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78-神風初成

四日後

Nick繼續浮在風車之下,修練『颱風神功』。和之前不同,他再沒有聲嘶力竭,也沒有青筋暴現,取而代之的是心如止水。

心如止水,然後聽取體內的聲音,這本就是『民主神功』的要訣。是以,他本應已懂得安靜。之不過之前太過心急,想盡快救出同伴,反令神功無法寸進。

難道他現在便不焦急了?不,但被亞當咬過之後,他卻得著了平安。因為他終於明白,亞當的主人,那個死耶能是不會坐視不理。他必定已經出動,拚力去拯救同伴和他自己。

那個死耶能雖然乞鬼人憎,但有他在的話,自己確實會安心一點。尤其是在武術大會,若沒有他,自己早就歸西了,還哪有命去討伐玄牛?

也許插水王說得對:討伐玄牛,怎能沒有他的份?不過事情已發生,玄牛已死,同伴已失蹤,自己已經被擒。但碰巧遇著花園舊街坊,已經十分幸福。

他終於明白,很多事情都是無法掌握,必須交託他人。那個死耶能搞得掂嗎?不知道。但他相信的那一位,應該會搞得掂吧……如果祂真的存在。

孤且求求祂吧。

所以,他祈禱了。

祈禱過後,人果然放鬆了,能再次心如止水,聽清楚體內的民意,感受風的流動。

「天文台於上午9時20分發出三號強風信號,預料本港平均風速每小時38公里。 請立即完成所有防禦措施,並遠離岸邊及停止所有水上活動…….」

「天文台發出最新熱帶氣旋警報八號東北烈風或暴風信號,現正生效預料本港吹東北風,平均風速每小時50公里或以上。其外圍雨帶已開始影響香港,本地風力亦已逐漸增強,高地已吹烈風。本港天氣今日會迅速轉壞,有頻密狂風大雨,海面有巨浪及湧浪,市民需提高警惕………」

隨著身體訊息不斷,體內風勢開始增強,由烈風演變為暴風。這就是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』!」

疾風勁吹,身後的大風車隨風猛轉。帕卡在附近安坐,未有做好防風措施,風一到,差點成件被吹起:「嘩!什麼?……」啟德栽培有成,當然拍手叫好:「好呀!德力你終於成功了!」

但Nick並未有鬆懈,只專心繼續運勁—-他要趁還記得風的感覺,盡量熟練運功的方法。練到滾瓜爛熟,方可罷休。

這時,天鴿和帕卡剛好經過。天鴿見Nick神功大成,簡直歡喜若狂:「嘩!恭喜恭喜!短短日子,已經練成了『八號風球』!這是超額完成啊!哈哈哈!韋森特,今鋪輸死你了!」帕卡亦大叫訝異:「這小子….短短幾日便練成『八號風球』?」

啟德拱手回應說:「德力本身有內力根底,再加上努力不懈,只要略加指點,成功並非難事!」

天鴿笑道:「是嗎?…….嘿,內力就有了,但招式又如何呢?帕卡,給我試一試!」帕卡領命後,隨即對Nick拱手叫道:「承讓了!」同時運起颱風力量,一氣撲上前叫道:

「看招!『八號風球力量 颱風拳』!」

Nick人浮在半空,一見帕卡殺到,便暗笑道:「來得好!」神功大成,但要清楚狀態,還是要靠實戰測試。現在這個帕卡,正好用來試招。

他猛叫一聲:「呵!」運功令身體一沉,僅僅避開猛招,順勢以『青年單膝』還擊。其之快速狠辣,連帕卡也為之一慄:「你這小子…..用我派內力,使出別派招式?」但他畢竟實力過人,手錚往下一鋤,及時檔住膝撞。Nick冷笑道:「小弟沒有學過,你教我一兩招嘛!」左膝來多記『青年單膝』,將帕卡鋤到半空,然後乘風使出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民主三部曲:下台、仆街、食屎』!」

一套激進派『民主』腿招,但同時帶著旋勁,可謂別樹一格。但帕卡卻絲毫不懼,他大喝一聲:「花拳繡腿!讓我來教你真正的拳招吧!『颱風拳』!」直拳捲出無比疾風,竟能將三腳硬生生吹散,同時命中Nick腹部,令其怪叫一聲:「嗚!果然猛料!」幸好還能借助風力,卸走大部分拳勁,飛退著地,無大礙。

