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-84-天鴿大戰負資產

天鴿一上郵輪,便擊殺六名高手,颱風派士氣大振。

但他貴為第二把交椅,自然不會在意這些。他的目標,始終都是找出最強者,務求擒賊先擒王。但他掃視四周,卻只見自己人陸續登船,還有被自己嚇傻的高手。這些人都不是他的目標。

「敵將不在這裡,難道……」天鴿望上駕駛室,隱約見到幾條人影站於室內,想必就是他要找的領導層。駕駛室位於七層的船艙頂層,要衝入船艙,然後衝上七層嗎?傻的!以他功力,只需乘風一躍,便能輕易跳上去。但剛上到頂層,又有兩名高手攔路。他們是:

「颱風天鴿!市建部 傲凱!」

「我愛海,一同來會你!」

兩大高手叫完陣,便迅即走位,來個前後包抄。看兩人身法快絕,便知他們實力之猛,絕對比剛才的六喜強一截。 

但天鴿照樣從容不迫,一邊前進道:「只得兩個人嗎?這次又會是什麼陣法了?」

前面傲凱怒吼:「我們不用任何陣式!我們靠的是本身實力!看招!」後面愛海亦吼道:「看看我們的真正實力!」兩人四拳齊發,駭然是:

「『樓按神功 九成九按揭 四按拳』x2!」

接近傳說境界的內力,突破極限的招式,連皇家警察插水王都難以應付,天鴿又應付得了嗎?

輕易可以。

天鴿咧笑一聲:「這樣也想包抄我?嘿!」同時一個側身閃開。兩人包抄包著空氣,結果便是互轟自己友,慘叫八聲:「嗚嗚嗚嗚……」後彈飛十餘呎,拚盡力才抓住欄杆,不致碌落鹹水海。但爬得起身,已是狼狽至極。

「哈哈哈哈!竟然打中自己人?你們果然毫無陣法啊!」天鴿連招都未出,就已經重創對手,不禁失聲大笑。但兩人各自爬起身,臉上卻是一副詭異笑意:「騎騎騎,天鴿,真正的戰鬥,現在才開始啊!」

「被同伴打到痴總掣了嗎?你們這樣子還能打嗎?……咦?」天鴿大笑間,才發現傲凱和愛海二人,竟然出奇地站得起身,而且全身逐漸發紫,迅速澎漲,散發出駭人寒氣。

這是房奴受到極大傷害,令其『樓按神功』走火入魔,能量變為負值的狀態。處於此狀態者,是為負資產戰士。

「呀?為了打贏我,故意令自己變成負資產?你們果然痴咗線!」天鴿笑道。

眾所周知,一般人的能量為正數,若受到攻擊,能量值便會減退,減到零時就會死亡。但負資產戰士一如其名,能量卻是負值。若受到攻擊,原本是負數的能量再減一個數,只會變成更大的負值。所以攻擊越強,他們反會越變強大。

如此一來,任你天鴿實力再高,每出一拳,也只會增添對方的負能量,令他越打越強。

是以,傲凱便有恃無恐地走近,邊嘶叫道:「㗅……扮冷靜都無用……現在我們…….已是……無敵…….」那邊,愛海亦步步進逼:「任你如何攻擊,也對我們毫無作用了哈哈哈哈…….」逼到五呎距離,便同時轉身,各出一記大拋鎚,一個攻上盤,一個攻下盤。兩鎚雖粗枝大葉,但卻疾風凌厲。一則極難避開,就算勉強避開,兩鎚也可以互轟對方,互增對方的負能量。

但天鴿卻非尋常高手。別人有兩條死路,他憑過人實力,便能有三、四條路可走。他暗笑道:「你們不是在妄想,我會中你們的招,或者給你們互轟加能量吧?」同時間雙手一轉,便將兩鎚各自卸走。兩人再補多一鎚,可是太容易捉路,一樣被輕易卸走。

如此兩人便破綻大露。天鴿還不趁機還擊?但正要谷盡力出招,帕卡卻和一班手下衝上來大叫:「等等!」天鴿看他們氣色沖沖,感覺不妙,只好先避一避,然後問道:「帕卡,怎麼了?」

「是負資產戰士……你那邊也有嗎?」

「什麼?難道……」

天鴿抬頭一看,只見傲凱和愛海身後,不知何時又多了四名高手,正徐徐逼向自己。但見他們膚色發紫,身體暴漲,便知又來多四個負資產了。這四個負資產,分別是:

海桃:「兩個負資產你哽得落,六個又如何了?」

海峯:「哽死無情講呀!」

豐盛:「殺呀!拖埋颱風派落水!」

豐匯:「攬住一齊死吧!」

又見眾颱風派戰士,包括巨爵、海鷗、洛克和蓮花,都徐徐後退迴避:打又不是,不打又不是,只好退到天鴿身邊,看看這第二把交椅,有無辦法收拾殘局了。

「嘩!現在九七嗎?那麼多負資產的?」天鴿看著那班負資產,苦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