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-16-炸彈人

Nick剛擊退葛博士,另一邊,影印仔正和社工打得難分難解。


影印仔以『新式五形拳』硬撼社工的『民主三部曲』,拚了十幾回合,還是平分秋色,雙方都佔不到半點便宜。


再拚幾十拳後,社工『一人兩票』,終於破解影印仔防守。趁影印仔中門大開,社工叫道:「er……Practice……er……more……sin la, 影印仔!」再運足十二成功力。以『一人兩票』長驅直進。


話說影印仔初出道時,曾在突駒正虎待過短暫日子。那時他向傳媒表示『第一天要先去學影印』,所以被揶揄為『影印仔』。但這稱呼對影印仔來說,是重根基做起,打好基礎的象徵,意義是褒多於眨。


而現在,影印仔便要社工見識一下,從基礎做起的厲害!


影印仔咆哮一聲:「You! Er……..try…..my……er……er…….breast!」明知避不開,便索性以胸肌硬食。社工雙拳運足十二成功力,威力非同小可,轟得影印仔胸圍碎裂,衣屑四處飄散。


兩擊得手,社工卻無絲毫喜悅,反而一臉迷惑:「What…..er……his…er…..breast……so hard! But it is not…..er…..er……『橡皮圖章』, it is………..」隨著上衣剥落,社工駭然看見,影印仔身軀竟健壯如猛男,一雙胸肌更是不合比例地發達,連36F的大波妹也望塵莫及。他的一雙breast,果然是基礎鍛鍊的猛料呀。


「Ha! How…..er…..er….. my breast …..er……taste?」影印仔氣一運,胸肌竟硬生生將社工震開。乘社工馬步不穩,影印仔再大吼:「Try….my…..er…..er…….breast…..again!」,繼續胸襲社工。社工來不及驚訝,臉頰就慘被撞中,整個人被推至牆壁,被夾得五臟翻騰,鮮血狂濺,慘叫一聲:「Ur…..」後,不支倒地。


中此一招,勝負已是明顯至極。影印仔挺胸收腹,呼一口氣道:「My….breast….is……er…..the….er….er……breast!」正欲替社工埋單,又有一人從旁殺出,將影印仔整個人撞開。社工撿回一命,殊即運功調息。


「Who….er….who?」影印仔想要還擊,才發現下身熱烘烘,一看,才曉得下身西褲在燃燒。「Oh!」影印仔大驚,慌忙撕下著火西褲。但其時,剛撞走他的那個人,又以火燄姿態向他進攻。
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復興之火』!」


原來是Amos見社工形勢不妙,便放棄包抄炸彈人,趕過來支援。影印仔面對復興之猛火,有排頭痕矣。而剛打敗葛博士的Nick,原本也想人道幫社工,但一見Amos支援,便又改變主意:「這也好,那兩條友的英文教人難受,留給耶能慢慢嘆好過!」於是身一轉,趕往支援咖喱飯。


方向既定,Nick便大喝:「垃圾佬,看我的!」,同時『用腳投票』直取炸彈人背門。但一連幾腳踢中垃圾筒,卻被其『橡皮圖章』卸去大半勁力,不單未能傷人,就連垃圾筒也踢不爛。


「小子,偷襲?」炸彈人竊笑道。


「機會!」咖喱飯趁其注意力分散,趁勢運起『民主神功 第七席』最高功力,雙拳齊發,猛然轟出最強絕招:『全民普選拳』!這招最強絕技,即使未能一舉殺敵,至少也該有點效果吧。


但炸彈人見猛招將至,卻仍毫無懼色,垃圾筒內的雙目更是發光:「嘿,按捺不住,要用絕招了嗎?」只見他雙臂一揚,竟能將強而猛的三十拳全數擋下。


咖喱飯絕招失效,當堂大驚:「怎……怎可能?『全民普選拳』是我派殺招,就連玄牛和禿鷹也無可能完全擋住,怎麼他……」


殺招完全無效,咖喱飯當堂陣腳大亂。炸彈人大吼:「看我的『香港會點?』」連橫三拳迂迴曲折,咖喱飯無從捉摸下,照單全收,被轟至十幾呎外。


這邊,Nick亦運起『民主神功 第五席』頂級功力,從後以殺招『全民普選拳』進攻。但炸彈人竊笑道:「嘿,沒用的,我早已看穿你們的拳路!」雙手一揚,照樣將幾十腳全數擋住,滴水不漏。不同的是,Nick功力比師兄低兩級,炸彈人擋得更是輕鬆。


「這…..怎可能?」Nick之驚訝,絕不下於咖喱飯。炸彈人聚起更高力量,大吼道:「小子,看我的必殺絕招!『香港要贏!』」一記右直拳猛然直轟。


炸彈人的兩招絕招,『香港要贏!』和『香港會點?』,本屬表裡一體:『香港會點?』屬疑問句,拳路迂迴曲折,令人真係唔知會點;『香港要贏!』則是肯定句,拳路簡單直接,威力自然強橫無比。


Nick腹部中此猛拳,慘叫一聲:「嗚!」,吐血飛退倒地。


擺平Nick後,炸彈人回身轉向咖喱飯:「剛才只是小兒科,現在來真的了!」咖喱飯絕招失效,心中滿是猶豫:攻又不是,守又不是。但猶豫了一下,還是不死心,決定把心一橫,上前再來一套『全民普選拳』。但炸彈人暗笑道:「還不死心嗎?」還是全數輕易擋住。毫無疑問,『全民普選拳』一點作用也沒有。


「沒…..沒可能!『全民普選拳』…..竟然被他輕易破解!」絕招証實失效,咖喱飯信心盡失,再加上連續用大招,他已是中門大開。炸彈人趁此機會,大吼一聲:「『香港要贏』!」重拳狠狠轟中咖喱飯胸膛。咖喱飯練得『民主神功 第七席』,竟然也被轟得胸骨碎裂,吐血飛退。


