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24-地鐵俠

上午十一時 觀塘綫的港鐵列車裡

「下一站係,彩虹。Next station is, Choi Hung。沙依爭屍,才空。」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。

Steve、Nick和雞泡魚三人正在乘搭港鐵列車。他們打算由觀塘去太子,再轉荃灣綫直去荃灣辦事處,一共十八個站。但直到此刻,他們還未到達路程的第三個車站。

這是因為將到車站前,雞泡魚竟嚷著要吃早餐。兩人奈他不何,只好任意在附近找一間餐廳,一同吃個飽,再繼續上路。

仗著阿魏的額外『零用錢』,雞泡魚在餐廳裡不停吃了一個多小時。三個人在舊式茶餐廳,竟然吃了一千零四十二元,當然,百分之九十都去了雞泡魚肚裡。

如今,雞泡魚體重又增加了五十磅,佔了兩個人的座位,延續昨晚未完的睡眠。

大好年青人,竟然佔著兩個坐位,當然惹來乘客不滿。給人咒罵和拍片就免不了,有兩個人甚至想叫醒他讓位給長者和孕婦,但這個要『最低工資法 三十二層天』功力的一擊才能叫醒的巨龍,其他人又怎能叫得醒?

Steve和Nick站在附近。Nick在望著窗外,看著Steve對著手機臭罵。

「你就找一次做事小心點好嗎?真的氣死我了!」Steve說罷,就掛了電話。Nick見他已講完電話,問︰「什麼事這麼激動?」

「激死人!該死的爸爸!他剛才告訴我,他們去了白鴿派沙田的辦事處,發覺沒有開門,便用手機上網查查,才曉得他們要去的沙田和上水辦事處,星期六都是關門的!你說,是不是很激氣?」

Nick無言,臉上更露出不快的表情。Steve看著Nick,良久,才知道說錯了話︰「對不起,我不應該這樣說爸爸的,剛才只是一時口快。」

「希望你不要咒爸爸死,有爸爸…..總好過沒爸爸吧。」

「對不起,令你記起了傷心事。」

過了一會,Nick再問:「那麼,行程方面…….」Steve「呀!」叫了一聲,才記起要查查自己的行程。於是再拿出手機,上網找白鴿派的網頁。查了好一會,他對Nick說:「荃灣不用去了,但屯門一點鐘關門,應該趕得及的。」

「這樣,在荃灣綫的美孚站轉西鐵嗎?」

「嗯!雖然我並不太喜歡乘港鐵,但為了趕時間,也沒辦法。」

「X街港鐵!每年鉅額盈餘仍然大幅加價,前年2.2%,去年5.4%,今年更加價7.8%,簡直是強搶!」

兩人頻率一致,越講越高興。Steve高聲叫道:「對!恃著自己獨市,把九鐵吞掉之後便為所欲為!」

正當兩人講到興起,有一個乘客突然彈起身,大叫:「你們在說什麼?加價有什麼問題?票價不加,員工哪有人工加?有種的就立即下車,別在這裡侮辱港鐵!」

Steve抓頭想道︰「在冷漠的香港,有人暈倒也沒人理會的港鐵車廂,竟然有人為了我片言隻語而大動肝火?這大概要列入香港七大奇蹟之一了!」之不過他亦非沉默之人,立即回敬道︰「我們兩個人說話,關你叉事?」乘客被挑釁,立時大怒︰「你們講港鐵,就關我事!港鐵是上市公司,賺錢不是理所當然嗎?」

「所以就要政府利益輸送,給他們車站上蓋的發展權,讓他們在地產方面賺個夠了吧?蝕錢就有政府補貼,全世界也沒有這麼著數的上市公司啊!」

乘客無從辯駁,只有︰「你……」的對白。Steve得勢不饒人,乘勝追擊︰「讓我想想,難道你是……港鐵的股東?」

乘客卻是一臉奸笑,道︰「嘿嘿嘿…..你錯了。我是…..」Steve猜錯自己身份,好像為他挽回一點面子。他越笑越大聲,聲浪已完全超越了《香港鐵路附例》第25條『乘客不得造成滋擾港鐵』的法規限,是以也引起其他乘客注意。

可是乘客沒理會旁人眼光,只一邊笑,一邊解開頸上領呔,鬆開身上西裝鈕扣。不消幾秒,他身上衣服已脫得一乾二淨。

「嘩!你想在這裡裸跑嗎?」Steve譏笑道。

但在Steve和Nick面前出現的,卻不是一副裸體,而是一個全身白色,身上豎立著左右兩個黑色長方形玻璃窗,頭上戴著一個電單車頭盔,手戴手套,腳穿長靴。這個乘客的外型有點像iSoldier,但又有所不同。

從白色的身驅中,又可看到有幾條線若隱若現:由身體伸至右手的紅色線,叫荃灣綫,身體伸至右手的綠色線,是為觀塘綫,和腹部藍色的港島綫;又有由身體伸至右腳的東涌綫和機場快綫,和左手紫色的將軍澳綫。

「呀?地鐵俠?原來你不是股東,是員工!」Steve語帶挑釁,卻不敢掉以輕心。他暗地裡拿著iBelt手機,準備隨時變身︰「想不到像你這種史前生物還有存在!」

地鐵俠是以前地下鐵路公司的超武鬥員,早在超武鬥組出現前就已存在。那時因為有『弊傢伙,地鐵有色魔』的傳聞,所以地鐵公司就派出多名地鐵俠,以維持車廂治安。兩鐵合併後,大部分地鐵俠已升格成為港鐵俠,剩下未能升格的,要不是想辦法令自己升級,便是無所事事,借故欺負小市民。

地鐵俠怒叫︰「史前生物?難道你不知道恐龍有多厲害嗎?」話未說完,便已向Steve飛撲。Steve咧笑著道︰「恐龍早已絕種,你也跟著變化石吧!」同一時間,Steve的iBelt手機已裝在腰間,iSoldier變身!

Steve右手一揮,他面前即變出了一個五呎高的薯仔。Steve手機中程式雖多,但他懂得使用的,卻只有兩個:其一是『Angry Birds』,其二便是『Plants vs Zombies』。而薯仔便是來自後者,可以防禦多次攻擊。

地鐵俠鐵拳打中薯仔,薯仔身上即開了個破洞。Steve把握機會,手刀『iSwipe』直劈地鐵俠。地鐵俠想要舉手擋格,才驚覺右拳陷入在薯仔裡面,一時間難以拔出。一手被制下,Steve一刀,兩刀,三刀….地鐵俠只得照單全收。中了七刀後,地鐵俠才能甩開薯仔,退到老遠。

「怎樣?還要來嗎?」Steve洋洋得意地道。身為iSoldier的他並不算很強,但相對之下,地鐵俠更是弱不襟風—只見他蹲下掩著中招的傷口,大概已無法再戰。

「讓我告訴你一件事吧!你們之所以沒人工加,不是因為市民反對加價,而是因為你們的上頭,將鉅額盈利攬到實一實,一點都不肯分給你們!明白嗎?」Steve裝作彈結他的姿勢,看來甚滿意自己偉論。

