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04-健身室有內鬼?

Nick、啟德和玉兔幾經轉折,終於找到山竹的練功室。只是搜了幾轉,都找不著半條人影。但憑著亞當和玉兔感覺敏銳,一行人最後破解隱藏機關,打開未知的大門。

雖未步入,但感受著陣陣勁風,他們就能肯定,裡面才是山竹真正的練功場所。

「健身室鍛鍊肉體,裡面才是鍛煉『颱風神功』的地方嗎?」啟德邊行,邊訝異道—-即使身經百戰,但即將見到山竹大人,他還是禁不住緊張。

穿過短短隧道,三人步入一個極大的場地。

這裡和之前的廣場一樣,但門卻只有三度,而且都就在左近:中間是他們進來的門,左邊是洗手間和浴室,右邊則是飯廳和睡房。

再回望廣場。只見場地呈半圓形狀,但就比之前的廣場大得多。單講大小,應該和紅磡體育館差不多吧。只是其設備簡陋,幾乎毫無裝飾……唔,不裝飾確實明智,因為驟眼所見,室內損傷處處,想必是練功所致。若然裝修太豪華,立即又被一拳打爛,又何必呢?

搜遍全場,卻未見半條人影,卻感到室內陣陣怪風,圍繞全場轉呀轉。啟德見狀,立時又興奮又大驚:「這…….難不成就是……山竹大人的武功……已經到達……終極境界?」

「此話何解?」Nick疑惑問道。

「你也感覺到的吧?這是殘留的颱風氣息!」啟德回應。

「什麼?這是……殘留氣息?」玉兔驚訝問道。

「無錯。『颱風神功』雖強,但打出的絕招,餘勁也無法維持多久。至少人不在,氣勁就會消散。只是傳說有曰,若練成終極境界,便能夠餘勁繞樑,三日不絕!」

「嘩!那不就是繞樑三日了嗎?」

「嗯,就像現在這樣。」

三人再細心感受,只覺餘勁還在繞場旋轉,威力有若『八號風球』。雖未至於強絕,但餘勁有此力度,已是十分可怕。

「唔……我們追蹤山竹大人的氣息,便來到了這裡。我想我們一直感受到的,便是這股殘留的氣息。」玉兔疑惑道。

「但說起來,山竹到底去了哪裡呢?他只留下強橫餘勁,但人卻不在!」Nick亦疑惑道。

「嗯……既已神功大成,那就不用再閉關,已經離開了吧?」啟德推測道。

「那只好再去別刻找吧!」

玉兔說畢,便和啟德準備回頭。但Nick卻攔住道:「等等。事到如今,你們還未覺得有古怪嗎?」

「!」啟德和玉兔愕然。

「現在應該是時候思考一下,為何我和玉兔要『風球合一』,才能打開門進入的地方,那個三姓家奴會能輕易進來?沒有『颱風神功』的他,逃走……撤退時,為何又條條路不選,偏要選中山竹那條路?為何那班外人,在這裡會如入無人之境?剛才那錯蹤複雜的迷宮,竟然能話咁易通過,而且晨早找到這裡?幸好山竹似乎已完成閉關,人也不在這裡,否則分分鐘已遭人乘機擊殺!」

「Nick哥哥你亂講!山竹大人天下無敵,不會被他們殺掉的!」玉兔反駁。

「天下無敵的話,就不用閉關了吧?」Nick譏笑回敬。

「這叫做精益求精!不驕傲自滿,在巔峰也力求進步,就是我們颱風派精神!」

「好,好!算妳講得通!但之前的問題呢?敵人怎會對這裡瞭如指掌,除了有內鬼之外,你們答得到嗎?」

「這……」

一對金童玉女,竟然爭拗得七情上面。啟德看在眼裡,只覺甚是無奈:「德力……」他上前夾在兩人中間,說:「你們稍安無躁!現在就如此爭拗,將來結了婚就有排挨……」一句逗趣玩笑,玉兔看在其長輩份上,亦不便再吵下去:「……」

爭拗稍息,啟德便轉頭對Nick說:「德力,有話便直說吧,別拿玉兔出氣了。」Nick一望,只見啟德的眼神,既慈祥又嚴厲,伴著柔中帶力的風勁,像是能看透世間一切,便不禁大吃一驚:「這……這…….」

「我無估錯的話,你應該在懷疑我是內鬼吧?」

一句道出心事,Nick當堂一慄:「你……已經知道了?」玉兔聽著,也不禁驚訝萬分:「什……什麼?啟德叔叔……是內鬼?這怎可能?」

啟德苦笑回應:「嘻,也難怪他會這樣想。當日我大哥背叛花園街,做了畜牲集團內鬼,害死我們無數街坊。我和大哥雖不咬弦,但畢竟血脈相連,跟大哥一樣做內鬼,又有什麼奇怪?可?」最後一個「可」字故意提高聲線,明顯是在說反話了。

「就算這樣,也不代表什麼的!叔叔,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!玉兔感受得到!」玉兔情緒激動,撲在啟德懷裡痛哭。啟德亦只好撫頭安撫:「乖,沒事的。」

Nick見場面尷尬,亦當堂心一軟:「二叔,我不是說你便是內鬼,只是這麼多謎團,確實令人難以……」

「我明白,懂得懷疑是好事。其實我亦覺得奇怪,為何這班潛入颱風島的高手,好像比我們更了解這個島。例如我們一直以為,只有谷底的大門,才可以進入這個閉關場,但原來在山頂上,竟然另有秘道!」

「那二叔你進來的方法,難道是……」

「無錯,我是跟蹤他進來的。」

「吓?你明明是主拿家,竟然需要跟蹤個外人才能進來?這未免太不合邏輯了吧?」

「嗯,我都知道很難解釋。但……這世界又有何邏輯了?」

「!」Nick一怔。

啟德應對雖賴皮,但卻是不爭的事實。無錯,人類並非理智生物,世界亦無邏輯可言。若然有,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,又怎會痴X晒線,變成武鬥大都會?馮何超武鬥組瘋狂肆虐,市民還是怕呢樣怕嗰樣?一隻肺炎病毒,就搞到人自願放棄自由,甘於被政權玩弄,樂於玩文革批鬥?若然世界有邏輯,啟德的大哥泓景,又怎會為了區區『樓按神功』,不惜出賣花園街街坊?

事例有若天上繁星,當中Nick也經歷不少,是以亦只得收聲。也許真的是絕妙巧合,也許真有其他未知的因素……

「哈哈哈哈哈!啟德老兄你還在扮什麼鬼了?事到如今,乾脆承認不就好了嗎哈哈哈哈!」

突然,門外傳來駭人笑聲。三人不用回頭,已認得出聲音的主人:

「三姓家奴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