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81-三姓家奴再現

林先生率軍犯境,但郵輪停在颱風島兩公里外,卻是無法再進。

一來郵輪太大,颱風島亦無位可泊;二來大軍個個水土不服,完全不在作戰狀態。固此,最佳戰略還是按兵不動,先搞好船員狀態再說。幸好,進入颱風島範圍後,風勢便減退不少,也許這裡在風眼位置吧。

即使這樣,大軍仍需時間復元,無法立即進攻。這時有一人上前,對林先生說:「林先生,兵貴神速,若拖延下去,恐怕我們不攻,颱風派會來反攻我們。不若……」這人上身笠住個大大的橙色垃圾桶,駭然就是:

禮義廉的三姓家奴!

為何禮義廉的元老級人物,會在突駒正虎的陣中?

話說家奴在武術大會敗走,但其表現之超卓,卻為林先生賞識。於是林先生便邀家奴加入。家奴果然無改錯名,一見前途無限,二話不說便答應。而憑其過人實力,很快便成為林先生的左右手。

但要更上一層樓,他便需要一個漂亮戰績。他現在就要証明,他是多麼有用,多麼的物超所值。

「家奴,你有什麼好提議了?」林公公回應。

「回林先生,請容屬下充當說客,向颱風派要人,成功便自然最好。若他們不肯,至少也可以拖延時間,之後再開戰也不遲。」

「唔….就這樣辦。」林先生點頭回應。

未幾,過個垃圾桶就和四名手下,分別坐上兩隻快艇。快艇從郵輪吊落海,便高速往島上進發。

港口

突然有班不速之客,引來大班颱風派湧到港口,要來看個究竟。當中天鴿和帕卡早已到達,Nick和啟德亦隨後趕上。

眾人見天鴿在場,便湧向他問道:「現在應該怎樣做?要去打沉它嗎?」天鴿卻搖頭回應:「先等一等。」

不久,只見有兩艘快艇從郵輪駛出,火速飛馳到港口。但未等船埋岸,船上五人已一躍而出,半空旋轉三周半,然後飄移落地。這一跳完美至極,竟令不少颱風派拍手叫好:「嘩!犀利!」但其中一人以垃圾桶姿勢跳躍,就難免有礙觀瞻。

在場的Nick一見垃圾桶男,便大驚叫道:「這個垃圾桶…..難道是禮義廉的三姓家奴?」這一叫,亦引起垃圾桶注意:「咦?雷德力Nick,原來你就在這裡!人來!快捉住他!」四名手下立即洶湧而上,但瞬即就被颱風派攔住:「喂!你們當這裡是什麼地方?說來便來,說捉便捉的嗎?」

兩派不讓,一時間成僵持之勢。Nick趁機上前叫道:「三姓家奴!你為何會在這裡出現?為何想要來捉我?」

「不是我,是我的主子。」家奴咧笑答道。

「你的主子?無我大師?」

「不,是林先生。」

「林先生…..林公公?怎麼會……」

「我此行並非代表禮義廉門派,而是突駒正虎。」

「哦!哈哈哈哈!原來又轉了會,你這三姓家奴,果然無改錯名呀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那你自己又如何了?白鴿派成員被退黨,之後和民主男神搭檔參加武術大會,現在又匿在颱風派地頭?」

「你!….廢話少講!我雷德力人頭在此!有本事就過來拿!」

Nick雖已無『民主神功』,但能藉颱風之力,仍能使出『癲狗吠』咆哮,氣勢之強,令全場為之一震。就連絕世強者三姓家奴,亦不得不運功抗衡:「這小子!果然練成了『颱風神功』!就如林先生所說,若給他機會壯大,將會後患無窮!要逮住他,就只有一個機會!」

戰略擬定,家奴殊即大叫:「好!我現在就來要人!」同時運足十二成功力,將笠身的垃圾桶逼爆,然後一躍上前,使出絕招:

「『禮義廉 破恥力量 香港會點?x香港要贏!』!」

好個三姓家奴,為了上位領功,竟然兵行險著,不惜在眾高面前出招。而他憑著『破恥』內力,左拳揮出密集迂迴的『香港會點?』,右拳揮出一擊必殺的『香港要贏』,實行左右包抄。Nick暗叫不妙:「糟!」但憑本能反應,還是能及時運功,使出絕招迎擊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颱風腿』!」

直至剛才,Nick還只學過『颱風神功』心法,還未學過相關招式。但憑其不錯底子,再加上和帕卡對戰所得,終於悟出『颱風拳』要訣。按照慣例,他將之改成腿招,是為『颱風腿』。

「轟呀!」

這一腳力度之大,和家奴最猛的『香港要贏』一拚,竟能將之硬生生瓦解,令其身形盡失。事情順利得過分,連Nick也為之不解:「咦?咁筍?」但大敵當前,什麼都理不得,一於趁勢追擊,使出另一絕招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民主旋風』!」

此招乃六路民主拳法:『提名拳、被選拳、投票拳、創制拳、複決拳、罷免拳』,再加上旋風內勁,改良成全新絕招。當中後三路拳法,理應在『五區公投』狀態才能使出。但原來只需內息混沌,便能夠隨時運用,更加得心應手。

一連六腳全數得手,踢得家奴哇哇大叫:「嗚,嗚,嗚嗚,嗚,嗚!」一邊吐血飛退。Nick再乘勢躍上半空,將內力推至最高鋒,然後再仰天一腳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颱風腿』!」

又是一記『颱風腳』。Nick無師自通之下,第二腳已能有八成火喉,果真天資過人。只是將要命中家奴咽喉,卻突然靈光一閃:「呀!不如試試….」腳一扭,改踢家奴下體。家奴身中多招,本已重傷,你踢上體又好,下體又好,都已是無法反抗,只得乖乖中招。「啵!」一趕,痛得他死去活來,一邊呱呱大叫:「嗚呀~~~~~~~」一邊乘風轟上半空。

「那種質感…..果然是個閹人!難道……如果能看到樣貌…….」Nick暗裡疑惑。他欲看清對手樣貌,便決定不再出招,只待其從半空落下。但家奴還未落地,天鴿便從旁殺出:「德力,將拳技改成腿招,創意可嘉。但出招時切忌三心兩意,要立定心神,然後全力出擊!看看我如何示範吧!」

「等等,你……」Nick想大叫誤會,無奈已遲了半步。天鴿已火速飛到家奴身下,右拳拉弓,親身示範強勁絕招:

「看清楚!這才是真正的拳技!『十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強絕的內力,正宗的拳技,一招猛轟家奴腹部。家奴慘叫也來不及,便已拆成十幾塊。屍塊隨風吹走,飛到無雷公咁遠,全數落在遠遠的郵輪上,「啪,啪,啪!」連聲震響,血濺四處,嚇得船上高手雞飛狗走:「嘩!好恐怖呀!」唯獨林先生氣定神閒,依舊昂立於船首:「三姓家奴,你的拖延戰術失敗了啊!你這垃圾桶,該當何罪了?」

咋看,原來林先生身旁,竟站著另一個垃圾桶!他拱手上前,向林先生謝罪道:「請林先生恕罪。請容許我親自領兵,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!」

咦?怎麼郵輪上又有個三姓家奴?若這個才是真身,那麼被轟到粉碎的,會是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