都傷了!」Amos回應:「那…我去了!你要小心!」說完,就起步向前走。

沒幾步,又有一個傷者。他身穿一套西裝,此刻卻連叫救命的能力也沒有。

「呀…是敵人!……」Amos一看就知是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,便想要越過他,尋找其他傷者。但經過那人時,那人卻以沙啞的聲音叫道:「救……救我……..」Amos看看那人痛苦的樣子,又想起了聖經中的名句︰

愛你們的仇敵。

簡單幾個字,做起來卻是難之又難。在這個超武鬥組的年代,社會嚴重分化、互相仇視的年代,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,還叫人怎樣去愛仇敵?

「但……為什麼現在會想起這句話?難道主耶穌要我……」

Amos猶豫了一會,心裡道︰「既是主你的命令,就照做吧!」最終還是決定上前,用發光的手按在他下腹的傷口上︰「雖然人人都稱他們為畜牲,但在主耶穌眼中,他始終也是一個人吧!」

這時,那剛剛被他醫好的保衛隊員,卻在後面叫停︰「喂!你在做什麼了?那傢伙是畜牲集團啊!」

Amos卻沒有停止醫治。保衛隊員以為他聽不到,再叫道︰「那個是敵人呀!」這時,Amos才回過頭來,說道︰「我知道。但………」過了一會,敵人傷口癒合,Amos就撒手起身,對他說︰「你已沒有生命危險,但暫時還無法再戰,以後不要做壞事了,走吧。」

那人起身大叫︰「嘩!救命呀~~~~~~」,戰戰兢兢地逃去。在他來說,被敵人用古怪的醫術治好,比起被人狂打一百拳,絕對恐怖百倍啊。

他身旁那個保衛隊員看見,嘆氣道︰「你真是善心!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,世界就和平了,只可惜…..」話未說完,兩人又感到有五股煞氣在周圍湧現。抬頭一看,原來又是畜牲集團的超武鬥員。

其中一個說道︰「哈哈哈!你實在天真得可怕!竟然在醫治敵人?」

「什麼?…又來幾個?」Amos感覺自己像個貴賓,竟一再有專人招呼。

1-60-法治精神

李生敗陣,陳生遭Nick與插水王包圍,形勢相當不妙。

「兩人夾擊,我絕對是死定,除非……..」陳生心生一計,於是對兩人大叫︰「你們兩個圍毆我一個,算什麼英雄?有種就隻抽隻!」

Nick和插水王互望一眼,然後插水王問Nick︰「雷兄,這傢伙…….就交給我好嗎?」Nick亦不想人多蝦人少,便一口答應︰「隨便你。」

激將法成功,陳生心裡不禁竊笑:「發達了,對手只是較弱的死差佬。先收拾死差佬,再用他來『突破強拍門檻』,才有一線生機!」

插水王單挑陳生,Nick便退開幾步,走到半生不死的李生附近,找個位置坐下,說:「我坐在這裡可以了吧?」

Nick位置和兩人不遠,陳生仍然感到威脅,但要求他坐遠一點,又實太沒面子。是以他只好說句:「你不要偷襲才好!」Nick不耐煩地回應:「當然。別婆婆媽媽,快點打吧!」

於是,陳生視線轉向插水王身上。插水王不忘揶揄一句:「爽手,別要阿sir charge你阻差辦公啦!」

兩人一人一句,陳生面皮再厚,也差點受不了:「真是佛都有火!受死吧!」殊即撲向插水王,打出絕招『截電拳』。

剛才擾攘一輪,插水王身上的『截水拳』勁力早已消退。但插水王見遊走戰術奏效,不妨重施故技,先避其鋒。陳生和Nick有君子協定,消除被圍攻之風險,也不再急攻。

兩人的猜慢板打法,看得Nick一頭煙。僵持了三分鐘左右,Nick終於按捺不住:「喂!死差佬,你認真點好不好?下面等著我們救火的!」

「沒錯!我身為皇家警察,怎可以閃閃縮縮?」插水王雖已離開警隊,心底裡依然以警察為傲。Nick一句激勵,插水王鬥志立時爆發至極限:「除暴安良!」,運起『學警雄心 第二十八集』功力,衝呀!

