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79-郵輪軍團

Nick神功大成,但天下間哪有免費午餐?天鴿邀其加入颱風派,卻遭暗示要拒絕。二人衝突一觸即發,該如何收拾才好?

啟德這個舊街坊當然識做,立時上前遊說道:「德力,為何不肯加入呢?這裡有英雄好漢,絕世武功,還有我這個二叔,為何……」但Nick還是搖頭:「這我都知道,二叔你對我很好,這裡也是個好地方,但德力也有要守護的地方,而且同伴還不知所終,所以……」

「是這樣嗎?但德力你有否想過,固步自封,死守城池,就能夠守護香港嗎?你有否想過,若超人再攻你大本營,以你現時實力,能夠守得住嗎?」

Nick一怔。

他心想,啟德沒有講錯。以他目前實力,能夠應付世間高手嗎?若是玄牛、禿鷹之類的級數,那還可以一戰;若是林公公之流呢?那就要和Amos等合力才成;但若對手是超人,或者突駒之矢呢?

答案顯而易見,是No。

當初討伐玄牛之旅,他其實早就打算拉Amos落水。但Amos忙於崇拜、醫治、band show,每日都忙個不停。尤其是超武鬥組的亂世,病人、傷者越醫越多,要等他清理手頭上的工作,簡直就是天方夜談。

「耶能,我現在便要解除你的負擔!等著瞧!」

沒有民主,哪有民生?若不去杜絕源頭,受害者只會永無休止,醫極都醫唔晒。Nick因著這信念,便不等Amos加入,毅然踏上「殺玄牛,報父仇」之旅,最終更達成目標,但就和同伴失散。

進攻雖能戰勝,但風險甚大,陣地防守也會變弱;防守雖較安全,但遇著頂級高手,還不過是死路一條。再說,一直處於被動,是不可能達成目標,消滅仆街的超武鬥組。要贏,就要進攻。

「但要贏,我就要自強不息,不能固步自封!」

「但陣地…..」

……

猶豫間,忽地傳來帕卡大叫:「喂!你們過來看看?」令其思想回魂。三人依帕卡指示,眺望遠遠的海上,便甚疑惑。

啟德一看,便怪叫道:「那是什麼東西…..是船…..郵輪?」天鴿倒是冷靜,但看清楚之後,仍得暗叫一聲:「郵輪…..這裡有開旅遊團嗎?」

海上

一艘公主級的巨大郵輪,冒著橫風巨浪,正強勢駛往颱風島。然而島面積不大,大概和香港的南丫島相若,並無港口可泊。是以郵輪只能停在兩公里距離,然後拋錨待機。

停定之後,有人陸續走出,走往船首的觀景點,離遠望著他們的目標。

颱風島。

但見他們神高神大,西裝下肌肉發達,便知他們實力強橫。起初是一兩個,後來又多幾個,再多三個……數呀數,最後竟然有近百個。而且可以肯定,還有不少高手還在船艙,並未走出外睇風景。估計全船高手總數,無五百都有三百!之不過……

這班高手一出來,便個個跑去欄邊,然後集體嘔野落海:「嗚…….嘔!」有的未跑到欄邊,便已左腳跘右腳,嘔到一地都係。

這也難怪。冒著颱風航行,就算坐豪華郵輪,仍不免左拋右拋,拋足一個幾星期。縱有強橫功力,嘔吐已算最低消費,船未沉已經偷笑。

但當中,還有幾個強者中之強者,完全不受暴風影響,能昂然走出船艙。其中一個緩步上前,走向船的最前端,像鶴般傲然而立。他自然沒打算You jump I jump,而他的一身西裝,不凡的氣勢正告訴世人,就算真的跳海,也絕對不會溺死,只會浸壞胸口的錄音機而已。

無錯,胸口有副錄音機的人,就只會是他。

林先生。

他身旁還有兩個人。他們都是市建部高手:奧柏御峯、奧朗御峯。玄牛戰死,其懸空的領導職位,便由這兩兄弟共同擔當。

當中奧柏掃視四周,見眾同僚隨地嘔吐,便好奇問林先生:「林先生,咱們兄弟二百,冒著狂風暴雨,特意進攻颱風派基地,到底所為何事?」林先生按動錄音機,播帶道:「為了要人。」

奧柏:「敢問林先生,那人到底是何方神聖,要動用如此兵力要人?」

林先生:「Metal Church雷德力,Nick!」

奧柏:「什麼?他是什麼人?我完全不認識!」

奧朗:「你這也不知道?據說武術大會時,三獸拳和民主男神惡意破壞,當時他也有份的!」

奧柏:「就這樣而已?不過一個……」

一人一句,令林先生心煩至極,不得不大叫喝停:「收聲!這是主子命令,你想違抗是嗎?」二人縱是疑惑,也只得乖乖閉嘴。

待兩兄弟稍退,林先生又再遙望颱風島,心裡不片段不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