倒地報,咖喱飯苦苦撐起:「好….強的拳!」這一擊雖未曾致命,但見其痛苦狀,便知形勢惡劣至極。


炸彈人佔盡優勢,甚至可說已勝出,於是得意地笑道:「哈哈哈哈,什麼『全民普選拳』!你的拳術,還有你的『民主神功』,全部都只是A貨呀!」


「什…..什麼?」咖喱飯大驚。Nick在旁聽著,同樣極度震驚:「我們的『全民普選拳』和『民主神功』,都是……A貨?」

3-15-Nick對葛博士

白鴿派三個高手,眼見Amos被三個禮義廉圍攻,又怎能坐視不理?社工一馬當先,已選定了對手:「影印仔,男人老狗戴 bra,看你怎樣打敗我?」


「OK, er…..er……I will…..er……er……try my breast…..」


「!」影印仔莫名其妙的英文,本應只有惹笑的份,但社工一聽,心裡卻如遭電殛。顫震一輪後,竟然也有樣學樣:「er…..er…….come…..on……see my力量!」兩個英文人隨即大打出手。同一時間,咖喱飯也選定了炸彈人為對手:「躲在垃圾桶入面,果然垃圾!」飛身上前,使出絕招『一人兩票』。但雙拳擊中垃圾筒,卻有如泥牛入海,毫不著力。


「這是…..『橡皮圖章』!」咖喱飯稱對方為垃圾,心裡卻知其絕不惹小:「這人不是一般的禮義廉,是高手中之高手!」同一時間,Amos又已從後包抄,打出『十災棍法:蝗災』。亂棍如雨狂轟在垃圾桶上,竟然也只打凹了少許。


「垃圾桶理應堅硬無比,但打中它時,卻像打在水中,力度無法發揮!」Amos憶起當日在屯門,禮義廉的無我大師曾介紹過這絕招︰「此乃本派絕技之一,名為『橡皮圖章』。練就此法者,就算被絕招擊中,也有如泥牛入海,不傷分毫。」如今親身一試,方知其深不可測。


炸彈人和影印仔也有人招呼,剩下的葛博士,自然就由Nick認投了。葛博士雖為女性,而且樣貌娟好,但Nick卻不憐香惜玉,理得你有無賓周,照踢可也:「阻頭阻勢!死吧,禮義廉!」葛博士見來勢洶洶,卻只袍雙手一揚,便將Nick『一人兩票』兩腳擋住。她的『橡皮圖章』護身功,也不是白練的啊。


「嘩!很厲害!」Nick主張男女平等,但見對方功力之高,仍不禁一愕。


「嘻,你以為我是女人便好欺負了?」葛博士自信回應。


這個葛博士函頭看似不小,但她在巴基斯坦的格林威治大學學士、碩士和博士學位,卻被揭發是來自一間未經評審的『文憑工廠』。這大學不但與英國的格林威治大學毫無關係,更從未獲當地教育部門認可,最後更倒閉了。後來,葛博士自行降格為香港大學的婚姻與家庭治療碩士,但還是經常穿上博士袍出戰。


葛博士學位雖假,實力卻半分不假。她一身『橡皮圖章』護身,擋住Nick幾套『民主三部曲』,還是只略略掛彩。而葛博士『新式五形拳』亦難不到Nick,『蛇、齋、餅、糭、米』五式怎樣交叉應用,也沾不上Nick衣角。而趁葛博士『糉形拳』大招破綻,Nick乘隙以絕招『一人一票』,清脆踢中葛博士腰間,任你『橡皮圖章』怎樣卸勁,也得吐血飛退。


這回合,Nick小勝一分。


當然,得一分是難言穩勝。但Nick正欲追擊,卻驚見葛博士不知哪裡找來一部提款機,更不知哪裡來的氣力,竟能硬生生將之抬起,起勢直掟向Nick。Nick暗叫:「好大力!」幸虧他反應不慢,及時跳起避開,更乘勢跳向葛博士,實行從上路進攻。


豈料葛博士破綻大露,仍是面無懼色—原來她早已有應對之策。她乘Nick跳埋身時,大叫一聲:「看我絕招!『成功爭取 裕華停售象牙』!」同時躍起,以一雙上勾拳迎擊。雙重上勾拳有如象牙飛舞,Nick冷不防之下,胸腹同中兩拳,轟飛至十呎外倒地。


「嘻,看你還敢不敢小看女人?」葛博士自信必勝,含笑說道。但才剛說完,Nick卻已撐起身,回應:「嘻,小看妳?我怎夠膽了臭X…..?」幸虧他身負『民主神功 第五席』功力,只受輕傷而已。若是以前的『最低工資法』,就算不死也得重傷。


「好傢伙,看我這一招!」葛博士正欲再攻,但Nick無意爆一句『臭X』,竟令她攻勢一窒。Nick雖不明所以,但機會豈能錯失?未待內息回復順暢,便以『示威遊行步』竄到葛博士身後,『一人兩票』轟其兩後膝,使之趴下,再來便是殺招:


「『民主神功 第五席功力 全民普選拳』!」


一連幾十腳猛然狂轟,可憐葛博士背門大開,再加上處蹲下姿勢,只得全數硬食。Nick不懂憐香惜玉,對手不分男女,也照樣出盡全力,踢得葛博士叫苦連天。


踢到四十幾腳時,遠處忽然飛來一件禮義廉死屍。Nick暗叫:「糟!」但是已反應不及,整個人被撞開數呎,葛博士撿回一命,大呼夠運,即便退到戰團之外,然後逃之夭夭。


「走得真快…..呀!」Nick想要追擊,胸口又不明不白地劇痛:「搞什麼….又來?」幸而痛楚一閃即逝,不過一窒之下,放生了葛博士而已。調息過後,他又被兩把Goodest English的聲音吸引。


「…..er…..er…….you……try…….er…….my……er……er……breast!」


「…..er……er…….you…..see my…..er……er…….er….,,,力量!」


社工和影印仔正打得難分難解。

3-14-突襲領野辦事處

「看我的『領會霸拳』!」領野霸王大聲疾呼。


領野霸王雖強橫,但見對手不惹小,也絕不敢怠慢,一開始便是殺著。但男神亦是聰明人,並不會以硬碰硬。他身如柳葉一飄,便避過強橫一拳,更順勢還以『民主三部曲: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』三連擊。領野霸王左臂一揚,將一連三擊全數擋下,然後又是一記『領會霸拳』。