插水王表現反覆,不單嚇了陳生一跳,連Nick也大吃一驚︰「死差佬……在搞什麼鬼?」

仗著『爭分奪秒』身法,插水王速度上本已佔優。現在他鬥志激昂,更是打高兩班。插水王一邊打出『獵鯊行動拳』遠程攻擊,一邊以最高速度前進。他相信,只要在被『截電拳』或『截水拳』轟中前,以『反黑先鋒拳』擊中他,陳生便必死無疑。

「哈哈?想埋身博鬥?正合我意!」陳生避過兩拳『獵鯊行動拳』,好整以暇,迎擊正迎面衝過來的插水王。他自信自己的『截電拳』或『截水拳』中,只要有一拳命中,就等於已經勝出。

「究竟用『截電拳』還是『截水拳』好呢?…….呀!就這樣!」陳生靈感又生,索性來個『截水截電拳』雙拳齊發,誓要插水王截水截電,家嘈屋閉!

插手王也嚴陣以待,在離陳生兩米距離,同樣以雙拳迎敵,準備轟出猛招…….

「轟,轟!」

速度奇快的插水王,猛招未出,卻先被陳生『截水截電拳』轟中左右兩胸。

「怎….怎可能?你的拳….竟然…..這麼快?」插水王無法想像這個戰果,驚叫道。

「傻仔!在我而言,你的拳就好像慢動作而已!哈哈哈哈哈哈…..」一舉得勝,陳生洋洋得意,說完話便抱腹大笑。

「你…..故意減慢……..速度,引我上當!……你……」

「兵不厭詐呀傻仔,是你白痴而已,與人無尤!」

Nick旁觀著,亦大感意外︰「死差佬…….竟然和他硬拚,有沒有再白痴一點?」如此戰果,他絕對預計不到,故只好對陳生說︰「喂,你已嬴了。且放下他,我放你一條生路。」

「哈哈哈!放下他?你在說什麼了?我正要給你見識什麼是『突破強拍門檻』,然後將你一併收拾!」說完,陳生猛拳再轟插水王。但拳到半途,卻驚覺本應戰鬥力盡失的插水王,身上皇氣非但未消,更比中招前凌厲兩分,彷如未傷一樣。

「聽你一說,難道『突破強拍門檻』的方法,難道真的是…..」插水王說話流暢,明顯狀態未減。

「怎….怎可能?同時中了我的……『截水截電拳』,竟然…..一點事也沒有?」

「你沒聽過『法治精神』嗎?」

「『法治精神』?」

『法治精神』是警察內功中的一個主要部分。警察的獨門武功雖然威力無匹,但修練者容易走火入魔,是為社會的兩刃劍。為防走火入魔,警隊後來開發了『法治精神』內功心法,並規定警察必須先將之修畢,才能學習更高的武功。『法治精神』本身對提升內功並無幫助,但練成者不單可以防止走火入魔,更能防止中毒、失明、聾啞、失控等異常狀態。

