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08-埋門一腳炒飛機

Nick憑著主場之利,和玉兔啟德合力下,成功拑制實力高強的三姓家奴。上次慘敗的Nick,今次終於能一雪前恥,一口氣擊殺他了吧?

但有齊天時地利,卻未必能一舉功成。而失卻一次機會,優勢便往往會逆轉。

道理顯淺到極,Nick又哪會不知?是以他一有機會,便會把握到底,直至取勝為止。戰凌子健如是,戰關正義亦如是。今次也是一樣,他自知今日的優勢,乃自當初被天鴿所救,後有啟德授予『颱台神功』,然後就是玉兔出現,還有這間山竹的練功室,和其殘留的繞樑大風。

種種巧合加起來,剛好尅死超強的三姓家奴。Nick深明優勢並非必然,若不好好把握,蘇州過後便無艇搭。所以他這一腳絕不怠慢,無論勁力、速度、準繩,都屬巔峰水平。

「轟呀!」

而這一腳亦不負所望,準確擊中家奴印堂,在其上鑽呀鑽,磨呀磨,婆你阿磨……任你『橡皮圖章』幾架勢,也只得被鑽個血花四濺,磨到慘叫連天:「嗚呀呀呀呀呀呀……」

只是鑽到星光閃爍,火紅火綠,家奴人頭卻仍健在,始終未有鑽爆。

「什…..什麼?『九號風球』也鑽不爆他的頭?……等等!怎麼只得『八號風球』的?…..我明白了!是『風球合一』的效力過了!」

倒算Nick夠冷靜,大驚之間還能想出端倪。若是『風球合一』過期,那便容易解決,再和玉兔拖手便是。於是他回頭大叫:「玉兔」只是抬頭一望,玉兔卻還在半空,大概還要兩秒才到。

「已來不及再合一……只差一腳而已,好!家奴已經半死,即使只剩『八號風球』,再補一腳也必能埋單!」Nick憶起早前戰玄牛,正正就是靠復仇的堅持,戰至最後一刻,最終憑著僅有的『最低工資法』,成功殺斃仇人。無錯,上次做得到,今次也會一樣奏效!

只是正欲出招,卻見啟德如閃電逼近,右拳拉盡弓,猛招向自己直轟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「什麼?嗚!」正所謂千防萬防,始終難逃一劫。Nick萬料不到二叔會發難,反應不及下只得硬食,成件被轟上半空。

「為……為什麼?二叔你……竟然……」

Nick人浮在半空,捲入山竹殘留的旋風當中。一個又一個疑問又逐個浮出:

「為何三姓家奴這等外人,可以在颱風島自出自入,如入無人之境?」

「為何他們會稱二叔為老弟?」

「二叔會不會……還在恨我殺了他大哥,趁現在乘機報仇?」

「難道他……真的和他大哥一樣,都是內鬼?」

「我才剛對他投信任一票,原來始終都是個錯誤?」

「……」

「不!不是這樣!」

「不,剛才和二叔合作無間,成功困住家奴的那段攻勢,我可以感受得到,他是那麼熱愛颱風,為他的神功驕傲!至少可以肯定,他不會出賣颱風派!」

「而他剛才那一拳,力度出奇意料地輕!根本不是為了攻擊我,而是……將我送我上半空?」

「但為什麼……糟!」

雙眼一亮,突然有不詳預感。低頭一看,只見有條人影高速竄入,右拳直取啟德背門。來人速度極快,啟德趕得及送走Nick,卻來不及轉身招架,胸膛硬食一記,竟然一下就被轟穿,前入後出,鮮血自七孔狂濺:「嗚!嗚!……」只一招,已叫啟德重創,可知來人絕非惹小,絕對是高手中之高手。

此人右拳一揮,甩走啟德,然後徐徐步入練功室,一邊說:「可惡!阻頭阻勢,害我無法一招取你命!」只見他一身西裝,胸口孭住一副錄音裝置。那種熟悉的裝束,果然就是突駒正虎代表,用郵輪進攻颱風島的領軍者—-

「林公公!果然是你!」

事態突變,Nick和玉兔大叫震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