「招招大招,不怕露出破綻嗎?」霸拳雖強,但男神身一飄,還是輕鬆避過,趁勢還以另一套三連擊『民主三部曲:簽名、遊行、絕食』。霸王明知破綻大露,索性不擋不避,一連三擊照單全收。


一招得手,男神卻毫不滿意,反而大為訝異:「他的護身勁…..竟如斯硬淨!」霸王連挨男神三擊,竟似若無其事,可知其功力多深厚。趁男神稍為分心,霸王竊笑道:「什麼民主男神,怎麼未吃飯的樣子?」,兩拳『領會霸拳』同時送上。幸虧男神功力深,雖稍為分神,但仍能笑談道:「沒法子,你們狂加租,搞到我無啖好食!」如鬼魅般向後一飄,連橫霸拳只沾到律師袍一角。


退到五呎外,男神凜然著地,暗忖:「好個領野霸王,竟然如此強橫,連我也難言必勝!也許當日……..」


趁回合結束,霸王重整陣勢,上前大喝:「怎樣了啦民主男神?難道你…..後悔了嗎?」但霸王一言,卻令有絲絲迷茫的男神,再度回復光采:「後悔?是指你嗎?」


說完,兩人又再撲上前,第二回合正式開始。


……………


太和邨 安和樓


咖喱飯、Nick和Amos三人正在趕路。但他們的目的地,卻非正在大戰的大元美食廣場,而是太和邨的安和樓。


Nick和Amos雖不太熟悉大埔,但也開始發現有異,於是Nick問咖喱飯:「咦,師兄,我們不是正前往大元邨嗎?怎麼……」未等Nick說完,咖喱飯便答道:「放心,大元有師父在,即使對手是領野霸王,他也絕不會輸。而若趁此時突襲他們的基地,可謂事半功倍!」


兩人一聽,驟覺咖喱飯所言甚是,只是有一點還不明白:「基地?…..你是指……」


咖喱飯舉手一指,指住安和樓的地鋪叫道:「那裡!」兩人一看,原來正正就是領野集團的辦事處。只見辦事處前隔著十幾級樓梯,有兩班人正在樓梯區域打鬥。當中有個熟口熟面的人,正被另外三人圍攻,險象環生。


「那不就是…..社工嗎?」三人齊齊驚叫道。


這位叫社工的傢伙,曾在立法會之戰中活躍。當時他身為白鴿派一員,卻違反派系立場,站在教會一方,公然歧視同性戀者。大戰中社工更和咖喱飯交手,雙方未分勝負。


「死耶撚!竟敢在這裡搞事!」Nick一見社工,立時勃然大怒,以極速『一人一票』踢向社工。社工被二人圍攻,本已應接不暇,再被Nick突襲,又如何能反應?Nick一腳踢中社工胸膛,將他轟飛十餘呎。Nick大聲一喝:「逼害同志,逼害我老友,死有餘辜!」但正欲追擊,卻被咖喱飯從後攔住:「等等,Nick,冷靜點!」


「什……什麼?」


「你忘記了嗎?他是自己友!」


「自….自己友?」


經咖喱飯一提,Nick才曉得社工原來是黨友。冷靜過來後,咖喱飯問社工:「喂,你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社工一邊站起身,一邊回應:「大元美食廣場發生武鬥,男神在那裡抵抗領野集團,跟著派我來突襲領野辦事處。」


「明白!」咖喱飯心想:「我們打算來突襲領野,但原來師父亦早有此心思,還派了社工來!」但一望圍攻社工的高手們,便知突襲並不順利:「但這幾個,都不像是領野的人…..」


「哈哈哈,當然了!他們是禮義廉高手!」社工大笑道。


「什麼?禮義廉?」Nick訝異道。


「領野集團出事,他們怎能不出手護航?」


「你的意思是…….禮義廉和領野集團……是一夥的?」


「你現在才知道嗎?」


眾人對話間,三人禮義廉高手同聲笑道:「哈哈哈哈哈哈!白鴿打白鴿,自己人打自己人,好團結呀哈哈哈哈哈!」眾人回頭一看,只見三個高手中,有一個上半身被垃圾筒蓋著,叫人看不清容貌,只能從窗口窺見其駭人眼神。另一人明明男人老狗,西裝外卻戴著一副36F胸圍;還有一個年三十幾,樣貌端好,身穿博士袍的女人。


「禮義廉—炸彈人!」垃圾桶男叫道。


「禮義廉—er…..er…..er……影印仔!」胸圍男叫道。


「禮義廉….葛博士!」博士袍女叫道。


「禮義廉為領野撐腰……果然是這樣!」咖喱飯疑惑道。


不遠處,社工盯住剛才踢倒他的Nick,怪叫:「呀…..我認得你了!你是在立法會那個……」未叫完,Nick便搶白道:「死耶撚,死吧!」要不是咖喱飯一再阻攔:「冷靜!大家自己人!先對付三個禮義廉再算!」,兩白鴿便要狗咬狗骨了。


社工和Nick冷靜下來,互叫:「好,一陣再慢慢計!」掃視四周,只見三個禮義廉趁他們內訌時,已決定先拿下Amos了。


Amos面對三大高手圍攻,心裡甚是感觸:「早前花園街大戰,我們才試過找禮義廉幫手,雖然最後都找了白鴿派,但才過了不久,便要和他們敵對!」但他卻沒有絲毫懼意,也沒有猶豫半分。剎那間,兩支蛇棍已在手中,揮出無數棍花。禮義廉三大高手,一時間竟也攻不進去。


這就是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』的威力。

3-13-大元之戰

大埔 大元美食廣場


自領野集團接管房署轄下商場後,小商戶被迫結業的故事不斷出現。現在,這裡也難逃一劫。


這裡的業主領野集團,近日不再與大元美食廣場的商戶續約,並開始收回店舖,分階段重建及合併,以便大幅加租。大埔街坊為保護平民食坊,成立『大元美食廣場超武鬥組』,並於今日發動武鬥。