但見地鐵俠敗陣,頭盔中仍隱約露出笑意︰「兄…兄弟們,你們還等什麼?出手吧!」

Steve心知不妙。只見有幾個人從座位上站起身,和幾個原本已站立著的乘客,還有從別的車卡中過來的乘客,都一同向Steve這邊進逼。這些人陸續脫下衣服,展現出和剛才那地鐵俠一樣的外型。

「嘩!這麼多……」Steve靠在Nick身邊說。

「下一站係,鑽石山。Next station is, Diamond Hill。沙依爭屍,爭史山。」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。

1-23-最低工資法 三十二層天

Rock Church

這邊,阿魏和Amos通話後,也收了線,轉過頭對Steve和Nick道:「好!我和Joe現在出發去沙田和上水,你們好自為之了!」

Steve叫道:「這你是要我們去屯門和荃灣了?你真奸茅!將麼遠的地方留給我們!」

阿魏搖頭,笑著回應:「誰叫你們的雞泡魚睡如死豬?這是遲起步的徵罰!」說罷,他就和Joe一同離開了。離開的時候,Joe向Steve做了個古怪表情,洋洋得意地說:「你們就好啦!可以遊山玩水…….」

「你們!……..」Steve激氣也沒用,叫醒雞泡魚要緊。目送阿魏和Joe離開後,Steve叫Nick和他一起走入房間。

打開房門,只見雞泡魚正在房間中熟睡。只過了一晚,他又已經肥了不少,現在應該有三百一二十磅左右吧。是以身形龐大的他,起初是睡在梳化上,但因梳化位置不夠,令他跌倒在地上。

Steve看著睡相如死豬、鼻軒如雷的雞泡魚,顯得一臉無奈。他蹲下拍拍雞泡魚臉頰,大叫︰「醒啦!肥仔!中午啦!」但雞泡魚沒有反應,Steve只好再大力拍,怎料都是沒用。

Nick見狀,不禁驚嘆︰「這樣都叫不醒,這傢伙是什麼人?」

Steve站起來,對Nick聳聳肩道︰「我沒辦法了,不如…..你來試試?」

「我…..?」

「沒錯!試試吧!用……你昨晚練成的那個!」

「用那個?他會不會死的?」

「放心吧!他沒那麼容易死的。但…..」Steve拍拍Nick膊頭。他指住雞泡魚的大肚腩,對Nick道︰「…..打這裡好了!」

Nick後退一步,赫然運起他的『最低工資法』。二十層天,廿八層天,三十層天,三十一層天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已是Nick的最高功力了吧?

不!Nick的內力還在不斷提升。他的境界,已突破至……..

『最低工資法 三十二層天』!

Nick運著昨晚才練成的三十二層天,想起了昨晚的事。

昨晚

Amos離開後,Steve問Nick︰「你的『最低工資法』,現在是『三十一層天』?」

Nick點頭。

Steve點頭,翻開桌子上的雜誌、神獸卡、紙張和食物,好像要找什麼東西:「咦?去了哪裡呢?明明昨天才print出來,怎會不見了的?」再找了一陣,他拿起桌上其中一疊文件,說道︰「是這份了!阿Nick你看?」之後將文件遞給Nick看。

Joe看著Steve手上文件,標題寫著『最低工資法 三十二及三十三層天 秘笈』,便疑惑︰「咦?是『三十三層天』秘笈?你是怎樣找到的?」

Nick接過文件,逐頁逐頁地揭。以他修練『最低工資法』的經驗,肯定這份是如假包換的『三十二和三十三層天』秘笈,於是便十分驚愕︰「這…真的是『三十三層天』!你是怎樣得到的?『廿八層天』以上的秘笈是高度機密,我花了很多時間,才在不知名網站找到『三十一層天』的秘笈,卻未聽過還有更高層天……..」

Steve對Nick說︰「昨天沒有,不等於今天沒有啊。這是上星期才由網民洩漏出來,新鮮出爐的,我都是因為有網友share,才下載得到。」

看了十來頁,他突然有所感觸︰「為什麼?政府明明有『三十三層天』的秘笈,為什麼不公開出來讓人修練,硬要像機密檔案地收藏起來!就算人人都有『三十三層天』,也動不了你超人和特駒正虎分毫!政府究竟你怕什麼?」

Steve拍拍Nick膊頭說:「是怕人民力量積少成多吧!唉!政府若不是貪生怕死,香港也不會淪落至今日的地步!」

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。

『最低工資法』的特色是,只要秘笈在手,就很容易練成。Nick這等高手,更只用一晚就練成『三十二層天』。當然,要一晚之內練完最高的『三十三層天』,始終是太勉強。

運足功力,Nick便提起右腳,一招『用腳投票』,腳眼鋤在雞泡魚的大肚腩上,強如雞泡魚的大肚腩,也被踢得凹陷半呎。雞泡魚立時痛得彈起身大叫︰「呀~~~~~~~!好X痛呀師父!邊X個踢X我?」『三十二層天』的一腳,總算叫得醒雞泡魚了。

Steve對雞泡魚說︰「終於醒了嗎?死肥仔,出發去找白鴿了啦!」雞泡魚卻還是睡眼惺忪的︰「什麼X?吃乳鴿?仆你個街正呀喂…….」

Steve搖頭嘆氣一聲,再對Nick說︰「原來還未睡醒嗎?Nick,再加一腳,這次不如踢頭吧!」Nick竟然真的運起功,嚇得雞泡魚立時醒晒︰「得得得得,我醒了,不要踢X我!」

「真的醒了吧?那就快出發吧!」Steve說完,就轉身走出房,Nick也跟著走出去。

1-22-似乎在天堂#3

天堂入口

Amos又再來到這裡。這次他也在雪白的天空,金碧輝煌的路上行走。

可是這次迎接Amos的,並不是美麗的城門和發光人,卻是個分岔路口。

分岔路口有兩條路,左路比擁有六條行車線的高速公路還要闊。Amos看到很多人正擠往那條路走,場面就像2003年的五十萬人大遊行一樣。

不,不是這樣。那次五十萬人大遊行人雖多,卻是有秩序得出奇。Amos眼前的場面,其實更像災難電影中大逃亡的情景,人人像餓狗搶屎一樣爭著湧進去。所以路雖闊,要走進去一樣要死擠爛擠。

Amos想起了聖經中的經文︰『你們要進窄門.因為引到滅亡、那門是寬的、路是大的、進去的人也多。引到永生、那門是窄的、路是小的、找著的人也少。』所以Amos知道,這一條肯定不是他要行的路。

他隨即轉往右路。右路比左路窄得多,大約和香港一般的行人路差不多,也和他上次夢中的天堂路差不多。若路上有什麼雜物,你大概要大喊:「俾條路行下好嗎?」才能繼續前進。

Amos正往右路進去,才發現走右路的人原來也不少。右路有如大白天的旺角一樣,雖不至於擠迫,也是人頭湧湧。任你步速幾快,在那裡也不會快得過時速六公里。之不過人人都守秩序,只要慢慢行,就沒問題。

