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73-叛徒的弟弟

帕卡應天鴿之命,將啟德帶入辦公室。誰知Nick一見啟德,即時怒火沖天,不理自身狀態,一個飛腳踢之: 「受死吧泓景!『最低工資法 三十七點五層天 一人一票』!」 毫無預兆的一招,又快又狠。啟德被召過來,卻無故受襲,亦一禁為之一愕:「咦?這相貌,不就是…..」幸好他有點根底,總算及時運勁,揮出上勾拳迎擊: 「『三號風球力量 颱風拳』!」 出招倉猝之下,力度控制未到火喉。不單抵住強橫一腳,更反將Nick剷上天花板,連人帶吊燈一同跌落。 是以上勾拳雖然漂亮,但啟德收式時,卻是一副做錯事的衰樣:「你….不就是雷友山的兒子—-德力仔嗎?對不起!」欲上前扶起之,但Nick卻毫不領情,更以『提名拳』回敬:「泓景你這個叛徒!你以為逃到這裡便行了嗎?」但啟德已進入狀態,一手便將拳頭握住,然後試圖搞清楚事態:「泓景?你是指我的…..大哥嗎?」 「大…..大哥?」 「你口中的泓景,應該是指柴叔吧?我是他的孿生細佬,柴二叔呀!」 「柴…..柴二叔?真的是你?」 「無錯,是我。」 一對舊街坊無意間重逄,不禁相擁而泣。但當Nick想起泓景叛變的行為,令多少同伴慘死,又本能地將啟德推開,令他甚是尷尬:「德力….」 理性上,Nick明白泓景的叛變,與啟德全無關係。但他就是無法擺脫『姓柴者就是叛徒』的魔咒,尤其是這個啟德的相貌,和兄長近乎一模一樣。只是問題都不在這裡,而是…… 他親手殺了泓景,啟德的親大哥啊。 這兩件事,令他無法,也不敢和啟德相擁,只能理性上致歉:「對….對不起。」 啟德微笑一聲,回應:「二叔明白的。大哥給了你們很多麻煩吧?」…

This content is for 會員 members only.
Login Join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