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-28-咖喱飯試坐滑板,技巧明顯不足

那邊,咖喱飯和Amos的目標是私家車中的槍手。兩人望出車外,只見Tree Gun再次伸出車窗,下一槍蓄勢待發。


「Amos,他又要開槍了!」咖喱飯叫道。


「小姐,妳先待在這裡,別亂動!」Amos安頓好女乘客,同時取出蛇棍,大叫:「去吧,亞當!」,一將之擲向私家車。Amos眼界並不太準,但蛇棍本身有生命,蛇腰稍扭,便能修正方向,成功擊中槍身。但這還是慢了半秒,無法阻止子彈亂噴,只能令彈道偏歪,射中巴士上層。


如此,下層乘客總算免受蓮子羹之苦。咖喱飯呼口氣道:「好險!Amos做得好!」但輪到上層慘叫,始終非Amos所願:「糟!上層….」但現在不是悲哀的時候,他接過反彈回來的亞當,心想:「下一擊不能再失誤,也許這次用夏娃會…..」但正欲再出招,私家車卻突然往右轉線,和巴士拉遠距離。這下,擲棍便再難以命中。


「糟!」Amos怪叫道。


………


鏡頭轉到私家車內。


三姓家奴轉線實是明智之舉,但西鐵男卻不這麼認為:「喂!幹什麼突然轉線?我有無敵Tree Gun,對方只能擲來棍棒,為什麼要怕了他們?」


「頂你!你支什麼痴筋,每開一槍都要成個鐘頭上彈,我不轉快線,你就要被棍掟死了!」三姓家奴罵道。


「好,快了,快了!」西鐵男一邊叫,一邊忙著為Tree Gun上彈。但看其動作『專業』,也許要再多一點時間才行啊。


……….


回望巴士車廂。咖喱飯和Amos唯恐西鐵男再開槍,全神貫注地戒備—若他們知道私家車內的狀況,就不會這麼緊張了。沒多久,兩人又見Tree Gun再次從私家車伸出,不禁大驚。


「又….又來了!」Amos怪叫道。


「那支怪槍攻擊範圍極大,若拉遠距離射擊,整架巴士都避無可避!」咖喱飯明知避無可避,也只得盡人事提醒其他人:「Nick、社工小心!又要開槍了!」殊不知「砰!」一聲,兩車中間卻閃出一架貨車,剛巧擋住無數子彈。貨車中彈後猛然失控,轉了不知幾多個圈,撞在邊欄後成架散晒。


如此情景,莫說白鴿派一眾,就連禮義廉的高手,也大吃一驚。


「西鐵男明知我們在巴士裡,也要這樣開槍?」葛博士免過子彈,抹汗叫道。


「er….er…….so ….if not….er….er….the…..lorry…….we….must…..er…..er…..must…..die……」影印仔驚訝叫道。


只是兩人逃過子彈,還要面對另一難關—Nick和社工的挑戰。而當中Nick更不為Tree Gun威力震懾:「你們的同伴怎麼了?不理敵我見人就射,還算是同伴嗎?」邊說邊上前,隨時準備第二輪攻勢。


「Oh, ….er….er…..yea! 上呀!」社工身為前輩,卻躲在Nick後面。Nick上,他才敢上。


Nick對葛博士,社工對影印仔,二對二的戰鬥繼續。


………..


另邊廂,咖喱飯和Amos同樣險過剃頭。而他們亦深知福無重至,如此下去不是辦法。


「神啊,應該…..要怎樣做?」Amos心裡祈禱。


「要想個辦法!」咖喱飯思索間,感到背後被什麼東西撞到。回頭一望,原來是一塊滑板,於是靈感一生:「是乘客留下的……有了!」瞬即拿起滑板,對Amos說:「Amos,我出去引去他們,你我兩路夾擊!」


「你…..會玩滑板的嗎?」


「嗯,在滑板場試玩過……技巧明顯不足!」


「!」


Amos未及反應,咖喱飯已踏著滑板,右拳『一人一票』在巴士上轟個洞口,然後連人帶板跳出車外,在公路上奔馳。

3-27-Tree Gun

私家車內


「激氣!竟然一個也射不死!」槍手正將樹枝槍收入車廂,然後更換彈匣—這支樹枝槍能一次射出百發子彈,卻無配備自動上彈裝置。每次開槍,便要人手換幾個彈匣,好不費時。


如此狀況,身邊的司機亦不耐煩:「喂,西鐵男,你的Tree Gun怎麼了?快開多幾槍吧!」司機上半身蓋著垃圾桶,正正是禮義廉的猛將—三姓家奴。他的垃圾桶昨日被咖喱飯打爆,今日已換上另一個,夾硬擠進車廂中,還能駕車呢。


回望槍手,他駭然就是當日在屯門出現,無我大師的手下—西鐵男。當日他完全是宅男模樣,如今加一件軍用背心,竟還有點軍人風範。他回應道:「快了,快了!」但觀其手忙腳亂,似乎快極有限。