Amos肯定那就是他要行的路。但正要踏進去的時候,他停下了。

他發現一件奇怪的事:在左路與右路的中間,充滿著荊棘,和人一樣高的雜草。Amos覺得很奇怪,華麗的天堂中,竟然還有這種未開發地區。

但更奇怪的是,這堆荊棘和雜草中,有一個約一米五高、一米闊的洞口。

細看之下,原來那處的荊棘和雜草都被切斷了,所以才會出現這麼一個洞口。那洞口勉強足夠一個人穿過,可是這樣做的話,必會被旁邊的荊棘雜草割傷。

Amos心想︰「等等,要從這裡…..穿過去嗎?」的確,如果以窄為標準的話,這個荊棘洞確是不二之選。但是…….這個洞也算是路嗎?而且裡面一片黑暗,有什麼東西也不知道。

「呀,有辦法!」黑暗對Amos來說,完全不是問題,有照明就行了。可是他身上什麼都沒有,如何照明呢?他舉起右手,一個光球隨即在他手掌心凝聚起來,大約比電燈泡要大少許。

有了這光球,就可以照明。『十架恩典』中,有一招叫做『世上的光』。根據聖經記載,耶穌講道時曾說過︰『你們是世上的光,城造在山上,是不能隱藏的。人點燈,不放在斗底下,是放在燈臺上,就照亮一家的人。』『世上的光』的招式靈感,大概來自這段經文。

『世上的光』雖然只有照明用途,沒有任何殺傷力,但也不容易修練。光球要凝聚出來已經不易,而且又容易被風吹熄,或者被人打熄。沒有練到一定程度的光球,根本毫無用處。

而Amos練的光球算是穩定,但也只有電燈泡般大小,照明能力也不比電筒好多少。但他憑著這光球,就往荊棘洞裡面走去—只要有靈機一觸的解決方法,他便會不自覺地往那方向走去。

Amos小心翼翼地走入荊棘洞裡。荊棘雜草傷不了有軍裝護體的Amos,但要運功護身,同時又要保住手上光球,難度說十分高了。

荊棘洞的路果真不易走,十米左右的路程已用了不知多少時間。突然,「卡啦!」一聲,Amos左腳被什麼東西絆倒。絆倒時,左腳突然劇痛起來,大概是荊棘刺了護身勁較弱的小腿,痛得Amos心神大亂,手上光球頓即消散。

周圍立時變得黑暗一片,Amos伸手也不見五指。

「冷靜冷靜,先再弄好『世上之光』…..」冷靜下來,Amos再造出光球,周圍再次看得見周圍的東西。他眼望地面,想看看絆倒他的,究竟是什麼東西。

「等等,那種形狀…..不就是……」

竟然是人頭骨!

在黑暗中見到人骨,Amos被嚇得彈後一呎,背脊又被荊棘刺了幾處。

「這….這是…….人頭?我看錯了嗎?」

Amos竭力叫自己保持冷靜,再看清楚,那果然是頭骨。頭骨的口部碎裂了…….大概是剛才自己踩碎。Amos再望向四周,才發現地上、荊棘上、雜草上,都掛滿了人的骨頭!

驚嚇的一瞬間,『行公義 好憐憫』的音樂在荊棘路響起,然後景象一轉,荊棘和骨頭都消失不見,面前只是一面牆壁。

「原來….又是夢嗎?」Amos定過神來,方曉得是自己的電話在響。接過電話,原來是阿魏。

「喂?阿魏?」

「我已經打過所有辦事處的電話,但不知道為什麼,全部都只有電話錄音。我想的們要親臨辦事處碰碰運氣了。Amos,你住在大角嘴,可以去附近的深水埗辦事處,和太子總部望一望嗎?」

「好的,現在就去。」

「好,有什麼消息的話,請打電話通知我們。我們這邊會分兩隊,分別去屯門和荃灣,還有上水和沙田。」

「OK!有消息就通知你,拜拜!」

「祝天父保佑,拜!」

這樣,Amos就掛了線。

「闊路、窄路、荊棘洞………我正在走的路,是神的旨意嗎?」

「但若不踏出去,便哪裡也不會去得到!」

快速梳洗過後,Amos精神奕奕地走出門口。

1-21-殺父之仇

天台

Steve果然沒估錯,Nick果然走了上工廈天台。現在的他沒有心情做任何事,只雙目望向遠方。

他在望天,卻不是在看風景,也不是在望天上的雲。他的目光,正投向更遙遠的他方。

但他縱有再好的視力,和獵鷹一般的目光,也不可能望得到那個地方。然而從雲彩裡,Nick可以看到父親和藹而慈祥的樣子。父親的這個樣子,Nick見得不多,卻都記得很清楚。

往事的片段,在Nick的腦海中,一幕一幕浮現。

山上,七歲的Nick,正接受父親的訓練。

Nick自小就和父親在花園街居住。他的童年和其他孩子很不同︰父親沒有給他安排什麼學琴、Playgroup、五種語言、興趣班的東西,卻在每晚和假期的日子,帶他去家附近的太子大坑東球場跑步。到了五歲開始,父親還帶Nick到球場旁邊的小山上學習武術。父親猶如魔鬼教練一樣,每日對他進行地獄式訓練,往往令Nick吃不消。

Nick完全不明白,其他同學個個都開心地學語言、學樂器、閒時就玩iPad,為何就只得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受地獄之苦,每日都像個少林和尚一樣上山練武。有好幾次,他嘗試趁小休時逃走,可是都給父親捉回,還給父親罰半天吊。

這日,Nick終於忍無可忍,大發脾氣,打了父親一拳。

Nick怒叫︰「為何阿明阿達他們可以樣樣都識,可以玩iPad,可以遊迪士尼,我偏偏每日在地獄一樣跟你練武?為何我不可以像他們一樣?」

Nick知道父親思想傳統,肯定會怒吼大逆不道,然後狠狠地打到他半死—反正平時都是這樣子的了。但這次父親卻什麼動作也沒有,只望著黃昏的天空,竟是一臉感觸。不知他感觸了多久,才對Nick說︰「孩子,為何要和別人一樣呢?如果你和他們像倒模一樣,到這裡變成地獄後,你就要和他們一起滅亡了!」

當時只得七歲的Nick,完全無法明白父親在說什麼。他只看到父親嚴肅的表情中,隱隱地有一點點慈父的悲哀,在黃昏的背光映照下,顯得格外傷感。

鏡頭一轉,Nick已大了三歲,但地獄訓練依舊。

此刻。Nick正在練習對打。不消說,練習的對手是他父親。

「呀!」Nick一個不留神,被父親狠狠踢中胸瞠,鮮血自傷口爆射而出。

「無用鬼!」父親罵道。他本想繼續進攻,但見兒子傷勢不輕,只好停手說道:「你沒事吧?」一手撕開自己衣服,包住Nick胸口。

「爸!」

「怎麼了?這點痛也忍不到,還做什麼男人?」

「不…….」

Nick看著父親的樣子,簡直看得出神。他替自己包紥時慈祥樣子,和剛剛罵他無用鬼時的魔鬼臉孔,簡直判若兩人。

鏡頭又一轉,變成了夜晚,沒有星星的夜空。

現在是小休時間,兩父子一同在花園街大廈的天台,望著夜空閒談。Nick一邊聽著父親說話,一邊想:「今日太陽從西邊升起了嗎?爸爸竟然……..」平日父親只會咒罵他和給他地獄訓練,像今日父子閒談的日子,簡直是世間少有。父親說話時和藹的表情,更是稀世奇珍。他甚至懷疑,父親的下一句會否是患上絕症、交待生後事的說話。