近百大元超武鬥組的戰士,正在廣場集合。他們手持兩大塊黑底白字,寫著『大埔人對領野說不』,和『守護大元平民食肆』字樣的橫額,大呼:「打倒領野集團!」


他們原打算舉軍殺至太和邨的領野辦事處,但未曾出發,便已被同樣數目的領野戰士攔截。


雙方正在美食廣場對峙。


一群白色西裝的領野戰士中,有一個還披著純白披肩。看他強橫的身軀,一身逼人霸氣,便知他是絕頂高手。


領野霸王。


領野霸王實力高絕,憑他一己之力,對手就算有多二百人,也絕不是他對手。


但現在,領野霸王卻是凝神貫注,如臨大敵。因為,對方也有一個能敵百人的高手。


大元美食陣中有一人走出。一看,正正是咖喱飯的師父,白鴿派的民主男神。男神從人群中走出,一身律師袍隨風飄揚,果真氣派不凡。他對領野霸王說:「你們領野集團,年賺八億幾,仲要狂加租,未免太過分了吧?」


領野霸王答道:「我們改造美食廣場,只為改善環境燈光,為顧客提供多元化美食,拓展晚市而已。這到底何罪之有?再說,現有商戶可優先投標,這樣也算是趕絕你們?」


有一人從男神身邊閃出:大叫:「但到時租金大幅增加,裝修費又要我們俾,這不是逼我們結業是什麼?」同一時間,領野集團中又有一人上前,大喝:「這是一分錢一分貨呀。環境好,租金貴一點,是天經地義!你們租不起,大可以不租!沒有人逼你們的!」說罷,大元美食陣營當堂起哄:「你們這些大財團霸X晒啲地,玩X晒啦你們!」


這樣下去根本談不攏,大戰一觸即發。男神亦早料到這點,便索性拉倒,轉身大喝:「年賺八億幾,仲要狂加租!」大元陣營隨即齊聲和應:「年賺八億幾,仲要狂加租!」


「嘿,這是要開戰了……好!」領野霸王大叫一聲:「哈!」隨即運起強橫功力,逼出駭人風壓。他便要將大元美食陣營吹倒,未戰先輸了大半!


但大元一方卻未被吹倒。領野霸王一愣,驟覺自己的凌厲氣勁,竟然被另一股氣勁中和了。敵陣中有此能耐的,不消說便只有民主男神。


「霸王兄,你以為單憑氣勁,便能打敗我們嗎?」


「不愧為民主男神…..看招!」


「來吧!」


說時遲那時快,領野霸王和民主男神已同時撲出。社工見狀,亦隨即大喊:「上呀!」雙方陣營隨即洶湧而上,打作一團。

一場二百人亂鬥,在大埔大元美食廣場展開。

3-12-回到太和邨

大埔 太和邨 足球場


這裡除踢波之外,也是Nick學習『民主神功』的地方。當日Nick除了學到神功,也在這裡認識了一班波友。


這班波友,此刻又在球場上鬥波。


「哈!看我的猛虎射球!」一位球員在禁區外勁射。射球果真如猛虎般直轟龍門,若非對方奮不顧身顏臉擋波,將皮球卸出底線,這球就必成世界波矣。


「唉!差些少便入波了!」攻方球員準備開角球,但將皮球送到角球區,卻見球被一隻腳截停。抬頭一看,原來是咖喱飯、Nick和Amos三人。


「嘩!是……阿Nick和咖喱飯先生!你們回來了!」球員一見三人,即歡喜得大叫。其他球員聽見,也歡喜湧去角球區,索性角球也不開了。


「哈哈!你們真的回來了啊!」一球員歡喜叫道。


「當然,我說過便會守約。」Nick回應道。


球員見還有個Amos在場,便問:「咦?這位是…..」Amos上前答道:「我叫Amos,多多指教。」咖喱飯補充道:「他是來幫我們的……雖然他不是我派成員,但他武功高強,和Nick不相上下。」


「!」Amos聽見咖喱飯一言,忽然有所聯想。


「沒錯,我不是白鴿派一員,我是教會……」


「但教會已將我當成危險人物,我連教會也回不了…..」


「不,我是信神的,不是信教會!」


「我也是阿魏、Steve、和Nick的同伴,是Rock Church的人…..」


「而且我也有佩珊……神呀,我真是太幸福了!」


想通了,Amos將注意力放回球場內。


………


「嘩!一個Nick已經這麽厲害,再加上Amos,豈不是黃金組合?」一位球員叫道。


「白痴!你當他師兄咖喱飯,和師父民主男神透明的嗎?」


「對了,你們來得真是合時!」


「咦?此話何解?」


「因為你們的師父,現正前往大元邨,單挑領野集團!」


「什麼?又是領野集團?」領野集團才剛大鬧彩雲,現在又在大埔搞事,咖喱飯豈能不驚訝?他抬頭一望遠處的男神辦事處,見裡面無半點燈光,便知沒有人在。於是他再問球員:「此話當真?」


「真的,珍珠都無咁真!」球員緊張地答道,有球員隨即附和道:「是呀!據說領野霸王要收回大元邨的美食廣場,有群雄起來反抗,於是男神就出馬去了……」

咖喱飯於是望向Nick和Amos,只見兩人同時點頭。他還未開口,就已達成了共識。

3-11-麥肯抗領野#3

肯德基(KFC)是專賣炸雞的快餐連鎖店,由肯德基伯伯創立。其秘方調味的炸雞享負盛名,使之成為全球第二大的餐飲連鎖企業,僅次於麥當勞而已。亦因如此,麥當勞與肯德基為爭奪一哥之位,從此成為宿敵。麥當勞的包強,肯德基又賣包;肯德基的雞勁,麥當勞又賣埋一份。彼此互相學習,互相爭鬥,直到永遠,阿們。


「說得那麼好聽,難道你就沒有用福喜過期雞?」麥叔叔吼道。


肯伯伯竊笑,卻是牛頭唔搭馬嘴:「你我一生敵對,你贏多過我贏。但論到雞,始終都是我略勝一籌呀呵呵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…」


「你…..我有今日,都是中共的陰謀!難保他朝輪到你被搞,下場和我一樣!」


「我明白,所以,我是來幫你渡過這一關的。」


「什…….什麼?……」麥叔叔愕然道。


「今日你被領野擺平,遲早都會輪到我。我今日不是幫你,而是幫我自己!」


「嘻,原來這樣!好,一起將領野趕走,我們再決個勝負!」麥叔叔恍然大悟,嘴角露出竊笑。兩人並排而立,一同瞄住領野隊長—兩個命中宿敵,為要過領野集團這一關,不得已站在同一陣線,聯手抗敵!