話說西鐵男手上的Tree Gun,乃禮義廉秘密開發的武器,由於形狀像樹,因而得名。Tree Gun槍身連接過百槍口,如樹枝往外叉開,開一槍即百彈亂發,威力驚人,但缺點則是上彈極慢。每開一槍都要換十多個彈匣,真係等到蚊都瞓。


三姓家奴見狀,憤怒亦是無可奈何,只好大聲叫道:「葛博士、影印仔,你們上!白兵戰!」原來後座還坐著葛博士和影印仔兩人。他們同聲回應:「是!」隨即打開左側車門,隨時準備跳入巴士。


………


巴士裡


眾人見到後座車門打開,不禁之之一愕:「難道…..又要開槍?」這下遲疑,令敵人有機會跳入巴士裡。首先出車的是影印仔,他一邊爬出車外,一邊撕開上身西裝,剩下胸圍大叫:「You….er…..try…..my…….er….my breast!」一個凌空飛身,強勁胸肌硬撼巴士車廂。巴士滿身彈孔,本已脆弱不堪,再被影印仔一對勁breast撞中,外殼即時粉碎。影印仔乘勢突入,葛博士亦緊隨其後。


「Oh……is……葛博士….and…..and……影印仔!是禮義廉!」社工大驚叫道。但想一想,又覺形勢不壞,於是大笑道:「葛博士 and 影印仔,you…..two……V.S…..we….…..er…..er……four…..you…..you…….自投羅網!」


影印仔一看,才驚覺人數少人一半,於是失語道:「Oh, er…..er……」但葛博士學識廣博,環望四周殘留的彈孔,卻有不同看法:「嘿,你忘了嗎?我們外面還有狙擊手啊!」


「什麼?」眾白鴿派經葛博士一提,當堂大驚。唯獨是咖喱飯較冷靜,用了半秒便想到對策:「社工、Nick,你們應付這兩個傢伙!Amos,我和你對付槍手!」社工身為前輩,被咖喱飯指指點點,自是心裡有味:「Wait! You…..comm….er….er…. order me?」話未說完,影印仔卻理得你,一個飛身撲至:「er……er…..you…..try…….er…..er……my breast!」


「什…..er……what….er…….又係you……?」社工再遇影印仔,未交手,雙方的流利英語已甚有看頭。他們兩個,也許真是命中宿敵。


「還er什麼?認真點吧!」Nick說完,便瞬即撲向葛博士:「阻頭阻勢,嫌命長呀?」


如此,白鴿派和禮義廉兩派,便繼續昨日未完之鬥。

3-26-粉嶺公路戰

翌日早上 港鐵 上水站


咖喱飯、Nick、Amos和社工四人,一早就乘火車到這裡。


這裡並非他們的目的地。他們是要到這裡轉車,前往真正的目的地。


天水圍。


咖喱飯一邊行,一邊憶起昨日的片段。


…………


昨日 民主男神辦事處


眾人正圍在電腦前。電腦顯示著香港的地圖。地圖上插著很多白色圓點。


民主男神指住大埔上的白點,說:「大埔剛被我們收服,」然後手指下移到沙田,再道:「據報,這裡也被民主女神收服了。」再手指移到彩雲邨,道:「彩雲邨也被你們擊退,短時間內也不會出事。」


男神在說話中提到『民主女神』一詞,Amos不禁心裡聯想:「民主女神?真有其人的嗎?但既有民主男神,有女神也很自然…….」Nick則咧嘴一笑,暗忖:「什麼又男神又女神,真多名目!」


「所以,現在我們的下一站,是…….」男神手指移到觀塘那邊,說:「我們剛收到訊息,說天水圍的頒富廣場有間經營十二年的糖果店,因領野重建後加租,將挨不住結束營業。」


「天水圍!」Amos平生無入過天水圍,只聽說過那裡是個悲情城市。


「…..」Nick也是一樣。


男神續道:「沒錯,天水圍大部分購物熱點皆為領野所有。他們恃著壟斷地位,肆意大幅加租,推高天水圍物價,以致居民都寧願走到元朗購物,以節省生活開支。所以我們下一步,就是要趁領野霸王失利,乘勢解放天水圍。」


「天水圍?但那裡不是由鐵頭他們負責的嗎?難道……」未等咖喱飯問完,男神又答道:「沒錯,但你們也知道,屯門那裡有禮義廉的無我大師壓場。為了制衡他,鐵頭和高達必須留在屯門。」


「無我大師!」Nick和Amos憶起當日花園街大戰前,曾遇過無我大師一面。


「所以,我們是要去那裡幫手。只是這裡畢竟要有人留守,但我還未想通,究竟是我去,還是你們去比較好…..」未等男神說完,咖喱飯已搶著答道:「由我們去吧!趁領野霸王敗走,我們一口氣奪回陣地!」Nick隨後叫道:「不,即使有領野霸王,以師父賜我們強大功力,一樣能擊敗他!」


男神想了一想,便點頭說:「這就由你們去吧。但你們要小心,那裡隨時會遇到禮義廉勢力,甚至無我或西鐵男等高手,還有萬一領野霸王出現,便會更加兇險,切記切記。」


「放心,我們會小心!」咖喱飯信心十足地回應。


………….