短短數招,天鴿看著,已察覺到當中問題:「嗯…..招式太花巧了。以『八號風球』來說,威力應不止這樣。這樣是無法重創帕卡的。」啟德回應:「無錯,我派武功有神風護體,密集而力度分散的絕招,基本都不會奏效。」

「正宗的『颱風拳』,你還未教他嗎?」

「大佬呀,神功初成而已,這是下一步啊。」

「是嗎?這不行啊。」

招式被監生轟散,Nick暗叫大驚:「這傢伙神風護體,有若禮義廉的『橡皮圖章』,難以攻入!要怎樣做……」思索間,帕卡已飛躍而至,絕招從天殺到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颱風拳』!」

「又是這招?悶唔悶啲呀?」Nick咧笑道,同時側身避開,趁勢繞到帕卡側面:「好機會!不如試試這招!」同時身體急轉,舉起腳就狂踢。這是『民主神功』的最強絕技—-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全民普選拳』!」

不!咋看那是六路合一的『全民普選拳』,但今次配合旋風勁力,打出截然不同的民主路線。這臨陣創出的絕招,姑且稱之為:

「『民主旋風』!」

和剛才一樣,『民主腿法』加上旋勁,令其威力倍增。而今次用上『全民普選』,攻勢更是排山倒海。帕卡大招落空,破綻大露之下,一腳、兩腳、三腳……..十幾腳只得照單全收,怪叫一聲:「嗚!」,然後飛退倒地。

新招奏效,啟德立時歡呼道:「好呀!德力夠創意!醒呀!」但天鴿卻搖頭道:「不,這種程度還不足夠。」

「什麼?」

但見Nick神色凝重,似乎也不太滿意:「此招甚妙!但初次嘗試,火喉完全不足夠。要破他的神風護體,就只有將勁力盡貫一擊….好,就這樣!」下一步擬定,便乘風躍至十米高,風勁貫於雙腿,使出久違了的絕招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普選鳳凰』!」

此招乃其師兄咖喱飯傳授,火勁貫掌的必殺絕技。如今Nick以風勁推動,威力又會如何?

那邊,帕卡雖倒在地,但看他立即彈起,似乎真沒大礙。他大喝一聲:「哈!這才像樣呀!看我的!」功力推至最高鋒,使出必殺絕招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面對強橫絕招,帕卡亦不得使出真功夫,以最強絕招迎擊。兩招一碰,爆出「啵!」一聲巨響,同時捲起陣陣強風,將Nick成件吹到九丈遠,同時亦將帕卡壓落地面,令其擠出無數裂痕。

這一拚,令兩人距離拉開廿呎。這時,天鴿便走出來說:「大致上都試完了,到此為止吧。」

帕卡應命道:「是!」看其雙臂發麻,可知他剛才接的招,便絕對不是說笑。只是另一邊,Nick就更狼狽了,被震到九丈遠之餘,更成件撻沙魚撻落地,良久才能撐起身:「好傢伙,原來還有此絕招!果然厲害!」

這一比試,帕卡明顯勝出,但Nick神功初成,已能融匯本身招式,表現亦是不俗。他估計現時功力,大約是高鋒時的八成左右,只比Amos的『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』高一點點,已經很不錯是吧?

Nick調息一輪,終於回復狀態,在啟德面前下跪道:「柴二叔,謝謝你這幾日的教導!請受德力一拜!」Nick說完,立即就跪地拜謝。啟德上前扶起他說:「德力,別這樣!快起身!」

Nick站起身再道:「若非有二叔悉心教導,德力又哪裡能回復功力?」啟德笑著回應:「這是因為你本身有根底,再加上天資不俗,是你自己本事而已!」

天鴿走過來,笑著對Nick說:「覺得怎樣?颱風派武功很駛得吧?」Nick思索一會,便答道:「貴派武功異於傳統,雖然難以掌握,但只要細心感受風,就能發揮無窮力量。難怪當年貴派能稱雄一時!」

「哈哈哈哈!講得好…..那麼德力小子,你可有興趣…..加入我們,一起復興颱風派嗎?」

「嘿,終於講條件了嗎?」

「當然了,難道你會覺得,我們颱風派會是善堂嗎?」

「假若我說No呢?」

「啊?」

兩人四目交投,有若電光四射,像要爆發一場風暴。難為中間人的啟德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