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6-暢飲對招思良策

深夜 山腳 山神家天台

這裡是颱風派戰士—-山神的住處,是一間兩層小屋。小屋雖然頗舊,但它背靠大山,面向海灘。在這裡受涼風吹,飽覽海邊景色,可謂人生樂事。

雞泡魚被四選手送上半空,由海邊飛來這裡,撻落屋頂後叫痛幾聲,殊即又再抱頭大睡。Steve和Nick正圍坐一枱,正在暢飲敍舊。插水王則站在欄邊,離遠望向海方灘,細觀Amos和佩珊在耍花槍,便回頭大叫道:「喂你們看?蛇王周那邊好像搞掂了啊?」Steve聞聲大喜,同時咧笑道:「別那麼八卦吧!萬一人家要沙灘野戰,你就變成鹹濕變態佬啦!」

「哈哈!若真是打野戰,我還要拿望遠鏡,今日睇真啲添呀!」插水王回頭走來,一邊擔凳就席,見Nick還悶悶不樂,便拍其肩說:「你也真是的!別整天苦瓜乾面口吧!你這樣子,玉兔見到你都怕怕啦!」Nick隨手執起一罐啤酒,掟之曰:「講咁多無謂嘢,飲啦!」

插水王反應快,一手接住啤酒,開罐,飲一啖再道:「你這死仔包,為左個妹妹仔,走去加入颱風派?真看不出啊!原來你咁識食……」話字說畢,又飛來另一罐啤酒。這下他終於反應不及,兜口兜面硬食了:「嗚!好痛……做乜郁啲就掟人!」

「你咁鍾意睇野戰,整副好野你慢慢睇!」Nick說畢,竟真的摷出一副望遠鏡,正欲使力掟之。插水王暗叫驚訝:「嘩!竟然真係有?」已經舉臂迎架。但Steve從中間殺出,攔住道:「你們兩個冷靜點吧!現在是商討正經事啊!」兩人才肯乖乖坐下。

待一切平定,Steve便問Nick:「你之前為了學武,曾試過加入白鴿派,今次也是一樣嗎?」Nick答:「此其一,其二是繼承二叔遺願,其三是宰掉超人和突駒之矢,奪回我們的大本營!」插水王聽罷,初是大驚,後是質疑:「喂你唔好再吹大啲?超人呀!突駒之矢呀!他們的實力比玄牛高幾多班,你和超人交過手,應該心裡有數吧?就憑你一個,可以…..」話未畢,Nick已一手揪其衣領,大喝:

「你老味!人生在世,有什麼事是無困難的?若有,我晨早就做了啦!若有困難便不做,不如返屋企瞓覺啦!」同時揮拳抽擊—-種種鬱悶與不快,此刻終於按捺不住。正好此刻,就找個人發洩吧!

但插水王亦非洩憤工具。他一手將猛拳接下,然後咧笑道:「嘿,想打嗎?就打一場吧!」同時揮拳出招:

「『學警出更 第一集 廣政行動拳』!」

一出手就是絕招,雖則離全力還差兩級,但已經夠晒煞食。不過Nick亦毫不輸蝕,朝天一腳『提名拳』,將拳勢往上格開,同時『投票拳』一蹬,鋤中插水王下巴,使其彈退五呎。這一腳急速變招,變化有餘,力度卻差少少,傷不了插水王之餘,反令他火冒三丈:「Fxxk!你這是來真的了?」

「嘻,我常常對耶能說,人打劫哪會徵求你同意?」Nick邊大喝,同時已一個飛身,一招三式『民主三部曲:下台、仆街、食屎』猛然攻至。但插水王亦絕不輸蝕,運功七周天,將勁力推至高峰,然後以絕招迎擊:

「你以為我是蛇王周,會次次鬆章給你嗎?看招!『學警出更 第三集 獵鯊行動拳』X3!」

群鯊亂舞,一人一啖,認真yummy好好味。即使面對『八號風球』,返工一樣唔會遲。只是兩人初而口角,繼而動武,這樣就打起上來,就令Steve很為難了:「喂!你們兩個等等!海灘那兩個未打野戰,你們就要開戰了嗎?」可是他實力有限,又無結他在手,根本無法制止。這時,有位老伯從門口走出,笑着說:「嘩?都已經夜深了,還這麼勤力練武嗎?現在的年輕人真上進啊!呵呵呵呵……」

老人一言,不知盛讚還是諷刺,是以Steve一見他,便尷尬說道:「是山神老伯?真是不好意思,在你的地方這麼嘈吵,我又制止不了……」原來出來的老伯,正是這間屋的屋主—-山神。他見屋頂有打鬥,卻依然嘻哈大笑:「哈哈哈!不要緊!由得他們打一會吧!我後生的時候,都很喜歡打打殺殺的,但現在人老了,走也走不動,只好看其他人打了!」

「吓?」

Steve驚訝未畢,山神已即地就坐,開罐啤酒飲一啖,然後對他說:「坐下飲兩杯再說吧!」如此,Steve便只好乖乖坐下,舉杯說道:「飲杯!」和山神暢談對飲,一邊欣賞激戰。如此打了過百回合,雙方還未分勝負。Nick拚盡最後一啖氣,凌空使出最強絕招:

「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 普選鳳凰鑽』!」

那邊廂,插水王亦嚴陣以待,雙拳聚勁,以最強絕招迎擊:

「『學警出更 第三集 轟天炮拳』!」

兩招殺著硬撼,Nick被轟上半空,撻沙魚般撻落地;插水王亦幾乎被樁入地面。是次比試,並非分出勝負。不過發洩過後,兩人亦告力盡,需要埋位休息。至於什麼爭執,留待之後再算吧。

是以能發言的,仍是Steve和山神兩個。Steve循例一問:「山神老伯,兩條友的武功……你怎樣看?」山神沉思一會,便回答說:「兩位都十分出色,而且鬥志可嘉。這位差佬先生……叫插水王吧?你的武功似乎還有很大潛力,只要假以時日,必能將之練到頂峰,大放異彩!」插水王極之受用,一邊擺個靚pose,一邊得意道:「點呀?你聽到未呀?山神老哥都讚我叻呀!」

Steve於是再問:「那麼Nick又如何?」山神又思考一輪,再答:「是說德力嗎?德力你練的是我派神功,自然是上乘之選!而你短短日子,已有如此進境,証明你資質甚高!之不過你運用了派外招式,而且我感覺得到,你的體內還潛勤着另一種神功,……」話未說畢,插水王已插嘴笑道:「哈哈哈!山神老伯都說,你的武功不純正呀!又民主又颱風,見女就媾,神功又溝,因住溝死你呀!」

「你!」Nick再被激怒,但正欲發難,山神卻搶白道:「等等,後生仔稍安母躁。我未講完的!」眾人還算知書識禮,懂得尊重老人家。稍稍安靜,山神便再道:「將多派武功融合,也未必是壞事。只要武功互不相沖,多學幾種,又有何不可?李小龍的截拳道,不也是集各派所長,而創出的新武功嗎?以前綜合格鬥的選手,有哪個不是兼修幾科的?」不愧為智者老人,講話到Point有實例,叫人無法不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