所以,他們一早便乘火車到上水。路程十分順利,未有任何敵人來犯—盯住他們的人多,卻沒有人敢埋身。大概是他們實力太強,無人敢胡亂招惹吧。


一行人在上水站下車,然後轉上276A巴士。這刻乘客不多,他們很容易就找到座位,坐下就等待巴士開車,一邊小睡—除了社工之外,他們昨晚都練功達旦,現在極其疲累,睡著自是理所當然。


是以,一路上就只得社工一人醒著,悶哼一聲:「成班懶瞓豬!」他並不想和這班幼嫩小子共事,但男神落到order,萬分不願也只得隨行。無聊之下,他望向窗外欣賞風景,卻見有件吸引眼球的物體:「What……that……that……car…」


只見一架灰色私家車,在巴士後方緩緩駛近。沒多久,巴士再次開出,私家車又突然加速,緊隨其後。私家車離巴士時近時遠,卻始終無離開過社工視線。


「That…..car……is……er……er………fol……following us!」社工為自己派定心丸。兩分鐘後,巴士在彩顏閣站停下,私家車立時高速越過。社工見狀,即時放下心頭大石:「Ar…..! I…..I think…..too……too much.」


彩顏閣之後,巴士就駛上粉嶺公路,然後高速奔馳。社工見沒有異狀,便想小睡片刻。但他還未低頭,卻駭然見到剛才那架灰色私家車,竟然又從後方出現,高速趕上巴士。


「Oh! That…..that car again!」社工未及反應,私家車已駛到巴士右側,然後前座車窗打開,伸出一棵叉開百節,卻無半塊葉的盤裁,指向自己的方向。社工訝異道:「Ar?…..That…..that….er…..is…..槍?」


細看之下,伸出之物原來不是樹枝,而是無數槍管!那物體並非植物,而是一支奇怪的槍!


如此被槍指住,社工哪能不驚?立即對同伴大叫:「Wake up! We…..we….are…..er……伏擊!伏擊!」咖喱飯三人亦非省油的燈,一聞殺氣已彈起身。眾人拚命跑往前座,一下槍聲已在身後爆出,伴隨著乘客的慘叫聲。


「可惡!誰個竟敢偷襲?」Nick回頭一望,只見巴士車身彈孔過百,車窗碎裂,碎片逐點跌落在地。後座乘客還未曉得發生何事,已全部被餵蓮子羹,慘死當場。


「What……that…..that……槍!That….er…er…..power….」社工驚魂未定。咖喱飯亦大驚道:「散彈槍?…不,這只會比散彈槍更……等等!」回望身邊,卻不見Amos,於是大聲問道:「喂,Amos呢?」社工搖手答道:「I…..don’t see…..see……him…..may be……er……er…….dead?」


這時,後座卻傳來一下呻吟聲。眾人一望,只見有一位女乘客,正瑟縮在車身左邊的座位下,全身發抖,失聲叫道:「呀,呀,…..」她雖然受驚,卻是毫無髮傷。因為……


「Amos!」


三人拚命逃脫時,他卻選擇捨身救人,替身邊的女乘客擋子彈。然而他奮不顧身,也只能救到一人,自己還身中十發子彈,似乎不太值得啊。


但對Amos來說,即使只救得一人,重傷也是絕對超值。慶幸Amos中彈之處,子彈都只陷入一半,彈尾還留在體外。一運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』,便將子彈全數逼出。再加雙蛇的『醫治的大能』,沒大礙。


Amos刀槍不入,全賴一身『救恩的全副軍裝』護身,和其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』功力。若他只有初出道的『第十三章』功力,早就係咁大矣。


「發生了什麼事?是誰?」Amos定過神來,叫道。三人一望窗外,只見從私家車中伸出的樹枝槍,已縮回車身裡面,但車還是緊逼巴士,與巴士並排而行,顯然攻勢未了。

「大家小心!對方會再開槍的!」咖喱飯高聲叫道。

3-25-基本法#3

咖喱飯『普選特首拳』和Nick『普選立法拳』,硬拚Amos『洪水滅世』,結果是……


兩師兄弟雙雙被轟飛,飛退廿呎方能著地,反之,Amos只退半步,可謂不動如山。


兩者優劣立見。


結果大出眾人預料。當中最意外的,莫過於勝者Amos:「喂,你們做什麼了?突然拿我來試招,又不用全力?」


「不,我們已經使出了全力,但……」Nick茫然道,卻講不出問題所在,要由咖喱飯補充:「不是這樣。狀況應該是…..我們使出『基本法』絕招時,根本無法貫注全力!Nick!我開始感受到了!你那魏前輩所講,『基本法』阻礙『民主神功』的感覺!」


