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77-颱風傳說

夜 颱風島 山頂

某夜,啟德帶Nick在島上參觀—-自登島以來,Nick還未認真遊覽島上景色。

此處乃颱風島中心,同時也是全島的頂峰。假若你有幸到這裡旅遊,必定要試試走上山頂。在這裡,你能俯視全島,遠望茫茫大海,同時迎著凜凜烈風,令人倍感舒暢。未上過山頂,就別說你是男子漢。

除了傲視山下,這裡有一個更重要的景點。呀!這樣說太失禮了。這個地方的價值,遠遠超過景點的層次。

山的頂峰豎立著一座神像。神像高約廿米,是一個戰鬥格的女性模樣。看她身穿戰甲,右拳高舉,抬頭望天,似在提取上天之力,然後大喊:

「我-已-經-充-滿-力-量-啦!」

若她手上多把劍,也許真能大戰骷髏魔。但此刻單憑右拳,已足夠開山劈石。Nick抬頭仰望神像,只覺其整有威嚴。在其膀臂之下,恍惚受著無比加護。事實上,特意來觀光、參拜者不下半百,當中自不乏強橫戰士。

啟德上前講解道:「這是我派開山鼻祖,暴風女神溫黛。我們出擊之前都會來這裡,祈求女神加護。」

「她就是…..暴風女神溫黛?我年幼時曾聽爸爸講過,暴風女神的一些事蹟。」Nick訝異道。

「相信你都知道,颱風派歷史悠久,目標是光復東南亞,建立崇尚自然,美好環境的國度。當年我派堀起時,戰士眾多,猛將如雲,氣勢一時無兩。當代領袖溫黛帶領瑪麗、露絲、露比、愛倫等大將,橫掃全個東南亞,威震一時!只可惜女神不敵病魔,英年早逝。再加上超人堀起,我們才功敗垂成!」

Nick這下最留心聽書了。

「而後來的幾代人中,都無一個能和女神相比,而且每下愈況,可謂一風不如一風。莫說要打敗超人,就連其『李氏力場』都無法打破!」

Nick慨嘆一聲—-他憶起曾和超人交手,瞬間就戰敗的經歷。嚴格來說,那根本就不是戰鬥,而是超人在清理垃圾而已。

超人有多厲害,已是無庸置疑。但傳說有人能與他匹敵,那真叫人難以置信。不過,反正女神已死,傳說是否真實,都已經不再重要。

但一代傳說消逝,不代表無下一個。

啟德興奮地說:「但現在又有轉機了!近年我派群雄堀起,單講『十號風球』戰士,上一代有約克前輩,近年有我上司韋森特、和捉你來的天鴿!他們加起來,就是暴風三巨頭了!」

「三巨頭咁把炮?但都只是三個人而已!」

「你且聽我講完。無錯,三巨頭實力確是非凡,個個都能獨霸一方。但論到最強者,甚至超越女神溫黛的,就只有暴風戰神——山竹了!」

「暴風戰神……山竹…..牛肉?」

「哈哈!早知你會開這玩笑!但山竹大人的實力,就絕對不是說笑!哈哈哈!到他出關之日,就是颱風派復興,重振聲威之日!」

Nick聽得出神。因為他從未見過這個二叔,講述一件事會講到如此興奮。這傢伙大概已迷上了颱風派,否則已練成『八號風球』的他,至少也該偶爾返鄉,探探花園街親友吧。

這時,神像下突然起哄:「是天鴿和韋森特,他們都來了!」之後就是全場歡呼。啟德聞聲,便高興地對Nick說:「我上司都來了嗎?德力,快來!我給你介紹!」一同走到神像底下。天鴿望到兩人,便兩句使開群眾,然後迎上前說:「你們都來了啊!」

啟德笑道:「兩位巨頭都來參拜?」天鴿回應:「嗯。我們來祈求女神加護,使我派能早日復興。」

韋森特亦上前說:「咦?啟德,這個小子,就是你之前所講的…….」啟德拱手回應:「他就是由天鴿兄帶來,屬下的舊街坊雷德力。」Nick亦有禮地自我介紹:「小弟雷德力,Nick。」

再看這個韋森特,一頭金髮,一身簡約衣裝,透露出發達肌肉;再加一件紫藍色披肩,更顯其皇者氣派。他的硬朗形象,與天鴿的瘦中帶強,形成強烈對比。

「就是你了嗎?」韋森特上前,仔細打量Nick全身上下,便轉身對天鴿說:「天鴿兄,你眼光好像差了點吧。這傢伙好像沒什麼料子啊?」天鴿咧笑回應:「嘻嘻,敢不敢和我賭?不出一周,這小子必定能練成『八號風球』力量!」

韋森特聞聲,便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哈哈!就憑他?好!賭幾大?」

「哈哈!就賭…..一餐和牛如何?」

「就這樣?好!誰輸誰請食和牛!大家聽到沒有?聽者有份!大家說好不好?」韋森特高聲呼叫,實行加碼玩大佢。群眾能夠受惠,自然齊齊歡呼喝采:「好嘢!有人請食和牛呀!快傳出去!」天鴿想同人賭,結果反被擺上枱,無奈也得玩下去:「嘿,韋森特你玩到咁大,不怕輸死你嗎?」韋森特回以一笑,然後走到Nick面前,留下一句:「小子,努力吧,別讓天鴿輸死了!哈哈哈哈哈…….」一邊仰天大笑,一邊轉身離開。

再哄動一輪,群眾亦陸續離開。有的臨走前對Nick說:「我買你贏,加油呀!」令他啼笑皆非。啟德只好安撫道:「德力,別太上心!他們都是這樣子的!常常拿別人來賭,但賭完又無隔夜仇…..」

天鴿亦笑著說:「我和韋森特都很像英國佬,什麼都可以拿來賭!每次輸賭,總是拚個你死我活,但之後又係好朋友!」說罷,三人齊聲大笑。

「所以德力,你可要努力,別令我輸和牛大餐了!」天鴿認真說道。

「哈哈哈,但你隨便拿我來賭,有否理過我感受了?」Nick咧嘴道。

「怎樣了?難道打三號風球還是八號風球,都要理你感受?」

「不,我只是覺得,既然被擺上枱,是否都應該得到相應的好處?」

「哈哈哈!討價還價是嗎?好!你想要什麼?」

「剛才所講的那餐和牛,我也有份的是吧?」

「你是當事人,有利益衝突啊!但你替我贏了的話,可以屈韋森特請你食!要不,我請你食又如何?」

「不是我,是我的朋友,一共…..一、二、三……」

「只要他們來得到這個島,幾多個都無問題。」

「好,殺你!」

「好傢伙!夠爽快!我天鴿就沒看錯你!一言為定!」

兩人握過手,另一張合約正式成立。天鴿亦隨後離開,剩下啟德和Nick兩人。

啟德見周遭無人,便問Nick:「德力,你剛才要天鴿請你朋友食和牛,到底是為什麼?」Nick笑道:「我能殺玄牛,都多得朋友相助。我應承過請他們食和牛。誰知你們又賭和牛,我就順便搭單了。」

「哈哈!這叫做借花敬佛嗎?德力,這些日子,你變了啊!」

「啊?」

「二叔識你多年,也未見過你如此為朋友著想!」

「是嗎?」

「時候已不早,快些回家,明天再努力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