肯伯伯大喝:「哈!」運足十二成功力,手上雞鎚猛然轟出,有如重鎚擊碎大地。但領野隊長不欲硬拚,來個側身一閃,先避其鋒更明智。


一招落空,肯伯伯再接再厲,回手再以雞鎚橫砍。這一擊封死左中右三路。領野隊長暗笑道:「威力沒錯很大,但速度太慢,破綻百出!」正欲跳起,胸腹卻同時被兩個漢堡包擊中—不消說,那是麥叔叔的傑作了。


「機會!肯伯伯快砍!」


兩個『Hamburger』包威力不算大,但足以窒住領野隊長身形,令其起跳稍慢,只得硬食肯伯伯雞鎚。隊長腰側中招,立時五臟翻騰,鮮血狂吐,想站起身也不能,只得下令撤退:「手足,撤退!」眾領野戰士離開餐廳時,已是死的死,傷的傷。


領野戰士撤退後,麥叔叔回身對肯伯伯說:「想不到我們一生敵對,如今竟然要聯手抗領野!」肯伯伯與麥叔叔握過手,回應道:「別說這個。今日之後,我們還是敵人。只是作為宿敵,我敬戒你一句,別再用福喜食材了。」


「喂,難道你就沒有用福喜食材?」


「嘿,商業秘密。」


「你!……」


「賣包我可能不及你,但我炸雞之奧妙,又豈容你輕易抄到?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…」肯伯伯邊大笑,邊緩步離開餐廳。


肯德基伯伯走後,麥當勞叔叔回身向眾人下跪,道:「多謝你們仗義相助!為了答謝你們,以後你們到我這裡,任吃任喝,終生免費!」咖喱飯回應道:「什麼仗義,你們用過期食材,也好不了多少。我嚴重警告你,若再用過期食材,就給你們好看!」


「是,是!我不敢了!」兩人連連跪謝道。


「而領野集團既退,我們任務已了,先行告退。」


正所謂『送君千里,終順一別』,Amos和佩珊互相對望—這對戀人才剛萌芽,便要暫時一別。


「佩珊,我要走了。」Amos不捨地說道。


「Amos,一路小心!」佩珊流著不捨的眼淚,說道。


「放心,我會將醫術學好,然後回來醫好阿魏的。」Amos說完,隨即將佩珊收入懷中,兩人緊緊地擁抱著,但願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秒。


但時間卻是運行不息。咖喱飯有禮地催促:「兩位,時間已到,起行吧。」兩人情深一吻後,始終都要暫別。


「放心吧,我不會令你另一半有事的…..我發誓。」咖喱飯對佩珊說。


「沒錯,有我和阿魏在,你的女人絕不會有事。」Steve隨後對Amos說。


道別完畢,咖喱飯便帶Nick和Amos離開了商場。Steve和佩珊亦從另一方向離開。一路走時,一對戀人仍不斷回望,直到對方在視線內消失。


而一旁的Nick卻是仰望天花,撫著已經不痛的胸口。此刻他心裡疑惑,比之前更甚:


「剛才那一下劇痛….到底是什麼回事?難道…..」

3-10-麥肯抗領野#2

「嘿,看招!」麥當勞叔叔竊笑一聲,抓起桌上薯條,回身大叫:「French fries!」薯條即如萬箭齊發,直射一眾領野戰士。薯條雖只是食物,但貫注麥叔叔強橫內力,威力非同小可。前排領野戰士冷不防中招,齊齊倒地。即使是領野隊長,也擋得甚是狼狽。


清掉部分小卒,麥叔叔當然還有後著。才剛收式,又從桌上拿起兩個漢堡包,大喝:「Hamburger!」兩個漢堡包直取領野隊長。漢堡包同樣貫注麥叔叔內力,比薯條強猛數倍。領野隊長終於擋不住,連中兩包。


雙方大混戰,嚇得食客雞飛狗走。但混亂中,Amos仍得顧住女朋友,才能放心出擊:「亞當夏娃,你們保護佩珊!」


處理好後著,Wmos便會合咖喱飯和Nick。只是三人剛上前,就有一大班領野戰士攔路:小子,殺我的人,我要你填命!」Nick回應一句:「填你老母!」,同時飛身『青年雙膝』鋤其頭。領野戰士未出招,頸項已應聲斷開,歸天去了。


上次屯門一役,Nick還未練成『民主神功』,已能應付領野手下,何況如今已有『民主神功 第五席』功力?是以Nick暗笑道:「『民主神功』,好到極!」但正要大開殺戒,胸口卻忽然一陣劇痛,令他當堂一窒:「這….搞什麼鬼?」幸而劇痛一閃即逝,迎面而來的兩個領野,他還趕得及應付。


另邊廂,Amos雖手上無棍,但得阿魏傳功下,功力已達至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』境界。即使硬挨兩招,再乘機反擊,一樣能輕鬆取勝。而咖喱飯功力更高,打得更是輕鬆,還有餘暇留意Nick和Amos:「好!有他們兩個,對付領野集團和禮義廉,可謂如虎添翼!」


手下們節節敗退,領野隊長亦不見得好多少。只是麥叔叔正欲出招:「Hamburger!」,忽然肚又劇痛,痛得他彎腰苦叫:「又…..又來!肚痛……」領野隊長疑惑半秒,便笑道:「麥叔叔你怎麼了?你的垃圾食物食壞了你嗎?」一手推開麥叔叔,順勢以『領會霸拳』進攻。


