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83-颱風襲郵輪#2

颱風派大軍突擊,殺個林先生措手不及。船上高手未及震驚,眾戰士已經殺到埋身,陸續登船開拖。

率先登船的是剛才比賽的選手:巨爵、海鷗、洛克和蓮花。著地後,巨爵大喊:「我們再一次比賽,如何?」海鷗問:「如何比?」

洛克掃視四周,只見三被數十高手牢牢包圍,便笑著說:「像剛才一樣,不過純粹鬥遠,好不?」蓮花譏笑道:「嘻嘻,洛克你力大夾無準,純鬥遠豈不是最合你意?」比賽規則有爭議,但對手已經殺到埋身,還是迎敵要緊啊。四人只好先放下規則,齊聲大喝:

「『八號風球力量 颱風拳』x4!」

四招齊發,竟然合而為一,捲起強勁風暴。船上戰士未及埋身,便已經被狂風吹起,慘叫連連:「嗚呀!嗚呀……」然後已拋出大海:有在百米著地的,有在四百米著地的,有唔知飛左去邊的。造出宏偉畫面,不單令對手震懾,連自己人為之驚訝。

巨爵笑道:「這可頭痕了。這樣不知誰打誰,是分不出勝負啊!」

海鷗回應:「不要緊,機會多的是啊!」

只見又有十數名高手,正陸續從船艙湧出。看他們呼勢凌厲,看來並未暈船浪,絕對比剛才那些嘍囉難應付。

洛克、蓮花驚叫:「嘩!人真多啊!」

當中兩個走上前大喝:「衝呀!殺呀!」這兩人一身白色西裝,上面印有市建部標誌,他們是市建部西九龍大將:喜韻和喜漾。

兩人同聲叫殺,果然氣勢不凡。才剛叫畢,十幾名高手便洶湧上前:「我們要返工!不要颱風!殺呀!」同時交叉走位,使出群體陣法:

「『樓按神功 八按陣法』!」

成堆一按二按如巨浪湧至,加起來足足有十按,真係跳樓都唔掂。四選手不料對方陣法嚴密,眼花撩亂之際,已齊齊中招飛退。眼看要被轟出船外,卻有個大浪湧來,將四人打回船上。

同一時間,有一人正從高空降下。四選手一看,原來正是帕卡趕到—-但看他右拳揮空,拳勁未了,便知剛才捲起大浪的,便是他的拳招了。

著地後,帕卡對四選手說:「他們似乎懂得群體戰術,你們要小心!兄弟,我們上!」一聲令下,又有十數人從天而降,和帕卡一同湧去敵陣。

四選手剛才中招,不但未傷,而且食過巨浪,反而精神一振。蓮花叫道:「哈哈!謝謝你,帕卡!」立即彈起身再戰。其餘三人亦迅即站起,隨蓮花加入戰陣。

至於領軍的天鴿,因為在岸上出過大招,是以較遲到達。他徒步走近郵輪,然後一躍跳起,借風飄到船上著地。只是他並未加入群體毆鬥,而是靜靜步行,一邊尋找最強的對手。

但行得半步,他已被六大高手包圍。其中一個上前吼道:「天鴿!我們市建八喜來找你報仇!」天鴿數數人頭,便抓頭道:「咦?市建八喜?怎麼只有六個人的?」另一個即時焫著,怒吼:「你還好說?就是你殺我兩個兄弟,我們才要找你報仇!」

這裡介紹一下,這六人是市建部猛將,人稱市建八喜。剛才兩個叫喜韻和喜漾,另外四個分別叫喜薈、喜盈、喜雅、喜遇。而剩下兩個已經被殺的,叫做喜築和喜點。他們早前在觀塘遇上天鴿,然後被他一招秒殺。

剩下的六人被林先生號召,前來颱風島作戰。六喜報仇心切,自然一口答應。但問題是,他們六個人,可以以量取勝,成功報仇嗎?

「死天鴿!試試我們的『十二按陣法』!」六喜齊聲大叫,同時交叉走位,拉後推前,十字掣轉兩個圈,然後按拳制…..不,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六路推進,同時每人一招『二按拳』,加起來就是:

「『樓按神功 十二按陣法』!」

正所謂:二六一十二,二八一十六,如果八喜齊人,天鴿此刻要面對的,便將會是『十六按陣法』。現在人少兩件,只能打出『十二按陣法』,攻勢卻依然凌厲,拳網密不透風,封死天鴿所有路數。面對如此陣法,天鴿要如何應付?

「啵!」

喜薈眼前一閃,之後喉頭一甜,再來便是腹部劇痛。一看,原來自己的腹部,已被天鴿一拳轟穿!

「怎…..怎可能?竟然……..如此輕易……便…….看穿我…….們的……陣法…….嗚!」喜薈竭盡力講完,便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「你們這樣也算是陣法?只要出拳,就能輕易打中啊!」天鴿右拳往天一揮,便將喜薈甩上半空。喜薈慘叫一聲:「呀!~~~~~~~~」轉眼便消失雲霧之中。

陣法未出便死一件,剩下五喜陣法大亂,當堂X都縮晒:「可惡!若是我們八人齊集,便一定不會輸的!」

「嘿,想八人齊集嗎?其實簡單得很!」天鴿笑著回應。

「什…..什麼?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五喜齊聲叫道。

「這還用問?」天鴿咧笑間,雙拳已同時運勁,然後打出成名絕技:

「『十號風球力量 強颱風拳』!」

可憐成班喜字輩,自恃陣法了得,以為能挑戰颱風。奈何實力相差太遠,陣法未成,便已被硬生生破解。再受一招,便全部飛上雲端,然後消失無蹤。

四位選手忙於戰鬥,但見天鴿轟出漂亮成績,不得不讚嘆不已:「嘩!五重全壘打?始終都是天鴿厲害!」幸得帕卡提醒:「你們四個留心!」才不致於陣上分神。

這也難怪。天鴿看著自己的戰績,亦不禁暗笑道:「哈哈,全部送去地獄,便可以一家團聚了。」

市建部:喜韻、喜漾、喜薈、喜盈、喜雅、喜遇,全部下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