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72-天鴿辦公室

半小時後 天鴿辦公室 「嘩!蛇呀!救命呀~~~~~~~~~~」 天鴿回到辦公室,將Nick放落梳化時,發現蛇還纏在其身,當堂嚇到彈開。 「怎…..怎可能的?條蛇不是已丟到海上了嗎?怎麼還在這裡的?帕卡!快來救命!」 不到十秒,帕卡便迅即趕到,緊張地叫道:「天鴿兄,有什麼要幫手?」看這帕卡身材魁悟,短髮留鬚,西裝下透出澎湃線條,想必又是個高手矣。 天鴿指住梳化上的Nick,顫抖叫道:「蛇…..他身上…..有蛇呀!」帕卡走近梳化,搜遍Nick全身上下,再尋遍整間辦公室,卻不見半條蛇影,便回報說:「天鴿兄,屬下已搜遍全場,都沒發現有蛇。可能蛇已經逃走了。」天鴿這才鬆一口氣,挺起身回應:「好。」 帕卡望住梳化上的Nick,問:「天鴿兄,這個人是…..」天鴿答:「在香港抓回來的。他不是我派中人,卻懂得我們的招式…..唔,對了,你好像說過,有個來自香港的手足,為了殺玄牛而投靠我們…..」 「你是說啟德嗎?怎麼了?」 「叫他過來,我一次過講吧。」 「是,屬下立即去辦。」 帕卡退下,辦公室又只剩天鴿和Nick。天鴿望著昏迷的Nick,只覺有點不妥,但又說不出所以: 「其實我….應該送他去醫院嗎?不,等等,他明明傷得很重的,但現在為何都幾乎癒合了?難道他懂得自我修復?」 再細心把其心脈,便越感奇怪: 「這傢伙內力渙散。理論上,即使懂得自我修復,也應該無力量推動。唔……有一股很弱的內息,是……『最低工資法』!X你!這什麼廢武功,delete左佢把啦!…..咦?等等,他全身還有另一股內息,難道是它在替主人修復?」 「不!這股內息散落全身,並無聚於丹田,又怎能發揮作用?但內息又看來不弱,這傢伙真奇怪……」 再把其脈三周,把到丹田時,又發現觸感甚奇怪,一看,又幾乎嚇到瀨尿: 「嘩!蛇?怎麼…..還在這裡的?嘩!~~~~~」…

This content is for 會員 members only.
Login Join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