昨晚阿魏說過這樣的話:「剛才比拚時,我感到你們強勁的內息,被另一股內息纏繞,令你們無法發揮最大戰力。」


Nick一直思考著這句話。咖喱飯一直質疑阿魏的話,但現在連他都親身感受,此刻不得不承認,阿魏的話是有其道理。


種種疑惑,當然要提問了。而男神未等兩人開口,便答道:「第一:講到明是根基,『基本法』並非什麼神人技術。它一百五十九式中,多數都是直拳、勾拳之類的基本技,例如第廿五式至三十七式就是了。單憑這些招式,當然無可能在超武鬥組的年代打滾。但若不熟讀,往後練什麼神功,都無法發揮至極限。」


「嗯,要先練好基本功。」咖喱飯認同男神所言,但Nick則另有看法:「但我打出『第四十五式:普選特首拳』和『普選立法拳』、『第二式:高度自治』、第廿五式: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』時,總是感覺內息不順。還有最後兩式,『第一百五十八式:釋法拳』和『第一百五十九式:修法拳』,更完全無法使出!我感覺體內兩種內息……」


這個問題,有咖喱飯搶答:「也許是我們疏於練習,無法好好融合兩種內息吧?只要我們勤加操練,應該就能融匯貫通,發揮最大威力吧!」


這答案,換來了男神的獎聲。他說:「講得好!咖喱飯!只要你們勤加操練,他日必能功成!」


Nick雖仍半信半疑,但男神既下定論,也只得勉強回應:「希…..希望這樣吧。」




「希望這樣吧。」


……….

3-24-基本法#2

正所謂坐言起行,男神現在就教咖喱飯和Nick『基本法』。


男神一番教導後,兩師兄弟正在盤坐,一邊閉目運功,一邊唸唸有詞。在四米外旁觀的有Amos—社工則覺得太無聊,先行告退了。


不久,男神問兩師兄弟:「怎樣?感受到『基本法』內息了嗎?」


才剛問完,兩師兄弟立時睜大雙眼,互打眼色後,飛身從Amos前後經過,一氣跑到角球區。兩人深呼吸一口,竟擺出戰鬥架式,二話不說已打起上來。


「喂!等等!你們為什麼無端端打架…..」Amos一聞打鬥聲,立即飛身趕至。只是途中見兩人拳法怪異,有別於兩人擅長的『民主拳法』,才曉得兩人是在試招。


「第一式:中港不離!」


「第二式:高度自治:行政管理拳、立法拳、司法拳、終審拳!」


「第八式:普通式、衡平式、條例式、多附屬式、習慣式!」


「第十八式:國防外交豁免拳!」


「第廿三式:國家安全式!」


「第廿五式: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!」


「第廿六式:選舉拳、被選權!」


「第廿七式:言論、新聞、出版、結社、集會、遊行、示威、工會、罷工拳!」


「第三十式:通訊自由!」


「第三十一式:出入境自由!」


「第三十二式:信仰自由!」


「第三十三式:職業自由!」


「第三十四式:學術文化自由!」


「第三十五式:法律自由!」


「第三十六式:福利保障!」


「第三十七式:婚姻自由、生育自由!」


「第四十五式:普選特首拳!」


「第六十八式:普選立法拳!」


「第一百五十八式:釋法拳!」


「第一百五十九式:修法拳!」


兩師兄弟先後打出幾十招,招式五花八門,看得Amos眼花瞭亂。再看幾十招,更是目定口呆:「這……就是……..『基本法』了嗎?怎麼會……..這麼…….」


『基本法』一百五十九式都試過後,兩師兄弟互望一眼,隨即一同撲向Amos,大叫:「Amos,接招!」他們互試一輪,意猶未盡,現在便要找個外人來試招了。


「喂,你們說打便打,怎麼…….」Nick未等Amos問完,便搶白道:「講了很多次,打劫是不會先徵求你同意的!」話口未完,兩師兄弟已飛到Amos左右,各自使出絕技!


咖喱飯:「『基本法 第四十五式:普選特首拳』!」


Nick:「『基本法 第六十八式:普選立法拳』!」


Amos被Nick突襲的經驗不少,即使現在加多個師兄,慌亂間還能反應,運起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』,『洪水滅世』雙掌左右迎擊!


