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16-群雄戰公公#2

雞泡魚『龜波氣功』果然厲害,一下就打爆林先生左臂。同時間,Amos已殺到其左側,使出久違了的棍法:

「『十災棍法 蠅災、虱災、蝗災』!」

兩三招炒埋一碟,對Amos來說已是駕輕就熟,要咩貨有咩貨。只是這三災密集有餘,威力卻是有限。就算林先生先廢一臂,單憑其『基本法』護身勁,還是能盡數擋下,還能轉身還以一招:

『基本法 第三十二式:信仰自由』!

一爪直取Amos胸膛,速度夠快,但準頭稍失,只將其衣衫撕開。但見爪上赤氣滿溢,將衣上十架圖案染紅,然後整件衫迅速溶解,情景好不駭人。試想若中這招,後果不堪設想。

趁Amos稍退,林先生無聲大吼:「……」再來一招『基本法 第三十二式:信仰自由』。但受剛才幾災擾亂感覺,這一下竟意外地落空。大好機會,雞泡魚自然不會放過:

「『正展雙二頭肌』!」

剛才連番重招,已消耗他近四百磅脂肪,令其變回猛男型態,無法再消脂出大招,但猛男負磅輕,速度快,改良自健美姿勢的絕招,同樣盞鬼又煞食!一招得手,自然要再下一城:

「屌你老母食賓周啦!『後展背闊肌』!」

但這招快就夠快,還不及林先生快。林先生咧嘴一笑:「…」輕易橫身閃開,同時還以絕招:

『基本法 第四十五式:普選特首拳』!

『基本法 第六十八式:普選立法拳』!

兩招直取雞泡魚要害—剝咗你條X,你就真係選條X了,可謂夠晒歹毒。但雞泡魚剛以下體破重拳,對小弟弟甚有自信,竟決定不閃不避:「好,睇你拳頭硬,定係我碌鳩硬?」欲以有X拚無X,但Amos卻從旁殺出,大喝:「想取人要害?過我這關再說!」雙棍以絕招硬擋:

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信德藤牌』!」

之前只得單棍,防守難免有缺口,但現在夫妻重逄,雙棍成盾,防守已是完美無瑕。任你八方風雨,還是十面埋伏,都照樣密不透風,擋得住。但雞泡魚無機會以展示神勇下體,就有點不高興了:「多事,阻鳩住晒!」

「別玩了,快耍開他,然後盡快撤退吧!」

「撤退?有需要嗎?我用碌鳩都扑得瓜佢啦!」

「等等!不單止他啊!這裡畢竟是颱風派陣地,不宜久留……」Amos未講完,雞泡魚已飛身上前,一連兩招直取林先生:

「『正展雙二頭肌、正展背闊肌』!」

但林先生雖受創,亦絕非任打唔嬲。他一個轉身,就漂亮地閃開兩招,順勢以『基本法 第一式:中港不離』回擊,一拳抽中雞泡魚腹部。雞泡魚已消脂下,防禦力大幅回落。中此一拳,亦不得不慘叫:「嗚!好撚痛呀師父!」然後飛退倒地。

林先生一舉得手,欲再添一招『基本法 第廿三式:國家安全式』,務求一舉殺敵,但Amos又從旁殺出,再以『信德藤牌』擋住。只是盾牌雖強,人卻功力有限,連擋兩招,終於被轟飛十呎,吐血倒地。

有人代你擋招,但雞泡魚卻越發不爽,站起身怒道:「屌你老母蛇王周,我需要你幫我擋招嗎?」Amos苦苦撐起身,回應:「我負責防守……你就負責打乜爆他吧!」為討好雞泡魚,句中刻意加上『乜』字,雖未真正爆粗,卻已雞泡魚精神一振:「打撚爆佢是吧?放心吧!」說畢便轉身,單掌畫出圓形軌跡,然後分身成十二個……咦?這不就是他最近新創的絕招嗎?