幸虧麥叔叔還有點狀態,左閃避開一拳。但正想還擊,肚又痛得翻天覆地。領野隊長見狀,便暗笑一聲:「傻佬!」,索性放膽進攻。幾個『領會霸拳』步步進逼,已將麥叔叔逼到牆角。麥叔叔擅長遠攻,但埋身就難搞矣。領野隊長見大好機會,大吼:「嘿,看你還能逃到哪裡?」,『領會霸拳』雙拳齊發,勢要一招了結麥叔叔。


麥叔叔驚叫:「大鑊!」之際,忽地裡又有一人橫身閃出,以一大團不明武器出擊。領野隊長冷不防下,腰間被狠狠擊中,吐血飛退。


麥叔叔險過剃頭,趁勢脫離牆角,跑到救他一命的高手身旁。只見高手身材甚肥,一身純白西裝,一頭白髮,臉上一行白鬍鬚,十足慈祥老人的模樣。


「呀?肯德基伯伯,你…….」


這名突然出現的高手,名叫肯德基伯伯。


肯德基伯伯的出現,令眾人都為之一呆。但最大惑不解的,仍是麥當勞叔叔:「你……來這裡…….到底想搞什麼鬼?」只見肯伯伯手執手杖,杖上插著一塊大如車軚的炸雞—剛才用來擊退領野霸王的,大概就是這雞鎚了。肯伯伯撫摸著雞塊,微笑道:


「都叫你別用福喜雞肉了,現在知衰了嗎?」

3-9-麥肯抗領野

突然出現的小丑,正正是人所共知的麥當勞叔叔。


眾人見過麥當勞叔叔不下百次,但都只在電視上,頂盡也是在麥記生日會,見過真人假扮的他而已。


但麥當勞叔叔原來真有其人,而且正站在眾人面前。真正的麥當勞叔叔,外表雖和電視中的無異,但笑容卻帶點霸氣和猙獰,同時又暗藏抑鬱。說他是小丑的話,他應該較像蝙蝠俠中的那一個。


這人就是麥當勞餐廳的創辦人兼首領,如假包的麥當勞叔叔。


麥當勞叔叔突然出現,令眾人都不禁心寒,唯獨是咖喱飯從容不迫:「麥當勞叔叔,你來了嗎?」


麥當勞叔叔答道:「你就是白鴿派的人了吧?」在咖喱飯對面坐下,隨手變出一堆漢堡包和薯條,放在桌上,說:「請你們吃的。」但眾人一臉猶豫,麥叔叔便補充道:「放心,沒有福喜食材的。」隨手執起一條薯條,先食為敬。


但眾人都已吃飽,未有領情。Steve看著大堆食物,嘆道:「嘩……如果雞泡魚在這裡的話,不用廿秒便能食清……打包可以嗎?」


Amos思考了一會,還是未搞清情況,於是問咖喱飯:「咖喱飯,你約我們來這裡,難道是為了……收拾這個麥當勞叔叔?」


「不,」咖喱飯搖頭道:「相反,我們是為了保護麥當勞而來。」


「什……什麼?」Amos驚訝間,Steve插嘴問道:「要…..保護這發明垃圾食品,害人害物的小丑?」


「但你我都在吃著他發明的食物啊。」


「只…..只是……」


「你且聽我講。事情是這樣的……..麥叔叔這裡的分店,受到領野集團攻擊,故尋求我們相助。」


眾人大驚。就連心神恍惚的Nick,一聽「領野」二字,當堂人都醒晒,怪叫:「領….領野集團!」


「唉!」麥當勞叔叔將廿條薯條塞入口,用十秒將之吞下,再道:「我這個老字號,在這個商場已立足多年,為忙碌的香港人提供快靚正美食,一直都好地地。但自從商場落入領野集團手中,便不停加租。大佬呀,你道我這裡賣什麼?都是廿蚊起,你們口中要『挨』的食物而已!又怎能應付貴租呢?」人說小丑能喜不自喜,眼前這個小丑,可說是一大例証。


「但你們動不動就加價,也應付不了租金嗎?」


「咪就係!你也想像不到,我自忖加價皇者,誰知一山還有一山高!原來相對起來,我也不是太過份啊!」


「於是,你們就用福喜的過期食材,以圖抑制成本?」


「不…….不!我也不知發生什麼事的!信我……再說,我也停用了福喜食材,近半食物停止供應,你們還想怎樣?」


「嗯……」咖喱飯嘆氣一聲:「算了,我們此行是對付領野,之後才慢慢炮製你。但……聞說麥叔叔你實力非凡,大可以用武力對抗。領野戰士之流,應該難不到你吧?」


「平時的話當然沒問題,但那福喜食物,我自己也吃了不少……..」麥叔叔說完,竟掩著肚皮叫痛。


這時,門外忽然又傳來駭人笑聲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眾人一望,只見一群全身白色西裝的傢伙,正列陣站在餐廳門外。


「領野集團!」Nick一見來人,頭上即冒火生煙。


「什麼?這班傢伙…..就是領野集團了嗎?」Steve訝異道。


「嘿……」咖喱飯暗笑道。


「上呀!」領野戰士中的隊長一聲令下,眾領野戰士隨即洶湧而至,將原本人流不多的麥記,一下子被擠個水洩不通。


領野隊長見桌上堆滿食物,便隨手拿個漢堡包,連包裝紙一口咬下去。但沒嘴嚼多口,又立即將之吐出,咧嘴道:「好…..難食。原本已是垃圾食品,還用過期食材,垃圾中之垃圾!」眾手下也有樣學樣,照吃照吐。


「喂!你們在做什麼?這些是打包的…..」Steve率先發難,拍席叫道。旁邊的Amos立即彈起站起,推開搶食的領野戰士,叫道:「你們在做什麼?」而Nick更積極主動,極速運起『民主神功 第五席』,一腳刮破領野戰士頸項。鮮血自頸項爆射而出,灑落手上薯條。領野戰士傻更更,怪叫:「哈…..為什麼…..會……會有……茄……茄……汁………嗚!」應聲倒地後,已然氣絕。