Amos硬拚白鴿師兄弟,爆出「砰,砰!」兩聲巨響。『十架恩典』對『基本法』,究竟誰勝誰負?且看下回分解。

3-23-基本法

Nick和Amos都被『基本法』三字嚇呆,但最呆的還是男神自己:「你們這種反應…..好像完全不知道這名詞似的?」兩人一同搖頭。


「原來是這樣嗎?」男神呼口氣,然後揪出手機,按了幾下,然後向眾人展示。眾人一看,是一段日光之下,師父在教授徒弟武功的影片。


影片到最後,畫面浮出「一切源於『基本法』。」幾隻大字。這時Nick才想起什麼,怪叫:「呀…..我記起了!這是『基本法』的電視廣告!」Amos經此一提,才勉強勾起記憶:「呀…..那是前排電視經常播放,推銷『基本法』的廣告!」


兩人表現像個大鄉里,男神不禁嘆口氣:「『基本法』乃政府公佈的基本武功,乃基本中之基本,你們竟然不知道?」Amos無言,Nick則繼續搖頭:「…..看完廣告,才勾起一點印象!」


話說『基本法』和『最低工資法』,乃至『退休保障法』等,都是政府官方公佈的武功之一。當中『基本法』更被喻為一切的根源,天下武功的底子。其作用主要是保障內勁運行暢通,和保護各個穴道。


故此,兩人對『基本法』毫無認識,難怪男神會皺眉。在旁的社工也譏笑道:「You….er…….don’t….er……er…….know………until…..til……now……so……so……白痴!」男神有禮地攔著說:「社工,不要這樣。」,轉頭再問咖喱飯:「咖喱飯,不會連你也不知道吧?」


「弟子當然知道,」咖喱飯答道:「弟子只是不明白,我們的『民主神功』裡,何時開始混入了『基本法』?」


Nick一聽,當堂如茅塞頓開:「師兄你這麽說…..難道阿魏說…..我們體內的另一種內息,就是『基本法』?」咖喱飯點頭道:「若我無猜錯的話…..」


「你無估錯!」男神道:「我派的『民主神功』,是和『基本法』同梱。你們修練『民主神功』的同時,亦已修練『基本法』,可謂買一送一!」


謎底總算解開了:果然如阿魏所說,咖喱飯和Nick體內,除了『民主神功』之外,的確存有另一種內息。這種內息,駭然就是政府大力宣傳,被譽為一切源頭的『基本法』。


「原來這樣!魏前輩所講的另一種內息,原來就是『基本法』!我怎會察覺不到的?」謎底既解,咖喱飯高興地對Nick說:「Nick,這你可以放心了吧?」但Nick只高興半秒,又憶起阿魏的一句話:


「剛才比拚時,我感到你們強勁的內息,被另一股內息纏繞,令你們無法發揮最大戰力。」


於是他又問:「買一送一?但我買CD,便只想要隻CD,不想要附送的筆和洗頭水……」未問完,卻換來社工譏笑:「Hahahaha……No!…….『基本法』….er…….is not…..er……er……洗頭水!It….is…..er…..the……er………」一塌胡塗的Good est English,令男神不得不制止:「還是我來講吧。」


男神續道:「為師剛才比喻不當,令你們有所誤解。其實『基本法』和『民主神功』,關係並非CD和洗頭水,而是我派的『民主神功』,是建基於『基本法』之上。」


「什…..什麼?」兩師兄弟訝異道。但年資老的社工,自然不當一回事了。


「所以剛才Nick說想要棄『基本法』,只要『民主神功』,其實是無可能。正如你起樓,也要打好根基,樓宇才能屹立不倒。你們明白嗎?」


兩師兄弟都在疑惑。互望幾眼後,咖喱飯提問:師父,你們說到『基本法』如此重要,為何你都無重點施教?甚至我們體內有『基本法』內息,竟然也不自知?」Nick亦隨即問道:「但阿魏…..有人說『基本法』阻撓『民主神功』內息運行,那又是什麼回事?」


兩人問完,社工又再搶白道:「This….is…..er…..so…..er…..so…….sim…..simple……because…..er……you……you…..er…..er…….白痴!」


如此答案,當然毫無建設性,最後還是要男神補答:「嗯…..為師的確是疏忽了。」他嘆口長氣後,再道:「你倆入門時間並不算長,尤其是Nick,加入我們才幾個月。而為師亦事忙,未有對你們好好教導,只教了你們最重要的東西,卻忽略了同樣重要的基本功。」


「師父這樣說,難道我們是因為的『基本法』欠缺操練,拳法才會如此殘破不全?」咖喱飯問。


「嗯,」男神點頭道:「但不要緊。由現在起,只要你們勤加操練,『基本法』就再不會成為阻礙,更能令『民主神功』發揮最大威力。有多幾招,自不會被對手輕易捉路。」


「我明白了!師父!」咖喱飯大喜道:「那師父你現在便教我們『基本法』吧!」


「當然好,」男神笑道:「就現在開始吧。」

3-22-男神傳功

「你們要留心,聽取體內的民意!不單要聽多數細胞的聲音,少數細胞的訊息,你們也要聽!」男神剛打完一場,現在又輸出大量功力,還有餘暇指引徒弟,足見其功力深厚。


咖喱飯和Nick各自接收男神功力,卻絲毫不敢分神,只依照男神所言,專心感受體內細胞之民意。這時,Nick感覺到體內器官開始說話:


「喂,我知你擅長用腳,但我們常常替你擋招,你也不應該忽視我們啊!」左手細胞說。


「沒錯,新增的席位,至少應該有個在新東或新西吧!」右手細胞附和道。


「不,沒有我們將能推動,功力幾高也是事倍功半!」心臟細胞搶著說。


「等等,我們也…….」


「我們都…….」


…..