「『瘦身秘笈 消耗一百磅脂肪 十二王方牌 大車輪』!」

此乃動畫『機動武鬥傳 高達G』中,東方不敗的絕技之一,讀音極像廣東話粗口『XX老母X』,是以雞泡魚極之受用,用起來特別過癮。強如林先生亦反應不及,十二擊照單全收,飛退十餘呎著地。

這十二擊漂亮至極,亦成功擊倒林先生。只是他倒在地上,良久不動,到底是什麼狀況?人健都想上前確認,但雞泡魚連番消脂,現在已幾成人乾,需要時間回氣;Amos和插水王亦告受創,正努力運功調息;玉兔則挨在門口側邊,連站起也有困難。

Nick在近處調息,越看便越是著急:「快…..快找人……殺掉他…..」奈何自己又傷重,功力也回落至『八號風球』境界,實在有心無力。他在想,若雞泡魚剛才已將他殺死,結果會是多麼美好。

但現實總是殘酷。當你以為已經勝利,敵人就會突然站起,然後給你致命一擊。之前討伐玄牛就是一例。果然不到一分鐘,那該死的林先生竟然緩緩撐起,運起『基本法』調息。這下真的大X鑊,若給他回復狀態,大家就只有一鑊熟。是以Amos和插水王互打眼色,然後一同撲上前,拚盡也要先發制人:

Amos:「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三章 紅海分開』!」

插水王:「『學警出更 第三集 轟天炮拳』!」

林先生調息未畢,又見兩人猛然攻至,見避不得,便只好站起接招。奈何他只剩單臂,接得下右路插水王的『轟天炮拳』,左路Amos的『紅海分開』殺到頭頂,已是接之不下,唯有拚命扭頸避開,但胸口仍難免中招,劃出一道巨大血海。

玉兔在遠處叫道:「成……成功了!」但Nick卻搖頭糾正:「不!無法一舉殺敵,他們兩個都會被殺!」

回看戰場。只見林先生被『紅海分開』擊中,鮮血自胸膛正爆射而出。但插水王見狀,卻未有絲毫喜悅,反而緊張叫道:「喂蛇王周,你的棍呢?怎麼不用它們了?難道你還像以前一樣,害怕將他殺死嗎?」細看之下,Amos果然兩手空空,而且沾滿鮮血—-他剛才那招『紅海分開』,乃用雙掌使出,並未用上久別重逢的雙棍。

「若用棍的話,應該能扑中他的頭……為什麼?」插水王質問道。

「這是二傳啊。」Amos咧笑回應。

「What?」

「傳球給最有機會射入的隊友……不是很正常嗎?」

「WHAT?」

不明不白的對話。同時間,林先生已經調息完畢,站起身騎騎笑:「……」雖已笑不出聲,但那種譏諷表情,彷彿在說:「哈哈哈哈!明知機不可失,你們還在玩什麼了?你們既然那麼想死,好!我就成全你們吧!」大笑間,已使出『基本法』最後一式:

『基本法 第一百五十九式:修法拳』!

變幻莫測,想點就點的最後一式,比禮義廉的『無我轉軚』更加可怕。插水王離他不過半呎,任你反應再快,也絕對無法接招。Amos棍不在手,亦無法以『信德藤褲』擋架。結果兩人頭、胸、腹……全身同時中招,雙雙怪叫:「嗚嗚嗚嗚嗚……」齊齊飛退十餘呎,倒地時已是血花四濺—-若非林先生單臂出擊,分薄了絕招威力,兩人早已魂歸天國。

但現在亦好不了多少。插水王吐大口血,對Amos怨道:「頂你個肺……蛇王周……你的……二傳……到底…….」Amos倒在不遠,拚命伸手指住遠處。一看,原來是亞當夏娃已滑到Nick身上,為其施以『醫治的大能』。

「W……what?是他?……他不是也……重傷了嗎?為何……」

「我也……不知道……這是牠們……的……主意…..」

「是嗎…..頂你……」

兩人雙雙暈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