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00-九號風球

時間回到現在

三姓家奴得著新身軀,果真脫胎換骨。此刻他的實力如何,暫時還是未知之數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變相自宮的他,只會比天水圍一戰時更恐怖。

而他稍為爆氣,已逼得Nick和玉兔難以站穩,足見其功力高絕。而他剛才稍處劣勢,只因一時大意,低估對手實力所致。

是以玉兔一見其真面目,便立即手騰腳震,要躲在Nick身後叫救命:「Nick哥哥,那個人……好可怕……」Nick神色凝重地回應:「的確很可怕……妳快走吧,那傢伙的目標是我!」

「那Nick哥哥你……」

「我還有剛才合一時殘留的『九號風球』,可以頂一陣的!」

「不!玉兔不要自己走!我都要戰鬥!阻止他傷害山竹大人!」

「嘻,妳不是很怕的嗎?」

「嗯……有Nick哥哥你在,玉兔便不怕!」

玉兔說畢,同時伸出纖纖玉手。她一句「有你便不怕」,簡直就是超級興奮劑。聽者為妳上刀山,落油鑊,都在所不惜,鬥志、力量添多三成!Nick亦伸出手拖住,回應:「哈哈!是嗎?那便齊上齊落,打低這條仆街…..入侵者吧!」兩人手拖手,體內風球便再度合一,再次形成超級風暴:

「『颱風神功 九號風球力量』!」

風球結合成大風球,講就容易,實則需要實力接近,而且要有無比默契。可以想像,若然能輕易合一,那隨便找幾個戰士,就能八號變九號,九號變十號,超人都要行埋一邊了。事實上合一不易,一旦失敗,不單無法增加力量,風球更有機會互相抵消,到時就唔合好過合了。現在Nick和玉兔一拍即合,可謂奇蹟中之奇蹟。

「但這個奇蹟夠用嗎?就算有『九號風球』功力,大概也打不穿他的『橡皮圖章』!要取勝,就唯有攻他罩門,一招收佢皮……無錯,我現在有完整的『民主拳法』,再加上現時功力……還是有機會的!好!」

Nick不愧為戰鬥能手,很快就計出大約勝算,和最佳的打法。他對玉兔說:「玉兔,我現在去招呼他,妳就看機會出招吧!」未等玉兔回應:「呀,等等…..」就一支箭般颷上去,大喝:

「三姓家奴!看招!『九號風球力量 一人一票』!」

腿招如利箭直插家奴頭顱—-帶著合一風球,這一腳無論力度、速度、準繩,都是前所未見地強,唯獨未及『五區公投』狀態矣。只是家奴咧笑一聲:「好傢伙,短短日子,竟然強了這麼多!怪不得林先生不惜遠征颱風島,都要將你摷出來收拾了!」不再輕敵的他,一下『無我轉軚』就輕易避開,更順勢還以一招『新式五形拳 之 蛇形拳』。Nick暗叫不妙:「嘩!好快!」併力側身閃開,總算僅僅避過。

但家奴大吼一聲:「反應很快啊?這招又避得開嗎?」再來一招『香港會點?』。此招拳路迷蹤,令人難以捉路。Nick反應再快,也只能邊退邊擋,中三四拳已是最低消費。

「哈哈哈哈!看你擋得幾耐?」家奴見攻勢已老,便換左拳出擊。Nick暗忖:「機會!」趁家奴換招之空隙,突然發難出招,一連六腳『民主拳法』瞬間踢出。家奴認真迎戰,但仍不料對手有力反擊,冷不防下六腳照單全收,彈退十餘呎著地。

一招突擊得手,連家奴都大感意外:「你這傢伙……轉守為攻的時機,竟然掌握得如此精準!」Nick一邊拱手,一邊譏笑:「承讓了!」更氣得他七孔生煙。同時間,身後又傳來陣陣強風—-不消說,是玉兔捕好位置,伺機出擊了:

「『九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不單止Nick,玉兔也藉著風球合一,力量颷升至『九號風球』。然後捕捉家奴窒礙的一刻,一記上勾拳將其剷上半空,撞爆天花大燈,場地立時一黑,玻璃碎塊如雨灑落。

二人同心,果真其利斷金。不過兩人只聞玻璃落地,卻不見人撻落地,便大感奇怪。抬頭一望,嘛見家奴仍浮於半空,威風凜凜地大笑。看來剛才一輪攻勢,未能擊破其『橡皮圖章』啊。

「哈哈哈哈!小子!想不到你堂堂男子漢,竟然要個𡃁妹陪你送死啊?哈哈哈哈哈…..」

看來剛才那輪攻勢,根本就傷不了他,只是小菜一碟啊。Nick怒叫道:「你這太監有種就下來!看看誰送死吧!」正欲跳上進攻,玉兔卻拉住他道:「Nick哥哥冷靜點!他這是在出口術,而且他人浮在空中,明顯是想拖延時間!」

「嘻,這不用感受風,都能夠知道啊!」

「那你為何還要受挑釁?」

「他越想拖延,我們便更要主動,不給他喘息機會!」

「你也說得對。但要如何做?」

「包在我身上吧!和剛才一樣,看準時機出擊!」

「呀…好!」玉兔才剛回應,Nick已衝前走位,準備下一輪攻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