「你知道嗎?你雖然好像什麼都沒有,但其實你是擁有很多的。你知道是什麼嗎?」

「這……..」那時Nick還年少,樓本不懂得回答。

但他現在懂了︰一身好武功、和火燄一樣的意志、和………親密的父子關係。

只是,在花園街大火的一刻,親密的父子關係,變成了生死相隔。

慈祥和藹的父親,突然變得極之痛苦。父親被大火焚燒,痛苦地掙扎,任Nick如何努力伸出手,也無法觸到父親,只得眼白白看著他被火焚燒。

「快…………走……….」父親竭盡最後一分力,吐出了人生最後的兩個字。

「你教曉我一切,但沒教過我逃走呀!」Nick吼叫道。

話剛說畢,大火中伸出一隻粗如樁柱的腳,將垂死父親踩成上下兩截。

「爸爸!」Nick抬頭一望,只見一個巨大的男人從大火走出。這人西裝上附有盇甲,頭戴有兩隻角的頭盔。牛角人低頭望著腳下的父親,說:「你們花園街這裡,給我們收購不就好了嗎?何必自取滅亡?」

「你是……..畜牲集團的………」

.

.

.

.

「吼~~~~~~~~!」

隨著一聲怒吼,Nick意識拉回現在,隨即一躍而起,飛身使出最強絕技『地區直選拳』踢向牆邊。牆壁縱堅硬,也不堪Nick強絕幾十腳,瞬即化成無數石塊。

發洩過後,Nick回過氣來,仰天叫道:「畜牲集團殺我父親,殺我花園街街坊,我Nick不殺盡他們,誓不為人!」

「誓不為人呀~~~~~~~~!」

1-20-搖滾教會的事奉#3

阿魏父子互相對望,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。兩人竊竊私語了半分鐘,才總算有了共識。

「你的意思是,你想參加我們的事奉?」阿魏問Amos。

「你不是說,可以先看一看的嗎?」Amos回應道。

「沒錯,」阿魏道:「就如之前所說,前期的籌備工作應該不太危險,你可以先看一下,跟我來。」之後又對Steve說:「你叫其他人一起來吧。」

Steve環視四周,回應道:「但Nick似乎去了天台,要叫他來嗎?」阿魏搖頭回應:「這……不用了。」說罷,阿魏轉身步進電腦角,Amos跟著他一同走去。

不久,Steve和、雞泡魚和Joe也來到電腦角。人齊後,阿魏開始坐在電腦前狂按。一會後,他揮手示意大家望著顯示屏,說︰「看看這裡。」

畫面顯示著這樣的文字:

  • 地產界—最霸道的超武鬥組,主席超人的『地產霸拳』和『李氏力牆』霸絕天下
  • 突駒正虎—政府旗下的暗殺組織,高手雲集,和地產界有不可分割的開係
  • 颱風派—曾經是香港最大的超武鬥組,可是自被超人打敗後,實力已大不如前
  • 金融界—香港第二大超武鬥組
  • 警察超武鬥組—近年勢力不斷擴張,卻越喜愛與民為敵
  • 禮義廉—最無恥的超武鬥組,憑著『禮義廉』內功心法和改良的五形拳打出名堂

Amos看完文字,道:「這是…….記載香港主要超武鬥組的網頁?」Steve則插嘴說:「喂,講呢尐,這些小孩子都知道啦!快入正題吧!」

阿魏沒理會,只將網頁往下拉,然後微笑說:「找到了,找到了!」

第七行上面,有一個白鴿的圖案,圖案右邊寫著

白鴿派—少數保衛香港人的組別,以推動香港民主為目標

阿魏白鴿圖案上按掣,畫面便出現了兩個老人家的頭像。

Joe叫道︰「這兩人…….是白鴿派的元老!」

阿魏回應︰「沒錯,左邊較老的叫民主老人,右邊的叫民主之父。這兩人武功絕頂,而且有俠義心腸。而我們所說的前期工作之一,就是希望請兩位元老出山。如果成事,花園街就有得救了!」

Steve問︰「但有消息說兩位長老已經退隱了啊!」

阿魏將網頁往下拉,大家就見到兩位長老的頭像下面,有更多年青人的頭像。

阿魏說道︰「我也聽過這傳聞,希望不是真的吧。但就算兩老真的退隱了,白鴿派仍是高手如雲,只要他們肯派三幾個高手相助,勝算就已經大得多。」

阿魏點擊畫面中的『聯絡我們』按鈕,網頁一轉,就變成了一個列表,列出了白鴿派各辦公室的地址、電話和傅真號碼,和電郵地址。

  • 太子總部 九龍彌敦道………………
  • 屯門辦事處 屯門大興邨…………..
  • 荃灣辦事處 荃灣兆和街…………..
  • 沙田辦事處 沙田隆亨邨…………..
  • 深水埗辦事處 九龍大埔道……….
  • 上水辦事處 上水華明邨…………..
  •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阿魏續道︰「明天一早,我們先打電話去各辦事處。哪邊有人接聽,我們就親身前往哪個辦事處。」

雞泡魚問︰「呀呀?X你老母打電話不就行了嗎?為何要親身去?」卻換阿魏一拳打在頭上︰「這是要顯示我們的誠意!而且對話也容易一點。」之後,阿魏再對Amos說︰「Amos,這個找外援的工作,沒問題吧?」

「這…..」Amos還是心裡猶豫。只是想到若這一步也無法踏出,又如何成為真.基督徒?想了一想,他便回應道:「好,沒問題。」

阿魏笑著說:「好。這我把我和Steve的手機號碼給你,有什麼事可以找我們。你也方便給你的手機號碼我嗎?」

Amos道︰「嗯!」

兩人交換了電話號碼後,阿魏再對Amos說︰「我明早會打電話給你,告訴你應該怎樣做吧。」Amos點頭︰「明白!」

阿魏再說︰「好,就這樣。現在散會。明天大家都努力。能不能保衛花園街和這裡,就看大家了!」

於是,大家都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,Amos見時間也不早,和阿魏道別後,也離開了Rock Church。

阿魏站在門口,目送Amos離開後,他仍是站著不動。Steve見狀,便走到阿魏身後,對他說:「怎樣了?那耶…..教徒,你真的想讓他加入我們?你不怕……」

阿魏沒有回答,只嘆了口氣,就轉身走入大廳。

1-19-搖滾教會的事奉#2

Steve說:「Nick是我的舊同學。他和父親都是花園街街坊,而他們的家從前年開始,成為了畜牲集團的收購對象。只是他們死都不肯賣出樓宇,於是畜牲集團便開始使用截水截電、放蛇淋血的技倆,但他們和一眾花園街街坊極力頑抗,多次擊退畜生。最後,這班畜牲決定放火,發動大規模進攻……..」