…..


「好了!不要再吵!大家投票決定吧!」


各個細胞的意見,令Nick不勝其煩,不禁將說話爆出口。旁觀的Amos沒有練『民主神功』,自然不明所以:「Nick……怎麼自言自語的?咦?…他的功力……」


Amos感到凌厲氣從Nick身上爆發,其力度之強,比之前更勝兩籌。無錯,在男神傳功下,Nick的民意力量增加,氣勢自然就更強。而這時,Nick體內的投票儀式,亦差不多已經完成:


「投票結果!港島、新東勝出!這兩區各增一席!」


結果一出,自然有人歡喜有人愁。但敗選的細胞都尊重投票權結果,只悶哼一聲:「Nick你要努力練功,增加席位的話,就輪到我們了!」,就繼續為人體工作。


「好啦好啦,我會繼續努力,好讓大家都受惠!」Nick剛說完,體內又有聲音說道:


「順帶一提,『民主神功』乃著重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、非粗口,所以特別提一句,請勿講粗口。明白嗎?」


突然有把不明來歷的聲音,以說教的口吻說話,令Nick為之一愕:「等等!你是什麼細胞?」


「….什麼?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?我乃一切的源頭…..」


「一…..一切的源頭?」


………………


這時,體外盛大的歡呼聲,卻將Nick的思緒打斷。抬頭一看,只見男神等人都圍住咖喱飯,要看看他的進境。


咖喱飯運功一試,驟覺功力進步不少。


「我的功力…..是第八席!新增了新東一席!」咖喱飯大喜道。試完後,他轉頭問Nick:「那Nick你呢?你進境又如何?」經師兄一提,Nick也暫時放下疑惑,試試運功。一試,果然不得了。


「嘩!真好!你已到達第七席境界!」咖喱飯見Nick進境更大,立時拍手叫好。


「非常好,兩位。」男神對對咖喱飯說:「咖喱飯你本已有七席,再添一席,已是難能可貴。」然後再對Nick說:「Nick你一下取多兩席,果真後生可畏!」


兩人向師父道謝:「謝師父傳功之恩!但師父才剛決戰領野霸王,現在又傳功給我們…….」男神卻回以一笑:「為師稍為休息,即可恢復功力。再說,見你們進步神速,花點功力也是絕對值得!」說罷,男神即地坐下,閉目運功調息。看來剛才傳功,果真令他耗費不少啊。


這時,Amo亦上前祝賀兩人:「你們神功大進,我又要落後你們了。」兩師兄弟亦互為對方叫賀,唯獨社工心裡不是味兒:「….so….巴閉!」


高興過後,Nick撫著身負『民主神功 第七席』的身軀,暗自思想—憑這兩席的進步,他心裡的疑惑總算消減不少。A貨日益進步,也許會變成正貨….至少會變得像正貨吧。


「應該會吧…..」


「只是,那個奇怪的聲音,會是……」


還剩下一個疑問,Nick自然想一次過消除。於是他終於禁不住提問:「師父剛才傳功時,弟子感到體內有個奇怪的聲音,說…..是什麼一切的源頭,那是……」男神果然見識廣博,一聽就知曉一切「哦?你是指『基本法』?」


「『基本法』?」眾人呆道。

3-21-領野背後

大埔 太和邨 足球場


民主男神率領眾人來到這裡。這裡四野無人,之前踢波的波友都已離開,只遺下一個爆開的波皮。


Nick和咖喱飯見這裡無人,打個眼色後,便由咖喱飯上前提問:「師父,我有事想問……」怎料還未開始問,男神已經回頭,像搶答題般回應:「嗯,我知你想問什麼。」


男神眼神彷彿洞察人心,咖喱飯不禁一驚:「那………麼…….答案是…….」但觀男神之神色黯然,兩師兄弟不用問,心中已有個答案。


「找個位置坐下再詳談吧!你們都已經累了…….」男神手指指的方向,正是Nick經常跟咖喱飯學武的角球區。


眾人便移步往角球區,坐下,然後Amos便著雙蛇替眾人醫治。


Amos順道問男神:「民主男神先生,你有沒有受傷?不如我叫……」男神搖頭道:「不用了,我無受傷。」事實上,男神剛才對領野霸王一戰,全程只中一拳,力度也被其柳葉身法卸盡。Amos這一問只是循例,見男神無穿無爛,也不便再打擾。


待眾人都醫好後,男神嘆一口長氣,說道:「你們所知道的,確是真有其事。當年除了禮義廉之外,我們白鴿派也有份扶植領野集團,導致今日領野霸權之局面。」


「什……什麼?竟然…….」除了社工之外,個個都目定口呆。他們雖早有心理準備,但說話出自男神之口,事實就是會驚人四倍。


待眾人呆完,男神嘆一口長氣,再道:「唉!想當年市道低迷,政府賣出領野等資產套現,而我們相信自由市場,以為將領野交由私人公司營運,便會改善運作,有利大眾。但………..沒錯商場是華麗了,但換來的是瘋狂加租,逼死小商戶。」


