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7-暢飲對招思良策#2

Steve聽罷山神一言,便拍手叫好道:「老伯果然智慧過人!我想說的便是這個。以往我們固步自封,只顧住守護大本營,但其實真的守得住嗎?只要超人再次來犯,我們難得建立的陣地、從各方慕名而來的戰友,都勢必化為烏有,就像觀塘被摧毀一樣!我認為與其死守,倒不如四處闖蕩,努力使自己變強,才有機會搶回失去的東西!之前Nick和Amos出外一次,已經獲益不少;今次Nick誤打誤撞,更學得了『颱風神功』,又和舊街坊重聚,更認識各位颱風豪俠,豈不是妙極了?」

「所以,你是想說……」插水王呆呆回應。

Steve走到Nick身邊,拍其膊頭說:「所以今次Nick加入颱風派,我本人是十分贊成!」插水王消化半刻,才明白Steve用意:「OK!你我畢竟屬不同鬥組,你們的人事問題,我本來就無權干涉。」待其收口,Steve再對Nick說:「所以你便無需顧忌,便即管留在颱風派吧!」

「但大家特地來救我,我卻……」

「哈哈哈!沒見一陣,怎麼變得如此婆媽了?只要是對的事,便放膽去做吧!其他什麼雜項事,我們會處理的了!」

Nick得好友諒解支持,感動得幾乎掉淚—-朋友的付出和犧牲,都是不求回報,為的就只有個『義』字。他可以報答的,便只有努力進修,和為眾人斟啤酒:「多謝各位大恩大德,我雷德力無以為報,今晚只好先敬一杯,為大家斟酒,盡情暢飲!」四人同聲大叫:「飲杯!」一同把酒問天,然後歡呼暢飲。

一杯飲盡,Steve再開口道:「不過Nick,剛才飲宴時我們商量過,覺得還是要盡快離開。大本營現在防守力大減,我實在有點擔心。」插水王說:「而我跟據你們的情報,推測林公公應該還有很多後備軀體。若不盡快摧毀,恐怕他之後又會復活,就像之前一樣。」

「嗯,我明白的。要我幫你們弄艘船嗎?」Nick點頭回應。

「哈!你真的明我心意!可以麻煩你嗎?」

「當然可以!包在我身上!」

Nick答得口爽爽,但山神撫着長鬚,卻是滿腦子問號:「等等啊!不是我們不想幫忙,但以我所知,我們的船已經全部爛晒,已經無船可用了!之前天鴿動用最後一隻快艇,據說回程時也不幸報銷了!」當時同船的正是Nick,但他當時已重傷昏迷,幾乎全無印象。

「但是無船的話,你們又如何進攻香港?」插水王抓頭問道。

「我們的高手,都能御水而行嘛!」山神笑騎騎回應:「或者三日後我們出發,順便送你們回去?」建議甚好,但Steve和插水王互望,始終都是有煩惱:「趁這三日遊山玩水,確是不俗。但我們都有擔心的事情,恐怕一日都嫌多……」

山神再摸摸長鬚,抓頭道:「這就頭痕了……不過又不用絕望,我和德力明早去請示山竹大人,應該會有辦法的!」無計之下,唯有袋住先。今晚只得繼續暢飲,有問題明天再算吧。不過在等待的時刻,他們還可以做一點事,務求每刻增值自己。

「來吧!飲飽食醉後,最好就是實戰練習!來吧插水王!」Nick話剛說畢,已同時箭步衝向插水王,使出飛腿絕招:

「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 一人一票』!」

插水王酒量淺,晨早已經醉昏昏,直線都行唔到。但左腳絆着右腳,碰巧令他避開一腳。而正所謂:酒醉三分醒,即使飲到七彩,仍然知道發生何事:「Oh!我都醉成這樣,你還要玩偷襲?」

「還扮嘢!識得講自己醉了,即是還未醉啦!接招!」Nick人未着地,便轉身一招『被選拳』,一腳踢中插水王左臉。插水王中一腳,立即醒多三分,然後又怒多兩分:「喂!等等!你要找人練習,也得先給我準備吧?」

「蠢才!賊仔打劫,會給你擇日的嗎!」Nick同時反方向轉身,一招『投票拳』如鐮刀橫劈。只是踢到插水王右邊,爺被其一手格開:「嘿,你道我是耶能,踢左臉就要給你踢埋右臉?」順手一記左勾拳抽擊:

「『學警出更 第三集 轟天炮拳』!」

猛拳來勢洶洶,有如炮彈大爆炸。Nick咧笑一聲:「好!有種!」見閃避不及,唯有乘着轉勢,使出早前新創的招式:

「『颱風神功 八號風球力量 民主旋風』!」

旋風腿碰着炮拳,「轟呀!」一聲,為下半場比鬥展開序幕。Steve和山神則繼續觀戰,一邊把酒對飲,實在賞心過癮。如果有花生剝的話,就更加perfect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