「難道,這就是花園街大火?」Amos問。

Steve說到這裡,眼角閃出了淚光,而且再說不下去。阿魏見狀,便上前搭著兒子膊頭,續道:「沒錯。那次戰鬥十分慘烈。雖然花園街街坊總算守住了,但也死傷無數,包括阿Nick的父親………自此,Nick便極痛恨畜牲集團,而且獨自展開了追殺行動。起初是無名無姓的職員,之後就是修練了『併購神功』的高手。」

Amos為之呆著。

「有一次,他追殺一個畜牲集團高手,剛巧殺到我們這裡。我就是在那時認識他,Steve也因此認回了舊同學。聽過他的難處之後,Steve決定要幫他守護花園街。而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守護花園街project。」

「呀……原來是這樣!…..」Amos回應道。但看樣子,他還未能消化阿魏父子的詳盡解釋。

「起初我是反對這個project,但兒子就是很想幫他那舊同學和花園街街坊。他對我說,花園街和這裡面對著相同的困難……..正所謂唇亡齒寒,他們若解決花園街,這邊也不會好過。但反過來,若能在花園街重創畜牲集團,這邊也必得安寧。我聽完也為之感動,決定加入幫助他們。」

「嗯…….」Amos總算明白,守護花園街和守護這座工廈之間,究竟有什麼關係。

「而現在,已是臨近決戰的時候。根據可靠情報,畜牲集團正籌備對花園街進行總攻擊。這一次,他們誓要消滅花園街,非得到樓宇,誓不罷休。」

Steve本來情緒已平復,但一聽阿魏所言,又再激動起來:「等等!…….沒可能!他們的強拍戰士在上次大火中已死清光,超武鬥員也死傷無數,怎可能短時間再籌組力量?」

Amos疑惑道︰「『強拍門檻』戰士?那是……」

Steve笑道︰「你這也不知道?讓我告訴你吧!突破『強拍門檻』,是指那些畜牲將『併購神功』練至『九成併購』以上。他們除了有『九成併購』力量之外,也因為突破了本身極限,功力比起『八成併購』的戰士,可以強上幾倍。」

等Steve講完,阿魏補充道︰「話是沒錯,但我說畜牲集團正在重組實力,是指他們將神功改良,令『強拍門檻』由九成併購降至八成,希望能增加強拍戰士的人手。」

「這………怎可能?這是真的?」Steve更加錯愕。

「基督徒不講大話。」

聽著父親的話,Steve難免感到擔心:「上一次雖然擊退了畜牲,但Nick的父親,和很多戰士亦犧牲了,如果他們再攻來的話,我們如何能抵擋得住……?」

「放心,我會全力幫助!只是他們若真的全力出擊,我們區區數人是不足夠,所以….」說到這裡,阿魏卻突然轉頭問Amos:「你有興趣嗎?看看我們的事奉。」

「難道…….你說的事奉……..就是指…….這個?」Amos愕然。在他的世界中,事奉應該是指詩班或者敬拜隊、團契、主日學老師、祟拜時負責收奉獻的司事、出外傳福音的戶外佈道隊、去印尼或者中國大陸的短宣、探訪病人和家庭的探訪部、更高層級的有讀神學,做傳道人,然後按牧成為牧師,或者進入教會的行政機構………諸如此類。

但武裝戰鬥的事奉,即使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他也是聽都未聽過。別說Amos,就連Steve也是驚訝至極:「等等!找個第一次見面的人,未免太勉強了吧?」

「放心,」阿魏續道:「Amos先別驚慌,我不是叫你上場作戰…….當然,若你想的話也是歡迎之至。但在正式開戰前,要先做些準備,沒什麼危險的。你大可先看著,再作決定。」

如此駭人邀請,Amos哪能不驚?

阿魏見他猶豫,於是再道:「你若不是問我如何做真·基督徒,我也不會這樣邀請你。要做真·基督徒,可不是縮在教會就能做到,要勇敢闖出去才行。」

Amos還是呆著。

Steve於是喝止阿魏:「你痴左咩?別強人所難吧。」阿魏想了想,又覺兒子所言甚是,便對Amos說:「對不起,是我太亂來了,剛才的話,當我沒講過吧。」正欲再談,Amos卻在兩父子面前叫道:

「等等,我有說過…….要拒絕嗎?」

這次輪到阿魏父子愕然。

1-18-搖滾教會的事奉

禿鷹警長等人撤退,Rock Church現場亂得一塌糊塗。主辦人眼見音樂會無法繼續進行,只得宣佈音樂會終止,觀眾也逐步離去,但仍有部分好心觀眾幫手收拾場地。

阿魏則到處在照顧傷者。只見他將手按在傷者身上,手心隨即發出一度黃白色的光,傷者被光照住,傷口即迅速癒合。

Amos在遠處,看得格外出神︰「這是…..什麼醫術?難道是他昨晚用這招醫好我的?」於是走到阿魏身邊,問:「難道…..這就是…….傳說中的…….」

「咦?你知道『醫治的大能』?我還以為那在教會已失傳了!」阿魏疑惑地反問Amos。

「果然……是你醫好我的?我還未多謝你呢!」

「哈哈…..這算什麼?舉手之勞而已!」

「舉手之勞?但教會中已沒有人懂得『醫治的大能』,我也只是聽人提過,猶如傳說一樣。」

「哈哈哈!傳說……….這有什麼大不了,這是真·基督徒的必修科,只是最近已越來越少人學得懂,教會就索性不教了吧?」阿魏講真·基督徒這詞彙時,真字與基字之間果真停頓了一下,仿如日本人的真·什麼一樣。

「什麼?真…….真·基督徒?」Amos疑惑道。

阿魏笑著道︰「難道你以為自稱基督徒的人,都上得到天堂了?哈哈哈!天堂可是有篩選機制的啊!世上沒有人口篩選機制的地方,就只得香港這裡呀哈哈哈哈………..」

「天堂的……..篩選機制?」

「我實實在在告訴你,只有真正遵行旨意的人,才算是真.基督徒,神才會認得你。這就是天堂的篩選機制。」

聽著阿魏的話,Amos忽然想起了天堂的夢中,發光人對他講過的話:

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,我從來不認識他們,所以打發他們走了。」

於是Amos再問阿魏:「那……要怎樣,才能成為真正的基督徒?」

阿魏一聽,卻是一怔,半分鐘也沒有回應。Amos欲再問一次,卻見阿魏眼角閃出點點淚光。

Amos於是大為緊張,問道:「是不是我……..」阿魏拭去眼角淚水,再呼口氣道:「沒什麼,只是很久沒有人問我這問題,我有點感動而已。」

Amos呆著,完全不知其所以然。

「我起初以為你是個普通的耶能,但看來你是有點不同……..」阿魏再道:「好,待我處理好這裡,再慢慢告訴你。」這時,正醫治的傷者已經痊癒,站起來對阿魏說:「謝謝你!」醫好了一個,又有一個傷者走來,道:「你剛才很勇啊!」阿魏於是按手在他頸項,再次施展『醫治的大能』。這位傷者,正正是剛才被陳生挾持的那一位。