趁男神換氣的剎那,Nick禁不住搶白道:「霸佔所有地盤,然後開天殺價!這算什麼自由市場?你們竟然會相信這一套,讓他們……」Nick心直口快,面對師父也有話直說。但咖喱飯專師重道,慌忙攔住Nick道:「Nick,等等……」


「算了吧,咖喱飯。」男神卻示意咖喱飯停手,之後又嘆一口長氣,再道:「為師確是做錯了。我們以為將領野私營化,會有助其管治效益。殊不知造就了今日的領野霸權,造成連我們也收拾不了的殘局。」


才剛冷靜一點的Nick,又再禁不住狂吼:「怎會收拾不了?只要我們齊心合力,必定能…..」Amos隨即和應道:「沒錯!只要有神保守,奇蹟總會出現!我們剛才不就攻陷了他們的辦事處………」


「嘿….」男神冷笑一聲,再道:「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……」


待兩人稍為冷靜,男神又補充道:「你們小勝一場,就沾沾自喜了嗎?………..若繼續戰鬥下去,就要和領野霸王決個生死。但別忘了,他們背後還有禮義廉撐腰。禮義廉高手輩出,你們剛才碰到的三姓家奴,還只是二級貨色而已。後面還有首領無我大師、傳聞退隱江湖的禮義廉老祖,還有眾多一等一高手。」


「!」眾人憶起剛才決戰三姓家奴之險狀,再想到背後還有一大串人物,不禁一慄。但男神正欲再說,倔強的Nick又再搶白道:「但…..難道我們這就要放棄,未打先輸?」


「為師不是這個意思。只是作戰之前,也要做些準備,提高勝算。」


「你的意思是……」


「例如,咖喱飯和Nick,你們年紀小小就練成『民主神功』,本已是難能可貴。但要對付禮義廉,你們的『民主神功』便要再進一步提升。尤其是Nick,你神功初成,還有很多進步空間。」


「呀!」講到神功,Nick疑問立即又浮現腦海,於是問男神:「師父….」但疑問實在太複雜,未曾組織好,咖喱飯已經在問:「但…..由第五席開始,練成每席功力的難度,都是幾何級數提升!Nick要練成第六席,怎樣快都要數星期,若是第七席的話……」


「師兄…..」Nick呆著。因為他師兄的問題,並未表達出他自己的疑惑。想要補問,男神卻笑道:「所以,我是會幫你們,令你們加快奪得席位!」


「師父,你的意思是…..」


咖喱飯話未說完,男神已一個快步,閃到咖喱飯和Nick身後,雙手分別按在兩人背部。


「師父,你是打算…..直接傳我們功力?……」


「你們別說話!快感受體內的民意!」男神一邊嚎叫,將內力源源不絕輸送給兩個徒弟。

3-20-光復大元#2

十分鐘後


一如領野霸王所料。他撤退後的十分鐘,成功突襲領野集團辦事處的咖喱飯、社工、Nick和Amos,趕到這裡和民主男神會合。


「哦!果然是你們!」男神一見四人,大喜叫道。


「咦?師父,領野集團的人呢?已被你們擊敗了嗎?」咖喱飯不見在場有領野高手,於是問男神。


「唔,多得你們突襲成功。……..領野霸王得知辦事處失守,便率領手下撤退了…..大概已離開大埔了吧。」男神吸了口氣,再道:「聽說有班高手突襲領野集團辦事處,為師一聽,就知道是你們!」


「But there……are…..er…..er….禮義廉…….I almost…..er….die…….luckily…er…..er…..they come…… 」社工死過翻生,七情上面地描述狀況。


「咦?社工,你的英文..」男神聽著社工的Goodest English,不禁皺眉。


「自從和禮義廉的影印仔交手後,他便變成這樣了!」咖喱飯無奈說道。男神笑了兩聲,再對社工說:「社工,對不起,我真失策,原本我計劃引領野霸王來這裡,然後派你乘機突襲領野辦事處,卻沒想到禮義廉會插手!幸好有咖喱飯他們…….咦?這位是……」


「這位雖非我派成員,但也來仗義相助,他叫Amos。」咖喱飯將Amos介紹給男神,男神亦有禮地上前與他握手:「Amos你好,我叫民主男神,幸會幸會!」


握手過後,男神再問咖喱飯:「剛才你說……三姓家奴?你們和他交手,竟然能全身而退?」咖喱飯答:「沒錯。我們剛才已幾近力盡,若非有Amos替我們恢復力量,我們就死定了。」


