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五 晚上 Rock Church

Steve依舊坐在舞台邊彈結他,雞泡魚則睡死在舞台側邊。

舞台中間有一個iSoldier在練習,Nick則坐在一角—他被『復興之火』燒傷的右臂已經痊癒—-不消說,必定是阿魏的作為了。他正看著iSoldier練習,只是心有所思,視線並沒有集中在他身上。

此刻變身成iSoldier的,是Joe—他經常借Steve的iBelt來變身。全文

Nick右臂被凌子健的『復興之火』擊中,燒得熊熊火熱。但他竟無視傷勢,大喝一聲:「𡃁仔,周圍望做乜野?上堂專心點吧!」起勢就往前直衝。

如此帶烈焰進攻,氣勢有若火鳳凰飛翔。子健不料其冒傷進攻,不禁錯愕:「這傢伙………..他……是瘋的嗎?」一瞬間,雙腳已被其纏住。

「嘿,你的下盤好像不太穩陣啊?」Nick竊笑道。

「不妙!」子健驚叫間,Nick雙腿一轉,已將其成件扭跌全文

Nick站於球場一角,終於被教友發現。

教友不禁議論紛紛:「這傢伙究竟是誰帶來的?竟敢在這裡指三道四?」但和他吵架又有失身份,只好派個代表,極力以禮貌的口吻問道:「這位先生不知是誰帶來?何以不出來示人,而要躲在暗處呢?」

既已被發現,Nick亦沒必要再隱藏,於是緩緩上前,對Amos說:「看樣子,這裡和以前還是沒分別。我先走啦,你慢慢玩吧!」說罷,便緩步離開。

Nick之說走便走,令Amos不知所措:「等等……」正在上全文

星期四 室內羽毛球場

「呀~~~~~~!」

Amos被凌子健打跌,慘叫一聲。他一邊忍著痛楚,一邊緩緩站起身,大喝:「再來!」

兩人繼續過招。

上星期六,Amos和Steve等人去屯門找白鴿派,雖然途中受創,但之後在Rock Church接受阿魏治療,已恢復得七七八八。

今晚,他和子健在教會的武術課程中,進行對打練習。教會除了主日崇拜全文

高達和西鐵男比試完畢。兩人各有所傷,都要坐下調息。

比試結果是平手。但難題就來了:原本眾人商議,哪一派的代表勝出,Steve等人就會找那一派幫忙。但他們沒有想過,若比試平手收場,他們要怎樣處理。

鐵頭勇者對無我道︰「既然打成平手,不若讓這幾位年輕人自己選擇,要我們幫手,還是要你們幫手?」無我點頭贊同。

於是,鐵頭再度問Steve:「不知閣下意思如何?」Steve卻反問:全文

雞泡魚修練的『瘦身秘笈』本身並非武功,而是迅速消耗脂肪的減肥技術。只是脂肪能量與其白白消耗,倒不如用來打出威力強橫的絕招。所以雞泡魚將『瘦身秘笈』改良,將它變成用來儲存能量的武術。
一般的減肥技術,都奉行『瘦 – 10磅 = 瘦』的循環公式,為的是令他們無論減了多少磅,都覺得自己不夠瘦,才會永無止境地去減肥。但雞泡魚的『瘦身秘笈』,卻叫人可自由地控制體重,將人從『瘦 – 10磅 = 瘦』的束縛中釋放。無
全文

高達使出絕招『民主三步曲』,三連擊打倒了西鐵男。

但勝利的表情沒有在高達臉上出現。因為他感覺得到,三拳雖全部擊中,但感覺有如打中橡皮膠,毫不著力。他可以肯定,『民主三步曲』並未能發揮應有威力。

果然,西鐵男倒地後,立即就彈起身,看來只受輕傷,沒大礙。

Steve一眾大叫驚訝。這時,無我亦學鐵頭勇者,充當解說員一職︰「此乃本派絕技之一,名為『橡皮圖章』。練就此法者,就算被絕招擊中,也有如泥牛入海全文

Death Guitar Solo(死亡結他Solo)
魏允謙(Steve)學習自Carcass3樂隊結他手『政務屍』的絕技。這一招以極嘈吵的結他彈奏,一次過擊殺十米範圍內所有人,是為大範圍的全方位攻擊。這一招用來清除螻囉效果一流,但如果對手體內擁有『搖滾的心』,或者擁有強大功力,是可以抵抗這一招。

iSword
i系列的最新產品,是iBelt的下一代,性能當然比iBelt強得多。它除了和iBelt一樣可裝在腰間變身之外,更擁有伸縮功能,最展可伸長… 全文

禮義廉門派秘技 掌心雷

禮義廉派的秘技。此招威力雖不突出,但卻可以拍走威力不強的光波攻擊。此招最大的特長是學懂它的門檻很低,甚至根本無須學習,只要由禮義廉替人在手上劃上不明的數字,那人就即可學成掌心雷。

這世代由於超武鬥組肆虐,那些住在老人院,好日也無人探望,無依無靠的老人們,無力保護自己,怎辦呢?於… 全文

屯門 鄧肇堅運動場

鄧肇堅運動場位於大興邨旁邊,是屯門區內首座大型運動場。運動場以香港慈善家鄧肇堅命名,可以容納二千二百位觀眾。運動場主要用來舉行足球比賽,或者租給學校或團體作陸運會。

一行人現正在足球場中間。Steve、Nick、Amos和雞泡魚四人正坐在中圈外觀戰—-因為之前大戰港鐵俠,他們都十分疲累,是以都趁機坐下休息。他們身邊還有無我大師和鐵頭勇者,兩人為顯示高手風範,都挺身而立。

無我對Steve道︰「現在的年輕人呀……真不像樣,只走了幾步,就要坐下休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