那傷者回應阿魏說:「哈哈哈哈!為了守護這裡,守護我們的音樂,我死也不怕!」阿魏笑道:「但我剛才聽見你叫救命啊!」傷者笑了兩聲就離開,正好經過Amos身邊,便對他說:「你的武功真不錯!幸虧剛才有你,要不我們就仆街了!」

「這…..」Amos不知如何反應。這時,阿魏看到Amos在附近,於是上前對他說:「不好意思,剛才要你出手了。但你的實力還真不賴,不錯!」

「不,我並不是在幫你們,只是見他們要襲擊觀眾,才不得已出手……」Amos急忙澄清出手的理由。

「哦,是這樣嗎?…….對了,你剛才的問題是……..」

「要怎樣做,才能成為真·基督徒?」

「呀,是這個!這問題…….總體來說就是要遵行神的旨意,但具體來說………」Amos等待阿魏續說,但過了近一分鐘,阿魏才想到要說什麼:「對了,你有興趣看看我們的事奉嗎?」

阿魏話鋒急轉,令Amos大感奇怪:「事奉?」

這時,Steve走近插嘴道:「你別聽他亂講!這裡根本不是教會,何來事奉?」阿魏回應:「當然有事奉!我們的守護花園街project,不就是個事奉嗎?」Steve想了想,點頭道:「嗯,這你也有道理。」

兩父子的對話,令Amos疑惑更深:「守護花園街?那是……」

阿魏呼一口氣,答道:「這……..應該從哪裡說起呢?嗯……..你知道……起動九龍東嗎?」

Amos點頭,但Steve卻是抓頭:「唉,要岔到那麼遠嗎,你不如從盤古初開講起?」

「少囉嗦!」阿魏沒理會兒子,再道:「政府要搞起動九龍東,活化工廈,將這裡變成第二個核心商業區,畜牲集團於是就想要併購這一帶的工業大廈,再賣給發展商圖利。而這裡也是他們的目標之一,只是這裡業權分散,他們到現在亦只能收購五至六成左右的業權。其餘的單位,包括這裡在內,業主都未肯就範。」

「畜牲集團的收樓風格,你剛才也見到了吧?截水截電,放蛇淋紅油……..層出不窮。而他們成立超武鬥組後,更經常派高手來犯。要不是大家拚力頑抗,我們早就無法在這裡搞show。」

趁阿魏吸氣時,Steve插嘴道:「什麼起動九龍東,簡直是想趕絕我們!」

「呀?之前阿魏說的守護這裡,原來就是這個意思?」Amos回應。

「沒錯,剛才畜牲集團和警察來犯,其實也只是借題發揮,目的是為了攻佔這座工廈,至少也會嚇怕業主,令他們急急賣盤。」阿魏吸了口氣,續道:「如果他們收購八成單位,我們可要被逼遷了…….但就算不是這樣,這裡樓價被炒起,租金遲早也升到我們無法負荷的程度,結果也是被逼撤離。」說完,嘆了一口氣。

「所以你們就用暴力……..甚至追殺畜生集團的人?」Amos問。但阿魏卻是搖頭:「不,我們只是被動地守護自己的地方而已,當中只有Nick和他們有深仇大恨。」

「Nick和他們的仇恨,會是…….」Amos再問。

阿魏嘆了口氣,似是有所感觸:「這……..你記得去年的花園街大火嗎?」

Amos點頭。這等大新聞,又有誰人不知?

2011年12月,太子花園街排檔發生了一宗縱火案。這是07年以來,旺角花園街排檔的第六宗。當時一幢唐樓對開的兩列排檔起火焚燒,火勢蔓延至唐樓內。由於唐樓內貨倉、劏房密佈,逃生之路被阻,住客在黑暗之中難以逃生。那次大火最終造成9死34傷,排檔商販損失慘重。由於縱火案現場附近有一幢唐樓正在被收構,所以很多人猜測,放火元凶會不會就是以賤招收樓聞名的畜牲集團。

「那次大火,也和畜牲集團有關?」

「對,而和你交手的那個Nick,他的父親,就是死在那場大火中。」

「什…….什麼?難…….難道是………」

Steve點頭。

1-17-雙俠戰雙畜#3

Amos飛身撲向舞台,但始終慢了一步。陳生隨手捉來一個觀眾,緊緊箍著他的頸項,攔在身前當盾牌。觀眾痛苦叫道:「救命…..」卻是無力掙扎。其他觀眾則後退至陳生四米處,不知所措;在台上打鼓的律政屍也停止鼓擊。

Amos最看不過挾持的行為,立即怒叫:「卑鄙!立即放了他!」

陳生聽見,便大笑道︰「卑鄙?你第一日認識我們嗎?我們之所以叫做畜牲集團,就是因為我們卑鄙絕倫,才能夠聞名天下!」他繼道︰「小子,算你武功了得,但畢竟經驗太淺了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..現在你便自廢武功,再任我魚肉,否則這個人即死!」隨即右手用力,被他緊箍著的觀眾立時叫苦連天。

「等等!」Amos想上前阻止,但對方人質在手,令他投鼠忌器。

陳生轉頭望向台上,向律政屍叫道︰「你試試偷襲,人質即死!」律政屍無計可施,只得呆呆站著,一邊再想辦法。

陳生挾持人質,暫時是安全了。但為免節外生枝,他未等Amos自廢武功,就緩緩退至牆壁處,靠牆而立,再伺機而行。

他後退兩步,便撞到了什麼東西。那種質感,卻肯定不是牆壁。

而陳生撞到的東西,竟然還會說話︰

「放了他。」

陳生一聽對方聲音,立時冷汗直標:「你是…..殺掉劉生….的…….」

「沒錯,是我。」陳生身後的人,正是Nick。

陳生回頭已來不及。Nick一腳已如疾風掃過他的頭,陳生頭部剛中『洪水滅世』,現在又一中腳,已然暈倒。陳生手一鬆,觀眾終於可以掙脫。

Amos一邊扶住覲眾,一邊對Nick說:「謝……謝!」

「耶能即是耶能,姐手姐腳!」Nick悶哼一聲,再望向剛倒地的陳生。只見他苦苦撐起,卻又隨即再倒地,大概已不能再戰。這時,本應在和Nick交手的李生,急急跑到陳生身旁:「你沒事吧?」但見李生全身是傷,情況好不了陳生多少。

Nick單對單對李生,本是勝劵在握。但正要替他埋單時,剛巧看見觀眾被挾,才放了李生一馬,走去救人。

救人與報仇之間,Nick選擇了救人。

這時,場中間又傳來禿鷹警長的駭人笑聲: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…」

「你在笑什麼?」阿魏指住舞台那邊的陳生和李生,對禿鷹警長說:「你的人都敗陣了啊!」禿鷹警長這才收起笑聲,說:「什……..什麼?……..這又怎樣?兩件垃圾,算得了什麼?手足,上呀!」