「食屎啦領野!」Nick受阿魏的話困擾,心情差到極點。如今有領野戰士送死,正好用來洩憤。


無端端死一件,領野戰士隨即起哄:「喂!聲都唔出就殺我們的人,點計先?」有手足叫道:「還計什麼?郁佢啦!」領野們立即和議,一湧而上。


領野率軍殺到,戰鬥就必然的了。只是咖喱飯不料一來就開打,心裡有點不爽:「Nick你搞什麼鬼?唔出聲就…..」但領野戰士如浪殺到,還是招架要緊。


彩雲邨麥當勞大亂鬥,正式開始。


但那邊的麥當勞叔叔,看著地頭大亂,竟還氣定神閒,坐著低頭吃薯條。Nick踢死兩件領野後,看不過眼,走來揪起麥叔叔衣領,大喝:「頂你這小丑!還吃什麼薯條?打低這班冚家Link吧!」但麥叔叔的頭一仰,卻是一副比殺人魔駭人百倍的笑意。


「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騎……….」麥當勞叔叔緩緩站起,竊笑道:「好呀,食完薯條,肚不痛了。」而憑其駭人氣勢,誰都知道,他準備要出手了。

3-8-彩雲邨麥記

翌日中午 彩雲邨 麥當勞


咖喱飯、Nick和Steve在世間知名的連鎖餐廳中,正坐在餐桌前。


眾所周知,麥當勞(McDonald’s)是全球最大跨國連鎖餐廳,遍布全球六大洲119個國家,擁有約32000間分店,是全球餐飲業最有價值品牌。麥當勞主要售賣漢堡包,薯條、炸雞、汽水、雪糕、沙律等快餐食品。由於食物高熱量又無營養,容易致肥,故一直被抨擊為垃圾食品。不少人因此而敵視麥當勞,視之為美國劣質文化入侵。


這間麥當勞平日人山人海,水洩不通,今日卻有三分二座位空著。雖未至於水靜鵝飛,但對這間世界第一連鎖餐廳來說,已是極之異常。


亦因為人流少,走去買餐的Amos很快就回來,端上堆滿食物的餐盤:「來了!」


坐在餐桌的咖喱飯和Steve隨即往餐盤找食物。只是翻轉餐盤,都找不齊所需食物,不是欠了巨無霸,就是無了豬柳蛋漢堡。正當疑惑之際,前面又傳來一把女聲說道:「不用心急,你們的東西在這裡。」


原來還有一堆食物後來送上,送餐的人是葉佩珊。


她和Steve都不參加旅程,而他們在這裡,是為Nick等三人送行而已。


待佩珊放好餐盤,Amos便對她說:「這邊!」兩人坐下後,眾人便開始進餐。


「嗱!」佩珊說著,將薯條遞到Amos面前,Amos尷尬得面紅耳熱下,還是一口吃掉。他嘴嚼著薯條,一邊望著佩珊的可愛面容,心裡竟有所感觸。


佩珊樣貌雖未算標青,也沒有爆炸身材,但她那純真的笑容,卻蘊藏著無限智慧。她平易近人,人又玩得,處事又成熟,令她深得敬拜隊員信任。她在陣中的時候,隊友總是格外有默契。


她總能及早發現隊友出錯,給予適當提示。但對Amos,她更像有預知能力,在Amos出錯前便示意他防範。他一直以為,這是因為他表現不好,經常出錯,才令她特別提防。


但現在,他終於明白原因了。


「只是,為何是我?她在教會都有人追,尤其是子健,人又英俊,又樣樣皆能,什麼都好過我!別說子健,還有兩三個追求她的弟兄,都比我好不少,為什麼她會…….我到底有什麼好?」


「我只是個平平無奇的人…….不!」Amos一邊撫著左臉的傷疤,心想:「我的左臉還有道疤痕,那是犯人犯的烙印,我是個殺人犯!」當日花園街大戰時,Amos為救Nick,被一個名為泓景的高手劃中左臉,烙成一個連阿魏也醫不好的疤痕,但Amos一招『紅海分開』,同時亦將泓景送往地獄。


「神呀,祢未免對我太好了吧?我這個殺人犯,祢卻給我這麼好的女朋友。」


.
.
.
「喂,你做什麼無端哭起來?」


佩珊一言將Amos拉回現實。Amos感到臉濕濕,才曉得自己正在流眼淚。佩珊再問他:「啊?是不是疤痕在痛了?」Amos立時慌張地拭目回應:「不……只是洋蔥醃眼而已!」但他手上的豬柳蛋漢堡,是不含洋蔥的。
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..你不是吧?你因為有個肯和你挨麥記的女朋友,感動到哭起來嗎?」坐在另一邊的Steve說完,已是笑到肚痛,收不到聲。就連一表正經的咖喱飯,也忍不住笑出聲。


「呀?你不是真的這樣想吧?」佩珊一聽,竟然信以為真,笑埋一份:「食麥記有什麼大不了?又不是日日食,騎騎……不好意思……」Amos想要回應:「不…不是這樣,是……」卻已是百詞莫辯。


眾人笑了差不多五分鐘,卻無留意身邊有個人,完全沒有參與談話。


Nick。


他在眾人身旁,卻如化石般坐著。此刻他在沉思阿魏昨晚的一句話:


「剛才比拚時,我感到你們強勁的內息,被另一股內息纏繞,令你們無法發揮最大戰力。」


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?阿魏講的另一股內息,究竟又是什麼?」Nick苦思。他昨晚雖罵阿魏,但冷靜過後,又憶起阿魏雖是耶能,但言語和行動都表現出無比力量,這在立法會之戰已証明一切。故他的說話,必有道理所在。


是以他在沉思。但他的沉思,終被佩珊的叫喚打斷:「喂Nick,你怎麼動也不動難道….你也不喜歡麥記?」Nick只得支吾以對回應:「不……沒這回事。」勉強將幾條薯條放入口。


佩珊雖感覺靈敏,但最了解Nick的,始終是好朋友Steve。他一看其迷茫臉色,便知他在想什麼:「Nick難道你在苦思我爸的話?哈!別理他吧!他為人怎樣,你不是不知道吧?他講道時粗口也講得出,有什麼廢話不會出口?」咖喱飯亦恍然大悟,說:「原來你還在想前輩的話?昨晚不是說了嗎?現在好好醜醜吃一餐,再回去問師父,一切謎底不就解開了嗎?」


「這也是。」Nick無氣地回應,但心裡總算放鬆一點,有意欲進食了。


這下Steve亦放心進食。但看著手上無洋蔥,乾巴巴的足三両,胃口當堂大減。於是他問咖喱飯:「唉!這裡包不成包,又無麥樂雞,明明已經出事,你為何還要約大家在這間麥記等?」


………….


