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-19-颱風島的風景

下午

午飯過後,天鴿便率Amos、佩珊、Steve和插水王,一同步往排練地點。一行人得知此島由來,便甚好奇。天鴿亦樂於充當導遊,詳細介紹島上景點。

颱風島本為南丫島,乃香港已被分割的一部分。早年颱風派女神溫黛率領大軍,意圖進攻香港。憑着大將瑪麗、露絲、露比、愛倫等英勇表現,大軍幾乎橫掃全個東南亞,威震一時。惟最後溫黛不敵病魔,英年早逝,導致功敗垂成,僅奪得一個南丫島矣。

及後大將相繼老去,颱風派人才凋零,多年來已無法出征,只能屈縮南丫島。不過到了這一代,又似乎人才輩出,例如山竹、天鴿和韋森特等,都是絕頂高手。到底能否再起風雲,三日後就會知道。

經過天鴿詳細講解,眾人對島上地形有了初步認識:昨晚慶功宴的食肆,位於北部榕樹灣大街,就近碼頭,落船再走幾分鐘就到。大街食肆、小鋪林立,沿街走十分鐘,就到了榕樹灣遊樂場。在那裡轉個彎,就開始上山。

山腳是山神的住處,也是昨晚一行人留宿的地方。一路上,有不少同類的兩三層小屋——話就話小屋,其實大過你層豪宅不知幾多倍。

上山後,便能觀看環島全貌。猛風一吹,令人注意到山上插滿風車—-它們乘風轉動,為全島帶來電力。至於風從何來?自然是底下的颱風派了。他們一邊練招,一邊為風車提供風力,可謂一舉兩得。

再望遠點,島中間有個海灣—-它名叫索罟灣,和榕樹灣一樣熱鬧,食肆商鋪林立。灣的深處有個大峽谷,名為颱風谷,由海邊沿上南部的山頂。山頂竪立着暴風女神像,正是昨日舉行風葬之地。谷底則是山竹的練功室。

天鴿解說完畢,又詳細又清楚。雖未算包羅萬有,但已夠眾人消化一輪。就算你不愛郊遊,也必為其美景吸引。尤其在超武鬥組的年代,若能拋開一切鬥爭,專心享受大自然之美,欣賞造物主偉大創造,豈不是人間樂事?

但絕世美景中,卻有一度奇大瑕疵。佩珊留意到索罟灣有個颱風谷,於是便問天鴿:「天鴿先生,我年幼時曾來過這裡,對很多事都有回憶,唯獨是那個大峽谷……我一點印象都無。想問那個峽谷,以前是存在的嗎?」

天鴿笑了兩聲,答:「哈哈!葉小姐妳說颱風谷嗎?不!那不是天然的。那是早年的大戰時,超人用他的絕招造成的,很誇張是吧?」插水王見識過超人拆樓,自然深知其厲害。但眼前那個人工峽谷,還是打破其常識框框:「嘩?你不是說笑吧?一招打出個大峽谷出來?」

「超人實力確是誇張,但我們也一點不輸蝕啊!三日之後,你們便會見識到,真正的颱風有幾厲害!」天鴿一邊說,一邊手握拳頭,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。不過Steve看着,卻是有所質疑:「天鴿先生,恕我得罪問一句。你們多年來發動零聲攻勢,多半都是得個桔,弄個八號風球都有難度。現在死了個啟德,你們便發動戰爭。你們有否想過,會像劉備伐東吳一樣,報仇不成,反被一把火燒晒?你們貿然出擊,會否太過衝動了?」

「衝動?也許吧。」天鴿簡單一句,便轉身繼續上山。Steve也不便繼續爭辯,免得自討沒趣。心裡的質疑,講過出來就算了吧。事實上,氣力不繼的他,早已經氣呼喘喘,無氣再爭拗了。

反之,天鴿上山下海,卻是如履平地,沒有絲毫氣喘。那種動作飄逸,像是在說:「質疑我?你有那種實力嗎?」他乘着風快步,飛身到近山頂處停下,說:「到了。」只見前面豎立着一個路牌,上面寫着什麼字樣,只是已經劃花,根本看不到什麼。其上還掛着一幅銅板鑄成的畫像,劃上了耶穌和門徒進餐的景象。天鴿越過路牌,轉身對眾人說:「這裡曾是一間教堂,大戰損毀之後,教會搬了去山下,場地便改作音樂廳之用。」說畢便繼續前進。

眾人一望,只見前路為樹所蔭,但隱約見到裡面有座建築,裡面傳出雜亂的小提琴、大提琴、喇叭等聲音,應該是練習前的測試吧。佩珊聞聲,便微笑說:「Amos,這令我想起教會的室樂組,想起也有點懷念。」Amos回應:「嗯,記得每次和他們練習,都要食下午茶,然後練到夜晚。雖然辛苦,但也很開心的。」

「唉!不過我們都已叛教,這些都已成過去了!」

「嘻,也許我們該放眼前方,看看前面有什麼吧!」

Amos說畢,便拖住佩珊的手,一同穿過路牌。佩珊有男友帶領,只感到無比溫暖:「神阿,感謝你!讓我可以和Amos一齊,一同面對困難!求你叫我不要再小姐脾氣,免得再連累他,阿們。」