只是沒有人聽令。

禿鷹警長怒叫:「你們這班廢柴,幹他媽的什麼了?」回頭一看,在他後面只站著一個猛男雞泡魚、一個iSoldier、和另外幾個人,卻沒有半個警察。禿鷹警長望向一絲不掛的雞泡魚時,雞泡魚不忘向他挑釁,在他面前做了一個『正展背闊肌』的健美動作。

他們已全部被雞泡魚等人收拾,有被擊敗了的,有逃走了的。

「什麼?廿個警察,竟然全都被你們打敗?」禿鷹警長愕然。

全軍覆沒,禿鷹警長樣衰至極。雞泡魚、Steve、Carcass3和其他觀眾一起圍著禿鷹警長,阿魏笑著說︰「禿鷹先生,還想要人嗎?這要麻煩閣下親自動手了………….」說著,卻是擋在禿鷹警長前面,擺著架式:「……如果禿鷹先生有本事的話。」同一時間,雞泡魚等人也踏前一步,向禿鷹警長施加壓力。

這群人言行中帶挑釁,令禿鷹警長氣極︰「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包庇罪犯嗎?」

阿魏沒再回話,擺明是不肯交人。

禿鷹警長仔細打量,一個阿魏已是極難應付,何況是這麼多人?勢色不對下,只得對手下叫道︰「你們有種!今日老子暫且撤退!他日一定還以顏色!」說罷,即轉身拂袖而去。禿鷹警長人望高處,連走路時也一樣。途中他踩著幾個警員,竟然也毫不理會,照行可也。警員們被踩,暈倒也立即痛醒。他們見上司自行離去,只好叫醒其他同事,一同收拾裝備撤退。

看著禿鷹警長的行徑,阿魏忽然有所感觸,便對警員們說︰「各位阿Sir,你們的上司這樣對你們,你們還要跟隨他嗎?他的所作所為,你們心中有數吧?你們加入警隊,無非都是想為市民服務、維持治安,但你們的上司有罪不滅,偏要來這裡搞搞震,你們的良心過意得去嗎?我知道各位良知未泯,回頭是岸呀!」

警員們沒有理會,其中有幾個望著阿魏,卻是一臉無奈。無奈過後,還只得緩步離開。陳生和李生亦趁勢混入警察當中,走得快好世界。

1-16-雙俠戰雙畜#2

陳生李生重整陣勢後,便是魚肉Nick的時候。縱使Nick內功不弱,但要逼走『截電拳』勁力還需要多一秒。但在戰場上,一秒已是太久。

陳生好整以暇,譏笑道:「小子,你終究還是裁在我們手上!」準備再用『截電拳』增添Nick的截電時間。台上觀眾眼見Nick快要被毆,不禁齊聲大叫︰「小心呀!」

「可……可惡!」Nick不忿叫道。他的目光,剛巧望到台上的Amos。Amos亦看到Nick的眼神,這眼神像是在說:「耶能即是耶能,眼見我要被殺,也是愛理不理!」

Amos愕然。

當然,這只是Amos的主觀感覺。Nick個性倔強,寧願被雙畜打死,也不願受人幫助,更何況是被耶能所救?眼見要被『截電拳』擊中,卻突然飛來不知道什麼東西,擊中陳生正在出拳的右腕。陳生不明不白中招,握住右腕叫痛,大叫︰「誰?」

定過神來,陳生才曉得擊中自己的,是一支鼓棍。鼓棍反彈到舞台那邊,被一個觀眾接住,再拋給律政屍。律政屍右手接住鼓棍,繼續瘋狂打鼓。

「原來是你!」陳生終於明白,剛才出手擲棍的原來是律政屍。附近的李生亦大叫︰「阻住晒!受死!」正欲上台打律政屍,卻被觀眾攔住。

陳生被引開,還有個李生招呼Nick。只是李生正欲出拳,Nick身上『截電拳』效果已消,立時又充滿力量,身體向左一閃,避開煩人的『截電拳』,順勢還以『一人兩票』。打退李生後,Nick對律政屍打了個手勢,表示謝意。

但律政屍卻無暇接受謝意。因為他一下擲棍,已引來陳生來犯:「你那些嘈到拆天的噪音,我已經受夠了!」他一直被鼓聲弄到渾身不自在,現在正好拆鼓淨音。律政屍早料陳生有此一著,手一使勁,將手上鼓棍擲出。但陳生亦早有準備,一手將鼓棍撥開。

「呀!失手!」律政屍叫道。陳生擋住一棍,便繼續衝上舞台。觀眾見陳生來勢洶洶,齊齊叫道:「擋住呀!」但他們不懂武功,又怎能擋住擁有『併購神功』的陳生?

有一個人可以。

陳生大笑道:「你們也想擋我?!」正欲對觀眾出拳,Amos卻飛身攔在前面,雙掌一記『洪水滅世』硬撼陳生重拳,竟能將『六成併購』的陳生震退。

Amos漂亮一掌,贏得觀眾齊聲歡呼:「做得好呀!」律政屍亦即興打了幾個節奏,以讚揚Amos表現。就連正在和李生對打的Nick,也不忘加以正面評價:「好傢伙,這才像樣!」

Amos呼一口氣。對於這些掌聲與讚揚,他並不感到特別歡喜。他其實並不太想出手,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哪一方是對,哪一方是錯:Nick是個殺人犯,Rock Church則包庇著他;警方出動拉人清場,卻和畜牲集團同一陣線,更乘機搗亂打人。

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人人都用暴力,殺人放火已是家常便飯。在這年代,即使是神所默示的聖經,也無法教曉他分辨對錯,還有錯中有對,對中有錯的複雜世界。

他和社會上很多人一樣,都選擇保持中立,任何一個也不幫,也不站在任何一邊。基督教徒則有更好的藉口:我只站在神的那邊。

但神會是中立的嗎?祂若在這個地方,會乾坐睇戲食花生嗎?

Amos知道要出手,但又害怕站錯邊,幫錯人。但現在,他找到了出手的理由。

「我並不是要幫哪一邊,只是要…….保護無辜的觀眾。」

但打出一掌,Amos已被捲入戰鬥,而且被視為站在Rock Church那邊。

有Amos加入,舞台這邊變成了二對二的局面:那邊有Nick對李生,這邊有陳生對Amos。陳生暗忖:「竟然有個厲害的小子!」稍作調息,便再向Amos打出『截電拳』。Amos才剛見過Nick中招之慘況,深知此招中不得,便先側身一閃,先避其鋒。幸而陳生功力還未算霸道,只需小心防守,就可避免中招,還能趁機回幾下『靈巧像蛇』快拳,擋得陳生不亦樂乎。

「你奶奶!吃我『截電拳』!」『靈巧像蛇』威力不強,但陳生卻因而被窒住攻勢,無法使出大招。勉強使出『截電拳』,打不中之餘,卻換來一記『純良像鴿子』。陳生「嗚!」一聲大叫,血即從口出,傷了。

『靈巧像蛇』和『馴良像鴿子』本為一對,都是以聖經經文為靈感的招式。兩招互有長短,『靈巧像蛇』招式靈活多變,但威力較弱;『純良像鴿子』則拳路單純,但威力較強大。互相運用得宜,效果會相當不錯。