之不過,在現在功利的社會,『法治精神』這種無助提升內力的心法,越來越不受重視,很多警察、甚至警長都放棄了修練。

插水王是例外之一。

有了『法治精神』,什麼『截水截電拳』都對插水王無效。而剛才他中『截電拳』時,也只是扮作受影響,將計就計而已。

「原來我……..剛才的…..『截電拳』對你沒作用……你騙我!」

「兵不厭詐嘛!傻仔,現在輪到你試試,皇家警察的厲害了!」說罷,插水王雙拳運足功力,打出︰

『反黑先鋒拳!』

「什….什麼?」兩人距離極近,陳生避無可避,胸膛只得硬食兩記。可憐陳生以為必勝,如今胸骨反被轟至粉碎,整個人被彈飛七米高,凌空時已一命嗚呼。

落下時,剛好撞上隔離樓宇外牆上的駭人頭像畫。掛畫一撞即脫,連同陳生一同直跌落地面。

插水王反敗為勝,臉上甚是得意︰「嘻嘻,嬴得很漂亮是吧?」

「有種,剛才還以為你已經輸了。」

「多得你的激勵吧。」

插水王一邊說,一邊走向倒地的李生那邊。李生還是沒有任何動作,插水王觀察了一下,就對Nick說︰「噢!死了!」

「你打算拘捕我嗎?」

「No,除暴安良,應該頒好市民獎才是!」

Nick溧然大笑。

1-59-警民合作戰雙畜#2

插水王和李生正在對峙,雙方都未敢貿然出手。

突然,「呀!」一聲在兩人五六米距離處發出。兩人不用看,也知道是李生在慘叫了。

兩人一望,果然見到李生倒在地上,滿身是傷,明顯敗象已呈。而Nick則在他前面數米處獨腳企立——李生在他眼中,就如將入口的食物,慢慢吃也不遲。

仇人無助的狼狽相,實在太好看了。

陳生本打算穩守突擊,先以小技試探,待插水王露出破綻,便以『截水拳』或『截電拳』一舉擊殺。但見李生遲早敗死,之後若被兩人夾攻,他就大大不妙。

是以,他只有一個選擇,便是盡快擊敗眼前的死差佬。就算未能立即打死他,至少也要送他『截水拳』或『截電拳』,減低他的狀態。

戰略擬定,陳生大叫︰「掉哪馬,頂硬上,衝呀!」之後一躍而上。

你急我唔急,插水王見陳生採狂攻戰術,更覺先避其鋒是明智︰「Oh shit! 你急什麼?趕住去投胎嗎?」

「死差佬,你就只懂得逃跑一招嗎?」陳生吼叫完,再對插水王窮追猛打。

難道插水王就只懂一味遊走?非也。他偶爾會打出一兩拳『獵鯊行動拳』遠程攻擊。之前陳生還能邊避邊以『截電拳』還擊,但現在插水王以『爭分奪秒』遊走,要捉到他可沒剛才那麼容易。再加上陳生攻得急,往往閃避不及,連連掛彩。

中得十拳八拳,陳生也開始傷了︰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唯有突破『強拍門檻』才可以盡快擊敗他,但…….」陳生停下腳步,四周打量,似是在找心目中能令他突破『強拍門檻』的東西。

「喂!沒氣了嗎?還是要投降了?」插水王見陳生停下,譏笑道。

陳生沒有理會,只管往四圍張望。當他望到躲在一旁的Steve,即時大喜︰「呀!找到了!為何我當初沒想到呢?」說畢,即向Steve撲過去。Steve見狀,當堂大驚︰「死畜牲,打不過人,要挾持人了質嗎?」

「What?」插水王也察覺到陳生異動,只是已慢了半拍。他對Steve吼道︰「小心呀巴打!」,一邊以『爭分奪秒』身法跑向Steve。

剛剛再打倒李生的Nick,也察覺到陳生要對Steve不利,瞬即飛身掩護,但他距離比插水王更遠,只得大叫︰「Steve!」,希望插水王能趕得及。

插水王自恃『爭分奪秒』身法,竟能後發先至,先到達Steve身邊。正要鬆一口氣,陳生卻突然掉頭,雙拳直轟插水王。插水王料不到陳生有此一著,未及收步之下,硬食雙拳,吐血彈飛十餘呎。

「賤格!」插水王撐起身,卻發現自己不但已重傷,而且功力大減,大約只剩七成半左右。

陳生一擊得手,譏笑道︰「死差佬,我還是勸你別動了。你中了我的『截水拳』,不單止會重傷,而且戰鬥力會暫時大減!你已無法和我鬥,便乖乖受死吧!」說完,又轉頭跑向Steve——打傷插水王只是額外收穫,陳生的主要目標,始終是Steve。

沒有iBelt在手,Steve很快便已被陳生追上。「呀!」將要捉住Steve的剎那,Nick卻已從左邊閃出,一記『一人兩票』雙飛腿踢中陳生腰間。陳生偷食不成,反吃個大虧,被轟到牆上,吐血倒地。

Steve有驚無險,連忙向Nick道謝︰「謝謝!」

Nick回應道︰「快找安全地方避避!」Steve亦知自己在這裡會成負累,便先離去。見Steve離開了,Nick再轉向陳生叫道︰「你條廢柴,想打我老友主意,未死過?」

陳生挾人質不成,反受重傷。現在的他急需要援助,於是大叫道︰「李生!快來幫拖呀!」

「對了!還有個李生!」得陳生提醒,插水王立時緊張地周圍望。Nick卻沒有任何反應,仍只怒目死盯陳生。

因為Nick早知道,李生已無法回應。

插水王一望,只見李生已躺在一角,完全沒有動作。原來他晨早已被Nick踢至重傷,未知是生是死。

「Oh shit,他大概已死了是吧?」插水王叫道。

「李生…..」陳生這才曉得李生已敗陣。此刻他要同時面對Nick和插水王兩人,形勢再惡劣不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