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05-智破離間計

三姓家奴又再現身,而且說出驚人對白,令三人為之震驚。

家奴上前幾步,一邊笑道:「啟德老兄,到現在還在扮什麼呢?山竹既已完成閉關,已是殺不掉的了。還是爽快揭牌,殺了你的殺兄仇人,然後快快離開吧!哈哈哈哈!」啟德則高聲否定:「你老味!你這傢伙玩老屈,算什麼意思了?」

「仲扮嘢?要不是有你帶路,我們又怎能輕易進來,殺入山竹的練功室,如入無人之境了?我不是替你製造大好機會,好給你了結眼前這個殺兄仇人,然後瞞天過海,毁屍滅跡了?」

震撼如雷的對白,恰好解釋了Nick的疑惑。但對白出自敵人之口,會有幾可信呢?古語有云:信你一成都死。你不需要信到十足十,只需信他媽的十分之一,心裡產生猜疑和不信任,你的團隊就會逐漸崩潰。

但看Nick表情錯愕,似乎是超過一成了。他怒目盯住啟德,吼叫道:「果然…..二叔……你果然還在怪我……殺了你大哥…….只是…..這就可以令你背叛你引以為傲的颱風派了嗎?」

啟德無言。

「叛徒……一個二個都是這樣……」Nick雙拳緊握,揸到一手都是血。但他此刻的憤怒,絕非揸爆手就能宣洩。他要做的,就只有上前,然後…..

「受死吧泓景!『八號風球力量 一人一票』!」

一個飛身上前,右腳直鑽啟德頭部。不知是否盛怒所致,他竟然叫錯人名。但都沒關係了,所謂叛徒都是一X樣,都是要盡數殺絕,猶如殺泓景一樣!

啟德見狀,便嘆氣一聲:「唉!德力。大哥的背叛,似乎給你極大的傷害……來吧,若然打死我能解你心願之恨,便一腳踢爆我的頭吧!」黯然一句,卻是毫無動作,果真想一死謝天下。之不過玉兔又怎容許這事發生?她拚力飛身撲上:「Nick哥哥冷靜點!這是對方的離間計!叔叔被擺上枱了!」奈何還是慢半拍,已是制止不及,只能扯爛Nick衫尾矣。

如此,Nick就如脫脫韁野馬,無人能阻。家奴遠在門口,自然看得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哈!快!殺了他!啟德老兄,你也快還擊吧!」啟德黯然銷魂,本來已無求生意志,準備說句道別話:「再見了,德力。」但Nick那種飛身突擊,還有講錯人名的對白,卻勾起他當日島上重逄時的片段:

「等等!現在就和那時一樣,德力以為我是大哥,一見面就對我出絕招,而我就本能地還擊,將他轟上天花板……」

「當時還可算認錯人,但今時今日,他為什麼他會叫我做泓景?」

「呀!難道……」

突然想通什麼,之前還在黯然的他,一瞬間雙眼發光,全身功力達至頂峰,同時打出絕招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強颱一拳』!」

也許他經驗老到,拳招竟能後發先至,率先擊中Nick右腰,將其成件轟飛。然而這拳並非像上次一樣,將對手轟上天花板,而是…..

門口!

也就是家奴之所在。

起初家奴並不以為意,只悶哼一聲:「唓!無用的小子,連個中佬也打不過!」但再看Nick乘風颷至,同時大叫:「三姓家奴!還不給我逮到你了?」才曉得已經中計。

「頂你!你兩個竟然在做大戲!」

「白痴仔!唔做點戲,又怎能埋到你身了?」

Nick叫畢,已經在半空變招,一招『一人一票』直鏟而至。但家奴亦非省油的燈,他一邊譏笑道:「好小子!但你以為這樣就能擒住我了?」一邊使出『無我轉軚』,以超越物理學的角度避開,同時轉身還擊:

「『禮義廉內功 破恥境界 香港要贏』!」

強橫無比的一拳,務要一招收你皮。只是正要轉身,才感覺極之不妥:「等等!他剛才那一腳,為何感覺未盡全力……難道……」可惜覺悟已太遲,無敵一招如猛雷轟出,卻是撻Q打空氣。

「可惡!你剛才那一腳……是虛招?」家奴驚愕道。

「嘻,現在才是真的!」

Nick說畢,同時身體急轉,左腳如電鑽直取家奴胸口。無錯,這招才是攞你命的真命天子:

「『九號風球力量 普選鳳凰鑽』!」

家奴才剛用過『無我轉軚』,未及回氣之下,身形為之一窒,背門只得硬食一記。『九號風球』絕非易挨,即使功力已達『破恥』境界,仍得怪叫一聲:「嗚!」然後吐血飛退,至十餘呎方能著地。

「哈哈哈!成功了!」Nick一招得手,立時歡喜若狂。但家奴咧笑一聲:「嘻嘻,你這小子!這丁點力度就想取我命?難道你忘了我有『橡皮圖章』護身嗎?」但見他深呼吸一口,運功調息一番,便能挺起再戰,看來並無大礙。

Nick譏笑回應:「你看看自己處境再說吧?」家奴一望,才發現自己處身練功室中間,被Nick、啟德和玉兔三路包圍!

「今……今次仆街了!」家奴大驚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