一擊得手,Amos沒打算再追擊—若不小心中了『截電拳』,就只會倒賺為蝕。

陳生重整旗鼓,叫道:「小子,come on!」和Amos的戰鬥進入第二回合。陳生吃過虧,決定先取穩守突擊戰術。是以這次Amos『靈巧像蛇』也難以攻入,而陳生只需待Amos露出破碇時施以『截電拳』,就能一舉反勝。

如此拚了數十拳,雙方都佔不到半點便宜。但陳生有一擊能定勝負的『截電拳』,形勢略為佔優。

雙方又拚了數十拳。拚到第四十二拳時,Amos發現李生的速度稍為減慢,暗忖:「機會來了!」拖下去對對自己不妙,只好放手一搏,雙掌準備打出『洪水滅世』,望能一招了結陳生。

陳生見狀,心裡卻是暗笑:「小子,你中計了!」Amos掌擊氣勢澎湃,有如洪水直淹陳生。但陳生原來是故意放慢速度,引Amos出大招,避開後再乘隙用『截電拳』K.O.之。

避過一掌,陳生乘勢打出畜牲派另一絕招『截水拳』。『截水拳』本身威力不強,但擊中對手的話,對手的戰鬥力會暫時減弱,用得恰當的話,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只是拳到半途,陳生卻感到不對路:「那小子的掌擊氣勢澎湃,但剛才那一掌卻…….只有一半勁力?」

說時遲那時快,陳生眼前突然一黑。一股勁力隨眼前黑影淹到面前,轟到自己臉上。一陣劇痛伴隨震蕩,自陳生頭部散至全身。

「好小子…….竟然陰我?」陳生這才知道,剛剛已狠狠地中了Amos的『洪水滅世』。他以為用計成功,怎知自己卻被擺了一道。

『洪水滅世』本是雙掌打出的強猛招式,但Amos打法保守,深懼失手招至慘敗,是以分開兩掌打出。他先打出四分威力的右掌,再趁陳生避過,轉守為攻的剎那,打出六分威力的左掌。這種保守打法,竟意外地一舉成功。

這種一虛一實的變化,是在Nick的『一人兩票』絕招中領悟過來。也許,這才是『靈巧像蛇』的精緒吧?

分散投資,好處是可免大虧,壞處是無法大賺。陳生中半招『洪水滅世』,雖然掩著臉叫苦連天,但始終還未倒下。拚力運功鎮痛後,總算回復七成作戰狀態。Amos唯恐陳生再次使詐,即使觀眾連連歡呼:「收拾他!」,也未有貿然出手。

「要繼續打,還是逃走?」陳生以痛苦的表情望著Amos,心裡想道。

「不,我是畜牲,兩樣都不選!」

陳生一個轉身,跑向滿是觀眾的舞台。Amos一見,暗叫不妙。

1-15-雙俠戰雙畜

場地中間,正和禿鷹警長交手的阿魏,看到雞泡魚大顯神威,暗笑說︰「那傢伙…..就是不懂得留力。」

他和禿鷹警長已經拼了五十招,未分勝負。

但看禿鷹警長已微微喘氣,反觀阿魏還是呼吸自然,兩者實力高低一目了然。只是阿魏要擊倒禿鷹警長,恐怕還需百招以上。

兩人現正在三米距離對峙。

禿鷹警長也需要時間回氣,謀定而後動。他知道形勢不好,便向後面的同僚大罵道︰「你們吃了屎嗎?幹嗎連一個死肥仔也對付不了?」

阿魏笑著對禿鷹警長說︰「禿鷹兄你別為難你的手下吧!他們只懂得躲在盾牌後面,怎對付得了我們的最強猛男?」

「猛男?」禿鷹警長再回頭看,才發現雞泡魚已經大幅瘦身,變回肌肉猛男,還擺著各種健身姿勢。但見雞泡魚肌肉之發達,竟不比自己遜色。

他又看到,畜牲集團的陳生和李生正站在警員背後,一個在看手機,一個在煲煙。這兩人閒著,令禿鷹警長勃然大怒︰「陳生李生你們幹什麼站在這裡?還不過來幫手?」陳生李生兩人卻是不恥,一同笑道︰「大名鼎鼎的禿鷹大人,也要我們和你三打一嗎?」

「仆街!不是我這邊!是那邊!」禿鷹警長指住舞台狂叫。那邊正站著一群不懂武功的觀眾,一個正在Drum Solo的鼓手,還有一個Amos。這下,陳生李生兩人終於明白︰「原來是這樣,早點出聲嘛!」說罷,兩人飛身跳去舞台。

但他們忘了還有個Nick。Nick大喝一聲:「休想!」飛身來個『一人兩票』,雙飛腿轟中李生背部,李生飛撞在牆上倒地。

「這傢伙……護身勁十分硬淨!」Nick一擊得手,卻沒有大大喜悅。未及收招,陳生又已來犯,但Nick以卧地之勢,雙腿一轉,總算格開陳生一招,順勢來個鯉魚翻身,站起再擺架式。

這時,李生已經站起再戰。如此一來,Nick就被雙畜圍在中間。

Nick暗忖:「糟!他們功力至少有『併購神功 五成併購』!若只有一個人,我還可以應付,但………」

但雙畜又怎會給Nick時間思考?陳生大叫:「殺人填命,受死吧!」雙畜已一同進攻。Nick被圍攻,卻是驚都未驚過,咧笑道:「殺人填命,虧你講得出口!花園街街坊的命,我父親的命,又由誰來填了?」側身一閃,避開兩人攻擊,再乘勢踢出『一人兩票』,贈予一人一腳。

「這一招!是……」Amos見識過這招,也知道它的弱點。但見陳生飛退倒地,李生卻只退兩步,『一人兩票』一強一弱的弱點,顯而易見。

「腳力如此弱雞,你吃了飯未呀?」李生竊笑,同時運起『併購神功 五成併購』功力,連出三拳。幸而Nick速度快,總算勉強避開,更能乘其破碇,一連四腳『用腳投票』踢向李生。李生匆忙擋架,只擋得住其中兩腳,胸口硬食兩腳。

「輕敵之過!」李生暗忖。幸虧他有『五成併購』功力,否則肋骨必被踢碎。

一打二,最好便是盡快擺平一個。只是Nick正欲追擊,擁有『六成併購』功力的陳生又已殺到。陳生知道不能輕敵,一出手便是畜牲集團絕招『截電拳』。Nick攻得太急,扭盡腰仍被『截電拳』擦中腰側,但仍能還以兩記『用腳投票』。

幸虧只被擦中,Nick所傷不重。但他正欲回氣,卻發現全身如斷電般乏力。這一窒礙,李生還不好好把握機會,乘機發難?再來一記『截電拳』,猛然轟中Nick胸口。

『截電拳』是畜牲集團成名絕技之一。它的拳勁並不特別強,但卻附帶有截電的奇怪力量,中招者會在短時間內失去活動能力,大概是五秒到十秒吧。但這五至十秒,已足夠任人魚肉。

「呀!這就是…….畜牲集團的……兩大絕技?」Nick叫道。硬食一記『截電拳』,Nick只感到全身乏力,連站立也不能,像軟皮蛇般倒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