話說為麥當勞供應食材的上海褔喜食品公司,早前被揭發使用過期原材料。首領麥當勞叔叔最初否認使用上海褔喜食材,及後被食物安全中心揭發其曾入口上海福喜食材後,再作公眾致歉,承諾不會再用大陸福喜食材。


麥當勞亦即時停售相關產品,當中麥樂雞等產品隨即暫停供應,而至尊漢堡、足三両等,亦在欠缺部分配料下出售。而因這次事件,麥當勞生意隨即減退不少。
…………


咖喱飯笑了一聲,回應道:「其實…….我只是約大家在這裡等,沒有想過要食……」但他回應的同時,嘴裡卻咬著一口薯條,Steve於是怒道:「那你又在吃什麼東西?」


「是你們要開餐,我才跟一份而已。而我正在吃的,可是美國入口的薯條,不是福喜的…..」咖喱飯正舞動手上薯條,身後忽然有聲音怒叫:「挨挨聲,那麼唔like,你們大可以不吃的!」


眾人回身一望,只見一個身穿黃色衣裝,兩袖紅白間條,心口大大M字圖案的人正站在背後。那人一頭紅色爆炸裝,一臉全白,又塗上誘張的紅色唇膏,使其嘴看來變大了四倍。


那是個小丑……愁眉苦臉的小丑模樣。

「麥當勞叔叔!」眾人齊聲訝異道。

3-7-重新出發

「什…..什麼?我們的神功…..出了問題?你到底在噏乜春?」Nick疑惑道。

「出了問題?你的意思是…..」咖喱飯的疑惑,絕對比Nick多出幾倍。

阿魏呼口氣,將輪椅推前兩步,道:「我剛才看你們的動作,在你們強橫的力量中,卻帶有絲絲的僵硬。」

眾人鴉雀無聲。

「那僵硬只有很小,我剛才也是無意中看到。那僵硬,以前的Amos也有…..不,他以前的僵硬,是因為心靈未準備好戰鬥,和你們的不同。」阿魏又呼口氣,再道:「所以,我就叫你們攻擊我,好讓我查驗清楚。」

眾人繼續無言,好聽清楚阿魏的重點。

「剛才試招時,我感覺到你們內息十分古怪。應該怎樣說呢?……」阿魏想要道出重點,卻是無法表達,終令Nick不耐煩叫喝:「喂!阿魏你快講清楚!到底是什麼古怪?」又要勞煩師兄勸止:「Nick別這樣,先等他講完吧。」

阿魏推著輪椅,轉了幾圈,忽然「呀!」一聲大叫:「我知道了!」再對Nick和咖喱飯說:「剛才比拚時,我感到你們強勁的內息,被另一股內息纏繞,令你們無法發揮最大戰力。」

「什麼?另一股內息?」兩師兄弟大驚,立即運功測試,卻感覺不到有異。於是Nick譏笑道:「什麼另一股內息?我感覺不到啊!阿魏你是否感覺錯了?」咖喱飯回應則較謙遜:「我也感覺不到。前輩,敢問你感覺到的另一股內息,是什麼樣的?」

阿魏想了想,卻是抓頭:「唔,這……你考起我了!我也不知道!」如此答案,自然又令Nick燥火:「什麼?你也不知道?你點樣做野㗎?」

「那是你們的神功,又不是我的神功,我無責任比你知得更多吧?」

「頂你!你不知道什麼是知己知彼嗎?你噏一堆廢話,之後又說不知道,算是什麼意思?」Nick此刻已是怒極,幾乎要動手了,幸得師兄攔住:「冷靜點。明天回去問師父,就一清二楚了。」之後銳目盯住阿魏,眼神中帶著點點鄙視,和:「你好巴閉咩?論武功,論知識,你又怎及我師父?」當然,他是斯文人,此話當然不會出口了。

阿魏做了大半世人,見慣人情冷暖,當然感覺到一切,是以只好岔開話題:「好好好好好,總之外間凶險重重,你們要萬事小心。」

「我會的了,再見了。」Amos上前和阿魏擁抱,眼淚自雙目流出。

「放你的心。」Nick咧嘴。

「放心,我不會讓他有事。」咖喱飯說完,再對Nick和Amos說:「我們走吧,明天中午在彩雲邨等吧。」

「呀?彩雲邨?為何不是這裡或者大埔……」Amos和Nick一同驚訝道。

「明天你們就知道了。好,走吧。」咖喱飯回應道。

眾人互相道別後,Nick和咖喱飯、Amos和佩珊四人,先後離開了還在裝修的新Rock Church,留下Steve和兩屍在互相糾纏,還有阿魏推著輪椅。到被塗黑的牆邊,不斷搖頭嘆氣:「怎可能油黑色的?唉!」

嘆氣之際,他又被旁邊的聲音吸引。一看,原來是手提電腦置在地上,播放著這樣的畫面:一班人在公園耍太極,師父說完:「想了解多一點,就要熟讀『基本法』,練好基本功!」的對白後,畫面出現幾隻大字:

「一切源於『基本法』。」

阿魏咧笑一聲,自言自語說:「挑!一切源自神才對!要學武,就梗係學『十架恩典』!」之後推輪椅往別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