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118-戰神現身(第四章完)

全套『民主拳法:提名拳、被選拳、投票拳、創制拳、複決拳、罷免拳』,配上颱風派氣旋,再吸納山竹繞樑餘勁,形成一陣疾猛龍卷。這可謂昇華的『民主旋風』,是為:

「『民主烈風』!」

林先生身形盡失下,只得舉單臂迎架。可是『民主烈風』勁度超凡,竟有若龍卷絞肉機,林先生手臂捲進烈風,即便千刀萬剮,立時碎成肉醬,令其大呼救命:「怎……怎會這樣的?嗚……嗚呀~~~~~~~~」

可惜他已叫不出聲,即使拚力嘶叫,也是叫天不應。而他已雙臂盡失,基本上已無運行。他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壯士斷臂,然後盡快逃走—-反正一軀破損,還有大量軀體遞補,只要盡快逃離,保住條命最緊要。下定決心,林先生便咬緊牙關,後腳一蹬,甩開已廢之右臂,忍痛拔足狂奔。

但『民主烈風』勢不可擋,絞碎一臂不夠,還要越吹越猛。林先生啞啞怪叫:「…….」雙臂已失,還要用什麽來擋?眼見將要逃出大門,最終還是難逃一劫,慘被絞成肉醬?

「有辦法!」

若平常高手失去雙臂,以後怎能行走江湖?他的人生可謂已經玩完;若是玄牛之輩,那還可以借其實力背景,請人關照一對機械臂;林先生恃住有『遞補軀體』,就算成件散晒,都有機會借軀還魂,十八日又一條好漢。是以他求生意思之強,絕對無人能及。他保命的手段,亦非尋常人所能想像。立定主意,他便左腳一舉,使出絕招:

『基本法 第一百五十九式:修法拳』!

最後絕招硬撼『民主烈風』,意欲將之攔住。可惜事與願違,拳頭捲入烈風,即時被絞成肉碎,和之前一模一樣。

如此送死,連Nick也為之抓頭:「林公公你傻了嗎?」但林先生卻似毫不在意,只咧笑一聲:「……」右腳聚勁,準備又出絕招。難道他真的嫌命長,四肢盡碎都無所謂?

『基本法 第一式:中港不離』!

右腳如利刺揮出,卻突然中路一扭,鑽爆自己快要絞碎的左大腿!左腳再中一記『中港不離』,立時「砰!」一聲分離,更將本人炸飛十餘呎—-啊!這招壯士斷腳,原來是想藉爆炸脫身。此舉不單驚人,而且難度極高,非要有林先生扭曲骨格,也絕無可能做到。雖然再失一足,但人總算能逃離風暴,免得全身絞碎。

不單如此,他所飛向之處,正正就是玉兔所在。他暗忖:「天無絕人之路!趁勢狹住這女孩,我逃生的機會便更大!」好個林公公,為了求生,計劃竟如此周詳!他落地後再蹬一腳,猛然張口撲向重傷玉兔,意圖一口咬住,便能逃往側邊大門,一走了之。

這下,Nick終於明白其意圖:「糟……玉兔!頂你老味林公公!」邊叫邊拔足狂追。只是剛起步,腳又忽地一軟,令其衝前不得:「可……可惡!山竹的氣勁…..已用完了嗎?」外來之力不持久,一招剛過,借來氣勁已經散盡。是以他內力又急速回落,回復本身的『八號風球』境界。這都叫有啲揸拿,但能追上死剩把口的林先生嗎?

不,太遠了。

全場便只有玉兔自己能抵抗。可是她見林先生左穿右爛,又如骸骨蛇蠍撲至,嚇得三魂唔見七魄,完全不懂得反應:「呀……Nick哥哥……救我……」可惜Nick鞭長莫及,亦只得眼白白看著玉兔受襲。

難道犧牲了啟德,有眾多同伴救援,借助暴風戰神之力,也裁不了一個林公公,任由他逍遙自在,換個軀體又是一條好漢?

不。

眼看林先生將要撲倒玉兔,大門卻走出兩條身影。其中前者異常巨大,比玄牛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他見玉兔受襲,便昂然擋在前面。林先生眼望攔路巨人,才曉得今次大X鑊:「這種氣勢,難道是……」想轉身逃走,但頭顱已被一手捉住。巨人拳頭之大,竟能包冚其頭,而且力度奇猛,莫說林先生只剩一足,就算有齊三頭六臂,也只有生猛海鮮屌屌揈,根本毫無用處。

輕易制服林先生,巨人便轉身問玉兔:「妳不是…..玉兔嗎?妳怎麼會在這裡的?到底發生什麼事?」巨人身高八呎,一身強而有力,強而有力的肌肉,短髮竪直,身披紅白分間的披肩,肩上有個紋身圖案,似是什麼果實的形狀。他身上散發出無比疾風,使披肩隨之飄逸,盡顯皇者氣派。如此霸氣,任誰都要忌之三分,但玉兔一見巨人,卻是如釋重負,立時歡喜迎上:「山……山竹大人!韋森特大人!」

從大門走入的,正正就是颱風派首領—-山竹,和颱風派三巨頭之一—-韋森特。

「山…..山竹?他就是傳說中的…..山竹了嗎?糟!今次大劑了!」被掐住頭顱的林先生一聽山竹大名,當堂驚到失禁,連掙扎也忘記了。

山竹再問玉兔:「這傢伙是誰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玉兔定過神,答道:「有一大班人乘坐油輪,想要進攻這個島!天鴿已率領眾戰士抵抗,但有幾隻漏網之魚,好像很熟悉這裡地形,竟能輕易來到這裡!」

「嗯,我明白了。」山竹目光轉向手上的林先生,怒道:「你都夠大膽了,不單率軍來犯,更膽敢走到我練功室,還想搞我派女弟子主意?你嫌命長了!」手同時出大力掐。林先生拚命求饒:「……」可惜隻字未出,頭顱已慘被揸爆,鮮血連肉醬散落一地,情景好不恐怖。

碎塊中有塊黑色物體飛出。韋森特上前拾之,一邊說:「山竹大人,這麼快便殺了他,不先拷問他一輪嗎?」山竹咧笑答道:「他本已甩頭甩骨,還能問什麼出來呢?」

「說的也是。」韋森特一邊笑,一邊把玩著黑色物體—-那是林先生的靈魂裝置。當日武術大會,林公公被三獸拳和民主男神『拉布』拉死,幸得黑盒成功回收,他才能『遞補』復活,作惡至今。

當然,此乃重要機密,韋森特自然不會知道。但他望著黑盒上的老虎頭的標誌,至少也得到一點情報:「是突駒正虎的人啊。」

「啊?當真?」

「珍珠都無咁真!唔……這個要看看嗎?」韋森特將黑盒遞上,山竹接過後,望一眼,便一手掐爆之,然後竊笑道:

「騎騎騎!突駒正虎?好大的膽啊!竟如此小看我們?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,颱風派的真正實力!吼~~~~~~~~~~~~」

……

林先生率軍來犯,恃住自己實力過人,竟敢深入颱風派巢穴。可惜他不知進退,沒有做好防風措施,沒有及時逃脫,到安全的地方暫避,最終繼三姓家奴後塵,死於颱風之下。而且黑盒被毁,已無法『遞補』復活。

林先生,又名林公公,前清朝太監,突駒正虎一大高手,下台。

入侵者雖亡,但觸怒暴風戰神山竹,將會引發另一場大風暴。風暴會造成多大的災難?誰會被捲入暴風之中?誰又能夠生還?

敬請期待,《超武鬥組 第五章:颱風襲港 下》。

第四章 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