男神聽見,立即大呼一口氣,答謝Amos說:「Amos,這次真多謝你。」


咖喱飯補充道:「那個三姓家奴簡直深不可測,我和Nick所有絕招都對他無效。就連必殺絕技『全民普選拳』也被看穿,試了幾次都是一樣。但剛才得Amos醫治,才能和Nick合力打出新招,將他擊退…….」但身後的Nick不太同意:「不,我直覺感覺到,那傢伙根本未盡全力。若他執意要殺我們,我們大概都已不在這裡。」咖喱飯隨即點頭,以示同意。


「唔…..我早聞說那傢伙加入了禮義廉,但想不到為了領野集團,連他也要親自出動……..但怎樣也好,你們無事就好了。」男神續道:「好吧,大家都累了,回辦事處吧。」


眾人隨即轉身就走,但咖喱飯和Nick還是滿肚疑問。當中Nick忍不住上前追問:「師父……」但咖喱飯只見四周都是人,感到不太方便,於是便將Nick攔住:「回去再問吧。我的疑惑和你一樣多。」


眾人於是就離開廣場,留下大元超武鬥組一眾歡呼慶祝。

3-19-光復大元

大埔 大元美食廣場


領野集團近百名高手,正和大元美食廣場超武鬥組的高手戰鬥。起初他們都打個你死我活,不死不休,卻因為被一樣事物吸引視線,竟不約而同地停手休戰。


兩個超強者的戰鬥。


民主男神對領野霸王。


委實兩人的戰鬥並不算精彩:民主男神無論打出哪一套『民主三部曲』、『一人一票』、還是『用腳投票』等絕技,都無法對領野霸王造成致命傷;反之,領野霸王打出半百次『領會霸拳』、和十四次『租金猛於虎』,全數都被男神輕易避開,連律師袍也沾不上。


以點數來計,男神是一面倒佔優。但在場高手都曉得,真正有勝算的,卻是領野霸王。他的『領會霸拳』若有一次打中,就必能扭轉形勢。


若有一拳打中的話…..


「砰!」


領野霸王乘男神防守一鬆,狠狠一記『領會霸拳』左直拳,意外擊中男神腹部。


「嘿,避得一時,終於都是要中招!」領野霸王終於擊中,得意地笑道。


「打中一拳,就那麼得戚了嗎?」


「!?」


男神中拳,即被轟飛廿幾呎。只是那柳葉飄逸的姿態,卻出乎領野霸王意料:「這到底是…..」只見男神拍拍身上塵埃,根本就不似受到重創,連有沒有受傷,也是疑問。


「你的柔勁,竟能將我的『領會霸拳』威力卸得一乾二淨!看來要擊倒你,便只有將你逼至牆邊,等你卸無可卸了!」


「嘿,你能嗎?」男神再次如柳葉般四處飄逸,其身法之無常,看得領野霸王一頭煙。莫說要打中他,就連看清其位置,也是極難之事。男神飄到領野霸王身後,竊笑道:「看來,應該輪到我出招了吧?」自開戰以來,男神都未出大招,而現在,便是時候!


「又是那什麼普選拳?有用嗎?」領野霸王信心十足,能硬挨一套『全民普選拳』而不倒,甚至可以趁對手力盡,一舉反勝。


「你以為我就只得一招嗎?」男神微笑回應,其信心之十足,絲毫不下於領野霸王。


「嘻,你道我會信你嗎?」領野霸王口裡不信,心裡卻仍有所忌憚:「這傢伙的笑意…..難道…….」正欲上前進攻,遠處忽然走來一個領野戰士,大喊道:「大鑊了!辦事處被……被突襲,失守……」


「什麼?」領野霸王一聞消息,即時為之一愕:「那裡不是有禮義廉高手助陣嗎?怎麼會……」


只見手下負傷不輕,說話上氣不接下氣:「但……突然有…….幾個高手殺出,將禮義廉高手……全數…..擊……..退……..」說完,已是不支倒地。領野霸王不禁疑惑:「怎…..怎…..」這時,又有另一個領野戰士,一拐一拐地走來,叫道:「辦事處…….被…….被…….」未說完,又是倒地不起。


不利消息不斷傳來,領野戰士當堂士氣一沉。反之,大元超武鬥組齊聲狂呼:「打倒領野集團!打倒領野集團!」士氣立時大振。


男神聽著,暗忖:「有人殺出……大概是他們了!好!」之後抬頭大喝:「領野霸王!你大勢已去,乖乖認輸吧!」


領野霸王心裡盤算:「可惡!單是這個男神已極難擺平,若那邊的人再過來,兩面夾擊,那……」形勢不妙之下,領野霸王再不願,亦只能作出無奈的決定:「撤退!撤退!」眾手下已無心戀戰,一聽撤退命令,還不個個掉頭走?


大好良機,男神本欲乘勝追擊,但背後傳來歡呼,回頭一看,只見大元超武鬥組已經停手不打,齊齊高呼慶祝勝利,是以也停下不追。

大元美食廣場之戰結束,大元超武鬥組小勝一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